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第十集第八章

  路上沒有再生意外,唐寅一行人順利回到鹽城。【】由于玄望受了重傷,唐寅把他直接帶到王府,并找來蘇夜蕾等醫術高明的大夫為玄望醫治。
    手臂被砍斷,在現代或許還有接上的可能,但以當時的醫學技術而言是無能為力的。經過一番急救,玄望的性命是保住了,但斷掉的手臂卻是徹底廢掉了。
    玄望昏昏沉沉的睡去,唐寅令暗箭人員親自護送玄望回他自己家中,而后又令程錦嚴審刺客,無論如何都要弄清楚他們的身份以及幕后的指使者。
    都城出了這么大的事,程錦也被嚇得不輕,連連應是,領命而去。這時候,邱真、上官元吉等大臣也都紛紛聞訊趕到,人們見到唐寅沒什么事,無不長出口氣,然后聽說玄望受傷嚴重,一各個又都皺緊了眉頭。
    唐寅環視眾人,喃喃說道:“我覺得刺客并非沖著我來的,而是沖著玄大人!”
    眾人聽后,面面相覷,眉頭皺的更深了。玄望就是個書呆子,整天和機關打交道,為人處事方面確實不怎么樣,但他與世無爭,在那么復雜的朝廷里都沒有什么政敵,又怎么可能會有仇家呢?而且仇家還厲害到在唐寅的眼皮子底下能重傷了玄望。
    張鑫眼珠子轉了轉,猛然倒吸口涼氣,說道:“如果大王所料不差,刺客真是沖著玄大人來的,那么事情就復雜了,很可能會和機巧山莊扯上關系。”
    邱真在旁嗤笑一聲,同時搖頭翻了翻白眼。他是打心眼里討厭喜好四處煽風點火的張鑫,這就是個十足的小人,偏偏大王還比較信任他,這讓邱真心里極不舒服。
    唐寅不解地問道:“張大人有何依據認為刺客會和機巧山莊有關系?”
    張鑫正色道:“大王,您想想,玄大人若是遇刺身亡,誰獲得的利益最大?機巧山莊啊!大王雖然讓夏語芙監管軍械司,但軍械司實際上還是掌握在玄大人的手里,我軍軍械的制造,還是在玄大人的指揮和調動之下,而玄大人要是遇害,那么軍械司可就完全落到夏語芙的手上了,以后我軍軍械的研制也就都在機巧山莊的掌控之中,萬一機巧山莊心懷二意,在我軍的軍械上動些手腳,后果將不堪設想。”
    聽完張鑫這一番分析,在場的許多大臣都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戰,唐寅也是深深吸了口氣。張鑫所言并非無理,但機巧山莊真有這么大的野心嗎?真敢挺而走險的去行刺朝中重臣?
    他凝思許久,緩緩搖了搖頭,幽幽說道:“應該不會。夏語芙若想害我,當初便不會救我。”
    張鑫露出一副心急的樣子,急聲說道:“當初夏語芙救大王大也是被無奈,何況,機巧山莊做事,也不一定非要讓夏語芙知道……大王英明,各中的原由,自動也不用微臣贅述。”
    唐寅明白張鑫的意思,夏語芙本就是機巧山莊的人,只要能把她抬上軍械司總管的位置,也就等于是機巧山莊控制了軍械司,至于夏語芙自己的意愿,那并不重要。唐寅沉默未語,這時,邱真開口說道:“事關重大,涉及到許多人的生死存亡,張大人只憑一己推測就給機巧山莊定下行刺朝中大臣大逆不道的罪名,恐怕有失公允吧?!”
    張鑫身上治粟內史,又深受唐寅的寵信,天不怕,地不怕,但對這位左丞相邱真還是頗為忌憚的。他呵呵干笑一聲,說道:“邱相,下官只是就事論事,按常理做出推測而已,當然不敢保證一定是事情真相,不過,想來也不離十。”
    邱真冷言冷語地說道:“許多事情是無法用常理推測的,要定別人的罪,就一定得有確鑿的證據。”
    張鑫微微一笑,還要開口爭辯,唐寅擺手說道:“好了,不要再爭了,等暗箭審明刺客,事情自然會水落石出。”說著話,他背在手在屋內來回踱步,嘴里還不停地念叨著:“當著我的面,傷我的大臣,我必不輕饒!”
    眾人看出唐寅現在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人們相互看看,識趣的紛紛告退。
    邱真臨走前向唐寅提出親審刺客,唐寅沒有多做考慮,點頭同意了。見邱真要去審刺客,張鑫心思轉了轉,暗罵自己糊涂,這個難得立功又討喜的機會自己怎不去爭取,反倒讓邱真搶了先機。他急忙也跟著向唐寅請命,要做陪審。
    唐寅多少了解張鑫的為人,雖然喜歡到處說三道四,但對自己的忠心還是沒問題的,而且在大事大非的問題上還不至于敢去顛倒黑白。唐寅略微想了想,也同意了張鑫做陪審。
    眾臣前腳剛走不久,唐寅的三位夫人便急匆匆的從外面走了近來。
    “聽說大王在城外遇刺了?”舞媚性子最急,第一個沖到唐寅的身邊,一邊關切地問道一邊上下打量他,看他有沒有受傷。
    唐寅含笑安慰道:“我沒事,不用擔心。”隨后,他又傲然說道:“兩軍陣前,萬敵之中我尚且來去自如,區區幾個刺客,又怎能傷得到我?!”
    聽他這么說,舞媚的臉上總算露出寬心的笑容,而后她又皺著秀眉,說道:“大王以后可要多加小心啊,不可再隨便出王府了。”
    唐寅看著舞媚憂心的樣子,忍不住樂了,他突然感覺舞媚似乎成熟了許多,現在也懂得關心自己了,這讓他的心里十分受用。他輕輕拉住舞媚的柔荑,點頭應道:“我明白。”
    舞媚問道:“聽說玄望大人也受傷了,傷勢如何?”
    提到玄望,唐寅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慢慢搖了下頭,說道:“一條胳膊廢了。”
    舞媚臉色一白,驚訝道:“傷的這么重?!”在唐寅麾下的眾多臣子中,玄望算是老臣了,是追隨唐寅時間最長的臣子之一,舞媚和玄望也很熟,現在聽說他傷的這么重,她心里也不好受,眼圈漸漸紅暈。
    知道舞媚的個性看起來大剌剌了,實際上心軟得很,唐寅拍拍她的手背,說道:“好在性命是保住了,只要人沒事,就是不幸中的萬幸。”
    “恩!”舞媚應了一聲,不過語氣中還是帶著哽咽。
    唐寅和三位夫人正在說話之時,外面有侍衛跑近來稟報:“大王,機巧山莊莊主夏杰求見!”
    呦!夏杰的消息好靈通啊,這么快就知道出事了!唐寅挑了挑眉毛,點頭一笑,揮手說道:“讓夏莊主近來吧!”
    “是!大王!”侍衛應了一聲,轉身快步而去。
    唐寅對三位夫人說道:“你們先回去,等我忙完了再去找你們。”
    舞媚、范敏、袁千依自然明白唐寅在處理正事的時候她們不便在場,三女沒有再多說什么,紛紛離去。
    時間不長,夏杰在侍衛的引領下步履匆匆地走了近來。
    “夏杰參見大王!”夏杰跪地,施大禮問安。
    唐寅擺手說道:“夏先生請起!本王剛拜訪過夏先生,怎么夏先生又來王府見本王呢?”
    夏杰正面一正,說道:“老夫是聽說大王離開山莊在返回都城的路上遭遇刺客,故前來探望,親眼見到大王無事,老夫也就安心了。”
    他說來探望那只是一方面,主要的目的還是來澄清自己和此事沒關系的。畢竟唐寅是在離開機巧山莊的半路上遇刺的,這很難不讓人把懷疑的目光投在機巧山莊身上。
    唐寅瞇縫著眼睛,虎目變成了鷹目,直勾勾地盯著夏杰,過了許久,他呵呵一笑,說道:“真是有勞夏先生費心了,本王無事,夏先生也不必再掛惦。”
    在夏杰的臉上,唐寅看到的除了平靜還是平靜,如果這是他裝出來的,那只能說夏杰的城府太深,演技太高明。
    夏杰不是空手來的,同時還帶來幾包上品的茶葉,據說是有壓驚凝神的功效。唐寅只是略做推遲,而后含笑收下了。
    分賓主落座后,唐寅在和夏杰的閑聊中順便問了一些他對風械司的看法和建議。唐寅的問話看似隨意,象是聊家常,實際上暗有玄機,他是想通過這樣的交談來探探夏杰到底有沒有關注軍械司,對軍械司到底有多了解。
    不過夏杰對唐寅的問題根本回答不上來,對一個自己毫不了解完全陌生的機構,又是在君主面前,他哪敢提出什么看法和建議?
    觀其形,聽其言,唐寅沒看出夏杰與此事會有什么瓜葛,但暗箭的審訊結果卻大出他的意料。
    除了那名身受重傷的刺客無法審問,另外的兩名刺客都招供了,而且供詞一至,皆一口咬定是受機巧山莊指示,目的就是要刺殺玄望。
    這樣的供詞與張鑫的推測不謀而合,邱真卻不相信,而且感覺刺客的招供太容易了,沒見暗箭人員用多少酷刑,刺客便全盤供出‘真相’,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有那么大的膽子去行刺朝中大臣?
    邱真向程錦提出供詞不對,必須得再審,而張鑫則已急不可耐的拿著供詞去見唐寅,要給機巧山莊定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