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第十集第九章

  張鑫把刺客的供詞交給唐寅,后者過目之后,心中亦是大吃一驚。【】刺客竟然真是受機巧山莊指使的,但看夏杰的言談舉止,并不象心中有鬼的樣子啊!
    唐寅對這份供詞將信將疑,決定親自到暗箭那里走一趟,徹底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其實唐寅若想從刺客身上得到真相,是易如反掌之事,只需用暗黑之火的靈魂燃燒即可,只不過那樣一來刺客也無法存活,再沒有可利用的價值。
    在張鑫的陪同下,唐寅來到暗箭的老巢暗宅,這里和以前沒什么變化,依舊安靜、冷清又陰森。
    在暗宅的地牢里,唐寅見到邱真和程錦二人。
    此時暗箭人員正在對兩名刺客嚴刑*供,但不管暗箭人員用什么樣的酷刑,兩名刺客就是一口咬定受機巧山莊的指派。
    刺客嘴硬,這讓一向以鐵碗著稱的程錦都有些無可奈何。這個時候,唐寅到了,邱真和程錦急忙上前施禮。唐寅略微擺下手,問道:“審的怎么樣了?刺客的供詞有無改變?”
    程錦看眼邱真,緩緩搖了搖頭,說道:“大王,刺客始終自稱是受機巧山莊指使,以屬下來看,此事應該……”現在程錦也相信刺客應該是機巧山莊派出來的,但邱真始終不贊同,現在邱真又在場,他也不好把話說的太直白。
    張鑫在旁接道:“大王,我們把能動用的酷刑都動用過了,而刺客的供詞一直未變,這說明供詞不假,大王應趕快下令圍剿機巧山莊,不然夜長夢多,還止不定要鬧出什么亂子呢!”
    唐寅未置可否,背著手,對程錦說道:“帶我去見刺客。”
    “是!大王!”程錦應了一聲,在前引路,把唐寅領到地牢深處。
    地牢里潮濕陰暗,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腐臭和血腥味。走到最里端的兩間刑訊室前,程錦停下腳步,回身拱手道:“大王,刺客就在里面。”
    “恩!”唐寅舉目望了望,邁步走進距離自己較近的那間審訊室。由于是在地下,審訊室的空間并不大,但隔音很好,即便是兩間相鄰的審訊室,也不會聽到彼此的聲音。
    在審訊室的正中央,立有一根粗粗的木樁子,一名身子半裸只著短褲的大漢被綁在上面,仔細觀瞧,這人渾身上下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鞭傷、烙傷、刺傷甚至割傷,布滿全身,大漢腦袋低垂,披頭散,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清醒還是昏迷。
    審訊室的四周,則是放置了各種各樣的刑具,奇形怪狀,大多都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有些上面還粘有暗褐色的血污,如果是膽小的人被帶進來,基本不用動刑便會嚇的主動招供。在木樁子的左右,站有數名暗箭人員,他們上身*,滿身大汗,顯然動刑的人也頗費不少體力。
    “大王!”暗箭人員基本都認識唐寅,見大王來了,人們紛紛跪地施禮。
    聽到眾人喊大王,被捆綁在木樁子上的刺客身子明顯震動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沒有抬頭,依舊半死不活地搭拉著腦袋。
    唐寅示意眾人起身,然后走到刺客面前,上下看了看,問道:“你再說一次,你是受何人指使?”
    “機……巧……山……莊……”那大漢嗓音沙啞、虛弱,有氣無力的喃喃說道。
    “哼!”唐寅冷笑一聲,說道:“你的伴同已經把一切都招供了,你還嘴硬,冥頑不化,只會自找苦吃。”
    “是……是機巧……山莊……”大漢象是沒聽到唐寅的話似的,繼續重新著這幾個字。
    唐寅瞇縫起眼睛,略微向后退了退。
    左右的暗箭人員互相看看,而后齊齊上前,其中一人拿著一只尖嘴的鉗子,卡住大漢大拇指的指甲,惡狠狠的向下一拉。
    “啊——”大漢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身子激烈的抽搐幾下,沒了動靜。
    知道他暈死過去了,另有暗箭人員提來冷水,對準大漢,當頭淋下,刺客幽幽轉醒,斷斷續續地說道:“是……是是機巧……山……莊……”
    唐寅目光一轉,看向大漢的手指,十根指頭,其中有六七根是血淋淋的,指甲已被暗箭人員硬拔了下去。
    十指連心,如此酷刑,刺客仍是咬定受機巧山莊指使,如果這是假話,那刺客的意志力已堅定到可怕的程度了。
    他沉思了片刻,轉身向外走去,程錦立刻跟了出去,低聲問道:“大王,您看……”
    “另一名刺客也象他這樣?”
    “是的。”
    “不是還有一名受重傷的刺客嗎?”
    程錦先是一愣,隨后急忙道:“屬下這就派人去提審。”
    “不用了。”唐寅擺擺手,說道:“帶我去見他即可。”
    “是!”那名身負重傷的刺客也在暗箭這里,不過那人的傷勢太嚴重,直到現在都是性命垂危,半昏半醒,程錦實在想不明白大王去見他能有何用。
    程錦引領唐寅離開地牢,進入暗箭的后院。
    現在已是深夜,這里燈火皆無,黑的可怕,也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即便是有夜眼又膽子大的出奇的唐寅都有種冷森森的感覺。
    在一間偏房前程錦站定,低聲說道:“大王,刺客在此房之內。”
    這間偏房的外面并無守衛,看上去和其他的房子沒什么區別,但唐寅能覺察得到,在偏房四周的陰暗角落里,隱藏著為數眾多的暗系修靈者。
    唐寅推門而入,邱真、張鑫、程錦都要跟進去,唐寅頭也未回地擺手說道:“只需程錦陪我就好,邱真、張鑫,你二人在房外等我。”
    邱真和張鑫皆是滿面的狐疑,不過王命不可違,二人還是規規矩矩地站在了房門外。
    唐寅和程錦走進房內,剛進來,鼻孔里就被濃烈的藥味塞滿,唐寅暗皺眉頭,抬起手來,以袖口遮鼻,走到床前。
    低頭向床上瞧瞧,一名大漢平趟在床鋪上,身上還纏有厚厚的繃帶。
    “大王,此賊傷勢嚴重,想要弄醒他,得頗費番工夫。”
    “不用弄醒他。”唐寅輕聲哼笑,說道:“就讓他做個糊涂鬼去見閻王吧!”說話之間,唐寅抬起手來,一團詭異的黑色火團在他掌心生出,燃燒、跳動。
    程錦見狀,立刻明白了唐寅的意圖,大王是要用黑暗之火來吸食這名刺客。
    黑暗之火過于歹毒,這又不是在戰場上,唐寅也不希望手下的大臣看到自己用黑暗之火來吸食一個昏迷不醒的人,這是他把邱真和張鑫留在房外的主要原因,至于程錦,他本就是暗系修靈者,看不到都無所謂。
    唐寅翻轉手腕,對準刺客的腦門,一掌按了下去,頃刻之間,黑暗之火燒遍刺客的周身,沒有出任何的叫聲,身體也沒有任何的傷痕,但刺客業已一命嗚呼,絲絲的白色靈氣從他身上飄出。唐寅吸氣,將靈霧全部吸入體內,隨后,他席地盤膝而坐,閉眼冥思,從刺客的記憶中搜尋對自己有價值的線索。
    在刺客的記憶里,唐寅搜尋到的信息令他大吃一驚。
    這名刺客并非風人,而是寧人,乃寧國游俠出身。
    自從寧國被風莫兩國聯手吞并之后,一大批不甘心寧國就此淪亡的寧國游俠成立了兩個秘密組織,一個是針對莫國,另一個則是針對風國,針對風國的這個組織名叫逆風流,而這名刺客就是逆風流的成員。
    以前風國和寧國交戰的時候,寧國游俠也曾組織起來過,聯手對付風國,只不過那時候聚攏在一起的寧國游俠還不能稱為組織,大多都是各自為戰,而現在出現的這個逆風流不同,是一個紀律嚴明、等級森嚴、極為系統的秘密組織。
    在這名刺客的記憶里,唐寅可以確定他是逆風流的成員之一,但根本就沒有找到有關于他上級或者其他同伙的記憶,他的上級是以書信的方式遙控他做事,把書信事先放在一處隱蔽的地方,然后他再去取,按照書信的內容行事。
    這些刺客,以前甚至都未見過面,是接到同一個指令臨時聚集起來,并埋伏在機巧山莊和鹽城之間的樹林里,目標也很明確,就是要致玄望于死地,至于為什么要殺玄望,則全然不知,不過,書信中有明確提到,一旦被俘,則咬定是受機巧山莊指派。
    通過刺客的記憶,唐寅只得到兩條有用的信息,其一,知道了逆風流這個組織,其二,對方的目的即是要殺玄望,也有嫁禍機巧山莊的意圖。另外,唐寅也能感受到這名刺客對風國那股刻骨銘心的仇恨以及對復國報有的強烈希望。
    仇恨和信仰的力量都可以使人變的無比強大,即便是身受酷刑的情況下,仍能抵死不招。
    不知過了多久,唐寅才緩緩睜開了眼睛,同時長長噓了口氣。
    一旁的程錦急忙上前,疑問道:“大王,這刺客……”
    未等他說完,唐寅苦笑道:“張鑫的推測未必準確,但有句話他說對了,刺殺玄大人的這件事,很復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