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2

  邱真說道:“微臣以為展將軍為主,孔將軍為輔最佳。【】”
    “哦?”唐寅笑問道:“為何這么說?”
    邱真正色道:“展將軍不僅文武雙全,而且為人公正又講義氣,頗有大將之風,在中軍極受麾下將士的尊崇和愛戴,孔將軍足智多謀,善于應變,但為主略顯不足,為輔綽綽有余。”
    唐寅邊聽邊點頭,覺得邱真說的有道理,這時候,舞媚在旁插口質問道:“邱相認為雷將軍不能勝任嗎?”
    “哦……”邱真略微皺了皺眉頭,覺得舞媚身為大王的夫人,能在議事的時候旁聽就不錯了,再插話就太不合適了。他瞧瞧唐寅,見后者沒有流露出不滿的意思,而是在等他的回答。邱真暗嘆口氣,說道:“雷將軍驍勇善戰,是在戰場上沖鋒陷陣的猛將,但未必能勝任都衛營將軍一職。”
    對這樣的說詞,舞媚心生不滿,她正色道:“雷將軍并非象邱相說的那樣有勇無謀,在本宮看來,雷將軍的能力絕不在展將軍之下。上次在宛城抵御貞軍時,我方城破,但雷將軍卻未逃走,也未放棄,硬是帶著我軍弟兄反殺回城頭,一舉將貞軍逐出城外。雷將軍即有勇,也有謀,還有責任感,在國家危難之際,并未計較個人的生死存亡,大王成立都衛營,保障滿朝文武的安全,所需要的不正是這樣的人才嗎?”
    舞媚這一番話,還真把邱真說的啞口無言,唐寅亦是心中一動,暗暗點頭,無論能力還是為人,雷震確實更適合擔任都衛營總官一職。
    他沉吟了片刻,見邱真顯得有些尷尬,他迎面而笑,說道:“我大風人才濟濟,別國為缺兵短將犯愁,而我大風卻為人選太多左右為難,這是好事啊,哈哈……”
    邱真和舞媚聞言也都樂了。
    唐寅繼續道:“宛城之戰,雷將軍的確功不可沒,而且又救了媚兒的性命,我還未曾重賞于他,這次,就給雷震個機會,讓他擔任都衛營將軍,邱真,你意下如何?”
    邱真這時候也不好再說別的了,深深看了一眼唐寅旁邊的舞媚,然后起身拱手施禮道:“大王英明!”
    在舞媚不合規矩的推薦之下,唐寅決定任命雷震為都衛營將軍,并賜封雷震為中將軍,領神威將軍號,另任命孔炎為都衛營副將軍,同封中將軍銜,領神智將軍號。
    既然要賜封,唐寅干脆一口氣封個徹底。與雷震、孔炎一同授封的還有在滅寧戰爭、衛國戰爭中立下過戰功的那些將領們,多數人被封為中將軍,并擁有獨自的將軍封號,其中包括展鵬、魏軒、李勝、葉堂、高宇等等諸將。
    這一批授封將軍的封號,統一以‘神’字為開頭,并且同為中將軍,由于總數共為十八,這十八人也被統稱為風國的神武十八將。
    針對寧人反抗勢力成立的逆風流,唐寅組建都衛營,專司負責保護朝中文武官員的人身安全,這雖然是治標不治本的應急之策,但卻極大遏止了刺客猖獗的刺殺行動,也讓動蕩不安的風國朝廷漸漸穩定下來。
    都城無逢可鉆,刺客隨即把目標轉移到了地方,行刺地方官員,任的都衛營將軍雷震想出應對之策,向唐寅建議,擴建都衛營,在風國各郡成立都衛營分屬,以此來抑制刺客。唐寅沒有多做考慮,點頭應準。
    都衛營的成長之快,令人咋舌,由鹽城一地,很快擴散到風國各郡,成為一個極具勢力和權限的特殊機構。當然,促成都衛營如此快成長的主要因素正是那些四處暗殺的刺客們。
    防御刺客的手段有了,但調查刺客的行動卻遲遲沒有進展,并非天眼、地網、暗箭辦事不利,而是逆風流這個組織太封閉,也太隱秘,外人想查探出內情,實在太難了。
    都衛營成立沒幾天,寧地傳來張哲的書信,稱提亞使節已經接受本國提出的三個條件,只要風國肯出兵援助,提亞愿意向風國提供金銀、愿意向風國伏稱臣、愿意把本國的技術傳授給風國。
    提亞對風國的條件全盤接受,這本是好事,但風國的朝廷卻高興不起來,氣氛反而越凝重,人們心里都清楚,既然提亞接受條件,那么戰爭距離自己又不遠了,囤積在潼門、蓄勢待的三水軍隨后都可能趕赴提亞,與杜基軍交戰。
    對于入提亞作戰一事,直到現在風國內部的建議都不統一,以邱真為受的鷹派是強烈主戰的,以張鑫為的主和派也未沉默,不時跑到唐寅面前,掰著手指清算這場戰爭一旦爆對本國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
    唐寅被兩派人吵的一個頭兩個大,好在沒過多久,貝薩國王的回書也傳到鹽城,對于唐寅提親一事,貝薩國王克尼斯竟然應允了,但卻有一個條件,唐寅要親往貝薩,迎娶肖娜。
    隨著貝薩國王回書的到來,主和派徹底熄火了,人們明白,本國與杜基交戰一事已不可避免。風國朝廷的焦點也由到底要不要援助提亞變為了唐寅到底要不要親自去貝薩迎娶。
    貝薩和杜基畢竟是盟國,風國欲與杜基交戰,沒人敢保證貝薩一定會傾向于風國,萬一貝薩邀請唐寅前去迎娶公主是個陰謀,那唐寅此行可就兇多吉少了。
    事已至此,唐寅本人倒是覺得可以一去,別的不說,他自己還欠肖娜一個約定,當初他向肖娜承諾過,等他成為風王之后,一定會再去貝薩,結果這一拖就拖了兩三年之久。
    唐寅的意思是要去,但朝中的群臣反對者眾,就連天子殷諄都特意為此事把唐寅召入宮中,婉轉的勸他不要親自去貝薩。
    在唐寅眼中,風國內憂外患,千瘡百孔,麻煩不斷,但在殷諄看來,現在風國正處于鼎盛的強勢期,他別無選擇,只能依附于唐寅,而能讓依附關系變的最為牢固的辦法就是聯姻。
    他早有耳聞,唐寅對自己的妹妹殷柔情有獨鍾,以前他的態度是反對的,甚至根本不提此事,在他的潛意識里覺得唐寅是賴蛤蟆想吃天鵝肉,但隨著風國吞并半個寧國,并成功抵御中四國聯軍的進攻,殷諄對唐寅的看法和態度再次生改變,也不得不重新看待唐寅和殷柔之間的事。
    他希望通過聯姻的手段來牢牢控制住唐寅,使他聽命于自己。當然,他的妹妹是堂堂的帝國公主,就算下嫁給唐寅,也得做王妃,但殷柔是公主,肖娜也是公主,如果唐寅先娶了肖娜,由肖娜做了王妃,那自己的妹妹嫁給唐寅后做什么?如果是做嬪妃,整個皇族的臉都丟盡了。
    這是殷諄反對唐寅去貝薩迎親的最根本原因。
    在唐寅面前,殷諄當然不能坦明自己心里的想法,只能繞著彎說蠻族狡詐,毫無誠信,難與共處,又說風國目前百廢待興,身為一國之君,實在不適合在這個時候離國遠行等等。
    殷諄說了一大通,唐寅總算是聽明白了,他是反對自己去貝薩,唐寅笑道:“陛下,臣去貝薩多次,從未遇險,這次也不會例外,陛下就放心吧。”
    唐寅越是這么說,殷諄就越不放心,但他又不能強迫唐寅必須不得去貝薩,想來想去,他眼睛突的一亮,說道:“公主已年近十八,到了適婚的年齡,朕想……”說到這里,他故意頓住,看向唐寅。
    此時唐寅也正在看他,臉上沒什么表情,但目光卻犀利異常,即便是這么盯著殷諄,都讓后者有不寒而栗之感。他疑問道:“陛下想怎樣?”
    殷諄吞口吐沫,壯著膽子說道:“朕……朕想完成公主和貞國太子李丹之間的婚事。”
    這句話算是捅進了唐寅的心窩里,他怒極而笑,先是呵呵輕笑,而后是仰面哈哈大笑,不僅兩旁的侍女嚇傻眼了,就連殷諄也呆在那里,一動不動。
    唐寅狂笑許久,突然跨前一大步,身子前探,*近殷諄,兩人的距離之近,鼻尖快要碰到鼻尖,他語氣平緩地說道:“貞人欲致陛下于死地,而陛下卻要把公主嫁到貞國,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也是在把公主往火坑里推,難道陛下不懂嗎?”
    想不到唐寅的反應會這么大,甚至敢對自己如此無禮,不過轉念一想,殷諄又心中暗笑,唐寅這樣反應,不正說明他對妹妹的感情很深嗎?
    殷諄強作鎮靜,說道:“唐愛卿,公主與李丹有婚約在身的事你應該很清楚,身為天子,朕怎能失信于人呢?”
    唐寅瞇縫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殷諄,他心里也在琢磨,殷諄今天怎么突然在自己面前提起殷柔和李丹的婚事了,按理說這樁婚事早就因為川貞聯軍攻入上京而取消了。
    很快,唐寅冷靜下來,再怎么說殷諄也是天子,自己用到他的地方還有很多,不能公然翻臉。他強壓怒火,倒退兩步,拱手說道:“失信于人的是貞國,陛下不必為此感到內疚,公主與李丹的婚事,陛下還應該問問公主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