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3

  第十三章
    唐寅走進殷柔的寢宮,守門的侍衛非但不敢上前阻攔,反而還齊齊施禮問安。【】
    正在已是春天,殷柔寢宮的院內開滿桃花,舉目望去,粉紅一片,微風吹過,花瓣漫天飛舞,煞是迷人。
    唐寅穿過院落,來到房門前,侍奉在外面的侍女們急忙齊施萬福。唐寅點下頭,問道:“公主可在房內?”
    “是的!大王!奴婢這就去向公主稟報。”說著話,一名宮女要轉身進去。
    唐寅擺擺手,把她攔住了,說道:“不用了。”說著,他直接走進房內。
    公主寢宮,在未經稟報的情況下唐寅直接進入,這已不是失不失禮的問題,若是深究,可以直接問罪。但侍女們都是風人,尤其是侍侯殷柔的宮女,基本都是唐寅令人挑選出來的,她們哪里敢攔阻唐寅,而且這種事情她們已見怪不怪了。
    等唐寅看到殷柔的時候,她正站在內室的窗臺前,目光迷離的看向窗外,默默呆。唐寅沒有馬上說話,也沒有走上前去,而是斜靠著房門,默不做聲地看著殷柔。
    正如殷諄所說,殷柔已到了適婚的年齡,不僅身材變的高窕修長,越玲瓏有致,就連氣質也成熟了許多,唯一沒有變化的是她那絕美的容顏,依然精美絕倫,找不到哪怕是一丁點的瑕疵。
    無論與殷柔相識多久,共處多久,每次見到她時,任誰都會忍不住生出驚艷之感。
    殷柔在想事情,看著窗外的景色呆,唐寅則在想殷柔,看著她呆,兩人一個站在房內,一個站在門口,誰都沒有說話,時間在寧靜中慢慢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春風從窗外吹進,同時還卷進來數片花瓣。花瓣拍打在殷柔的臉上,使她驚醒,唐寅也從愣神中恢復過來,他緩緩走上前去,伸手把落在殷柔絲上的一片花瓣摘掉,同時柔聲問道:“在想什么?”
    殷柔身子一震,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恍然現房中多出一人,而且正是她想念的那個人。只有片刻的手足無措,很快殷柔就從驚訝中鎮靜下來,她含笑問道:“寅,你什么時候來的?”
    “有一會了。”
    “怎么不叫我?”
    “看你在想事情,不忍心打擾你。”唐寅靠近殷柔,即便后者較之以前長高許多,但在唐寅面前,依然顯得嬌小,頭頂只到唐寅的耳垂。他低下頭,嗅著浸人脾肺的香,又問道:“你還沒說在想什么呢。”
    殷柔玉面微紅,不自然地別過臉去,低聲嘟囔道:“不告訴你。”
    見她這副嬌羞的模樣,唐寅開懷而笑,厚著臉皮問道:“不會是在想我吧?”
    殷柔沒有回答,不過更加緋紅的面龐已告訴唐寅他猜的沒錯。
    這樣的答案令唐寅心中又暖又甜,他拉著殷柔坐下,問道:“今天怎么沒去靈武學院?”
    殷柔可是風國靈武學院第一批學生中的一個,可惜她并沒有修煉靈武的天賦,在靈武學院學習了一陣子,新鮮感漸漸變成了枯燥乏味,加上圍繞在她左右的學生也多是些攀權附貴之人,殷柔到靈武學院也慢慢變成了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因為她是帝國的公主,其身份比唐寅這個外姓王公都要高貴,學院方面也不敢約束她什么,就連那么死板的學院院長張秀也是睜只眼、閉只眼。
    “靈武學起來好無趣啊!”殷柔半認真半撒嬌地說道。
    是很無趣,但它可是克敵制勝的法寶。唐寅并不強求殷柔,含笑說道:“柔兒想學就學,不想學不去也罷。”
    在唐寅的話音中殷柔能感受到他的體貼和寵愛,心中頓覺一陣溫暖。沉默了片刻,她話鋒一轉,問道:“聽說,你要去貝薩,迎娶貝薩的公主?”
    唐寅多少料到殷柔會問及這件事,他慢慢點下頭,說道:“風國要援助提亞,與杜基交戰,如果貝薩站在杜基那一邊,對風國極為不利,爭取貝薩最好的手段便是聯姻,此次去貝薩迎娶肖娜,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肖娜?”
    “就貝薩的公主。”
    “哦!”殷柔輕輕應了一聲,然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你以前就認識她嗎?”
    唐寅并不隱瞞,坦然道:“是的,當初我起兵討伐鐘天的時候,貝薩有增援我數萬鐵騎,當時肖娜正是這數萬貝薩鐵騎的指揮官。”
    殷柔聽后,心中的擔憂更加深了,原來他們不僅相識,而且還并肩作戰過,之間的感情想必也非比尋常。她低聲道:“她……漂亮嗎?”
    唐寅對感情再遲鈍也明白,當一個女人這么問的時候,必須得小心翼翼的回答。他想也未想,說道:“肖娜公主遠不如柔兒漂亮。”這是唐寅的實話,在他心中,殷柔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殷柔的地位,也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取代的。
    并不知道唐寅這話是出于真心還是是假意,不過殷柔的心里還是因為他的話舒服了許多,身為公主,殷柔對聯姻的事看過的太多太多,也明白唐寅未必是真心想娶肖娜,而是迫不得已。她沉默了一會,又問道:“那她……她……”
    殷柔支支吾吾半晌,也沒說出下文。
    唐寅不知道什么事讓殷柔如此難以啟齒,他柔聲說道:“她什么?”
    “她……會成為你的王妃嗎?”誰會成為唐寅的王妃,或許說殷柔日后能不能成為唐寅的王妃,這不僅是殷諄最關心的問題,也是殷柔極為關心的。
    唐寅面色一正,直視殷柔,說道:“很久以前我就說過,我的王妃,我的妻子,只有一個,那就是你,不會再有別人。”
    殷柔吸氣,這還是唐寅第一次在她面前明確的表明要娶她為王妃,她心里又喜悅又甜蜜,被濃濃的幸福感所充滿。長年深宮的禮儀使殷柔未把心中的狂喜表現出電*腦訪問來,表情依然平靜,她壓下興奮,問道:“肖娜貴為一國之公主,她怎肯做嬪妃?”
    唐寅說道:“我會立她做夫人。”
    殷柔一愣,不解地說道:“可是你已經有三位夫人了。”
    唐寅蠻不在乎地說道:“規矩都是人定的,自然也可以變通,多一個夫人少一個夫人,沒那么重要。”
    按照當時的禮法,王公的夫人應為三人,但唐寅就從來沒在乎過這些禮法。
    聽他這么說,殷柔也笑了,臉上的憂郁之色一掃而光。見唐寅來了許久還在干坐著,殷柔說道:“我讓人送些茶點過來。”
    在殷柔的知會下,沒過多久,宮女們送上來九盤點心和一壺花茶。唐寅和殷柔邊吃邊聊,其樂融融。
    與殷柔在一起時,唐寅總會不知不覺的忘記時間,當他意識到自己呆的時間太長時,已是天近傍晚,這時候,即便唐寅也不好繼續留在公主的寢宮,畢竟這關系到殷柔的名節。他戀戀不舍的起身告辭,殷柔送他出寢宮,臨走前,殷柔問道:“寅,你哪天起程?”
    唐寅想了想,說道:“若不出意外,三日之內便要動身。”
    “哦!”殷柔輕輕應了一聲,落寞的表情在臉上一閃即逝,而后淡笑著說道:“路途遙遠,路上務必要多加小心。”
    唐寅抬起手來,輕撫殷柔的臉頰,點頭道:“我會的。”說完話,他收回手,再未耽擱,大步而去。他怕自己再呆下去,會忍不住不想離開。
    出了皇宮,唐寅回到自己的王府,進入書房落座還沒多大一會,外面便有侍衛近來稟報,程錦有急事求見。
    唐寅一怔,揚頭說道:“讓他近來。”
    “是!”
    時間不長,程錦急匆匆走近來,到了唐寅近前,先是拱手施禮,而后低聲說道:“大王,關押在大牢里的兩名刺客……都死了。”
    “什么?”唐寅聞言,立刻挑起眉毛,難以置信地問道:“都死了?怎么死的?”
    “經過檢驗,已證實是中毒身亡。”程錦垂答道。
    “中毒死的?好端端的怎么會中毒?”唐寅話音剛落,立刻又接道:“定是獄卒中混有逆風流的奸細,在刺客的飯菜中下了毒,程錦,你立刻派人,把所有獄卒都給我控制起來。”
    程錦忙道:“屬下已經辦了,不過,獄卒當中惟獨缺少了今日中午給刺客送飯的那人。”
    如此來看,事情已經很明白了,失蹤的那名獄卒十有**便是奸細。唐寅皺著眉頭問道:“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總之,把這個人給我揪出來。”
    “是是是!屬下剛剛已派人去查找,應該很快會有消息。”
    程錦話音剛落,外面的侍衛又走了近來,先是向唐寅施禮,而后小聲對程錦說道:“程將軍,外面有暗箭的兄弟要見您。”
    聞言,程錦眼睛頓是一亮,說道:“大王,定是有消息了。”
    “快讓他近來。”
    “是!大王!”
    侍衛應了一聲,快步走出,而后,帶進來一名身穿便裝的壯漢。大漢近來后,分向唐寅和程錦插手施禮,接著說道:“將軍讓屬下查找的那名獄卒已經找到了,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此人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