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4

  第十四章
    “又死了?”程錦露出驚訝之色
    那名暗箭人員說道:“是的,將軍,獄卒就死在自己家中,另外,獄卒的老母、妻兒也都死了,尸體上都捆有繩索,看樣子,對方是以獄卒的老母、妻兒做威脅,*他給刺客投毒,而后再殺人滅口”
    程錦點點頭,贊同手下的分析,他喃喃說道:“好狠毒的手段啊”頓了下,又問道:“難道周圍的街坊、鄰居就沒聽到一點動靜嗎?”
    “屬下都已經訪查過了,沒有任何的現”
    唉程錦暗嘆口氣,隨即對唐寅說道:“大王,看來這條線又斷了是屬下失職,保護不利,導致兩名刺客中毒而亡,請大王降罪”說著話,程錦屈膝跪地,那名暗箭人員也急忙跟著跪下
    程錦或許是有失職之處,但對方也實在太狡猾、狠毒唐寅擺擺手,說道:“起來刺客雖死,但死人有時候也是會說話的,你再去驗尸,查明刺客中的到底是什么毒,為何中午服下,直到現在才作”
    哦?這還真是程錦未想到的中午服毒,下午作,而且作即斃命,顯然是極為霸道的慢性劇毒,這種毒藥并不多見,至少不是一名獄卒能輕易弄到手的程錦眼睛一亮,急忙起身,插手說道:“多謝大王提醒,屬下這就去查”
    “近期我要去貝薩,希望回來之前,你能查出線索”
    “屬下必竭盡全力,不讓大王失望”
    當晚,唐寅找來邱真、上官元吉他此行去往貝薩,路途遙遠,不知道要離開多少天,鹽城的事務不能不做交代
    邱真先到,上官元吉緊隨其后,見到唐寅,二人施禮問安
    唐寅讓兩人起身,又示意他倆在自己左右座下,接著,令人送上茶水他端著茶杯,邊飲茶邊說道:“我不在鹽城的這段時間,朝廷的軍政事務就全都拜托兩位了”
    邱真和上官元吉面色一正,異口同聲地說道:“微臣定不辱大王重托”
    唐寅一笑,隨即又輕輕嘆口氣,無不擔心地說道:“最近鹽城不太平,刺客猖獗,朝野動蕩,你二人也不可大意,平日里盡量少出門,多留在家中”邱真和上官元吉可是唐寅的左右手,也是風國朝廷的兩根頂梁柱,缺一不可,唐寅是真怕這二人生意外
    “我知會過雷震,再給你二人多調派一些精明能干的都衛營兄弟,確保萬無一失”
    從大王的話中能聽得出來,大王對自己的看重邱真和上官元吉心中感動,流露出動容之色,二人跪坐在鋪墊上,雙雙拱手向前欠身,說道:“多謝大王厚恩”
    唐寅擺擺手,讓二人無須多禮,他繼續道:“邱相雖不管政務,但畢竟才學淵博,見多識廣,腦筋轉的也快,元吉若遇大事,需與邱相商議再做決定,反之亦然,軍務上若有大事,邱相也應找元吉一同商議”
    邱真和上官元吉一開始沒有察覺出唐寅這么說的真正用意,兩人想也沒想,拱手應是,而后,當二人離開王府的時候,再細細一琢磨唐寅的話,兩人都明白了,大王的真正用意是讓兩個丞相相互制約,不希望兩個人各自獨霸軍政一方
    不過兩人也都能理解唐寅的做法,這也是君王應做的權術之道,甚至兩人心中皆有竊喜之感,從中可以看出大王還是很重視自己的王位,至少現在是沒有放棄的打算
    書房里,唐寅把手邊一些正在處理和等待處理的事務全部交給邱真和上官元吉,讓他二人代自己完成等把正事都安排完,唐寅長松口氣,感覺自己一下子輕松了許多
    這時候邱真好奇地問道:“不知大王此行欲帶何人同往貝薩?”
    唐寅還沒想過這個問題,反問道:“邱相的意思呢?”
    “程錦將軍和江凡將軍可擔當保護大王的重任”
    唐寅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程錦不能隨我同行,鹽城還有事情需要他留下來處理,江凡倒是可以”
    有江凡在也很讓人放心了邱真未在多言上官元吉接道:“御史中丞盧奢,反應機敏,心思縝密,可為大王出謀劃策”
    唐寅對上官元吉提到的盧奢有極深的印象,當初正是他出使寧國,以并不出眾的口才成功說服寧國未參加伐風聯盟,使風國少一勁敵他大點其頭,說道:“有盧大人陪我甚好”
    在邱真和上官元吉推薦之下,唐寅決定武將帶江凡,文官帶盧奢,隨自己一同去往貝薩當然,他此行是去迎親的,帶的人不能太少,顯得儀仗不夠隆重,但也不能過多,讓貝薩產生威脅感,另外聘禮也不能少,這些上官元吉已經準備好了,并列出清單,交由唐寅過目
    唐寅接過略微看了看,禮單上的東西還真不少,綾羅綢緞、金銀珠寶應有盡有看過之后,他疑問道:“元吉,聘禮未免多了一些?”
    “以此方能顯示出大王對迎娶貝薩公主的重視”上官元吉含笑說道
    唐寅搖頭而笑,把清單向桌子上一扔,說道:“你二人是我的左右丞相,是我的左右手,一切都由你們來安排”
    “是大王”
    邱真和上官元吉欠身應是
    又說了一會閑話,見時間不早,邱真和上官元吉起身告辭
    離開王府,兩人并未各自回家,而是結伴同行邱真和上官元吉同為丞相,同是唐寅身邊最為重要的心腹大臣,但兩人碰面的機會還真不錯,平日里他二人都太忙了,除了在朝堂上,私下里很少能走到一起
    這次,兩人都想趁機好好聊一聊,也順便聽一聽對方對某些事情的看法邱真和上官元吉心意相合,不約而同的提出去王府附近的茶樓坐坐二人在茶樓里定了一間雅房,邊喝茶吃點心邊交談
    “元吉,你覺得大王此行有無兇險?”邱真先切入正題,開口詢問
    上官元吉仰起頭,托著下巴沉思許oo~。久,搖頭說道:“應該不會”
    “哦?”邱真一怔,疑問道:“元吉為何如此肯定?”
    “貝薩與我國的關系日益緊密,雙方的許多利益已結合到一處,尤其是貝薩權貴,與我國商貿頻繁,兩國若是交惡,先受損的就是貝薩權貴們的利益,他們是不會允許貝薩國王這么做的”
    邱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而后又道:“貝薩和杜基的關系不緊密嗎?”
    上官元吉笑了,說道:“貝薩和杜基是盟邦,又是鄰國,按理說貿易會加頻繁,但事實卻剛好相反,貝薩有的,杜基也有,而杜基有的,貝薩也不缺,加上兩國之間有茫茫大漠相隔,通商的風險大,成本高,收益小,所以兩國商貿一直平平”
    “原來如此”邱真現在多少能明白貝薩和風國的貿易為何會現那么迅猛了
    上官元吉繼續道:“貝薩會傾向于我國還有第二點原因”
    “哦?是什么?”
    “貝薩和杜基的立國根本都是對外擴張,兩國能友好,那是為讓自己少一后顧之憂的權益之計,之間的聯盟關系并不牢固,我敢斷言……”上官元吉含笑端起茶杯,一揚頭,把杯中的茶水喝個干凈,然后把玩著杯子幽幽說道:“若是貝薩有機會,會毫不猶豫的吞并杜基”
    邱真眼睛一亮,心中亦是一動,若有所思的說道:“如此來說,眼下,對貝薩而言就是個機會”
    “哈哈”上官元吉仰面而笑,瞧了瞧左右,說道:“這個房里,還少了一個人”
    “誰?”
    “盧奢”上官元吉笑呵呵地說道:“既然要他隨大王同去貝薩,為何不把他找來,聽聽他的見解?”
    邱真也笑了,撫掌說道:“元吉所言甚是來人”隨著邱真的召喚,外面一名隨從推門而如,拱手說道:“相爺有何吩咐?”
    “你去請盧奢盧大人來此,就說是上官丞相和本相有請”
    “是相爺”隨從應了一聲,轉身快步而去
    過了將近半個時辰,盧奢急匆匆趕到茶館難得受兩位丞相的召見,盧奢十分鄭重,雖未至于穿上官服,但也把家中最體面的便裝穿了出來
    進入包廂,盧奢走到邱真和上官元吉近前,規規矩矩的深施一禮,說道:“下官參見邱相、上官丞相”
    邱真含笑未語,上官元吉則擺手說道:“盧大人不用客套,請坐”
    “謝上官丞相”盧奢小心翼翼地在二人的下手邊落座
    上官元吉也不拐彎抹角,直截了當地說道:“盧大人,我剛剛向大王推薦由你陪同大王去往貝薩,不知你可愿否?”
    盧奢先是一愣,而后剛剛坐下的身子又急忙站了起來,沖著上官元吉深施一禮,連聲說道:“小人多謝丞相厚待”能與大王同行,這可眾多官員都求之不得的事,也是飛黃騰達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