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6

  【】第十六章
    唐寅只帶江凡、上官兄弟、阿三阿四這幾人去往對面山中的山神廟
    對于神鬼一說,唐寅向來不信,如果不是連日來太無趣,他也不會在夜晚的時候心血來潮要去拜山神
    山中光線昏暗,彎曲的山道崎嶇不平,好在唐寅一干人都是靈武高手,目力過人,身手矯捷,走在山中也不覺得吃力
    正如探子查探的那樣,山神廟已經荒廢許久了,并不高的院墻上長滿草藤,許久無人清理,就連廟門都丟了一扇,只剩一扇隨著山風來回搖曳,出嘎吱嘎吱的呻吟聲
    到了山神廟的正門前,唐寅站定,瞇縫著眼睛打量了一會,然后正要向里面走,這時候江凡疑聲說道:“這是什么?”說著話,他快步走上山神廟的臺階,低頭看著腳下的小石堆
    小石堆由五塊小石頭組成,四塊石頭掂底,一塊稍大的石頭壘在上面,這明顯是有人特意擺放的江凡注視了片刻,沒有看出端倪,轉而又瞧向唐寅
    唐寅走上前去,瞅了兩眼,嗤笑一聲,說道:“只是些無聊之人擺放的?”
    他話音剛落,阿三搖頭說道:“不是的,大王,如果屬下沒有看錯,這應該是游俠門派的標識”
    唐寅挑起眉毛,不解地看著他,問道:“什么意思?”
    “大王,按照游俠界的規矩,若有門派到某地辦事,又不想旁人插手,往往會在附近擺下特有的標致,以此來警告過望的游俠,遠離此地,不要招惹是非”說著話,阿三蹲下身子,看著地上壘起的小石堆,說道:“這應該就是某個門派有意擺下來的”
    “哦?”唐寅聽后,立刻來了興趣,他正為枯燥又乏味的行程煩惱不已,現在難得碰到有熱鬧可看,哪能錯過他想都未想,甩頭說道:“走,我們進去瞧瞧”說完,還未等江凡等人做出反應,他已大步走進山神廟里
    還不知道里面是個什么情況,江凡等人生怕唐寅有失,立刻跟了進去
    山神廟的里面比外面還要落魄,地面的石磚破碎不堪,縫隙間長有許多枯草,穿過不算大的院子,進入正殿,里面空空蕩蕩,只有一座殘破的神像擺在正中間唐寅雙眼閃爍著淡淡的綠光,環視了一圈,連條鬼影子都未現,而后回頭看向阿三,無言的問他:你說的游俠門派在哪呢?
    阿三此時也有些尷尬,低下頭去,沉默未語
    唐寅未再理他,直接走到神像前,突覺得臉上一癢,伸手抓了抓,現是一根蜘蛛絲落在自己的臉上這明顯是長時間無人來過的破廟,哪里有什么游俠門派?他搖了搖頭,手指輕彈,黑色的火焰在他手指尖生出,蜘蛛絲粘到火焰,瞬間化未一縷淡淡的白霧
    他舉目看向神龕,上面掛滿了蜘蛛網,仔細查看,神龕是個手持長叉的山神,相貌兇惡,呲牙咧嘴,渾身絨毛,立在黑漆漆的破廟中,好不嚇人他聳肩一笑,說道:“原來此山的山神就長這副模樣……”
    江凡等人面面相覷,大王這哪是來拜山神的,而是來嘲笑山神的嘛
    唐寅話音才剛落,猛然,眾人頭上傳出咔的一聲輕響,那象是房頂瓦片震動的聲音,還未等唐寅等人反應過來,一道寒光從房頂射了下來,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一支短劍釘在唐寅不遠處的地面上,其力道之大,三分之一的劍身都沒入地里
    “逍遙門在此辦事,閑雜人等離去”陰森森、冷冰冰的話音在房頂上傳了下來
    江凡等人嚇的激靈靈打個冷戰,第一時間護在唐寅左右,全神戒備地打量四周
    唐寅倒是沒有眾人那么緊張,通過對方擲劍的目標也能看得出來,對方不是要傷人,只是單純的警告他微微一笑,語氣平緩,慢條斯道:“我等深夜路過此地,正要在廟中住上一晚,朋友這時候讓我等離開,太強人所難了?”
    沒想到在接了自己警告的情況下對方還能振振有辭,房頂之人也有些意外,沉默片刻,冷聲說道:“你們可在山下落腳”
    “山下駐扎有大批的軍兵,到山下落腳,豈不是自找麻煩?”說話之間,唐寅已用暗影漂移從廟殿內閃了出去,到了外面,片刻都未停頓,再次使用暗影漂移,閃到房頂上
    唐寅的度太快了,或者說暗影漂移太詭異了,趴伏于房上的人做夢都想不到對方會突然在自己身邊現身,在唐寅出現的剎那,房頂同時傳出數聲驚叫,緊接著,五、六條黑影彈跳而起,瞬間把唐寅圍在當中
    沒有要與對方動手的意思,唐寅也沒有亮出武器,他只想看看這個自稱逍遙門的究竟是什么人,不過對方并非一人,而是有六人他環視周圍的幾人,年歲大多都在三十至四十之間,不過他能感覺得出來,這些人都是出類拔萃的修靈者
    “暗系修靈者?”在風國,暗系靈武早已不是鮮事物,修煉暗系靈武的也大有人在,不過突然碰上暗系修靈者,依舊會讓人稍微錯愕一下
    唐寅含笑點點頭,說道:“諸位好眼力”
    “你是寧幫的人?”
    寧幫?這又是個什么幫派?唐寅心中不解,搖頭說道:“并不是”
    “既然不是,那朋友就該離去,休要惹禍上身”
    “呵呵”唐寅輕笑一聲,說道:“你們做你們的事,我們休息我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為何非要把我等趕出此廟?”
    另一邊黑衣人不耐煩地說道:“周大哥,此人要留下來找死,那就讓他留下來好了,管他作甚?”
    被叫為周大哥的黑衣人略微皺了皺眉頭,而后正色說道:“這位朋友,今晚我們逍遙門要在此地與寧幫決一死戰,等到動起手來,雙方殺紅了眼,難免會傷及無辜,你還是帶著你的朋友們快走”
    哦,原來兩個門派要在這里火拼啊什么游俠,那是好聽的說法,說白了游俠就是黑幫嘛唐寅心里嗤之以鼻,不過難得有熱鬧看,他可不想錯過,他說道:“多謝閣下的好意,閣下盡管放心,我等雖非高手,但也絕非手無縛雞之力的人,自保還是沒問題的”
    周大哥眉頭皺得緊了,剛要說話,這時,廟外傳來呱呱的鳥叫聲幾名黑衣人聞聲身子同是一震,周大哥直視唐寅,說道:“既然朋友如此堅持,非要趟這場混水,出了意外,可別怪我逍遙門沒有提醒過你”說完話,他對左右的黑衣人甩頭說道:“走”
    隨著他的命令,幾名黑衣人紛紛抽身向廟外竄出,幾個起落過后,六名黑衣人的身影便齊齊消失在夜幕中
    他們前腳剛走,江凡不知從哪鉆了出來,如鬼魅似的悄然無聲地走到唐寅背后,低聲說道:“大王?”
    似乎早知道江凡在自己的背后,唐寅頭也沒回地說道:“今晚,這里應該會很熱鬧”說著,他身形消失,回到廟內
    從地上拔起那把短劍,唐寅反復看了看,沒有特別之處,只是劍身上刻有逍遙的字樣唐寅對游俠門派不太了解,問上官兄弟道:“以前有聽說過這個逍遙門嗎?”
    上官元武和上官元彪面色凝重,雙雙點了點頭,說道:“逍遙門在我風國游俠界中可算是實力一流的大門派,不過逍遙門一向自律,甚少參與門派之爭,這次怎么會突然出現在此處荒山野嶺呢?”
    “他們自稱對手是寧幫,有聽說過嗎?”
    “寧幫?”上官兄弟互相看了一眼,雙雙搖頭,表示毫不知情
    上官兄弟可是風國游俠出身,對風國的游俠門派也十分熟悉,他倆都沒聽說過的門派,要么是太小了,要么就是太神秘,不為人知琢磨了一會,上官元武說道:“既然是叫寧幫,會不會是由寧人組成的幫派?”
    唐寅心中一動,暗道一聲不錯,若真是寧人幫派,那自己得留下來看看是怎么回事了想到這里,他說道:“阿三阿四”
    “屬下在”
    “你二人回營,知會一聲,說我要晚些回去,讓營中將士不必著急”
    “是”阿三阿四答應一聲,雙雙動身,邁步向外而去
    他二人出了廟堂,穿過院落,剛要出去,可腳步還未邁到門外,冷然間數道勁風迎面襲來,其度之快,眨眼即到近前多虧阿三阿四反應夠快,修為也深厚,千鈞一之際意識到不好,本能反應的向旁縱身閃躲
    嗖、嗖、嗖——十余支弩箭幾乎是貼著他們的身子尖嘯飛過,其中還有兩支釘在廟門的門板上,隨著啪啪兩聲,弩箭直接貫穿門板,在上面留下兩只圓窟窿,由此也可看出這些弩箭的勁道之強,若真是射在未著靈鎧的阿三阿四身上,不死也得要半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