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17

  【】第十七章
    不好,外面有埋伏閃躲出去的阿三阿四從地上縱起身,阿三急聲說道:“阿四,你回去向大王稟報,我留下御敵”
    “自己小心”阿四只提醒了一聲,轉身向回跑
    可是還未等埋伏在廟外的敵人殺進來,外面倒是先亂了起來,武器的碰撞聲響成一片,時不時的還傳出幾聲慘叫
    原本已跑走的阿四又退了回來,面露疑惑,喃喃說道:“怎么回事?聽上去外面象是打起來了”
    阿三看了阿四一眼,蹲下身子,貼著門框,探頭向外張望
    外面確實是打起來了,由于雙方皆穿黑衣,修靈者同為白色靈鎧,也分不清誰是誰,但是整個場面異常激烈,不時有鮮血從人群中噴射出來
    觀望片刻,阿三縮回頭,說道:“看來是逍遙門和寧幫的撕殺開始了,我們現在走不出去,還是先回去向大王稟報”
    阿四沒有意見,點頭應了一聲,和阿三雙雙退出到廟堂里
    兩人剛回來,正碰上邁步向外走的唐寅,阿三阿四急忙拱手施禮,說道:“大王,現在廟外正展開激戰,雙方修靈者甚多,場面混亂,屬下和阿四無法下山,大王也不宜此時出去”
    唐寅先是愣了愣,接著咧嘴樂了,興奮地說道:“這時候不看熱鬧要等到什么時候看?”說著話,他一邊向外走一邊甩頭道:“走,看看是逍遙門能打得贏寧幫還是寧幫能戰勝逍遙門”
    他雖然想看熱鬧,但也沒傻到直接出廟去觀瞧唐寅帶著江凡、上官兄弟、阿三阿四來到一處較矮的院墻前,掂起腳,露出半個腦袋向外張望
    雙方展開拼殺的人員至少有數十號之多,而且大多都是修靈者,整個場面就是人來人往,靈波穿梭不斷,飛沙走石,天地變色,聲勢好不驚人
    兩伙人的激戰足足打了半個多時辰,其中的一方開始漸漸不敵,并且連連向唐寅所在的山神廟這邊敗退,即便如此,仍不時有人傷于對方的靈兵之下
    “哼”占據優勢的那一邊有人冷笑一聲,高聲說道:“說什么自己是風國第一大門派,今日得見,也不過如此今天,你們誰都別想活著離開此山”他話音還未落,突然一個箭步竄上前來,手中的靈劍對準一名正連續后退的修靈者連刺三劍
    這三劍,度快的出奇,冷眼看去,好象他只刺出一劍似的就連觀戰的唐寅都忍不住暗吃一驚,心中驚道:此人好快的身手啊
    受其攻擊的那名修靈者閃避不及,被他這三劍刺個正著,一劍貫穿咽喉,一劍刺透心口,最后一劍穿透小腹,可以說這三劍,劍劍都是要命的殺招,那修靈者三劍皆被刺中,焉有命在?他連叫聲都未出來,仰面倒地,當場斃命
    旁邊的同伴見狀,雙目充血,大吼一聲,手中的靈刀光芒大盛,緊接著,掄刀橫劈對方這一刀,并非是普通攻擊,而是內含著靈武技能——靈神·凝
    靈神·凝是游俠在戰斗中常用的靈武技能之一,將自身的力道和靈氣全部集中,突然爆出來,出致命一擊,靈神·凝的攻擊,無論是力道還是度,都是平時出招的兩到三倍,威力巨大,當然,它所消耗的靈氣也甚多
    看對方出招聲勢駭人,隱隱有悶雷轟鳴之聲,那人倒也托大,毫未避讓,抬起靈劍,硬接對方的致命一擊
    耳輪中就聽當啷一聲刺耳的金鳴聲,那人受其沖力,雙腳貼著地面,足足向后滑出五米多遠,而出招的那名修靈者因為靈氣和體力耗光,身子陣陣搖晃,若非兩旁的同伴伸手攙扶住他,他此時恐怕連站都站不住
    接招的人只是被震退,并無損傷,可出招的人卻已虛脫,可見雙方實力差距之大,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弱勢的一方徹底放棄抵抗,全部退進山神廟里,而優勢的那一方也不著急進攻,只是先分散開來,把山神廟圍住,確保里面的人無法逃脫
    看著敗退回廟內的十幾人,唐寅和江凡等人默然地站在一旁,沒等他們開口,那十幾名修靈者中有人開口說道:“剛才我好心叫你們離開,你們不走,現在你們想走都走不了了”
    這人身上罩有靈鎧,唐寅認不出他是誰,但聲音他可認識,正是剛才在房頂和他說話的那位‘周大哥’
    在唐寅的臉上,毫無緊張之色,反而還笑吟吟地說道:“你們逍遙門也算是大門派,竟然被個名不見經傳的寧幫殺的大敗,還被困在這座破廟里,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小子,你說什么?”戰斗不利,死傷了好多兄弟,加上自己又受困于絕地,修靈者們很多人都是又焦急又惱怒,現在再聽到唐寅的挖苦諷刺,哪里還能受得了,有數名修靈者舉起靈刃,鋒芒一直對準唐寅
    “這小子十有**是寧幫的人”
    “對少和他羅嗦,先殺了他”
    人們叫喊連天,大有沖上前去把唐寅碎尸萬斷的架勢見勢不妙,江凡、上官兄弟、阿三阿四紛紛擋在唐寅身前,滿懷戒備地盯著對方這時候,人群中又有一人站出來,向周圍的同伴擺擺手,示意大家冷靜,接著說道:“如果這位朋友是寧幫的人,剛才在我們背后就已經出手了,不用等到現在,而且聽口音,他們是風人,也不是寧人”
    呦?唐寅聞言,怔了一下,好奇地看向說話這人一是對方頭腦很冷靜,分析的也很準確,其二,對方的聲音雖然低沉又有些沙啞,但仍能分辨得出來,那是女人的聲音
    對方同樣是一身白色的靈鎧,看不清楚長什么模樣,但是一雙眼睛很大,也充滿了靈氣,骨碌碌的轉動之間,靈秀外露
    還未看到她的模樣,唐寅對其已心生好感他沖著對方拱手含笑道:“姑娘說的沒錯,我不是寧幫的人,不是寧人,而是有假包換的風人”頓了一下,他又故作好奇地問道:“怎么?寧幫的人都是寧人嗎?”
    “以前是,現在可就不一定了”那個叫周大哥的漢子邊查看胳膊上的傷口邊冷冷回了一句
    唐寅暗皺眉頭,問道:“此話怎講?”
    他話音還未落,就聽外面有人大喊道:“逍遙門的人聽著,現在你們只有兩條路可選,一是死,二是歸順,要死要活,你們自己選”
    周大哥抬起頭來,大吼著回喊道:“要我們歸順你們寧幫,別做夢了……”
    “哈哈看來你們是要尋死嘍?也罷,本座就成全你們”
    話音落下時間不長,廟外的破風聲四起,接著,無數的弩箭從廟外的黑影中射了近來
    “進廟堂避箭”
    修靈者中的那個女人顯然是這些人的領,在她的招呼下,院落中的十幾名修靈者紛紛向廟堂里面沖去
    他們快,唐寅和江凡的度快,他二人是直接以暗影漂移閃進來的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亦罩起靈鎧,一邊撥打弩箭,一邊跟了進去
    廟堂破舊,沒有門窗,四面通風,即便躲在其中,仍不時有弩箭從外面射近來,或釘在墻壁,或釘在地面,叮叮當當的脆響聲不絕于耳
    如此箭陣,對于普通人而言夠嚇人的了,但對唐寅、江凡這些人來說,早已司空見慣,與兩軍對戰時的箭陣比起來,這是小巫見大巫,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唐寅連靈鎧都未罩,只是坐在一處箭矢射不到的死角,仰頭看著不時被弩箭擊中直掉泥屑的山神像,搖頭嘟囔道:“這你山神也夠倒霉的,沒有香火也就罷了,現在連自己的神龕都保不住了”
    很難想象,在這種箭如密雨的情況下唐寅還有閑心說這些距離他不遠的那名女修靈者目光怪異地看著他,心中對唐寅的身份也充滿好奇,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與他們同困于廟里的這些人肯定不是普通人,甚至不是普通的游俠
    時間不長,唐寅也現女修靈者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他扭過頭來,咧嘴一笑,問道:“這個寧幫到底是個什么幫?”
    意識到自己盯著人家的時間太長,女修靈者不自然地收回目光,好在她有罩著靈鎧,不至于讓她此時緋紅的面頰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
    過了片刻,她才穩下心神,解釋道:“寧幫并不是幫派,而是我們風國游俠對寧人幫派的統稱,凡是由寧人組成的幫派,都可以稱之為寧幫”
    “原來如此”唐寅和上官兄弟互相看了一眼,難怪以前從未聽說過有寧幫這個門派,原來只是個含糊的統稱
    “那……外面的這些人到底是什么幫派的?”
    “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幫派的名字”女修靈者搖頭說道:“這些寧國游俠行事詭異,而且手段狠毒無比,原本我們逍遙門與他們無冤無仇,可是突然有一天我逍遙門收到他們的帖子,要我們逍遙門歸順于它,門主自然未允,也未做回應,結果我們兩個堂口的兄弟被這些寧國游俠殺個精光這次,我們得到情報,寧國游俠就在這間山神廟里落腳,所以門主派我等前來擊殺,結果我們到時,這里空無一人,再后來,就是你們到了,可能也正是你們的到來才驚動歸來的寧國游俠,使我們事先布置好的埋伏成了無用功,只能在廟外與其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