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0

  唐寅與洪英戰在一處,二人以快打快,眨眼工夫,戰了三十余個回合。【】yuntv期間唐寅占有主動,有數次險些讓洪英傷于他的快刀之下。
    洪英越戰越被動,越打越吃力,每逢被唐寅至絕境時,只能使出全力,用靈武技能把唐寅退,可是如此一來也極大消耗了自身的靈氣,又戰了二十個回合后,洪英的鼻凹鬢角已全是汗珠。
    他心里清楚,再這么打下去,自己必敗疑,而自己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就這么糊里糊涂的敗下陣來,還有何臉面去向幫主復命,自己在秋葉的顏面又何存?
    想到這里,他心中頓是一急,出招也稍微亂了一下,可高手過招任何細微的失誤都可能致命,唐寅哪會放過這個機會,趁著對方招法凌亂的瞬間,急攻數刀,洪英勉強接下他前面幾刀,但最后一刀閃躲的稍慢半拍,被刀鋒正挑在肩頭。
    咔嚓!
    靈刀鋒利異常,立刻將他肩頭的靈鎧撕開一條裂縫,猩紅的鮮血順著裂縫汩汩流淌出來。洪英悶哼一聲,連退數步,然后側頭看了看肩膀上的傷口,眼珠子因充血而變得通紅。
    洪英在未加入逆風流的時候便已是寧國游俠界中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鮮少遇到敵手,他甚至都快忘了受傷是個什么滋味,現在傷于唐寅的刀下,洪英又羞又憤又恨,怒極攻心,猛然大吼一聲,手中的靈劍隨之射出刺眼的霞光。
    在奪目光彩的籠罩之下,靈劍的劍身在變寬變長,與此同時,靈劍的周圍生出兩把由霞光異彩組成的虛劍,大小與靈劍相同,環繞著靈劍不停旋轉。這就是洪英的兵之靈變。
    “殺——”
    洪英沉聲喊喝,高舉靈劍,向唐寅猛砍下去。靈劍在下落過程中,環繞在其左右的兩把虛劍也齊齊向唐寅砍去,后者并未閃避,將手中的雙刀合二為一,化為鐮刀,雙手擎鐮過頂,硬接對方的重擊。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當、當、當!
    連續三聲脆響,靈劍和兩把虛劍先后砍在鐮刀的刀桿上,其勁道之強猛,連唐寅都被整整震退了三大步。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對方生出的虛劍并非是擾人眼目的虛影,而是真真正正能傷人的實體劍。
    退后三步,唐寅站穩身形,直到此時,他手中的鐮刀仍在震動個不停,出嗡嗡的悶響聲。
    好厲害的兵之靈變!唐寅轉了轉有些生痛的手腕,心頭暗暗吃驚,也加起十二分的小心,眼睛綠光更盛,眨也不眨地盯著對方。
    “再接我一劍!”
    洪英得理不饒人,再次箭步上前,手中的靈劍凌空劈向唐寅的腦袋,靈劍未到,虛劍先至,兩把虛劍化為兩道電光,分從一左一右刺向唐寅的脖頸。洪英必須得戰決,兵之靈變太消耗靈氣,也法維持長久,如果不能在兵之靈變的這段時間里殺傷敵人,那么被殺傷的就將是他自己。
    已然知道對方虛劍的厲害,唐寅不敢大意,運足全力,將手中的鐮刀分向左右揮出。
    當、當!隨著兩聲脆響,鐮刀將飛射過來的兩把虛劍磕飛出去,可緊接著,洪英也沖到唐寅近前,寬長的靈劍惡狠狠的迎面刺向唐寅的心口窩。他快,唐寅更快,后者施展暗影漂移,由洪英的正前方直接閃到他的背后,鐮刀順勢橫掃,斬向對方的腰身。
    聽身后惡風不善,洪英吸氣縱身,向前跳躍,堪堪閃過鐮刀的鋒芒。還未等唐寅跟上追殺,剛被他磕飛出去的兩把虛劍又凌空折回,一把刺向他的天靈蓋,一把刺向他的后脖根。唐寅反應極快,身子向旁微側,先是閃過后面的虛劍,隨后鐮刀向上一掃,又將頭頂上方的虛劍開。
    但他被虛劍這么一耽擱,跳躍出去的洪英又殺了回來,沖著他的周身要害連刺七劍。
    洪英兵之靈變的厲害之處在于生出來的那兩把虛劍,這兩把虛劍不需要洪英直接控,卻又能劍隨心動,旁人與之交戰時,感覺不是再與洪英一人打,而象是在同時應付三名高手,身手和修為稍微差一點的修靈者,往往在洪英兵之靈變下走不出三個回合就得敗下陣來。
    剛開始,唐寅在洪英的兵之靈變下也有些不適應,被兩把神出鬼沒的虛劍搞的手忙腳亂,但應付幾招之后,他開始漸漸沉穩下來,能擋則擋,能躲則躲,實在不行,就用暗影漂移保命。
    他心中比洪英要有底得多,畢竟論是誰使用兵之靈變都不可能長久,只要度過這段時間,對方靈氣耗盡,也就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很快,唐寅的戰術也由硬碰硬的猛打猛沖改變成了飄忽不定的游斗,如此一來,洪英可急了,更是加緊攻勢,一招接著一招連續不斷的搶攻,只想一劍把對方刺死,可是在他的快攻之下,未能傷到唐寅分毫不說,反而還使自身的靈氣流失的更快。
    二人你來我往又戰了二十多個回合,洪英的出招漸漸緩慢下來,就連兩把虛劍也沒有剛開始那么靈活,而唐寅依舊是一派氣定神閑,格擋和躲閃對方鋒芒的同時再抽冷子反擊一兩刀。
    感覺對方已快要接近油盡燈枯的程度,原本游斗的唐寅突然加力,鐮刀上下翻飛,一口氣向洪英猛攻十數刀。
    洪英嚇了一跳,在兩把虛劍的相助下,勉強把唐寅的快刀一一接了下來,可還未等他稍微緩口氣,唐寅的鐮刀又狠狠的向他頭頂劈來。
    見鐮刀來勢洶洶,并隱約有悶雷之聲,洪英未敢硬接,急忙側身閃躲。
    咔嚓!隨著一聲劇響,鐮刀未劈中洪英,卻將地面砍出一條大裂縫。洪英以為有機可乘,靈劍向外一揮,兩把虛劍急射出,分取唐寅的左右胸口。
    唐寅身子后仰,他雙腳站在地上,但上半身卻幾乎與地面平行,兩把虛劍掛著勁風從他眼前飛過。虛劍剛過,他立刻挺直身軀,唰唰唰,連掃三刀,分取洪英的上中下三路。洪英故作慌亂,先是低頭把上面的一刀躲開,然后又橫劍格擋,接下中路的一刀,而對腳下的一刀卻故意裝出閃躲不及的模樣,腳面被刀鋒狠狠劃過。
    他痛叫出聲,仰面而倒,唐寅順勢跨步上前,舉起鐮刀,準備力劈下去。
    洪英的目的就是引唐寅對自己下死手,暗中,他控兩把飛出去的虛劍反折回來,回刺唐寅的背后。
    哪知唐寅高舉的鐮刀并沒有劈向他,在兩把虛劍已近唐寅身的一瞬間,他猛然大喝一聲,轉扭回身,對準兩把虛劍,全力把鐮刀劈砍下去。
    唐寅使出全力的重刀聲勢駭人,耳輪中已聽不到任何的聲響,但卻能清晰的看到鐮刀在下落時引周圍空氣的陣陣波動,那自然而然散出來的靈壓在廟堂里形成一道旋風,并且象是有種吸力似的,將周圍的一切向鐮刀的刀鋒下吸引。
    耳輪中就聽咔嚓一聲震耳欲聾的劇響聲,兩把飛刺向唐寅的虛劍被鐮刀劈了個正著,再看兩把虛劍,片片破碎,化成兩團銀粉,由半空中飄落下來,最后散之于形。
    洪英做夢都想不到對方的修為竟然已高到可以砍碎自己兵之靈變的程度,一瞬間,他臉上的血色退去,變得慘白,躺在地上的身軀也隨之僵硬,看向唐寅的雙眼充滿了恐懼之色。
    其實唐寅的修為與洪英在伯仲之間,正常情況下不可能砍碎洪英的兵之靈變,關鍵是現在洪英靈氣消損嚴重,兵之靈變已到了強弩之末的程度,在這種情況下,兩把虛劍實在承受不住唐寅的全力重擊,才被他一刀劈碎。
    兵之靈變被對方劈碎,洪英這輩子還沒碰過這樣的事,此時別說傷敵,他連再戰下去的和勇氣都沒有了,愣了兩秒鐘,他突然怪叫一聲,從地上蹦了起來,二話沒說,轉身就跑。
    可現在他再想跑,哪里還來得及?
    唐寅一個晃身,直接閃到他的正前方,擋住洪英的去路,他似笑非笑地說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來,今晚,寧幫的人誰都不能走!”說話之間,他手中的鐮刀已橫揮出去。
    洪英暗叫不好,低頭閃躲,可還未直起身,唐寅下面的掃堂腿又到了。洪英腳上有傷,移動不便,來不及跳躍,只能抽身后退,可唐寅一個箭步便竄到他近前,兩人的距離之近,鼻尖和鼻尖都快觸碰到一起。
    “啊——”
    洪英驚叫,本能的向后仰身,同時抬手一劍,刺向面前的唐寅。他的劍才刺到一半,唐寅的腦袋猛的向前一頂,只聽啪的一聲,他的腦門正撞在洪英的面門上。后者感覺自己不象是被對方的腦袋撞倒,更象是一把巨錘砸在自己的臉上。
    他身子橫在空中,直挺挺的摔倒在地,面部的靈鎧被撞了個粉碎,滿臉是血,眼神渙散,四肢還在掙扎、支撐著,想從地上站起,但論他怎么用力,就是站不起來,支起的身軀最終力的重重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