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4

  張棟說著話,起身想走,唐寅說道:“既然來了,張門主又何必著急離開呢?來人,上酒菜!”
    能被君主親自款待,對于張棟這樣的游俠而言是莫大的榮耀,不過他心里也清楚,大王不會緣故的款待他,其中肯定另有隱情。【】[]
    時間不長,隨軍的侍女們魚貫而入,送上酒水和飯菜。唐寅沒有喝酒,讓侍女為他倒了一杯茶水,然后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而后說道:“張門主已大難臨頭,難道還不自知?”
    張棟和紀憐煙被他的話嚇了一跳。前者急忙坐正,問道:“請大王明示!”
    唐寅幽幽說道:“寧人游俠組成了四大幫派,分別是春風、夏雨、秋葉、冬霜,現已進入風地,秘密吞并和殲滅風國游俠幫派,其目的是要最終控制整個風國游俠界,你逍遙門便是他們要吞并和消滅的對象之一。現在,秋葉已滅了你們兩個堂口,日后,還會有更多的堂口遭殃,甚至你們的總堂也難以幸免。”
    張棟倒吸口涼氣,臉色也為之一變,他一直都想不清楚寧幫為何要與自己的逍遙門為敵,現在聽唐寅這么一說,他才弄明白,原來對方不止與他一家為敵,而是要與所有的風國幫派為敵。
    他愣了好一會才喃喃說道:“寧幫好大的野心啊!”
    唐寅一笑,心中暗諷道:實際上他們還有更大的野心呢!如果僅是想控制風國游俠界,那反而不值一了,甚至都不用自己來插手過問。他說道:“只秋葉一幫,你逍遙門尚且不敵,如果春風、夏雨、秋葉、冬霜這四大幫派合力攻擊你逍遙門,不知張門主將如何應對?”
    “這……”張棟臉色又是一變,眉頭皺的快要擰成個疙瘩。
    紀憐煙問道:“大王對此事了解的如此清楚,是不是想助我逍遙門一臂之力?”
    唐寅樂了,好個聰明的女人,果然配得上她那對充滿靈性的眼睛。他淡然說道:“寧人的春、夏、秋、冬四幫,集合了寧國游俠所有的精英,每一幫的實力都很強,每一幫的實力都要遠勝我大風任何一個游俠幫派,所以,你們想不被吞并、不被消滅,想要生存下去,只有一條路可走。”
    “怎么辦?”
    “聯合起來,聯手抵抗寧幫,這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既然寧人幫派能聯合一處,我大風的幫派為何不能呢?”唐寅含笑說道。
    張棟和紀憐煙眼睛頓是一亮,可很快,張棟的表情又黯淡下來,聯合一處,說來容易,實際做起來哪是那么容易的。游俠幫派,尤其是實力群的幫派,一個比一個傲慢,一個賽一個的跋扈,表面上互相之間客客氣氣,暗中誰都不服誰,很久以前就有人出過聯盟,選盟主,可選到最后,盟主沒選出來,倒是選出一場腥風血雨,死傷數,到現在,已沒人再聯盟之事,更人敢去掙當什么盟主了。
    “大王英明,大王之策,確實為抵制寧幫的良策,只是……只是實施起來,困難重重。”張棟面露難色地說道。
    “張門主此話怎講?”
    張棟把風國游俠界以前選盟主的事大致向唐寅講述了一番,最后說道:“我風國民風向來彪悍,我風國游俠向來是好勇斗狠之典范,選拔盟主,恐怕只會引來各幫派之間的仇殺,最后,選不出盟主不說,還會令各幫派斗的元氣大傷,反給寧幫可乘之機。”
    恩!唐寅暗道一聲不錯,逍遙門的門主不是有勇謀的莽夫。他心里更加認定張棟是風國游俠盟主的最佳人選。他點點頭,說道:“張門主所言及是,顧慮的也很周全,但是,若由本王親自出面,那選拔盟主一事,會不會變的簡單很多呢?”
    張棟暗吃一驚,大王竟然要插手選拔盟主之事,這太出人意料了。當時游俠在列國中普遍存在,各國的朝廷雖未明確表示取締游俠幫派,但也都沒承認過游俠幫派為合法,朝廷對游俠的態度基本保持漠視,只要游俠不折騰的太過分,朝廷不會加以圍剿。現在唐寅突然要插手游俠的事,張棟自然很吃驚。
    他沉默了半晌,方小心翼翼地問道:“不知……大王欲選何人為我風國游俠的盟主?”
    唐寅沒有馬上表態,反問張棟道:“張門主可有合適的人選?”
    此時張棟心跳的厲害,沒有誰是不喜歡權利的,若真有這樣的人,也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以飛天成神了,身為游俠,也沒有誰是不想做盟主,不想號令群雄的,張棟自然也不例外。但在唐寅面前他又哪好意思推舉自己,琢磨了片刻,說道:“圣堂堂主韋笑笑、修羅門門主侯歌、匯堂堂主周寬,皆可為盟主人選。”
    他說的這三個幫派,都是風國屈一指的大幫派,不過唐寅卻是一個都未聽說過,更不了解韋笑笑、侯歌、周寬是何許人也。他眨眨眼睛,笑呵呵道:“張門主似乎還少說了一個人。”
    “誰?”
    “就是你啊!”唐寅笑指張棟。
    張棟身子一震,急忙站起身形,繞過桌案,跪地叩,腦門貼著地面,久久未敢抬起,顫聲說道:“大王折殺小人,小人萬萬做不了盟主。”
    他嘴上這么說,心已跳的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此時他如果不是腦袋低垂,周圍的人定會現他的臉色變換個不停,眼珠子也在骨碌碌的亂轉。
    唐寅猜的沒錯,張棟確實不是莽夫,剛好相反,這是一個老奸巨滑,比狐貍還精的老江湖,他跪地叩,一副唯唯的樣子,實際上是在掩飾自己的激動,同時調整心緒,仔細琢磨唐寅的意圖。
    大王不讓他離開,非要留下他款待,又特意起選拔盟主之事,把事情從頭到尾想一遍,張棟將唐寅的意圖差不多猜出了大概,估計大王是有讓自己做盟主的打算。想到這一點,他心跳的更快了。
    他電}腦]訪問]o~。心里明鏡似的,欲爭取到大王的支持,自己必須得聽話,至少得讓大王覺得自己容易受其控制,同時又不能顯得太笨拙太主見,輕重需拿捏的恰倒好處。
    看著跪在自己面前,身子微微顫抖的張棟,唐寅面露笑意,他緩緩站起身,走到張棟面前,伸手把他拉了起來,說道:“你推薦的那三人,本王都不了解,也未見過,不知為人如何,不過,本王倒是覺得張門主甚佳,不知張門主對盟主之位,有興趣?”
    有!這個張棟差點脫口喊出來。他垂下頭,即未說有,也未說沒有,而是低聲說道:“圣堂、修羅門、匯堂實力皆勝過我逍遙門,大王推選小人為盟主,此三幫不會服,其他的幫派也不會服。”
    “哈哈——”唐寅背著手,仰面大笑,傲然說道:“怕什么?有本王扶持你,誰敢不服?何況,只要本王一句話,你逍遙門的實力可以瞬間升數倍,成為所有幫派中的最強。你只需回答本王,想不想做盟主。”
    剛被唐寅拉起來的張棟又再次跪倒在地,叩在地,聲音顫抖的說道:“大王為君,小人為臣,大王的話,小人只會聽命,不會不從。”
    他這話很有技巧,即說明了自己可以做盟主,又把自己對唐寅的忠心說的淋漓盡致。
    張棟很聰明,他抓住了一個重點,那就是唐寅要選出來的盟主,肯定是個對他比忠誠之人,他投其所好,在唐寅面前,什么門主的尊嚴,統統拋到了腦后,卑躬屈膝,唯命是從。此時紀憐煙看他都感覺象是在看一個陌生人,法相信這就是自己最熟悉的那個男人。
    果然,張棟的態度令唐寅大為喜悅,低頭看了看跪在自己腳前的張棟,轉身回到座位,說道:“本王會助你成為盟主,你的任務目前只有一個,聯合所有風人幫派,聯手抗擊寧幫。只要確保我風人幫派不被寧幫所吞,你這個盟主不僅可以一直做下去,而且本王還會重重有賞。”
    “小人多謝大王!”張棟本就跪在地上沒有起來,現在正好,直接叩謝恩。
    這時候,紀憐煙再忍不住了,大步沖到張棟面前,用力的想把他拉起來,同時急聲說道:“棟哥,曾經有多少人圖謀盟主之位,結果最后都落得死葬身之地,你千萬不能糊涂啊……”
    張棟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先是看眼唐寅,然后轉過頭狠狠瞪了紀憐煙一眼,低聲呵斥道:“在大王面前休要胡言亂語!”
    紀憐煙急道:“棟哥已是一門之主,麾下幫眾何止千,為何還要貪戀盟主之位,引來殺人之禍……”
    她話還未說完,張棟已氣的牙根直癢癢,偷眼觀瞧唐寅,現大王正挑著眉毛看著自己和紀憐煙,他咬了咬牙關,猛的揮手,一記耳光拍在紀憐煙的面頰上,大聲喝道:“大王有托,我等身為風民,豈能不從?何況現在寧幫居心叵測,圖謀不軌,我風人幫派危在旦夕,此時此刻,我又豈能計較個人之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