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25

  第二十五章
    張棟一番慷慨陳詞說的可謂是正氣凜然,紀憐煙捂著面頰,看著他的眼神除了難以置信還是難以置信。【】[]/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看著他二人,唐寅已然猜測到兩人的關系非同尋常,即便不是夫妻,也是情侶。在當時老夫少妻的情況并不新鮮,唐寅更不會覺得奇怪,他的目光在張棟和紀憐煙身上掃來掃去,臉上的笑容漸漸加深,說道:“張門主忠心可嘉,不愧是我大風的志士。”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本王身邊正缺侍女,紀堂主即聰慧,又相貌秀麗,張門主,不知你肯不肯割愛,讓紀堂主留在本王身邊服侍本王?”
    唐寅雖非正人君子,但也不是見到美色就動心的徒登子,他這么說,主要還是在試探張棟,如果他連自己的女人都肯割舍給自己,那對自己的忠誠便沒有問題了。
    不過張棟和紀憐煙并不知道唐寅是試探之意,聽聞此話,二人的臉色同是一變,即便那么老奸巨滑的張棟也沒想到唐寅竟然會出這樣的要求。他愣在原地,久久未語。紀憐煙的呼吸則更加急促,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張棟,眼神中即有急切,又有期盼,當然,她的期盼不是張棟應允唐寅,而是直截了當的拒絕。
    不知過了多久,對于張、紀二人仿佛有一個世紀那么長,張棟緩緩開口,嗓音略帶沙啞地說道:“大王和小人之間確實需要有個人來做聯系,大王早已見過紀堂主,又希望紀堂主能留在身邊,那……當然是再適合不過了。”說著話,他轉頭對上紀憐煙的目光,嘴角抽*動,硬是擠出一絲笑容,說道:“紀堂主,以后你就留在大王身邊,好好服侍大王。”
    嗡!這句話,如同一記重錘,砸的紀憐煙腦袋陣陣轟鳴,她做夢都想不到,平日里自己崇拜、敬仰又愛慕的男人,對自己滿口山盟海誓、甜言蜜語的男人,竟然會把自己拱手讓于另一個男人。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她嘴唇張啟,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周圍的事物似乎都活了過來,在自己的眼前轉來轉去。
    張棟能如此回答,即便是唐寅也很意外。在心滿意足的同時,他也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太低估了這位逍遙門的門主,張棟的城府是不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深得多?
    經過短暫的沉默,唐寅率先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張門主,本王只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君子不奪人所愛,紀堂主是你的屬下,又是你的得力助手,本王怎會讓你為難呢?”
    啊!張棟如釋重負的在心里長松口氣,原來大王只是在試探自己,還好還好,自己表現的還算得體,沒有太小家子氣。他急忙拱手叩,振聲說道:“大王之圣明,小人佩服至極,自愧弗如。”
    唐寅又是一陣大笑。可正在這時,紀憐煙突然開口說道:“張門主說的沒錯,大王和張門主之間確實需要有個人做聯絡,民女愿留在大王身邊,為大王效命!”
    哦?唐寅挑了挑劍眉,莫名其妙地看著紀憐煙。張棟則顯得臉色難看,側目睨著紀憐煙,低聲訓斥道:“紀堂主休要在大王面前胡言亂語。”
    “民女絕非胡言亂語,民女確實想留在大王身邊,不知大王可愿接受?或者說,大王敢不敢接受?”紀憐煙說話時面表情,但眼神里卻充滿挑釁,即是對張棟挑釁,也是對唐寅的挑釁。
    她這么說,反而讓唐寅不知該如何接話了,若是同意,他確確實實沒有留下紀憐煙的打算,而若是不同意,豈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說自己不敢,太有損大王的威嚴了嗎?
    正當唐寅感覺為難之時,張棟狠狠抓住紀憐煙的手腕,眼中的柔光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陰冷與兇狠,他一一頓地說道:“紀堂主可知道自己現在在說什么?”
    紀憐煙性子沖動又剛烈,現在她心里對張棟除了恨就是氣,氣他骨頭軟,為了功名利祿,可以不顧廉恥,為了討好君主,可以把自己的女人推出去,這對紀憐煙而言是莫大的羞辱,也失望透頂,現在她只想把同樣的羞辱推回給張棟,讓他也知道被人拋棄的滋味。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么,也很清楚自己心里做出的是個什么樣的決定,張、門、主!”紀憐煙毫畏懼地對上張棟的目光,一一頓地說道,還特別加重了‘張門主’這三個,顯然是要和他劃清界線。
    張棟凝視紀憐煙良久,半晌之后,他狠狠甩開紀憐煙的手腕,冷冷說道:“52o小說著話,他又必恭必敬地向唐寅拱手說道:“大王,既然紀堂主主意已決,就請大王收下紀堂主吧!”
    唐寅被這兩人鬧的有些哭笑不得,想要拒絕,可再瞧瞧他二人訣絕的表情,暗暗搖頭,話再說回來,有紀憐煙在自己身邊,也確實便于他和張棟之間的聯系。略微沉吟了片刻,唐寅點頭應道:“好吧,紀堂主就留在本王身邊,做一女官。”
    “民女多謝大王!”還未等張棟說什么,紀憐煙似乎已迫不及待的向唐寅謝恩了。
    因為紀憐煙這件事,接下來張棟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可是很快他又恢復了正常,除掉心里的羞辱感和失落感不,紀憐煙能留在唐寅身邊,對他也是很有利的,畢竟可以讓他在唐寅身邊多一顆棋子。
    只要有權勢和地位,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并不差紀憐煙這一個。張棟心中冷笑。
    唐寅把扶植張棟的事主要交給暗箭去辦,他相信,有暗箭相助,沒有哪個幫派敢反對張棟擔任盟主,只是,事情并沒有象他想象中進展的那么順利,當然,這是后話。
    來見唐寅時,張棟和紀憐煙是一起來的,等要離開時,卻只剩下張棟一人離去。
    臨走之前,張棟特意把紀憐煙叫到外面,走到一個人的僻靜處,他放柔語氣,向紀憐煙解釋,自己剛才之所以同意大王是要求,是已經看出大王的試探之意,故未拒絕,只是沒想到她竟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看著在自己面前口若懸河、急于解釋清楚的張棟,紀憐煙突然有種想要笑之感,什么話都未說,站在那里,只是默默的聽著。
    以為她有被自己的話打動,張棟親密的伸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可立刻又意識到這樣的舉動不妥,紀憐煙現在已是大王身邊的女官,自己再做出親密動作,一旦被人現,可吃不了兜著走。
    他忙又把手收了回去,繼續在紀憐煙面前揀好聽的話說,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希望紀憐煙能繼續傾心于自己,留在大王身邊時,可以隨時隨地的傳回一些對自己有用的信息,如果可能,最好再在大王面前為自己多多美言。
    對張棟沒有了盲目的愛慕和崇拜,再看他,紀憐煙只覺得這是個典型的自私自利的偽君子,兩面三刀的真小人,自己以前怎么就沒看出來,還傾心于他?
    唐寅想扶植逍遙門,推張棟為風國游俠幫派的盟主,集中力量,對付逆風流的入侵,結果事情辦的八還沒一撇,倒是讓自己身邊多出一個女官,逍遙門的堂主,紀憐煙。
    這趟貝薩迎親之行,對唐寅而言并不是毫意義,至少他辦了兩件重要的事,一是收服洪英,讓他在逆風流內多了一個重要的內應,其二,是扶植張棟,開辟出風地游俠幫派的聯盟之路。
    事后,他親自給程錦、樂天、艾嘉三人寫了一封密信,令程錦與張棟取得聯系,傾暗箭之力,助他成為游俠盟主,給樂天和艾嘉的命令則是聯絡洪英,通過洪英,盡可能多的收集逆風流的情報。
    處理完種種瑣事,唐寅這才傳令下去,迎親隊伍起程,繼續去往貝薩。
    白天話,當晚。
    唐寅和盧奢、江凡等人略微談了下接下來的行程,而后,有天眼的探子進來稟報,己方隊伍離開山下營地不久,有數名修靈者悄然而至,將己方前先埋葬的那余名奴隸的尸體扒出來檢驗。
    聽完此事,唐寅慧心而笑,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逆風流是真的不放心,特意來查驗洪英的突圍是真是假。唐寅很慶幸,風國的奴隸和貝薩不一樣,后者的奴隸身上都烙有奴隸標記,而風國的奴隸身上則沒有,不管怎么查驗,也看不出問題。
    “你們沒有打草驚蛇吧?”
    “沒有,我等都躲在遠處,也藏的很隱蔽。”
    “恩!”唐寅點點頭,說道:“下去吧,繼續留意我軍營附近有可疑之人。”
    “是!大王!”天眼人員領命而去。
    等帳內眾人都離開,唐寅也站起身形,伸個懶腰,回自己的寢帳去休息。
    唐寅剛進入寢帳,立刻意識到寢帳里還有其他人,他反應極快,手下意識地放到背后的雙刀上。他定睛細看,背于身后的手又放了下去,原來此時呆在他寢帳里的不是旁人,正是剛剛做他女官的紀憐煙。
    他上下打量了紀憐煙幾眼,現在她已換下素衣,穿上侍女的服飾,一身粉白,輕縷如霧,薄紗如煙,臉上雖依舊沒有涂抹胭脂,但看上去仍比以前嫵媚動人許多。唐寅好奇地問道:“你怎么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