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26

  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清風手打shouda8}第二十六章
    唐寅的問話把紀憐煙問愣住了,她疑道:“我是大王的侍女,不需要服侍大王休息嗎?”
    身為一國之君,服侍唐寅的人有很多,但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在睡覺休息的時候要人服侍的習慣,剛好相反,他在休息的時候,最討厭的就是身邊有人,尤其是不熟悉的人
    聽聞她的反問,唐寅笑了,不過笑的很邪氣,他走近紀憐煙,先是了她身上的薄紗,又夾起一縷她的秀,笑問道:“你想怎么服侍本王?”
    紀憐煙并不是個未經人事的少女,當然能聽出唐寅話中的另層含義,她玉面一紅,人也下意識地倒退一步,拉開自己和唐寅之間的距離,垂下頭,沒有接話,也不知該如何接話
    “看來,其他的侍女并沒有告訴過你,本王在休息的時候不需要有人來服侍,另外,未經本王允許的情況下,任何人也不得進入本王的寢帳”
    唐寅說話的語氣輕柔,但紀憐煙嚇的一激靈,急忙跪地,說道:“婢女不知,請大王恕罪”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出去”唐寅繞過紀憐煙,走到床鋪前,慢悠悠坐下
    看得出來,唐寅不是故做姿態,確實沒有留下自己的意思,紀憐煙臉上閃過一抹茫然,難道真象他說的那樣,留下自己,只是為試探張棟,對自己并非分之想?紀憐煙的心里即高興,又有些失望,也說不清是個什么滋味
    翌日,隊伍繼續起程北上途中,因為有了紀憐煙的存在,唐寅不再那么聊晚上唐寅對她的態度非常冷淡,但在白天卻很熱絡,讓她坐進自己的馬車里,聽她講述關于游俠門派的事
    風國現在的氣候一天比一天暖和,但出了風國,進入貝薩境內,氣溫又開始下降,穿棉衣熱,穿單衣還冷,人們都感覺很不適應
    貝薩方面負責迎接唐寅的是布蘭卡·波斯,這也是唐寅的老熟人了當初唐寅起兵之時,貝薩有增援他三萬重裝騎兵,名義上統帥這些騎兵的是貝薩公主肖娜,而實際指揮騎兵的人正是布蘭卡·波斯,波斯家族也是貝薩的傳統貴族
    布蘭卡·波斯統帥一萬騎兵在兩國邊境等候,見到唐寅之后,布蘭卡·波斯先是施貝薩的君臣之禮,然后再熱情以擁抱之禮表達自己的喜悅和興奮唐寅和他可是在一起并肩作戰過,共同打過寧軍,也打過鐘天的軍隊
    看到是布蘭卡·波斯迎接自己,唐寅也十分高興,由于專門學過貝薩語,唐寅和布蘭卡·波斯交談時需翻譯,能直接交流接下來,唐寅沒再乘坐馬車,騎著馬,與布蘭卡·波斯并肩而行,邊走邊聊
    許久未來過貝薩,他急需要了解貝薩目前的狀況,畢竟不是所有的貝薩人都對他友好的,貝薩國王的親弟弟桑切斯·馮·普洛斯公爵就對他充滿敵意
    聽唐寅問貝薩目前的情況,布蘭卡·波斯幽幽嘆口氣,說道:“國王陛下雖然已經同意風王殿下和公主殿下的婚事,但風王殿下若想娶走公主,恐怕也不容易”
    唐寅臉上不動聲色,暗中卻在皺眉,他疑問道:“波斯將軍,此話怎講?”
    “公爵大人并不贊成這門婚事,另外,杜基的王子帕維爾·艾倫瑞奇現在就在貝薩城,而公爵大人是一直在極力促成公主和杜基王子的婚事”
    自己和肖娜之間的事,怎么扯出這么多不相干的人?唐寅問道:“那公主自己的意思呢?”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杜基王子在貝薩城的這段期間,公主和他的關系一直……一直都是很親密的”說到此事,布蘭卡·波斯有些吞吞吐吐,畢竟現在肖娜已經是唐寅的未婚妻了
    唐寅挑起眉毛,笑問道:“親密到什么程度?”
    如果他未來貝薩,肖娜和帕維爾·艾倫瑞奇真是互相傾心,他可能會放棄這門婚事,成全他倆但現在他已親自來了貝薩,他對肖娜就是勢在必得,即便得不到她的心,只得到她的人,他也得把她帶回風國,不然他這趟貝薩之行就成了白白浪費時間的用功,他也會淪為人家的笑柄,風國的顏面是蕩然存
    他直截了當的問令布蘭卡·波斯有些尷尬,后者摘下頭盔,撓了撓頭,說道:“具體的情況,我是不清楚的,不過,經常能看到公主殿下和杜基王子參加一些宴會,也有傳聞說,杜基王子曾在公主那里過夜,還有傳聞說……”
    “好了”唐寅擺算他的話,說道:“波斯將軍,能不能說些不是傳言的消息?”
    布蘭卡·波斯老臉一紅,干笑著聳肩攤手,說道:“那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唐寅奈地翻了翻白眼,說道:“我和肖娜是婚事,是克尼斯國王應允的,即便桑切斯公爵反對,即便肖娜和帕維爾的關系非比尋常,這些也改變不了什么,不是嗎?”
    布蘭卡·波斯表情黯淡下來,說道:“以前或許是,現在或者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哦?”
    “國王陛下的身體每況愈下,桑切斯公爵已漸漸掌控大權,現在王廷里的許多大臣都被桑切斯公爵收買,貝薩目前的局勢并沒有你想象中那么樂觀啊”布蘭卡撇著大嘴說道
    唐寅問道:“軍隊呢?貝薩軍隊的控制權在誰的手上?”
    布蘭卡面色一正,說道:“將軍們還是忠于國王陛下的”
    唐寅點點頭,只要還控制著軍隊,那便說明克尼斯的王權還牢牢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上他疑道:“上次我與克尼斯國王相見之時,克尼斯國王的身體還很好,怎么會每況愈下呢?”
    布蘭卡說道:“國王陛下的身體本來是一直很健康,患病也是近期的事”說著話,他怪異地看眼唐寅,繼續道:“自從國王陛下接到風王殿下的親信,身體就開始漸漸不適,重病纏身”
    唐寅再次翻了翻白眼,質問道:“難道克尼斯國王身體不佳還和我的信有關系?”
    布蘭卡連連擺手,急忙撇清關系,說道:“湊巧湊巧,我當然認為那只是湊巧而已”布蘭卡·波斯已四十多歲,比唐寅年長許多,但他身上流露出濃濃的貝薩人的特征,熱情、粗野、爽直又樂天,象是個老小孩
    通過與布蘭卡·波斯的交談,唐寅多少了解了一些貝薩目前的情況,他也預感到了,自己這次的迎親之旅恐怕不會很順利
    數日后,唐寅抵達貝薩的國都,貝薩城
    這座坐落于草原上的大城池依然壯觀雄偉,遠在數里之外就能看到城池的輪廓再次來到貝薩城,唐寅心里感慨萬千,直至現在他都清晰的記得自己第一次進入貝薩城是率領數千騎兵硬殺進去的,那時候貝薩人還給自己起了個綽號,黑色的惡魔
    現在自己再次來到貝薩城,已不是來打仗的,而是來接親的,世事就是這般的變化常
    咚——轟——一聲悶雷般的轟響聲把正琢磨得愣神的唐寅驚醒,他下意識地勒住戰馬,舉目向前觀望
    咚——轟——又是一聲劇響由貝薩城的方向傳來
    見唐寅停馬不走了,布蘭卡湊過來解釋道:“那是迎接風王殿下的禮炮”
    禮炮?唐寅轉頭看了一眼布蘭卡,既然有禮炮,那么一定有火藥,看不出來,一直被昊天帝國稱之為蠻邦的貝薩竟然也能制造出火藥了他暗暗搖頭,意地脫口說道:“從哪弄來的禮炮?”
    “亞”布蘭卡神秘兮兮地說道:“國王陛下曾從亞商人那里買過二十門禮炮,平時都藏于王宮里當寶貝,從未用過,這次風王殿下前來,國王陛下可是把壓箱底的寶貝都拿出來歡迎你了”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那我真應該好好感謝克尼斯國王”嘴上這么說,他心里卻在琢磨,原來是亞的禮炮,人人都說亞科技先進,果然不假,只可惜他們不懂得應用,如果把禮炮改裝成火炮,何必還用向風國請援,協助亞共抗杜基軍?
    再向前走出不遠,只見貝薩城的城門前人山人海,好不熱鬧
    兩側的人群都是貝薩姓,有衣著光鮮的富人,也有布衣粗褲的窮人,人們伸長脖子,都在爭先恐后的向自己這邊張望人群的中央,則是密壓壓的貝薩軍隊,一各個頭頂重盔、身披重甲的貝薩侍衛排列整齊,攔堵住兩側的姓再向侍衛的中間看,則是貝薩的貴族們,有些是穿著盔甲的將領,有些是身著華麗服飾的大臣,但不管是將領還是大臣,皆挺直腰板,高昂的頭,威風八面,不可一世,態度傲慢
    在權貴的正前方,停有一輛做工精美、鑲金鍍銀的馬車,馬車里半坐半臥著一人,這位正是貝薩的國王,克尼斯·馮·普洛斯
    如果不是他的派頭太大,唐寅幾乎都認不出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