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8

  唐寅沒理會肖娜的拒絕,直接把她抱到自己的馬上,這突然的舉動讓肖娜驚呼出聲,也引來周圍人群的一片吸氣聲,尤其是近在咫尺的帕維爾,他依舊抓著肖娜的手腕,只是臉色已難看到了極點。【】[]
    癱軟在馬車里的克尼斯此時亦睜開眼睛,看著強行把肖娜擁入懷的唐寅,老頭子的臉上露出一絲似有似的笑意。
    “風王怎能對公主殿下禮?”帕維爾幾乎是咬牙切齒地瞪著唐寅。
    他和唐寅有見過面,那時候是在杜基,兩國達成秘盟。本來帕維爾對唐寅的印象很好,并有心與之深交,不過他對唐寅的好感在得知唐寅欲娶肖娜之后便蕩然存,尤其是克尼斯還同意了這門婚事,這讓帕維爾對唐寅又恨又心生妒忌。
    安坐在馬上的唐寅瞧瞧帕維爾,再看看不停掙扎的肖娜,他哼笑一聲,瞇縫著眼睛說道:“禮的應該是你吧!別忘了,公主殿下是我的未婚妻,你該放手了。”他一語雙關,一是讓帕維爾別著死抓著肖娜的腕子不松手,二也是在警告他以后別再糾纏肖娜。
    在帕維爾小的時候,就已立志要娶肖娜為妻,一直以來,他對肖娜也抱著勢在必得的心態,甚至早就把她看成了自己的妻子,現在另一個男人要把肖娜奪走,他哪肯放手?他把肖娜的手腕扣得更牢更緊,堅定地說道:“我是不會放手的。”
    聽聞這話,唐寅的雙眼突然射出攝人魂魄的精光,尤其是他那對漆黑的眼眸,瞬間蒙起一層駭人的綠光,似惡魔,又似的厲鬼。他目光如刀,刺在帕維爾的臉上,聲音也冰冷到了極點,一一頓地說道:“本王令你放手!”
    莫非斯聯邦的人有許多都是眼眸為綠色,但眼能射出綠光的還沒有,帕維爾被唐寅眼乍現的綠光嚇到了,他身子猛的一震,象見鬼又似觸電,急急松開肖娜手腕的同時,人也本能反應的連退三步。
    看他放開了肖娜,人也退了出去,唐寅眼駭人的綠光這才消失。說來慢,實則極快,綠光在他眼只是一閃即逝,別說被攬在他懷正劇烈掙扎的肖娜沒看到,即便是周圍的人群也沒太看清楚,即便有人看到也只當自己是眼花了。
    嚇退帕維爾,唐寅低頭,在肖娜耳邊低聲說道:“別再動了,眾目睽睽之下,要注意自己的公主形象!”
    一句話,立刻讓肖娜掙扎的身子僵硬住,她抬頭向四周看看,好嘛,不管是近處的貴族、侍衛還是遠處的姓,人們都在大眼瞪小眼地向自己這邊望過來。瞬間,肖娜白皙的臉頰連同脖子變得通紅。
    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她嬌咤一聲,作勢要回手拔劍,唐寅的聲音再次在她腦后響起:“第一天見到未婚夫就刀劍相向,公主顏面何在?國王陛下顏面又何在?”
    肖娜的手已握到劍柄上,卻因為唐寅的話遲遲沒有拔出來,很快,她的肩膀垮了下去,人也不再掙扎,搭拉著腦袋,有氣力地坐在唐寅的馬上。
    “嗚——嗚——”
    布萊恩等青年貴族們最先從震驚清醒過來,他們一各個面露興奮之色,不約而同的出嗚嗚聲,那是貝薩軍隊在作戰勝利后特有的歡呼聲,緊接著,聚集在道路兩邊的姓們也出歡呼聲和掌聲,聲音越來越大,持續不斷。
    在貝薩人眼,他們并不覺得唐寅的舉動是失禮的行為,反倒覺得他有勇氣,有魄力,是配得上他們公主的人。唐寅對貝薩人的認識沒有錯,貝薩人向來唾棄弱者,崇拜強者,至于善惡,則分的不是那么清楚。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貝薩的青年貴族們喜歡唐寅,姓們也開始接受唐寅,歡呼聲越來越大,唐寅的心里也難免生出洋洋自得之意。他垂下頭,說道:“看吧,你們的人民都很贊成我們的婚事呢。”
    肖娜沒有回頭看唐寅,卻已翻起白眼,冷冷說道:“你得意什么?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為什么?”
    “你未遵守承!”
    “哦?”
    “你說過成為風王要來看我……”
    果然是為此事再生氣。唐寅暗嘆口氣,厚著臉皮說道:“我這不是來了嗎?”
    “你……”肖娜閉上嘴巴,不再說話。本來她是打定了主意,一句話都不和唐寅說的,但唐寅偏偏有能讓她破功的魔力。此時肖娜開始唾棄起自己來,覺得自己太沒用,原本那么‘討厭’他的,可是現在坐在他壞,依然有怦然心動之感。
    唐寅與肖娜同乘一騎,在街道兩旁如雷的歡呼聲大搖大擺的進入貝薩城。
    隨著唐寅的入城,數的玫瑰花花瓣從天而降,那漫天飛舞的鮮紅花瓣,仿佛讓貝薩城下起了紅雨,壯觀又絢麗。此等場面,一般只有出征的大軍凱旋而歸時才能見到,即便是渾身別扭、表情不自然的肖娜也不知不覺地看得入神。
    貝薩給予唐寅的禮遇是空前的,當然,這也是克尼斯的意思。
    與唐寅同來的軍隊被安置在貝薩軍的軍營,隨行的仆從、侍女們則被安頓在城內的王廷行館,唐寅在江凡、盧奢、上官兄弟、阿三阿四等人的陪同下,穿過貝薩的主街,直接來到王宮。
    在王宮的大門前,唐寅先飄身下馬,接著又很有紳士風度的把肖娜扶下馬匹。總算獲得了自由,肖娜連謝也未說,只是重重哼了一聲,快步走進王宮內。
    唐寅也不介意,笑瞇瞇地站在王宮的門口,等克尼斯在仆從的攙扶下走出馬車,他這才和克尼斯并肩走進王宮。
    因為身體患有重病的關系,克尼斯直接回到自己的寢宮,不過他有邀唐寅同往。唐寅法拒絕,只好跟著克尼斯去往他的寢宮。
    國王寢宮,大臣們法進去,全部被侍衛攔在外面,即便是桑切斯也不例外,本來他還想跟進去聽聽克尼斯要和唐寅談些什么,但侍衛們死活不放行,他耐著性子在外面等了一會,見唐寅遲遲沒有出來,便轉身離去了。
    桑切斯一走,大臣們也散的七七八八,最后只剩下江凡等人和布萊恩這些青年貴族們。
    江凡、盧奢都是第一次到貝薩,以前他們以為貝薩是蠻邦,即便有城池,也是破舊不堪,十分落后,現在身臨其境,現自己大錯特錯,除了建筑的風格與風國大不相同外,其規模的宏偉和壯觀程度絲毫不輸給風國。
    尤其是貝薩的王宮,這就是一座建造于城池之的城堡,通體的象牙白色,仿佛玉砌的一般,內部金碧輝煌,鑲金嵌銀,奢華的程度出想象,身在其,仿似仙境。
    江凡和盧奢在四處打量,布萊恩等人則在打量他們,最后還是布萊恩主動上前打招呼。
    通過翻譯,江凡、盧奢和布萊恩這些貝薩的青年貴族們互抱姓名,又客套了幾句,然后就沒詞了。就連那么熱情又外向的布萊恩也不知道和他們聊些什么好,心默默嘀咕:真是一群聊的人!
    如果此時唐寅能聽到他的心聲,絕對會舉雙手表示贊同。
    克尼斯的寢宮內。
    唐寅第一次見到克尼斯的夫人,也就是貝薩的王后,阿什麗·波曼。她保養的極佳,看上去只有四十出頭的年歲,阿什麗是肖娜的母親,見到了她,唐寅感嘆,肖娜繼承了母親許多的優點,金黃色的頭,雪白的肌膚,如綠寶石一般的眼睛,只可惜,她沒有繼承到王后身上那股雍容高貴、落落大方的氣質。
    如果單純以男人欣賞女人的角度來說,唐寅更喜歡阿什麗·波曼這樣的女人。
    克尼斯進入寢居,阿什麗攙扶他躺到床上,而后她又令一旁的侍女倒茶,招呼唐寅。
    貝薩的茶和風國的茶不同,風茶口味略苦,細細品嘗有清香芬芳之感,而貝薩的茶很甜,即便讓第一次喝茶的人也不會有不適之感,從這一點也可看出兩國化的不同,貝薩直接,風國則含蓄內斂。
    阿什麗的話并不多,但每句話都很得體,即不會讓人覺得冷漠,又不會讓人覺得太親近,唐寅心里琢磨,這應該就是母儀天下的氣質吧。
    在唐寅喝茶的同時,阿什麗也在仔細打量他,通過她笑盈盈的表情,想來也是對這個未來的女婿很滿意。
    注意到阿什麗在看自己,唐寅不慌不忙的放下銀質的茶杯,抬起頭來,沖著阿什麗咧嘴一笑。
    他對阿什麗的印象很好,甚至覺得十分親近,笑起來也非常真誠。當唐寅真誠而笑的時候很是迷人,笑意先是出現在眼,而后象水暈一般慢慢擴散到整張臉上,燦爛又真誠,讓人覺得如沐浴春風,再配上他俊美的五官,即便是阿什麗也忍不住有些許的愣神。
    這時候,躺在床上的克尼斯慢慢坐起,輕咳了一聲,突然開口問道:“風王殿下,你向貝薩親的真實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