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9

  \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第二十九章
    聽聞克尼斯的問,唐寅先是一愣,而后含笑說道:“一是我喜歡肖娜公主,其二,也是使兩國聯姻之后關系變的加緊密”
    克尼斯點點頭,又道:“有這方面的原因,不過,這些恐怕都不是最根本的?”
    呦?唐寅舉目看著克尼斯,后者雖然還是滿面病態,臉色蒼白的嚇人,但精氣神卻足了很多,眼中也流露出晶亮的光芒,看其神態,和剛才病怏怏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難道,克尼斯是在裝病?唐寅心生疑惑,如果說克尼斯是裝病,那他為什么要這么做?不會和自己的迎親有關系?
    那么聰明的唐寅也被克尼斯突然的變化搞的滿腦子的問號
    見唐寅久久未語,克尼斯一笑,又道:“據我所知,風國的軍隊有整整一個軍團都駐扎在潼門,這很奇怪啊”
    唐寅苦笑,貝薩的消息還真夠靈通的,不過也正常,畢竟風國現在遍地都有貝薩的商人,其中難免會有貝薩的探子,看到三水軍駐扎在潼門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
    潼門位于風地與寧地之間,對于現在的風國而言,潼門已屬于內6關卡,好端端的,把一個軍團調派到潼門,確實會讓人感覺意外唐寅垂下頭,腦筋飛的轉動,琢磨克尼斯這么問的意圖
    想了片刻,唐寅把心一橫,干脆也不繞彎子了,他收斂笑容,瞇縫起雙目,一一頓地說道:“我打算出兵亞”
    克尼斯似乎早料到唐寅會有這樣的回答,毫不覺得意外,他問道:“風王是想和杜基聯手滅亞,然后再分一勺羹?”
    唐寅嘴角挑了挑,說道:“正好相反,我是要助亞抗擊杜基軍”
    他這句話如此直截了當地說出來也是十分冒險的,要知道貝薩可是杜基的盟邦,兩國同屬于莫非斯聯邦,在克尼斯面前坦言要與杜基作戰,這許多很大的膽量
    王后阿什麗·波曼雖然不理國家政務,但聽完唐寅的話,身子也是一震,手中杯子里的茶水也濺出少許
    克尼斯深邃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唐寅,久久未語,房內的氣氛似乎也一下子凝固起來,壓抑的可怕足足過了半分鐘的時間,克尼斯突然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說道:“這才是風王迎娶公主的真正目的”
    見老國王笑了,唐寅起來的心稍微落了落,他滿面平靜地說道:“國王陛下此話怎講?”
    克尼斯說道:“你欲出兵亞,與杜基作戰,又怕我貝薩會援助杜基,甚至直接出兵你風國,所以你想通過聯姻的手段把貝薩捆在你風國那一邊,即便不能幫著你一起打杜基,也不至于反過來與你風國為敵風王,我說的對?”
    這個老頭子哪象病危的樣子?現在唐寅可以分的肯定,克尼斯是在裝病,蒼白的臉色估計也是涂抹的脂粉,不過他還是想不明白克尼斯裝病的原因既然自己的目的已被對方看透,唐寅干脆打開天說亮話,他道:“我有信心,我軍進入亞可大敗杜基軍,而杜基為了進攻亞,早已傾盡全國之力,只要它在亞戰敗,國力大損,元氣大傷,如果貝薩站在我風國這一邊,便可趁機出兵杜基,將其吞并,易如反掌”
    唐寅侃侃而談,克尼斯聽的認真,而在場的阿什麗以及仆從們卻冷汗直流在他們看來,唐寅簡直是瘋了,不僅自己要和杜基開戰,還要拉著貝薩出兵盟國,這怎么可能呢?
    可出乎眾人意料的是,唐寅說完之后,克尼斯卻在大點其頭,喃喃說道:“如果杜基真在亞戰敗,這確實是個難得的機會”
    “陛下”阿什麗金黃色的秀眉皺了起來,起身走到克尼斯的身邊,緊張地握住了他的手她并沒有多說什么,但她顫抖的雙手已流露出她對于此事的擔憂克尼斯明白她的心思,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必擔心
    他對唐寅笑道:“很高興風王還象以前一樣,爽直又胸懷大志”頓了一下,他又問道:“風王覺得我的身體如何?”
    唐寅樂了,道:“硬朗得很,至少還能再活個二、三十年”
    克尼斯又是一陣大笑,說道:“原來風王已經看出我在裝病”
    “剛剛看出來的”
    “你可知道我為何裝病?”
    這個唐寅就真不知道了他搖頭說道:“不知”
    克尼斯說道:“我貝薩王廷中,與杜基關系親密的大臣很多,若是出兵杜基,這些大臣將會成為巨大的阻力,所以在出兵杜基之前,我必須得清理掉這些人,包括我的兄弟還有他的黨羽們”
    嘶
    出話一出,房內傳出一片吸氣之聲在房中侍侯的那些仆人們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他們一是被克尼斯的話驚駭到,另外也在恨自己聽到的太多,在王宮之內,知道的秘密越多,也就意味著離死亡越近
    克尼斯能說出一番這樣的話,也大出唐寅的意料以前他一直都覺得貝薩的國王是個平易近人甚至有點軟弱的老頭子,不然也不可能那么縱容桑切斯,讓他在貝薩囂張跋扈,誰都不放在眼里,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測錯了,平易近人、性情軟弱那只是克尼斯的偽裝,老頭子不僅狡猾到了極點,而且還心狠手辣得很呢令他驚訝的是,克尼斯竟然早料到風國有出兵亞,與杜基交戰之意,他早早的就開始做裝備,以裝病來麻痹內部和外部的阻力,等待時機,好一并鏟除
    這是一個何等奸詐的老狐貍啊唐寅心中幽幽感嘆
    其實在貝薩這樣的國家里能坐到國王的寶座上,又怎么可能是平庸之輩?當初克尼斯并非是王位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但他卻成功成為了貝薩的國王,雙手也是粘滿了鮮血,包括他親人的血
    只是隨著年歲的增長,克尼斯的性情確實變的不再象年輕時那么暴虐,不過沉睡的獅子并不代表它失去了牙齒和利爪
    以前唐寅只覺得杜基的國王阿爾登·艾倫瑞奇野心甚大,實際上,克尼斯的野心比阿爾登要大得多
    克尼斯飄身下床,在房中慢慢踱步,說道:“聯姻甚好,對你我二國都很有利,你要亞,我要杜基,各取所得”
    不用問也能看得出來,克尼斯對杜基早有吞并之意,自己的親反倒迎合了克尼斯的心意,難怪他如此痛快的答應了這門親事,還非要自己親自來趟貝薩
    “呵呵”想明白這一點,唐寅悠悠而笑,說道:“國王陛下說我有雄心大志,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哈哈……”克尼斯大笑
    現在,唐寅只是圖謀讓風國變的強盛,清除外部的威脅,如果有可能,再擴展領土那是最好不過了,而克尼斯的野心可比唐寅要大,他想要的是整個莫非斯聯邦,建立一個疆域廣闊又高度統一的貝薩皇朝
    風國與貝薩,一個在昊天帝國的最北,一個在莫非斯聯邦的最南,所處的國家不同,目標也各不相同,但兩國又相互接壤,互為忌憚,若是能結盟一處,即少了后顧之憂,又多出一個強有力的靠山和幫手,聯姻便成了兩國之間必然的趨勢
    正如克尼斯所說,貝薩若想出兵杜基,必須得先肅清朝中那些親于杜基的大臣們,而桑切斯就是親杜基的代表當然,他欲鏟除桑切斯的原因也不僅僅在吞并杜基這一事之上,畢竟兩人是親兄弟,克尼斯還不至于為杜基一事對自己的兄弟下死手,其中還有一個深層的原因,那就是為自己的繼承人鋪路
    克尼斯年歲越來越高,已開始設想傳位的問題,有他在時,桑切斯或許還不敢怎么樣,可等他不在了,自己的繼承人成為國王之后,桑切斯還會如此安穩嗎?以他在貝薩的勢力,一旦生亂,后果不堪設想
    想要自己的繼承人坐穩國王的寶座,克尼斯只能把朝中的種種隱患徹底根除,而其中最大的隱患就是桑切斯
    桑切斯在貝薩的地位早已根深蒂固,朝內朝外,黨羽眾多,朝中、軍中有多少大臣、將軍已被桑切斯收買,連克尼斯都心中沒底,所以他欲鏟除桑切斯一系,得先裝病示弱,等其黨羽全部浮出水面之后再一并清理干凈,不然的話,即便是他草率行動,也很可能會引貝薩的大動亂
    此時,唐寅和克尼斯都不再有任何隱瞞,皆把各自的心思講出來,一是讓對方放心,其二,也是希望能得到對方的協助
    “風王在貝薩的這幾天,我法陪你,想來,碰到桑切斯的機會有很多,我希望風王能……”
    “能竭盡全力的得罪桑切斯,讓他加仇視風國,等風國出兵亞的時候,桑切斯和他的黨羽們便會在第一時間跳出來主張援助杜基,出兵風國,對嗎?”不等克尼斯把話說完,唐寅已接著他的話頭,把他后面要說的話說完了
    暗道一聲好聰明的年輕人,克尼斯含笑點點頭,幽幽說道:“只有這樣,我才能分得清楚,哪些是我的人,哪些又是桑切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