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0

  【】第三十章
    唐寅在克尼斯的寢宮里待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的時間才離開,期間兩人都談了些什么,沒有人知道,不過唐寅在離開時臉色顯得凝重,步履卻十分輕快
    別過克尼斯,唐寅帶著江凡和盧奢等人離開王宮,回往貝薩方面為他安排的行館看唐寅的神態有些反常,盧奢甚是好奇,但在路上也沒敢多問,到了行館之后,都安頓妥當了,他這才來找唐寅,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唐寅沒有馬上答話,而是先在房中貼著墻壁慢慢繞圈,走動的同時還不停的敲打墻壁,查看有被人偷聽的可能確認沒有問題了,他這才坐到椅子上,把自己和克尼斯交談的大致內容向盧奢講述一遍
    現在盧奢的作用就是唐寅的智囊,后者當然不會對他隱瞞什么聽完唐寅的話,盧奢面露喜色,拱手道賀:“克尼斯國王和大王真是不謀而合,看來大王此行可以順利接回貝薩公主了”
    唐寅聳聳肩,說道:“也不能掉以輕心,桑切斯不會讓我那么順利的帶肖娜回風國”
    “但他畢竟不是貝薩的國王,想來也不敢做的太過分”
    “恩”唐寅點點頭,心中暗道:希望如此
    唐寅的顧慮沒有錯,桑切斯法接受他和肖娜的婚事,帕維爾·艾倫瑞奇是法接受帕維爾的理由很簡單,他深深愛戀著肖娜,甚至已長達十數年之久,不管迎娶肖娜的那個人是誰,他都打心眼里憎恨
    而桑切斯反對的理由就復雜許多了,他一直都認為貝薩與風國的休戰是個錯誤,本國應該一鼓作氣打敗風國,吞并風國,這也是讓貝薩強盛起來的必經之路,如果兩國聯姻,那么他吞并風國的愿望就再難以實現,至于他不喜歡唐寅這個人以及他本身就傾向于杜基這些都屬次要原因*
    當天晚上,貝薩王廷舉辦宴會,算是為唐寅接風洗塵的晚宴
    這場宴會的規模很大,貝薩城的權貴們基本都有接到邀請,前來參加,即便是‘病重’的克尼斯也有在王后的陪同下帶病出席,算是很足了唐寅的面子
    宴會上的主角自然是唐寅和肖娜,但肖娜沒有和唐寅多親近的意思,自從她出現到宴會開始,她始終離唐寅遠遠的唐寅在左面與貝薩的大臣們寒暄,她就跑到宴會大廳的右面,唐寅到了右邊,她又去了左邊,等唐寅回到大廳的中間,肖娜又跑回到克尼斯那里,照顧‘病重’的父王,如此明顯的表現,任誰都看得出來她是在刻意躲著唐寅,而兩人的關系又恰恰是已經訂了婚,整個宴會從一開始就彌漫著怪異的氣氛
    對于肖娜的舉動,唐寅也不介意,他知道肖娜現在還在生自己未守承的氣,并不象*她太緊,過段時間,等她氣消一些了,自己再慢慢向她解釋
    貝薩的宴會和風國不太一樣,風國的坐席都是固定的,身份高的在前,身份低的在后,有森嚴的等級排序,而貝薩的宴會沒有固定的坐席,人們也都很自由隨性,可以任意走動
    等宴會正式開始,唐寅身邊聚攏的貝薩大臣多了,有些是來敬酒的,有些是過來打招呼寒暄的,唐寅耐著性子一一應對,臉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容,盡量裝出一副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姿態
    好不容易把自己周圍的貝薩大臣們全部應付走,唐寅讓江凡去取些吃的東西,應酬雖然不是打仗,但唐寅感覺比打仗還累,即消耗腦力又消耗體力,現在他還真有些餓了
    就在這時候,桑切斯和帕維爾雙雙走了過來
    唐寅一看這兩人過來了,暗暗嘆了口氣,心中嘟囔道:來者不善他剛剛才松懈的神經又緊繃起來,臉上也掛起如面具一般的微笑,含笑看著二人
    “風王殿下,本公現在才來向你敬酒,不會太失禮?”桑切斯走到唐寅近前,舉了舉手中盛滿紅酒的琉璃杯子
    “怎么會呢?公爵閣下說笑了”唐寅心里暗哼,你要是永遠都不過來自己反而還樂得輕松呢
    桑切斯說是來向唐寅敬酒的,可根本沒有敬酒的意思,自顧自的淺飲一口,而后狀似隨意地問道:“不知風王殿下打算什么時候帶公主回風國啊?”
    唐寅說道:“我國國務繁忙,我在貝薩恐怕逗留不了幾日”
    “恩”桑切斯表示理解地點點頭,笑呵呵地說道:“是啊,風國國務多,風王殿下的*也很多啊”
    此話一出,唐寅明顯感覺到宴會上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向自己這邊看過來
    桑切斯撇著嘴,繼續說道:“據我所知,風王殿下已經有一個妻子兩個情人了,不知我貝薩的公主到了風國之后做你風王的什么?”
    在貝薩,是典型的一夫一妻制,沒有風國的妻妾一說,但這并不代表貝薩的男人一輩子只有一個女人,他們會養許許多多的*,并讓*們和自己的妻子一起生活,這和風國的小妾、偏房是一個意思,只是叫法不同,當然,社會地位也大不相同,風國的偏房雖不如正房,但也相差不多,而在貝薩*是會被人唾棄的,毫地位
    沒想到桑切斯會拿這一點來攻擊自己,唐寅略有錯愕
    桑切斯突然仰面狂笑,環視四周,說道:“我堂堂的貝薩公主,嫁到風國,卻要淪為*,我貝薩的威嚴何在?難道王兄不覺得臉紅嗎?”說話時,桑切斯舉目看向坐在王椅之上的克尼斯
    而克尼斯實在病的‘太嚴重’了,斜靠著椅背,眼簾低垂,人們都看不出來他現在是清醒著還是睡著了
    克尼斯沒有表態,但肖娜的顏面可有些掛不住了,玉面通紅,碧目直勾勾地看向唐寅,參與宴會的貝薩大臣們亦是議論紛紛,竊竊私語,顯然桑切斯的一番話已引起他們的共鳴
    唐寅清了清喉嚨,讓周圍此起彼伏的議論聲停歇,隨后他對上桑切斯的目光,臉上依舊帶著笑容,慢悠悠地說道:“我必須得糾正公爵閣下的一個錯誤,我沒有*,只有妻子,在昊天帝國,男人有三妻四妾實屬正常,君主是如此,想必在場的諸位也不至于那么知,應該有所耳聞”說著話,他目光一偏,又看向肖娜,即象是在警告桑切斯,又象是在對肖娜保證,他一一頓地說道:“以后,肖娜公主會是本王的合法妻子,這一點論是誰都法阻止或改變”
    桑切斯聞言,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唐寅這翻話擺明了是說自己知,他旁邊的帕維爾臉色是難看到極點,盯著唐寅的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肖娜臉上的羞紅漸漸退去,垂下頭去,避開唐寅的目光,若有所思
    “啪、啪、啪——”
    混在人群中的布萊恩、格雷等人互相使個眼色,率先鼓起掌來,而后,不管是出于自愿還是奈,其他的大臣和貴族們也跟著一起鼓掌
    桑切斯本想讓唐寅下不來臺,最好是直接把這門婚事攪黃,結果倒好,反而讓唐寅贏得不少人心,他心中氣惱,轉頭向身旁的帕維爾瞪了瞪眼
    帕維爾會意,越過桑切斯,直接走到唐寅近前,兩人的距離之近,幾乎要貼到一起帕維爾雙目閃爍著火光,咬牙切齒地說道:“我要和你爭公主,就按照貝薩的方式”
    唐寅不解地看著帕維爾,疑道:“貝薩的方式?”
    “你我決斗,勝的娶走公主,輸的,自動放棄你敢是不敢?”帕維爾說話時拳頭握得咯咯作響,原本俊美的五官也因扭曲而變的猙獰
    要和自己決斗?唐寅很想大笑三聲,帕維爾簡直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別說一個帕維爾不行,就算是一千一萬個帕維爾捆在一起也打不過自己一個人
    他聳肩說道:“我覺得沒有那個必要”
    他在給帕維爾一個臺階,讓他知難而退,但帕維爾明顯不領情,貼近唐寅,獰聲說道:“怎么?風王殿下是膽小鬼,不敢接受我的挑戰嗎?”
    此時帕維爾已不再是挑戰,而是*裸的挑釁唐寅暗皺眉頭,不知道他的信心是從哪里來的他舉目看向克尼斯身邊的肖娜,想征詢她的意思
    畢竟肖娜是人,不是一件東西,以決斗的方式來爭奪肖娜,在唐寅看來這本身就是對肖娜的一種侮辱
    肖娜和帕維爾早就認識,彼此了解,她和唐寅又一起打過仗,熟知唐寅的實力,若是比拼武力,這兩人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肖娜也想不明白帕維爾今天到底吃錯了什么藥
    她對帕維爾雖然沒有男女之間的情愛,但還有青梅竹馬的情分在她開口說道:“風王殿下長途跋涉而來,路途勞頓,現在決斗,有失公允,還是……”
    她話還未說完,帕維爾沖著唐寅大笑道:“怎么?風王殿下已怕得自己不敢出頭,要讓女人替你說話嗎?”
    泥菩薩還有三分土性,何況唐寅本就不是脾氣好的人聽聞這話,雙目立刻瞇縫起來,臉上的笑容在漸漸加深,但給人的感覺卻越來越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