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32

  第三十二章
    對于肖娜的指責,唐寅露出復雜的表情,反問道:“你認為是我刺傷的帕維爾?”
    “不是你還是誰?”肖娜目光落回到帕維爾的身上,看著插在他小腹上的匕,說道:“這種匕,明明就是出自于你風國的,難道不是嗎?”
    唐寅看向匕,沒有說話。【】[]泡吧這確實是一把產自于風國的匕,至少它的模樣、特點和風國匕一模一樣。
    這時候,桑切斯不失時機的穿過人群,走了過來,伸手怒指唐寅,沉聲喝道:“風王殿下,決斗之中,你暗箭傷人,算什么本事?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來人,把這陰險卑鄙的小人拿下!”
    隨著桑切斯的話音,周圍的王廷侍衛們紛紛上前,作勢要捉拿唐寅。
    聽不懂他們說什么,但也能看出對方要對唐寅不利,江凡、上官兄弟、阿三阿四齊齊護在唐寅左右,一各個握住腰間武器的把手,冷冷注視著周圍的貝薩侍衛,看樣子,雙方隨時都有動手的可能。
    如果唐寅在貝薩王宮之內與侍衛們生沖突,這可不是小事,甚至會引起兩國之間的國戰,他與肖娜的婚事更是沒有可能了,當然,這正是桑切斯最想看到的,也是他最想要的。
    而就在這時,王座之上的克尼斯重重地咳嗽一聲,說道:“都住手!咳咳……”
    王廷侍衛們聞言,紛紛把端起的長矛放下,一各個扭頭看向國王。
    克尼斯還是病怏怏的模樣,有氣力地說道:“風王殿下乃堂堂的一國之君,豈能做出暗箭傷人的卑劣之事?其中定有誤會。必是有刺客潛伏于王宮之內,趁亂行刺帕維爾,嫁禍于風王殿下。眾侍衛立刻封鎖王宮,嚴查刺客,天亮之前,必須將刺客擒拿。”
    他說話是上氣不接下氣,但畢竟是國王,侍衛們哪敢抗命,人們紛紛抬起右拳,擊打左胸的胸甲,齊聲應道:“遵命!”
    侍衛們領命而去,滿王宮的捉拿刺客。
    唐寅暗皺眉頭,目光幽深地看著躺在地上身負重傷的帕維爾。他很清楚,王宮之內根本就沒有什么刺客,帕維爾小腹所中的那一刀根本就是他自己刺的。唐寅擁有夜眼,剛才戶大開,夜風吹滅蠟燭,旁人看不清楚生了什么事,但唐寅卻看的真真切切。
    一國的王子,竟然在決斗之中不顧性命的狠狠刺了自己一刀,即便是親眼所見的唐寅都覺得不可思議,其他人也就可想而知了。唐寅很清楚,就算自己說出實情,恐怕也沒人會相信,反而還會引來更多的懷疑和非議,所以他聰明的選擇不說話,就當是有刺客吧!
    瞅著因大量失血身子已開始自然抽搐的帕維爾,唐寅暗暗搖頭,匪夷所思的帕維爾,更是匪夷所思的自殘一刀,為了阻止自己和肖娜的婚事,他是真的把命都豁出去了。
    很快,王廷的醫官跑進宴會大廳,一邊為帕維爾緊急止血,一邊把他抱上擔架,抬了出去。肖娜滿臉關心的跟隨而去,當她路過唐寅身邊時,舉目深深看了他一眼,一句話都未再多說,握著帕維爾的手,默默地走了過去。
    本來好好的一場接風洗塵的宴會,結果因為帕維爾的突然遇刺而草草結束,雖然有克尼斯袒護唐寅,沒讓他被指認為兇手,但貝薩貴族們看他的眼神已和剛才完全不同了,有鄙夷,有蔑視,還有瞧不起。
    在貝薩人的觀念中,決斗就是決斗,你可以堂堂正正地打敗對手,甚至殺掉對手,但暗箭傷人卻被人所不恥。
    唐寅在王宮里也沒有多逗留,在江凡等人的護送下返回行館。路上,江凡等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上官元彪最先忍不住低聲說道:“其實……即便是用木劍,大王欲取對方性命亦是易如反掌,何必多此一舉用刀呢?”
    聽聞這話,唐寅挑起眉毛,但很快,他又恢復正常,環視幾人一眼,搖頭苦笑,說道:“連你們都認為那一刀是我刺的,貝薩人又怎么可能不誤會呢?”
    江凡等人同是一驚,異口同聲地說道:“不是大王刺的?難道是真有刺客?”
    他們都知道唐寅有夜眼,如果真有刺客,以唐寅的身手又怎么可能放刺客離開呢?
    唐寅搖頭說道:“沒有刺客,那一刀是帕維爾自己刺的。”
    “啊?”江凡等人不驚訝地張大嘴巴,自己刺自己一刀?這怎么可能?帕維爾小腹上所中的那一刀可不是做樣子,整個刀身的大半都沒入他的肚子里,那可是致命傷,若真是帕維爾自己所刺,他簡直是在自殺。
    “這……這……”上官元彪這了半天也沒這出個下。
    唐寅輕笑一聲,說道:“很不可思議是吧?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如果不是帕維爾瘋了,就是他對肖娜的愛太深了。”說完話,他的臉上難得的露出凝重之色。
    比起帕維爾對肖娜單純又濃烈的愛意,自己迎娶肖娜就攙雜了太多太多的利益因素。他相信,帕維爾絕對比自己更適合肖娜,不過他也絕不會因為這一點而把肖娜讓給帕維爾,風國和貝薩必須得靠聯姻來加固結盟關系,這對風國太重要了,反之,若是讓杜基和貝薩聯姻,風國的北方邊境、西北邊境將會禍患窮。
    對于風國而言,一面是天堂,一面是地獄,為了國家利益,唐寅別選擇,哪怕他對肖娜根本沒有愛,哪怕他明明知道肖娜嫁給自己可能會痛苦一輩子,他也得把她娶回風國去。就如當初邱真所說,做為一國之君,根本就不存在家務事,君主的家務事就是國事,普通人或許可以隨心所欲的處理家務事,但君主卻不能。
    經過一晚上的急救,帕維爾最終沒有死掉,他中的那一刀很幸運,剛好在腸子和腸子之間的縫隙中穿過,若是把腸子刺斷,即便他有十條命也救不回來。期間,肖娜一直陪在帕維爾的左右,直至確認他平安事了,這才回到她自己的房中去休息。
    而后,王宮里又傳出一條消息則很具有轟動性,經過整整一個晚上的折騰,王宮侍衛還真從王宮里揪出三名身份不明的人,至于這三人是不是行刺帕維爾的刺客就不得而知了,因為在侍衛們現他們時,三人齊齊服毒自盡,后來檢查尸體,侍衛們從尸體身上搜出兩把風國的匕,這和刺傷帕維爾的匕相差不多,當王宮侍衛向克尼斯稟報后,老國王馬上敲定他們就是刺傷帕維爾的刺客。至于這三人是如何混入王宮里的,又為何刺殺帕維爾,為何要使用風國的匕,嫁禍于唐寅的目的是什么,統統不知道,克尼斯也沒有再令人去追查此事。
    聽聞這個消息后,唐寅明白,克尼斯又暗中助了自己一臂之力,那三名服毒自盡的刺客十有**就是克尼斯找來的替死鬼。
    這種事情唐寅自然不會說出去,這也就成了他和克尼斯之間心照不宣的秘密。
    帕維爾在與唐寅決斗中遇刺一事就這樣被草草的定案結束,人們議論的焦點也由帕維爾和唐寅身上轉移到了王宮混入刺客的事上,在貝薩人的心目中,王宮混入刺客遠比帕維爾遇刺的事要大,連王宮都能混入刺客,那說明國王和王室成員隨時隨刻都處于危險當中,這是貝薩人法接受的。
    很快,在輿論的壓力之下,負責王宮守衛的貝薩將領主動向克尼斯請辭,克尼斯隨即批準,并拔與唐寅關系極佳的青年貴族布萊恩·盧卡斯為新任王宮總侍衛長。
    可能除了唐寅之外根本就沒人看得出來,克尼斯在借此換自己的親信,而王宮總侍衛長雖然軍階不高,但卻是極為重要的崗位,換在風國,那就是郎中令一職。
    這天,唐寅在行館里剛吃過早飯,有貝薩的侍從近來稟報,說公主來找他。
    唐寅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本來肖娜就對他有誤會,態度始終都是冷冰冰的,而后又生了帕維爾的事,兩人的關系更是跌落到冰點,現在肖娜竟然主動來找他,他自然感覺很驚訝。
    得知肖娜已在行館門外,唐寅親自出來接她。
    見面之后,唐寅臉上帶著笑容,含笑問道:“肖娜,你怎么來了?”
    肖娜則是面表情,語氣也極為冷漠,道:“我有事找你。”
    看來不是什么好事。看她的態度,聽她的語氣,唐寅暗暗嘆了口氣,說道:“我們進去說吧!”
    唐寅把肖娜讓進自己的房間,落座不久,下面的仆人便送上茶水和點心。
    拿起杯子,唐寅語氣不急不緩地說道:“這是我從風國帶來的茶葉,你嘗嘗。”
    肖娜連看都沒看面前的茶杯,兩眼直直地瞪著唐寅,一一頓地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她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說的唐寅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疑惑地對上肖娜的目光。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辦法讓父王幫你蒙混過關的,但帕維爾的那一刀確實是你刺的沒錯吧?”肖娜翠綠的雙眼眨也不眨地看著唐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