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3

  /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第三十三章
    唐寅反問道:“你有親眼看到是我刺傷的帕維爾?”
    “并沒有但卻是帕維爾親口告訴我的”這兩天,除了睡覺休息的時候外,肖娜一直在陪著帕維爾
    “他親口告訴你的……”唐寅第一次覺得自己太小看了帕維爾,這不是一個養尊處優的王子,其心計、城府、做事的手段,都有過人之處能對自己下如此狠手的人,難道還不夠可怕嗎?他幽幽說道:“如此來說,你信他而不信我?”
    “現在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是他而不是你”肖娜有些激動,臉色漲紅地說道
    “是啊”唐寅理解地點點頭,喃喃說道:“如果我是你,恐怕我也會選擇相信帕維爾”
    肖娜凝視著唐寅,用力地咬著嘴唇,沉默許久,她開口說道:“我已經向父王出,不會嫁給你”
    “哦”唐寅輕輕淡淡地應了一聲
    沒想到對于自己而言比艱難的決定,而在唐寅這里只換來如此的反應,只是哦了一聲她下意識地抓起面前的茶杯,用了極大的克制力才忍住把茶水潑到他臉上的沖動
    “我可以忍受你的三妻四妾,但是我法忍受和一個如此陰險又卑鄙的人過一輩子的生活……”
    肖娜的話還未說完,唐寅抬起頭來,輕描淡寫地問道:“國王陛下同意了嗎?”
    唐寅的突然問讓肖娜愣住,頓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她氣呼呼地說道:“所以我來找你”
    “所以……”唐寅笑了,說道:“國王陛下根本沒有同意,你來找我,是讓我向國王陛下退婚之事”
    唐寅把肖娜要說的話都說了,后者眨巴眨巴眼睛,握緊拳頭,說道:“是的”
    “哦”唐寅又輕淡地應了一聲,而后慢悠悠地喝口茶水
    他的反應令本就一肚子怒火的肖娜是氣憤難忍,她以為唐寅在聽完自己的決定后肯定會乞求自己的諒解,可事實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似乎他也沒有把兩人的婚事太當回事……
    就在肖娜大失所望,要徹底對唐寅心恢意冷之時,后者慢慢放下茶杯,向前探了探身,毫預兆,他手臂猛的向前一伸,一把扣住肖娜的后脖根,把她拉近自己,兩人的臉幾乎要貼到一起
    唐寅直視肖娜的雙目,幽幽說道:“我再說一次,你會成為我的妻子,沒有誰可以把你從我的身邊奪走任何人都不行你回去告訴帕維爾,別在打任何的歪主意,這次他是自己刺自己一刀,下一次,我并不介意親手割斷他的喉嚨”
    他說話時,眼中射出來的如野獸一般的兇光讓肖娜都有不寒而栗之感,和他貼的這么近,彼此的氣息都能噴在對方的臉上,肖娜的心里即驚訝又恐懼,但還有隱隱的興奮感,心跳快的象是要從嗓子眼里蹦出去,至于唐寅說的是什么,她一個都未聽清
    看著驚呆嚇傻的肖娜,唐寅的目光漸漸柔和下來,嘴角也微微挑起,露出似有似的笑意,他稍微側了側頭,在肖娜嬌艷欲滴的櫻唇上輕吻了一下,接著,象是宣誓又象是下魔咒似的說道:“你會是我的妻子”
    肖娜很清楚自己是怎么來的唐寅行館,但是怎么出去的卻不記得了,當她回過神來時,人已坐在回往王宮的馬車上,直到這時,她已經僵化的大腦才開始慢慢轉動起來,象是電影回放似的,剛才所生的一切在腦海中一一浮現
    她雙手抓著裙襟,越抓越緊,現在她甚至有掐死自己的沖動,她是去*唐寅退婚的,結果自己在唐寅面前卻完全呆掉了,丟人丟到家啊想到這里,肖娜羞愧難當地彎下腰身,毫公主形象的撩起外裙襟,蒙到自己的腦袋上……
    &nb$
    肖娜想要退婚,她先去找父王,克尼斯當然未允,后去找唐寅,又灰頭土臉的敗下陣去,兩人之間的婚約依舊沒有生任何的改變,接下來,唐寅帶肖娜返回風國的日期已被到日程上,經過唐寅和克尼斯的相商,就定在三日之后
    想阻止這門婚事,比肖娜心急的大有人在,桑切斯便是其中之一眼看著唐寅和肖娜完婚的日期越來越近,桑切斯也終于沉不住氣了
    在唐寅和肖娜完婚的前一天,桑切斯派人去行館找唐寅,邀他一同去往符拉迪大劇院看戲
    符拉迪大劇院是貝薩最大的劇院,也是貴族們經常出沒的消遣場所
    不管愿不愿意,桑切斯畢竟是貝薩的公爵,他主動出邀請,唐寅還是要去的
    同樣接到邀請的還有數名貝薩的老牌貴族,其身份都不簡單,其中有貝薩的財政大臣、農務大臣、商務大臣等等,這些人有同一個特點,沒有一位是桑切斯的心腹,他之所以邀請這些貴族,主要也是在為自己找人證,一旦劇院里生了什么意外,和自己沒有任何干系
    桑切斯身為貝薩的二號人物,權傾朝野,早已練就成老奸巨滑,做任何事,先想到的是和自己撇清關系
    符拉迪大劇院若是拿到現代,其規模只能算小的,但以當時的年代來說,這可是間了不起的大劇院了
    桑切斯把整間戲院統統包下,而后還特意找來一大群年輕漂亮的貝薩姑娘,唐寅和其他貴族們玩樂,款待的可算是周到至極
    貝薩的民風比風國還要開放許多,貴族私生活是*亂不堪,等劇場開始,真正看戲的沒有幾個,老頭子們的注意力都在懷中或左右的年輕姑娘身上
    唐寅的身邊也被安排了兩名年輕貌美的貝薩女子,只是唐寅對貝薩的女人實在不起興趣,反而覺得劇臺上的表演十分奇,有意思
    臺上演的是一對貝薩男女的愛情故事,男主人公投軍打仗,女主人公在家里等他,期間出現種種的誘惑,女主人公都堅定不移,顯示出她對愛情的忠貞,而后男主人公凱旋而歸,與女主人公甜蜜生活,再后來外族突然入侵,女主人公被抓走,男主人公歷盡千辛萬苦終于把女主救出虎口,可是在掩護女主逃跑的時候,男主被敵人團團包圍……
    唐寅正看得入神,這時候,上官元彪把他左手邊的女郎拉開,坐了下來,同時拽了拽唐寅的袖子唐寅回神,疑惑不解地看著他,上官元彪向唐寅的另一邊努努嘴,低聲問道:“大王,他們在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唐寅順著上官元彪的視線扭頭看去,只見在昏暗的燈光下,一名女郎正跨坐在商務大臣的身上,上衣已被拉下,露出兩只豐碩的*,而年過半的商務大臣象嬰兒似的在女郎胸前*著,另外通過女郎高高挽起的裙沿可以看出她未穿褻褲其他的貴族們情況也差不多,包括桑切斯在內,左擁右抱,和身邊的女郎親吻、撫摩……
    唐寅看罷,挑了挑眉毛,這是來看戲的還是來開*亂派對的?他的思想已算是很先進了,但即便如此也難以接受這樣的場面,他尚且如此,與他同來的江凡、盧奢、上官兄弟、阿三阿四也就可想而知了,幾人是坐在唐寅身后的一排,幾乎都看傻眼了
    唐寅故作平靜地對上官元彪說道:“沒什么,這……可能是貝薩的風俗習慣”
    上官元彪撓撓頭,低聲嘟囔道:“這種風俗習慣還……還真夠特別的”
    “特別嗎?”唐寅樂了,把另一邊的女郎拉起,往上官元彪懷中一推,笑道:“那你就習慣習慣”
    上官元彪嚇了一跳,急忙又把女郎推回給唐寅,站起身形,拱手說道:“大王,我去那邊看看”說完話,趕快轉身離開了
    看著上官元彪落荒而逃的樣子,唐寅忍不住仰面聲而笑,這時,被他和上官元彪推來推去的女郎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在他耳邊吐氣如蘭地說道:“風王殿下對我不滿意嗎?”
    唐寅心中猛然一動,轉過頭來,沒有看女郎的臉,目光卻落在她搭在自己肩膀的手上,看著涂抹得鮮紅的指甲,他垂下頭來,深深吸了口氣,含笑說道:“你的指甲很漂亮,也很香”
    “是嗎?風王殿下好眼力,這是我今天換的……”說話的同時,女郎抬手去撫唐寅的臉
    可是她的手指還未碰到唐寅的面頰,后者已搶先把她的手抓住,他瞇縫起虎目,害地笑瞇瞇說道:“不過,我一直都覺得太香的東西通常都有毒”
    女郎聽聞此話,臉色明顯的一變,身子也是猛的一僵,但很快她又恢復正常,媚笑著說道:“風王殿下太會開玩笑了,你看,我的手怎么會有毒呢?”說話的同時,她的另只手遞到唐寅的眼前
    她的手確實很漂亮,白皙、細膩又嫩滑,散著迷人的光澤,和白玉雕琢得一般,換成一般人,或許會被她的手迷住,但唐寅對她手上或者說對她指甲上散出來的那股淡淡的香味太熟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