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35

  【】第三十五章
    唐寅遇刺的事沒有大肆的向外聲張,在貝薩城也未引起波瀾,但貝薩的貴族們都心知獨明,此事的幕后主使人很可能就是桑切斯,與其說桑切斯反對貝薩和風國聯姻的態度越來越強硬,倒不如說是他和國王克尼斯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尖銳
    這時候,貝薩的權貴們也都面臨著一個選擇,到底是擁護國王,還是站到桑切斯那一邊
    唐寅對貝薩的內部斗爭一點興趣都沒有,現在他只想著趕快帶肖娜返回風國,遠離這個風雨欲來的是非之地
    翌日,唐寅迎娶肖娜回國的日子
    貝薩出嫁公主,而且還是國王最為喜愛的公主,其典禮自然宏大
    這天一大早,貝薩的姓們便紛紛走出家門,向王宮云集,唐寅還未到,王宮外所聚集的姓已多到人山人海,分不清個數
    貝薩派出上千人的王宮侍衛來到唐寅所在的行館,護送他去往王宮
    由于貝薩尚武,唐寅在禮儀官員的建議之下,特意換上一身的戎裝,嶄的鋼盔鋼甲擦的錚亮,仿佛鏡面一般,在胸甲之上,精雕細琢著風國的圖騰他跨下白馬,鮮紅的大氅隨風飛舞
    唐寅的容貌本就英俊帥氣,再配上這一身戎裝,顯得器宇軒昂,英姿勃,朝陽的光芒照映在他的身上,使他穿戴的銀盔銀甲顯明亮,就連臉上似乎也泛起一層容光
    看到這身打扮的唐寅,在街道兩旁圍觀的貝薩姓們忍不住出驚嘆之聲
    有貝薩的王廷侍衛開道,唐寅從行館順利抵達王宮,沒有生任何的意外
    王宮內,早已開始了盛大的宴會
    地下紅毯鋪路,空中飄舞著旌旗、彩帶,里面人來人往,站滿了身穿華麗服飾的貝薩貴族
    等唐寅進入王宮正殿,貝薩的貴族們紛紛停止交談,看清楚唐寅的裝扮,人們的眼睛同是一亮,而后自動自覺的向兩旁退避,讓開一條通道
    唐寅舉目前望,國王克尼斯和王后阿什麗在大殿里端居中而坐唐寅深吸口氣,隨著甲胄的摩擦聲,他昂挺雄的大步走去,到了二人近前,以貝薩的禮節扶胸施禮,說道:“國王陛下、王后殿下”
    打招呼的同時,唐寅也在向左右巡視,不過并未看到肖娜唐寅對貝薩的禮節也不是很懂,想來肖娜要等會才能出場
    ‘病怏怏’的克尼斯想要說話,但一張嘴便開始劇烈咳嗽起來,還是阿什麗擺手含笑道:“風王殿下不必多禮”
    克尼斯是貝薩名副其實的第一掌權者,在他之上,沒有高的權利,沒有皇帝,所以唐寅對他的稱呼是陛下而唐寅雖然也是一國之王,但頭上還有個天子,所以旁人對他的稱呼只能是殿下
    由于肖娜還未出來,唐寅向克尼斯和阿什麗見過禮后,只能在大殿里等著這時候,貝薩的貴族們紛紛上前,頻頻向唐寅賀喜敬酒他禮儀性的回應眾人,只是淺淺飲了一口
    正當唐寅與眾多貴族們寒暄著,任王宮侍衛總長的布萊恩·盧卡斯從外面快步走了近來他沒有理會旁人,直接穿過大殿,快步走到克尼斯近前,在其身邊低語了幾句
    由于距離較遠,唐寅聽不到他說了些什么,但聽完他的話,克尼斯又開始咳嗽起來,他身旁的阿什麗也面露焦急和為難之色咳了一會,克尼斯總算恢復了一些,他低聲交代幾句,布萊恩邊聽邊點頭,最后躬身施了一禮,轉身向外走去
    唐寅不知道生什么事,他向周圍的眾人歉意一笑,而后走出人群,向大殿的僻靜之處走去,同時交代身后的上官元彪,讓他把布萊恩叫過來
    很快,布萊恩便在上官元彪的指引下走了過來沒等唐寅說話,布萊恩已滿臉掛笑,扶胸施禮道:“恭喜風王殿下了”
    唐寅淡然一笑,問道:“布萊恩,生了什么事?”
    布萊恩看了看左右,見周圍人,靠近唐寅,細聲說道:“公主殿下在自己房中,死活不換禮服,吵著不嫁,侍女們都沒辦法了”
    唐寅挑起眉毛,疑問道:“為何這樣?”
    我還想問風王殿下你呢布萊恩奈地看著他,言以對
    唐寅略微沉吟了片刻,說道:“帶我去見公主”
    “這……”沒有經過公主的同意,帶人貿然前去,這不合王宮的禮法,可唐寅是公主的未婚夫,又是布萊恩非常尊崇的對象,想了一會,他點頭應道:“好,風王殿下請隨我來”
    布萊恩帶著唐寅走出大殿,直奔公主的房間而去
    貝薩王宮內部的空間還是很大的,兩人先是穿過王宮中央的庭園,進入城堡的另一端,又上到三樓,再穿過長長的走廊,這才來到公主的房門前由于布萊恩是王宮的侍衛總長,負責王宮的警戒,他帶著唐寅去見公主,路上遇到的侍衛雖多,卻人敢上前阻攔
    “風王殿下,這就是公主殿下的房間”布萊恩向肖娜的房門努了努嘴,而后作勢要上前敲門,唐寅倒是干脆,越過布萊恩,連門也沒敲,直接推門而入
    “啊?”
    唐寅直截了當的闖進去,讓里面那些侍侯肖娜的侍女們紛紛驚叫出聲布萊恩也嚇出一身的冷汗,急忙跟了進去,快地解釋道:“大家不必緊張,這位是風王殿下……”他話只說到一半,人又快退出了房間
    原來此時肖娜就趴在床上,只著輕柔單薄的睡衣,雪白的背肌和高高凸起的翹臀若隱若現,修長又勻稱的雙腿大半露在外面,見此情景,布萊恩哪里還敢留在房內?
    聽說唐寅來了,趴在床上的肖娜立刻回頭,正好和唐寅投過來的目光碰個正著,她先是一愣,接著隨手抓起床上的枕頭,狠狠甩向唐寅,尖叫著喊道:“誰讓你近來的?出去”
    唐寅向旁閃身,枕頭穿過房門,直接飛到了房外他沒有理會賴在床上撒潑的肖娜,皺著眉頭詢問在場的侍女們,道:“怎么還不為公主換衣服?”
    他的話令侍女們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們一各個面露難色,哪是她們不幫公主換衣服,而是公主根本不讓她們換
    在唐寅的注視之下,眾侍女又圍到大床的周圍,齊齊伸手扶肖娜起來,同時低聲勸道:“公主,風王殿下都來了,還是快把禮服換上”
    肖娜動作也快,如同八爪魚似的緊緊抱住一根床柱,回頭瞪著唐寅,氣沖沖地說道:“不嫁本宮絕不嫁給這個卑鄙小人,要嫁你們嫁好了”
    “公主殿下……”
    她死死抱著床柱,侍女們又不敢用力拉扯她,一各個干瞪眼,著急的直搓手,卻又毫辦法
    唐寅暗暗嘆了口氣,看來肖娜是想和自己作對到底了想著,他慢步走到床前,同時把護手和護腕一一摘掉
    “現在,大臣和貴族們都已聚集在王宮正殿,外面云集的姓也有數萬甚至數十萬之多,他們可都在等你,這時候你要反悔,已經來不及了”
    肖娜象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一下子從床上坐起,怒聲道:“我從來就沒答應過要嫁給你,那是父王的決定,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公主……”
    她的氣話還未說完,周圍的侍女們已紛紛呻吟出聲,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并連連用眼神向肖娜示意
    肖娜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只當侍女們認為自己這么說太失禮了,她昂起脖子,得意地看向唐寅,說道:“我說不嫁,誰都不能強迫我,父王也不行……”說話中,她現唐寅根本沒看自己的眼睛,目光而是落在自己的頸部以下
    她低頭瞅瞅,這才明白侍女們剛才出的呻吟聲是何意原來她的睡衣太單薄,衣下的隱約可見,粉紅色的是清晰,唐寅的目光正一動不動的落在上面瞬間,肖娜白皙的面頰變的通紅,她還想抓起枕頭去砸唐寅,可惜已經沒有了,她尖叫道:“唐寅,你去死”
    唐寅的目光總算從肖娜的胸前移回到她臉上,若其事的聳聳肩,輕咳一聲,向左右的侍女們甩頭說道:“你們該為公主殿下換衣服了”
    肖娜象是觸電似的,把床柱摟抱的緊了,大聲叫道:“我不換,你們把他推出去快讓他出去”
    侍女們你瞧瞧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該聽誰的話了
    唐寅嘆口氣,向前探身,貼近肖娜,在她耳邊輕輕說道:“再反抗也是沒用的,我對你說過,你會成為我的妻子,論是誰都法改變,也包括你自己在內”
    “你……”肖娜被盛氣凌人、變客為主的唐寅氣的直哆嗦,她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死都不會嫁給你”
    唐寅直勾勾地看著肖娜,毫預兆,抬起手來,一記手刀砍在肖娜的后脖根上
    后者做夢都想不到唐寅敢在自己的房中如此對待自己,她毫防備,別說抵抗和閃躲,她連聲都未吭一下,兩眼一翻,當場昏迷過去
    唐寅低頭看眼昏睡過去的肖娜,又瞧瞧周圍全部嚇傻眼的侍女,淡然說道:“現在好了,你們趕快為公主換衣服”說完話,他背著手,轉身走出公主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