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6

  【】[]第三十六章
    誰都沒有想到,唐寅竟然會直接把肖娜敲暈侍女們看著向外走的唐寅,大眼瞪小眼,全部驚呆嚇傻臨出門前,唐寅轉回身,環視呆呆看著自己的眾女,疑問道:“還不快為公主換衣服?”
    眾女們回神,一各個以最快的度收回目光,垂著頭,小心翼翼的低聲應道:“是……是風王殿下”
    唐寅走出房間,順手把房門關上
    見他出來,不遠處的布萊恩趕快迎過來,小聲問道:“公主同意出嫁了?”
    他搖搖頭,又點點頭,說道:“以后,公主會同意的”
    布萊恩滿臉的莫名其妙,想了片刻,問道:“那……那現在呢?”
    唐寅邊帶著護手和護腕,邊說道:“剛才我把她敲暈了,現在侍女正在為她換衣服等她醒過來,最快也是三、四個時辰之后,那時候早已遠離貝薩城,想不嫁也不行了”
    “什么?”布萊恩聞言,下巴險些掉下來,身為一國之君的唐寅,竟然把堂堂的公主敲暈了?布萊恩愣了好一會,突然仰面哈哈大笑起來,挑起大拇指,贊道:“風王殿下行事作風果然非比尋常”
    在布萊恩看來,深受國王嬌寵的公主肖娜,恐怕也只有唐寅這樣的人能制得住她了
    昏睡過去的肖娜沒有反抗的能力,如布娃娃似的被侍女們脫掉睡衣,換上內襯和華麗的公主禮服,與此同時,侍女們也為她補上了淡妝就這樣一番忙碌下來,還是讓唐寅在外面等了大半個時辰
    等一切都弄好,唐寅看到裝扮好的肖娜之后,他覺得自己等這半個多時辰還是很值得的肖娜穿著純白色的衣裙,再配上她本身雪白的肌膚,整個人好象瓷娃娃一般,那么的美麗,又是那么的精致
    唐寅走到床前,低頭看著平躺在床上處于昏睡之中的肖娜,他突然想起童話中那個等待王子來把自己吻醒的睡美人,可惜童話就是童話,和現實相差甚遠,王子現在正躺在病床上,而要娶走公主的卻是他這個野心勃勃、另有所圖的壞蛋
    他嘴角抽搐一下,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不過他的笑容中并沒有得意之色,有的只是自嘲的苦笑其實直到現在唐寅都認為肖娜心底里深深愛的那個人不是他,而是杜基王子帕維爾作為朋友,他本應該成全肖娜,但他卻別選擇
    心中幽幽嘆了口氣,唐寅彎下腰身,手臂輕柔的伸到肖娜的腰身下,然后把她緩緩抱起他的動作溫柔又緩慢,象是生怕驚醒睡夢中的嬰兒似的肖娜身材修長,足有一米七五左右,體重也在斤往上,但在唐寅的環抱之中,卻仿佛輕若物
    唐寅抱著肖娜,向周圍的侍女們微微點下頭,再不耽擱,大步走出房間侍女們癡癡地看著唐寅和肖娜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外,過了好一會她們才反應過來,紛紛驚叫出聲,拿起事先早已收拾好的細軟行李,齊齊追了出去
    王后阿什麗已向她們交代過,她們要隨公主陪嫁到風國的
    王宮大殿
    論是大臣、貴族還是國王、王后,誰都沒想到唐寅和肖娜會以這樣的方式出場
    唐寅橫抱著肖娜,步履不急不慢,而肖娜則安安靜靜的躺在他懷中,象是睡著了似的
    “風王殿下?”阿什麗滿面的關切,身子也下意識地向前傾了傾
    唐寅沖著阿什麗一笑,說道:“王后殿下,可能昨晚沒有睡好的關系,公主現在睡著了”
    睡著了?剛才布萊恩來稟報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阿什麗茫然地看著唐寅和他懷中的肖娜,又瞅向跟在他后面的侍女們
    眾女還未答話,唐寅已轉回身笑瞇瞇地看著她們,他臉上在笑,但目光一點都不柔和,陰森冰冷的駭人,侍女們嚇的紛紛垂頭,哪里還敢說肖娜是被唐寅一掌敲暈的?
    眾女不敢答話,布萊恩趁機說道:“王后殿下,公主確實太疲累了,就讓公主好好休息,風王殿下會照顧好公主的”
    “恩”王座之上的克尼斯點點頭,難得的睜開眼睛,直視唐寅,慢悠悠一一頓地說道:“公主就托付給風王殿下了,希望風王殿下在回國之后,能善待公主,若是讓公主受了委屈,本王可不允啊”
    這是克尼斯的心里話,唐寅自然能聽得出來,他點點頭,正色說道:“國王陛下請放心,我會照顧好公主的”
    克尼斯深深地看眼唐寅,又戀戀不舍的瞧瞧昏睡中的肖娜,而后閉上眼睛,未再說話
    他要裝病,由始至終都未離開王座,即便是唐寅把肖娜抱出王宮的時候,克尼斯也未出來相送
    唐寅懷抱肖娜,在貝薩貴族們的簇擁之下走出大殿外面早已有人準備好華麗的敞棚馬車,唐寅坐進馬車里,依然緊抱著肖娜未放手
    等王宮大門打開,唐寅和肖娜所坐的馬車從王宮里出來,外面聚集的人群一下子沸騰起來,與此同時,數的花瓣由天而降,此情此景,仿如幻境
    在大批貝薩軍隊的護送下,以及人山人海的姓跟隨下,唐寅的馬車緩緩行出貝薩城
    到了城外,貝薩的貴族們不再送行,眾人向唐寅一一道別此時,不管人們的心里對這門婚事贊不贊同,至少表面上還都是客氣有加的,紛紛送上祝福
    護送唐寅來貝薩的風**隊也趕了過來,接替貝薩軍的護衛工作
    唐寅來時帶來有一萬余人,并有萬余貝薩鐵騎護送,而離開時,陣容加龐大,除了他帶來的一萬多人外,隊伍中還多了兩萬貝薩騎兵其中的一萬是護送他離開貝薩的,指揮官依舊是布蘭卡·波斯,而另外那一萬則是克尼斯送給肖娜的嫁妝
    克尼斯的這份嫁妝可夠大的,也夠奇特的,整整一萬騎兵皆為貝薩精銳的重裝騎兵,其指揮官名叫阿格尼絲·波蒂洛,雖為女子,卻也是驍勇善戰的將軍,并出身于貴族世家,她的父兄都是貝薩軍中現役的高級將領
    風國多戰事,自從唐寅成為風王以來,風國的戰爭就從未間斷過,甚至還生過被它國大軍*近都城的情況,克尼斯之所以如此大方,肯拿出一萬重裝騎兵送給肖娜,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保障她的安全
    當肖娜從昏睡之中悠悠轉醒時,天色已然大黑,離開貝薩城也有兩多里了她慢慢睜開眼睛,感覺身子一顛一顛的,似乎是躺在馬車里,猛然,她感覺自己的身邊有呼吸聲,心頭一驚,急忙轉頭觀瞧,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酣睡中的俊臉
    唐寅?他怎么會睡在自己旁邊?肖娜本能反應的坐起身,現唐寅不僅睡在她的旁邊,而且兩人還蓋著同一張被子肖娜臉色頓是一紅,揉了揉還隱隱作疼的脖子,默默沉思了片刻,恍然之間把一切都想起來了
    自己本來是在王宮里寧死不嫁唐寅的,后來他突然闖近來,出手偷襲,野蠻的把自己擊暈了想起這些,肖娜臉上的紅潮退去,眼中燃燒起兩團熊熊的烈火,她沒好氣的掀開被子,沖著唐寅的大腿狠狠踢了一腳,同時大叫道:“唐寅,你給我起來,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挨了肖娜一腳,唐寅連眼睛都未睜,只是懶洋洋的翻個身,背對著肖娜,囫圇不清地說道:“帶你回風國嘛……”
    “誰答應要跟你回風國了?”肖娜撲上前去,將唐寅的身子又硬扳回來,怒聲道:“你……你竟然敢把我打暈?”
    唐寅奈地嘆了口氣,伸展胳膊,撩起簾的一角向外瞧瞧,見天色漆黑,又把手收了回去,順勢搭到肖娜的腰身上,說道:“先睡布蘭卡說到達伊洛林要等到半夜呢”伊洛林是貝薩城去往風國的必經之路,也是唐寅這一行隊伍要落腳休息的地方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肖娜快被唐寅氣瘋了,用力地搖著他的身子
    唐寅閉著眼睛恩了一聲,便沒了下,象是又睡過去了
    肖娜見狀,不由得悲從心生,眼淚簌簌流淌下來,哽咽著顫聲說道:“在王宮里你那樣對我,現在又這樣對我,以后還不知會對我怎樣呢……”
    唐寅當然沒有睡覺,只是以裝睡來躲避肖娜初醒后盛怒的鋒芒此時聽她啜泣,他立刻睜開眼睛,看到滿臉淚痕又充滿助的肖娜,他心中一緊,搭在她腰間的手臂回縮,直接把肖娜攬入自己懷中,輕聲說道:“在王宮里我是迫不得已,以后,我絕不會再那么對你”
    肖娜抬起頭來,淚眼朦朧的看著唐寅
    唐寅目光堅定地向她點點頭,似乎在做出保證
    哪知肖娜眼中的淚光很快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又是怒火,她咬牙問道:“唐寅,你不是睡著了嗎?”
    天唐寅心中嘆息一聲,這么精致又漂亮的臉,卻是說變就變,讓人琢磨不透唐寅厚著臉皮干笑道:“本來是睡著了,但聽你一哭,又醒了”
    肖娜直勾勾地看著唐寅,憋了許久,再次重申道:“我不要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