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7

  若凡更新組手。[官場-小說]打shouda8第三十七章
    唐寅輕嘆口氣,說道:“先休息”
    肖娜重復地說道:“我不要嫁你”
    唐寅挑了挑眉毛,加重手臂上的力道,沒有再說話
    肖娜想扳開他環住自己腰身的胳膊,可是努力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最后只好奈的放棄了,但她的小嘴可沒有停,一直在唐寅耳邊重復著不嫁的話
    當晚深夜,隊伍行到伊洛林,在城外駐扎下來休息,翌日一早,又開始趕路,直奔風國而去
    之所以走的這么急,這是唐寅的意思,現在貝薩的內部矛盾重重,克尼斯與桑切斯的權利之爭要漸漸浮上水面,唐寅當然希望盡快離開貝薩,免受池魚之殃
    一路之上雖是風餐露宿,但總算是太平事,未生任何的意外,只是肖娜一天到晚的吵著要回家,這讓唐寅感覺很奈,也甚是心煩
    好在他沒有和女人爭吵的習慣,而且從內心深處來說,他對肖娜有愧疚之意,加上之前又答應過克尼斯會好好照顧她,所以他對肖娜的態度一直很包容
    十數日后,終于抵達兩國邊境,再往前走,就是風國平原縣的邊城
    到了這里,布蘭卡的護送工作已算圓滿完成他撥轉馬頭,跑回到唐寅和肖娜所在的馬車前,翻身下馬,扶胸施禮道:“風王殿下、公主殿下,再往前走就是風國地境了”
    馬車內的唐寅聞言精神頓是一振,起身走出馬車,舉目向前方觀望,邊城的輪廓已隱約可見他面露笑容,喃喃說道:“終于是回國了”
    唐寅喜悅,肖娜則顯得精打采,一旦到了風國,她也就徹底沒有了抗婚的余地
    這時,布蘭卡說道:“末將的護送只能到此未止,風王殿下、公主殿下多多保重”說話的同時,他單膝跪地,向二人辭別
    唐寅跳下馬車,把布蘭卡扶起,說道:“布蘭卡將軍,這一路辛苦你了”
    布蘭卡笑了,說道:“能護送風王和公主兩位殿下是末將的榮幸”
    唐寅含笑點點頭,話中有話地說道:“可能過不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
    布蘭卡心中一動,沒太明白唐寅這話是什么意思,但見唐寅已回到馬車內,他也沒敢追問
    唐寅回到車上,肖娜反倒下了車,走到布蘭卡近前,表情落寞地說道:“布蘭卡將軍,連你也要走了……”
    以年歲來說,布蘭卡可算是肖娜的長輩,兩人之間的關系也不是很熟,但現在她要去往風國生活,對布蘭卡也就倍感親近
    看看愁眉不展地的肖娜,又看眼車內的唐寅,布蘭卡退后一步,低聲問道:“公主殿下可愿隨末將走一走,散散心?”
    肖娜愣了一下,然后默默地點點頭
    布蘭卡與肖娜并肩而行,漫步向一旁走去
    見狀,護衛在馬車左右的上官兄弟大皺眉頭,雙雙來到車門前,對里面若其事地唐寅說道:“大王,布蘭卡和公主殿下……”在風國這個等級森嚴的社會,大王的夫人和下面的將領走在一起那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何況還是當著大王的面
    唐寅對此倒是不甚介意,肖娜是人,不是一件東西,當然要有自己的思想,當然會有自己的朋友他笑呵呵地擺擺手,說道:“馬上要離開自己的家鄉,不知何時才能回來,與朋友道個別,說說心里話也是很正常的”
    上官兄弟互相看了眼,不約而同地搖搖頭,有時候,他們還真是琢磨不透大王的想法
    布蘭卡隨肖娜走了一會,見距離馬車足夠遠了,他站定,幽幽說道:“風王殿下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公主又何必悶悶不樂呢?”
    “是嗎?”肖娜對布蘭卡的話表示懷疑,她氣呼呼地說道:“可是在結婚的當日,他竟然把我打暈了”
    布蘭卡苦笑,通過肖娜身邊的侍女,他對那天的情況也多少了解了一些他說道:“婚禮已進行,公主卻執意不嫁,這不僅是對風王殿下的羞辱,也會讓貝薩蒙羞,讓人嘲笑我貝薩是言而不信之國”
    肖娜冷哼一聲,質問道:“那刺傷帕維爾的事又如何解釋?”
    布蘭卡正色說道:“此事諸多疑點,杜基王子究竟是被何人刺傷尚定論,公主又怎能一口咬定是風王所為?”
    肖娜露出凝思之色,過了片刻,她怪異地看著布蘭卡,疑問道:“你什么時候被唐寅收買了?”
    布蘭卡樂了,搖頭說道:“波斯家族世代受國王陛下厚恩,我又怎會被風王殿下收買呢?公主太多心了我之所以這么說,是希望公主能在風國快快樂樂的生活,不要郁郁寡歡,對于不能改變的事實,就要盡量去接受,如此,也有利于兩國的結盟,不枉費國王陛下的一番苦心”
    “所以為了兩國的結盟,我就得做出犧牲,就得做任人擺布的棋子?”
    “公主何不捫心自問,是不是真的有那么討厭風王殿下?”
    布蘭卡一句話,讓肖娜久久說不出話來
    感覺耽擱的時間已經夠久了,布蘭卡說道:“公主該回去了現在公主已是風王的妻子,和末將單處的太久,怕會引起風王的不滿啊”
    “哼他才不會不滿呢”嘴上這么說,肖娜還是回頭向唐寅所在的馬車望了望她很希望此時唐寅能站在馬車外,看向自己這邊,緊張自己,只可惜,唐寅在馬車里根本就沒有出來
    肖娜大失所望,有氣力地說道:“回去”
    布蘭卡·波斯率領著萬余貝薩騎兵返回都城,唐寅的隊伍隨即開始向邊城進
    回到馬車里的肖娜看著唐寅,忍不住開口問道:“你不好奇我剛才和布蘭卡將軍都說了些什么嗎?”
    唐寅當然好奇,不過他也懂得要尊重肖娜的**他含笑說道:“你高興就好”
    對于如此反應的唐寅,肖娜實在高興不起來,她甚至加肯定唐寅是為了與貝薩結盟才奈娶的自己
    唐寅和肖娜,雖然在一起相處有十多天的時間,吃住行皆在一起,但之間的誤會卻一點都沒有消除,一個認為對方心有所屬,一個則認為對方另有所圖
    邊城
    隊伍還未到邊城,邊城的城主嚴奪已率領邊城守軍浩浩蕩蕩的迎接出來,如同眾星捧月一般把唐寅和肖娜迎入邊城城內
    一路急行,總算回到自己的國家,加上天至下午,唐寅決定在邊城休息一天,明日再趕路
    邊城以前只是一座小城,與其說是城池,還不如說是軍事要塞,里面的居民在貝薩軍連番騷擾和偷襲之下,死的死,遷的遷,最后徹底成了空城,里面只有風國的軍隊駐扎
    后來風國與貝薩的關系修好,邊城的地理優勢得到體現,在短短的數年里迅展起來,成為了兩國邊境貿易的重鎮現在的邊城類似于錦陽,隨著大批商人的涌入,居民的急增加,原本的城區已不夠用,便在城墻之外大動土木,形成了一片廣闊的外城區
    天淵郡早已將邊城的擴建報給朝廷,朝廷也批準了,此時邊城的外城區也開始修建起城墻,所以邊城顯得即熱鬧,又混亂,到處都在動工,到處都有修建,堆積如山的土、木、石隨處可見,大批的工匠是穿梭不斷
    肖娜以前來過風國,感覺眼前的邊城已完全不是自己記憶中那座毫不起眼的邊境小城了,其變化之大,猶如天壤之別
    見她在馬車里一會挑起這邊簾向外張望,一會又挑起那邊簾觀瞧,唐寅體貼地笑問道:“我們騎馬入城如何?”
    “好啊”這正和肖娜心意,她想也沒想的脫口說道
    唐寅令人準備兩匹戰馬,和肖娜騎馬入城嚴奪生怕有意外生,緊張的令人護住左右,防止有圍觀的姓突然沖過來唐寅迎娶貝薩公主的事在風國早已傳開了,姓們也十分好奇貝薩的公主到底是什么模樣,此時駐足觀望的姓極多,擁擠在道路兩旁,排成兩條大長龍,其中即有風人,也有許多的貝薩商人
    邊城畢竟是邊境城池,居民與貝薩人接觸較多,對金碧眼的肖娜也完全可以接受,并不覺得希奇,倒是感覺貝薩的公主比想象中要漂亮得多
    唐寅和肖娜騎馬而行,每路過一處,都會引起周圍圍觀姓的歡呼,看得出來,姓們在接受肖娜的同時也十分認同兩國之間的聯姻
    姓們的熱情令肖娜連日來陰郁的心情好轉很多,她坐在馬上,不時的向左右人群揮手致意還從未見過如此平易近人的國君夫人,肖娜的舉動是引起姓們的強烈反應,維持秩序的軍兵為了頂住向前擠壓的姓,一各個都已累的滿頭大汗,苦不堪言
    肖娜一邊揮手,一邊對身旁的唐寅低聲說道:“你的姓們可比你熱情得多”
    唐寅苦笑,心中暗道如果你心里沒有那個帕維爾,我對你也會這么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