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38

  第三十八章
    在嚴奪的安排下,唐寅和肖娜住進邊城的行館之內,內內外外皆有重兵護衛。【】
    唐寅和肖娜在貝薩已完成婚禮,雖在風國的婚禮還沒有舉行,但名義上,肖娜已經是唐寅的妻子了,不過在晚上休息的時候,兩人還是分房而睡的。對肖娜,唐寅自然不會使用強迫的手段,肖娜對唐寅也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分房休息是兩人目前都可以接受的。
    肖娜房間緊鄰唐寅的房間,安全是毋庸質疑的,但負責保護肖娜的阿格尼絲·波蒂洛還是特意進來仔仔細細檢查了一番,確認分的安全,這才放下心來。此時肖娜正蜷腿坐在床塌上,雙手環膝,愣愣呆。
    阿格尼絲走到床前,輕聲說道:“公主,屬下已經檢查過房間,沒有問題,公主早些休息吧!”說完話,她轉身要走。肖娜沒有抬頭,下巴依然抵在膝蓋上,說道:“阿格尼絲?”
    她收回腳步,問道:“公主還有什么吩咐?”
    “你說……我真的要這樣嫁給唐寅嗎?”肖娜喃喃地問道。
    這種問題讓阿格尼絲很難回答,即便心里有答案,也法坦然的講出來,她只是一名將領,對王廷之間的聯姻哪敢說三道四?她沉吟了片刻,笑道:“風王殿下年輕有為,又英俊隨和,和公主很般配。”
    唐寅很英俊是真的,但隨和絕對是假象。
    肖娜抬起頭來,眼神中透出迷離和茫然,她看著阿格尼絲,喃喃說道:“但我覺得他根本就不在乎我。”
    阿格尼絲默然,言以對。
    “如果你是我,你又會怎么做?”現在肖娜對自己以后的道路確實很茫然,急需得到旁人的意見,現在她身邊唯一能說得上話的也只有阿格尼絲了。
    “這……”阿格尼絲不知該如何作答,正當她沉吟的時候,肖娜又說道:“我要聽實話。”
    阿格尼絲添了添嘴唇,猶豫了好一會,她方開口說道:“如果是屬下遇到這種情況的話,屬下可能會選擇逃婚。”
    肖娜驚訝地張大眼睛,拳頭也下意識地握緊,死死抓著裙襟。
    阿格尼絲解釋道:“與其和一個不愛自己同時自己也不愛他的男人痛苦的過一輩子,屬下寧愿選擇放棄一切,和自己心愛又深深愛著自己的男人遠走高飛。”
    說完話,見肖娜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阿格尼絲忙又說道:“不過公主和屬下的身份不同,屬下可以牽掛的放棄一切,但公主不行,公主還背負著兩國結盟的使命!”
    她補充的后半句話還不如不補充,最讓肖娜難以接受的就是她成為了使風國和貝薩進一步結盟的棋子,現在阿格尼絲又這么說,肖娜的心里產生強烈的反。
    此時,阿格尼絲也意識到自己的話說的不太合適,若是傳到風王的耳朵里,自己吃不了兜著走。她扶著肖娜的肩膀,小心翼翼地說道:“公主還是不要想那么多了,快躺下休息吧!”
    阿格尼絲扶著肖娜躺下,還未等她離開,肖娜象簧似的又坐了起來,同時緊緊抓住阿格尼絲的手,滿面的認真,正色說道:“阿格尼絲,這次你一定要幫我。”
    心中突然生出不好的預感,阿格尼絲強作鎮靜,小聲問道:“公……公主讓屬下幫什么?”
    “今晚,我要逃離這里,回貝薩!”肖娜語氣堅定,一一頓地說道。
    撲!阿格尼絲聞言,差點吐出一口老血,狠不得甩自己倆耳光。這時候肖娜要是逃走了,對風國和貝薩已不是蒙不蒙羞的問題,而是兩國會不會因此生戰爭的問題了。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阿格尼絲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可、不可,公主萬萬不可……”
    “你若不肯幫我,那我就自己逃走!”肖娜似乎已經打定了主意,毫不退縮地說道:“如果你要是敢偷偷向唐寅告密,我就自殺!”
    這下阿格尼絲徹底傻眼了,整個人蹲在床塌前,象是被人點了穴道似的,久久一動不動。
    而就在這時,房門打開,從外面又走進一人,這位是重裝騎兵的副指揮官,迪安娜·奧利芬特。
    阿格尼絲是典型的武將身材,粗壯又高大威猛,即便是在貝薩,她的身材都要勝過普通的男子,而迪安娜則不然,身材纖瘦修長,容貌也美艷動人,即便是穿上將領的盔甲,仍給人一種驚艷之感。
    她突然闖近來,把肖娜和阿格尼絲都嚇了一跳。迪安娜大步流星走到床塌前,單膝跪地,扶胸說道:“公主請恕屬下冒昧!剛才屬下在外面有聽到公主的談話,屬下認為公主所言極是,不能因為兩國的結盟與否而毀了公主一生的幸福,公主若想回貝薩,屬下必竭盡全力,助公主一臂之力!”
    沒想到她竟然說出一番這樣的話,肖娜略顯蒼白的臉色立刻恢復紅潤,而阿格尼絲則截然相反,臉色瞬間變的煞白,同時也意識到事態要失控了。她沉聲喝道:“迪安娜,誰讓你近來的?滾出去!”
    可能因為有肖娜撐腰的關系,迪安娜對自己這位頂頭上司也不再客氣了,她冷哼一聲,說道:“波蒂洛將軍,別忘了你是貝薩人,你所效忠的是貝薩,而不是風國,更不是風王唐寅,你怎能忍心把公主殿下往火坑里推?”
    阿格尼絲被迪安娜頂的啞口言,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猛然間,她一把揪住迪安娜的領子,另只手握緊拳頭,高高舉起,作勢要打下去。肖娜見狀,沉聲喝道:“阿格尼絲!”
    在肖娜的怒視之下,阿格尼絲只能奈地放開迪安娜。她不是個善于言詞的人,不知道該怎么講解其中的道理和大義,但她明白,肖娜若是真逃了婚,貝薩和風國的友好關系將蕩然存,甚至兵戈四起。
    她還未來得及說話,肖娜已下了床,把迪安娜拉起,說道:“本宮主意已定,今夜便回貝薩,阿格尼絲,如果你還承認自己是貝薩人,就不要和本宮作對!”
    完了!阿格尼絲心里哀嘆一聲,慢慢垂下頭,同時身子也軟了下去,單膝跪地,呆呆地說道:“屬下……遵命!”
    肖娜和阿格尼絲這時候都沒有注意到迪安娜,更沒有現她微微挑起的嘴角,和掛起的那似有似的冷笑。
    邊城是風國城池,肖娜想不顯山不露水的悄然離開并非易事,對此,迪安娜的態度比肖娜還要積極。她給肖娜出了個主意,讓肖娜穿戴上盔甲,裝備成女兵的模樣,悄悄混出城去。
    肖娜覺得迪安娜的主意甚好,想也沒想便點頭同意了。
    由于負責保護肖娜安全的都是貝薩軍,身為副指揮官的迪安娜進出肖娜的房間太容易了,甚至都不會受到半點阻攔。深夜,她帶著一套貝薩士兵的盔甲悄悄來到肖娜房間,并幫肖娜穿戴齊整,確認看不出問題,她這才離開,到了外面,先把負責警衛的貝薩軍支開,然后揮手把肖娜帶出房間,快的向行館外面走去。
    此時,阿格尼絲和十數名貝薩軍早已在行館外面等候。這十幾名貝薩軍都是阿格尼絲和迪安娜的親信,可以保證不會走漏出風聲。肖娜要逃回貝薩,上萬的重裝騎兵不可能一并帶回國,畢竟人數太多了,容易引起邊城守軍的懷疑。
    等肖娜跟隨迪安娜走出行館,阿格尼絲快步走上前去,把一匹戰馬的韁繩遞給肖娜,然后低聲問道:“公主真的決定就這么走了?”
    肖娜轉回頭,望望沉寂的行館,心中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當初她那么盼望能和唐寅在一起,現在愿望終于實現了,而她卻要悄悄的逃走。可能連肖娜自己也說不清楚,這么做究竟是對還是錯。
    她只是略微露出遲疑之色,迪安娜便迫不及待的走過來,小聲說道:“公主快走,再不走,風國的士兵要起疑了!”
    肖娜轉目一看,可不是嘛,看守行館大門的風軍們正大眼瞪小眼地看著他們。肖娜帶來的貝薩軍屬公主親兵,邊城方面的地方軍哪能管得了他們?現在風軍只是很好奇,不知道這波貝薩軍三更半夜的不睡覺,在行館外面要干什么。
    已引起風軍的注意,肖娜不再遲疑,她重重地點下頭,說道:“我已經決定了,走吧!”
    唉!阿格尼絲暗嘆口氣,再話可說,飛身上馬,隨肖娜直奔北門而去。
    現在邊城雖是在大動土木,但深夜的時候還是施行宵禁的,城門也是關閉的。
    肖娜這十余人策馬飛奔到北城門,被那邊守門的風軍攔了下來。
    因為兩國貿易頻繁,經常碰到貝薩商人的關系,守城們的風軍多少會一些貝薩語。見要出城的是貝薩軍,一名隊長用著生硬的貝薩語結結巴巴地問他們為何出城。
    迪安娜催馬越過肖娜和阿格尼絲,來到那名隊長的近前,在馬上探下腰身,微微一笑,柔聲說道:“我們要回國送信!”
    她的模樣很漂亮,一笑起來更是美艷動人,那名風軍隊長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已經酥麻了,他根本沒聽懂迪安娜講的是什么,便已向后揮手,示意后面的軍兵開城門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