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1

  眼睜睜看著一名重裝騎兵為救自己慘死于馬匪刀下,肖娜悲憤交加,吶喊一聲,集中全部的靈氣,釋放出靈亂·極。【】
    那名馬匪修靈者的修為并不深厚,只能完成兵之靈化,身上連靈鎧都沒有,加上重裝騎兵雖死,但雙手仍死死抓著靈刀的刀身,他未能立刻抽回靈刀,被肖娜釋放過來的靈亂·極擊個正著。
    在靈亂·極強橫的威力下,那馬匪修靈者被密集的靈刃切割的尸骨存,等靈刃刮過,場內已找不到他的尸體,地上只殘留一大灘血水。
    肖娜的修為不錯,但釋放完靈亂·極這種威力巨大的靈武技能后,體內的靈氣亦是消損嚴重。但此時怒極攻心的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兩眼通紅,對著周圍的馬匪們又連續釋放數個靈武技能。
    她這種毫保留的打法還真殺的馬匪們措手不及,許多馬匪在全防備的情況下死于非命。
    戰場上撕殺的人已越來越少,但場面上卻越來越血腥。見肖娜兇狠,立刻又有兩名馬匪修靈者向她沖來,與肖娜戰到一處。
    經過連續的釋放靈武技能,肖娜的靈氣已所剩幾,在兩名馬匪修靈者的夾擊之下,漸漸的只有招架之攻,毫還手之力。
    正在肖娜苦苦支撐,形勢堪危的時候,夾擊她的兩名馬匪突然力,一人在肖娜的正面連出數刀,吸引她的注意力,另一人則繞到她的背后,靈刀聲息的刺向她的后心。
    激戰中的肖娜已聽到背后惡風不善,但為了應付正面的攻擊她已經拼上了全力,對于背后的偷襲實在力閃躲。危急時刻,肖娜只能向下低身,放棄戰馬,直接翻滾到地上。即便如此,她還是慢了半拍,正面馬匪的一刀挑碎她肩膀處的靈鎧,在她的肩頭劃開一條口子,而背后那一刀雖未刺中她的后心,卻也將她的肋下劃開一條深可極骨的大口子。
    身上同時兩處受傷,加上體力和靈氣消耗過巨,等肖娜爬起身后,人已搖搖欲墜,傷口的疼痛令她把牙關咬的咯咯作響,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額頭不斷滴落。
    兩名馬匪撥轉馬頭,看著站在那里已成強弩之末的肖娜,二人雙雙冷笑出聲,各靈刀,分從一左一右不快不慢的向肖娜靠近。
    這時候,肖娜連起靈槍的力氣都沒有了,更別說與敵戰斗,危急時刻,正與馬匪頭目交戰的阿格尼絲看到肖娜處境危險到了極點,她猛然大吼一聲,釋放出追魂·刺。
    馬匪頭目也不含糊,以靈亂·風相接,兩人的靈武技能相互抵消,誰都沒占到對方的便宜,一擊不中,阿格尼絲突然催馬加,直挺挺的向馬匪頭目沖撞過去。
    “哼!”馬匪頭目冷哼一聲,將手中的狼牙棒高高舉起,對準迎面撞來的阿格尼絲,全力猛砸下去。
    按常理說,馬匪如此勢大力沉的一擊,阿格尼絲要么橫槍招架,要么撥馬閃躲,但急于解肖娜之危的阿格尼絲卻不然,即未招架,也未閃躲,只是微微向旁側了側身,手中的靈槍依然向前猛刺出去。
    耳輪中就聽‘咔嚓’、‘撲哧’連續兩聲脆響。
    馬匪頭目的一記狼牙棒,因為阿格尼絲的側身沒有砸中她的腦袋,卻重重砸在她的肩膀上,這一擊的力道太大了,阿格尼絲肩頭的靈鎧以及下面的重甲俱碎,連帶著,就連她的肩胛骨也被砸碎成數段,深深凹陷下去,狼牙棒上的尖刺也深深刺入她的肉骨之中。可是同時,阿格尼絲的靈槍也正刺中馬匪頭目的面門上,靈槍巨大的槍尖直接把馬匪頭目的腦袋貫穿,這一個巨大的窟窿,讓馬匪頭目的腦袋幾乎只剩下一個空殼,中間完全是鏤空的。
    撲通!
    馬匪頭目的尸體直挺挺的倒飛出去,摔落在地,人是當場斃命,但四肢還在劇烈地抽搐著。阿格尼絲也沒好到哪去,左側肩胛骨粉碎,整條左臂廢了,左半邊身子也不象是自己的,麻木的已失去疼痛的感覺。
    她在馬上一陣搖晃,可硬是咬牙沒有倒下,而后把靈槍向地上一插,撥轉馬頭,再重新拔起長槍,看準夾擊肖娜的兩名馬匪,雙腳一磕馬鐙子,催馬沖殺過去。
    阿格尼絲只剩下一條手臂,但仍是勇猛比,騎在馬上,單手持槍,好似離弦之箭。一名馬匪聽聞側方有急的馬蹄聲傳來,下意識的扭回頭一看,沒有看到別的,只看到一支已刺到自己近前的槍尖。
    撲!
    這一槍正中那名馬匪的肋下,其力道之大,貫穿他的身軀,直接把他捅下戰馬,使馬匪的身子整個掛到靈槍上。
    “啊——”
    馬匪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使出垂死之力,向前揮出一刀。阿格尼絲向后仰身閃躲,可還是未能完全躲開,面部的靈鎧被鋒芒劃碎,同時臉上也多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鮮血順著傷口流淌出來,瞬間把阿格尼絲的半張臉染紅,但她好象根本感覺不到疼痛似的,擦也沒擦臉上的血跡,將手中的靈槍猛的一抖,甩下那名馬匪的尸體,然后回手一槍,把摔在地的尸體砸了個稀碎。
    她緩緩抬起頭來,滿是鮮血的臉孔比猙獰,咧開的大嘴露出森白的牙齒,尖尖的虎牙閃爍著冷光,整個人仿佛野獸一般,即便是肖娜見了都忍不住從骨子里生出一股寒意。阿格尼絲目光掃過肖娜,直勾勾地看向另一名馬匪。
    那名馬匪這輩子也沒見過如此兇狠又可怕的女人,直嚇的魂不附體,再顧不上去進攻肖娜,撥轉馬頭,催馬便跑。他想跑,阿格尼絲已不給他逃脫的機會,看準對方落荒而逃的背影,她使出全身的力氣,把手中的靈槍狠狠投擲出去。
    嗡!
    靈槍破風,在空中畫出一道美妙的弧線,直直向馬匪的后背飛落下來。
    撲!
    隨著一聲悶響,急促的馬蹄聲戛然而止,一瞬間,似乎整個戰場都安靜了下來,而事實上,戰場上也確實變的悄聲息了,環視周圍,戰場上除了尸體,幾乎都看不到一個還能站立的人,鮮血將原本碧綠的草地都快染成血紅色,食腐的禿鷲在空中盤旋,呱叫著。
    那名逃跑的馬匪并沒有倒下,阿格尼絲投出的一槍不僅貫穿了他的身體,就連他跨下的戰馬也一并刺穿,槍尖深深釘入泥土里,使他連人帶馬立而不倒,但鮮血已順著槍身不斷的流淌到地上。
    轉頭看看周圍的戰場,看不到己方的兄弟,也看不到兇殘的馬匪,有的除了尸體還是尸體,疊疊羅羅的鋪滿一地。直到這時,阿格尼絲緊繃的神經松緩下來,也感到肩頭的疼痛,那席卷而來的劇疼令她眼前一黑,險些當場昏死過去,可她硬是咬著牙,一聲都未吭。
    緩了好一會,阿格尼絲才顫巍巍的下馬,搶步走到滿臉呆滯的肖娜近前,見到她身上靈鎧破損,并有鮮血流出,阿格尼絲緊張地問道:“公主受傷了?”
    與阿格尼絲的傷勢比起來,肖娜受的那點皮肉傷根本不算什么,但她被激戰過后的慘景嚇到了倒是真的。阿格尼絲的問話讓肖娜回過神來,她呆呆地看著她,過了一會,她才猛然現阿格尼絲的左肩凹陷,左臂不自然地下垂著,她驚叫道:“我沒事,阿格尼絲,你怎么樣?”
    阿格尼絲還未回話,突然之間,背后傳來撲通一聲悶響。
    肖娜驚叫出聲,但沒什么下意識的動作,而阿格尼絲則反應極快,想都也想,回手抽出佩劍,轉回身形,凝視后方。
    只見地上疊羅的尸體突然拱起一塊,接著,尸體翻動,從尸堆之下竟然站起一人,肖娜和阿格尼絲臉色同是一變,但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后,兩人又如釋重負的長噓口氣。
    從尸體堆中爬出來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一開始守在肖娜左右而后被馬匪修靈者死死拖住的迪安娜。
    肖娜和阿格尼絲的模樣凄慘,迪安娜則更慘,白色的靈鎧已完全看不出本來的顏色,完全被鮮血染成黑紅色,整個人看上去如同血葫蘆似的,使用的長槍也不知道丟到哪去了,手里緊緊抓著一把靈刀。
    看到迪安娜還活著,肖娜又驚又喜,快步跑上前去,把搖搖晃晃的迪安娜扶住,急問道:“迪安娜,你哪里受傷了?有沒有事?”
    迪安娜看到肖娜和阿格尼絲,眼睛頓了一亮,長松口氣,她緩緩搖頭的同時打量四周,疑問道:“馬匪……都死光了嗎?”
    “恩!”肖娜連連點頭,馬匪是不是都死了她不知道,但戰場上已看不到馬匪的存在了。
    “哦!”迪安娜再次長出口氣,有氣力地說道:“公主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我沒事,但阿格尼絲傷的很重!”肖娜眼中含淚地回頭看向阿格尼絲。
    “啊?傷得怎么樣?”迪安娜踉踉蹌蹌的向阿格尼絲走去。
    阿格尼絲散掉身上的靈鎧,席地而坐,扭頭看看自己的左肩,強顏笑道:“不要緊的,沒什么事。”
    等迪安娜看清楚阿格尼絲的傷勢,身子亦是一震,彎下腰身,喃喃說道:“這么重的傷還說沒事?”
    “呵呵……”阿格尼絲笑了,可她只笑到了一半,一道乍現的寒光打斷了她的笑聲,那道寒光也冷酷情地割斷了她的喉嚨。血珠,在迪安娜手中的靈刀刀刃上緩緩滑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