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4

  第四十四章
    當肖娜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早晨,這時候她已經完全清醒,想起在關鍵時刻,迪安娜馬上要殺掉自己的時候唐寅及時趕到,也想起夜里守在自己旁邊的那對晶亮的眼睛,她馬上轉頭,看向床邊,在床邊果然坐有一人,不過令她失望的是那人不是唐寅,而是唐寅的侍女紀憐煙。【】【絕對權力】
    “公主,你醒了?”見肖娜已醒,紀憐煙馬上欠起身,問道:“公主感覺哪里不舒服?”
    原來為自己守夜的人根本不是唐寅!肖娜的臉上閃過一抹惆悵,但轉念一想,覺得也對,唐寅本來就不在乎自己,何況自己又因逃婚才鬧出這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會在夜里陪著自己呢?
    她慢慢搖了搖頭,想說自己沒事了,但嗓子里只出沙啞的聲音,喉嚨象是著火似的,又干又痛。她皺著眉頭,低聲說道:“我要水……”
    紀憐煙聽不懂她在說什么,但也能看明大概,愣了一下,她馬上回身,從桌上端來一碗參湯,遞到肖娜近前。
    在貝薩肖娜從來沒喝過這種東西,接過參湯,頓覺得刺味沖鼻,馬上又把碗遞回給紀憐煙。
    紀憐煙沒有接,一邊用手比畫喝的姿勢,一邊說道:“這是大王令人為公主準備的。”
    她聽不懂肖娜的話,肖娜當然也聽不懂她的話,論她怎么把參湯往外推都推不去,最后幾乎是在紀憐煙半強迫的情況下把一整碗參湯喝了個干凈。
    參湯的味道苦苦又澀澀,令肖娜覺得一陣反胃,不過難受的喉嚨卻舒服了很多,象是被一股清涼滋潤過似的。有紀憐煙這個風人侍女,肖娜覺得異常別扭,畢竟語言不通,法溝通。她說道:“叫我的侍女進來。”
    紀憐煙在旁不解地看著她,有聽沒有懂。shouda8見狀,本就心情不佳的肖娜更是怒火中燒,大聲說道:“叫本宮的侍女來!”說話的同時,她用力地坐起身,可是剛坐起一半,肋下傳來一陣灼痛,在紀憐煙的攙扶下,她又力地躺了回去。
    別說紀憐煙聽不懂肖娜的話,即便聽懂了也沒辦法,現在肖娜的隨行侍女統統都被唐寅軟禁起來,因為生了迪安娜這件事,唐寅法確定肖娜身邊的這些人里究竟還有沒有奸細的存在,安全起見,他早已傳令將其侍女悉數關押。
    與貝薩人比起來,唐寅當然更信任自己身邊的人,出于這點原因,他才把紀憐煙留在肖娜的房里,讓她照顧肖娜。
    扶肖娜躺到床上,紀憐煙馬上走到房門口,讓外面的風國侍衛去找翻譯進來。
    時間不長,一名精通貝薩語的中年官從外面走了近來,他先是向肖娜施禮問安,然后規規矩矩的站到一旁。
    聽他會說貝薩語,肖娜迫不及待地問道:“本宮的侍女呢?”
    那官把她的話如實翻譯給紀憐煙以下略。
    紀憐煙正色說道:“回稟公主,大王怕公主身邊還有奸人,所以把原來侍侯公主的那些侍女暫時軟禁起來了。”
    肖娜聞言先是一驚,隨后又大怒,那些侍女都是服侍她數年甚至十數年的仆人,怎么可能是奸細?她搖頭說道:“她們不是奸細,把她們統統都放了。”
    紀憐煙垂,低聲回道:“只有大王下令才能放人。”
    “你……”肖娜更氣,伸手一指紀憐煙,立刻又牽動肩膀上的傷口,疼的秀眉緊皺,力地把手臂放下。緩了一會,傷口終于不那么疼了,她才喘息著問道:“迪安娜呢?她現在在哪?”
    迪安娜?紀憐煙愣了一會才弄明白她問的人是誰。她忙道:“迪安娜企圖殺害公主,已被大王正法。”
    “把她殺了?”肖娜瞪大眼睛,驚道:“怎么能把她殺了呢?她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者,把她殺了,不就成了死對證嗎?”
    紀憐煙默然。她只是唐寅身邊的女官,大王做事,她哪敢過問?
    肖娜在床上又躺不住了,連連搖頭,說道:“不行,你扶我起來,我得去見唐寅!”
    紀憐煙暗皺眉頭,以肖娜這種嬌生慣養的公主,現在還哪能下得了床?她走上前去,把要起來的肖娜按住,搖頭說道:“公主傷勢不輕,現在還不宜下地走動,弄不好會扯開傷口,再愈合起來就不容易了,還會留下疤痕。”
    肖娜說道:“那讓唐寅過來見我。”
    真是個刁蠻任性的公主!紀憐煙暗暗搖頭,臉上可沒有表露出來,正色說道:“大王現在正在議事,恐怕抽不出時間來見公主。”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肖娜又是氣惱又覺得委屈,眼圈一紅,眼淚流了出來,哽咽著喃喃說道:“我受了這么重的傷,他也不來陪我,到底還有沒有把我當成他的妻子?”
    紀憐煙皺著眉頭說道:“我想公主是誤會了,昨天晚上,大王一直都陪在公主的身邊,整夜未睡,直至天亮才離開。大王有到公主半夜醒來一次,公主忘了嗎?”
    “真……真的嗎?”肖娜一怔,呆呆地看著紀憐煙,久久未語。她當然記得自己有醒來過,也記得自己身邊那對亮晶晶的眼睛以及輕柔的令人安心的話音,原來自己的感覺并沒錯,晚上守在自己旁邊的確實是唐寅。
    “當然是真的,奴俾怎敢蒙騙公主?”紀憐煙奈地苦笑。
    肖娜眼中的淚光更盛,只是她這時候的淚水和剛剛的淚水已完全不同。
    唐寅確實是在議事,和盧奢、江凡等人。
    他們在商議到底如何處置貝薩陪嫁的那一萬重裝騎兵。現在唐寅對這一萬重裝騎兵已毫信任可言,若是把他們帶到鹽城,甚至帶進王府,萬一其中還有迪安娜這樣的奸細,那后果不堪設想。
    唐寅不會傻到給自己的身邊埋下一顆定時炸,按照他的意思,是把這一萬重裝騎兵全部遣還回貝薩。
    盧奢不贊同他的意思,既然重裝騎兵是克尼斯派過來保護公主的,己方若是遣返回去,不僅駁了克尼斯的面子,對貝薩而言也是一種羞辱,容易落人口實。
    聽了他的話,唐寅樂了,反問道:“難道我明明知道其中會有奸細的存在,還要把他們留在自己和肖娜身邊?再生類似這次的險情,你來負責嗎?”
    盧奢嚇的一哆嗦,論唐寅還是肖娜,誰生意外他都擔待不起。他忙說道:“大王,臣的意思是即不遣返重裝騎兵,但也不帶他們回都,就把他們留在邊城好了。”
    “以什么理由把他們留在邊城?”
    “剿匪!”盧奢想也沒想地說道:“公主在邊城附近遭遇馬匪的襲擊,身為保護公主的衛軍,難道不應該查找兇手嗎?而馬匪出沒之地又是在貝薩,我風軍進入不太合適,這一萬貝薩的重裝騎兵就沒什么顧慮了,可自由進出,所以也是剿滅匪患最適合的人選,大王可以此為理由,將其長期留在邊城。”
    “恩!”唐寅大點其頭,轉頭問江凡道:“你覺得盧奢的主意如何?”
    江凡拱手說道:“盧大人所言甚是,末將以為可行。”
    聽江凡也贊同,唐寅不再猶豫,當即說道:“好,此事就按照你的意思辦!”頓了一下,他又問道:“盧奢,公主身邊的侍女你認為又當如何處置?”
    盧奢幽幽說道:“侍女是最容易接近公主的人,至關重要,必須得絕對安全,所以,大王應寧可錯殺,也不可錯放啊!”
    他的意思就是把這些侍女統統殺掉,永絕后患。唐寅再次點點頭,認為盧奢的話有道理,他應道:“我……知道了。”
    而后,他似又隨意地問道:“你覺得邊城城主嚴奪如何?”
    盧奢吸口氣,這個問題他可不敢輕易回答,邊城位于平原縣內,而平原縣又是唐寅起家的地方,其官員的任命一直都是右相上官元吉親自審批的。他想了半晌,說道:“臣見邊城治理甚佳,想來嚴大人必有過人之處。”
    他的回答也很有技巧,并未說嚴奪的好或壞,只是肯定了他的能力。
    唐寅悠然一笑,仰面說道:“今天的朋友,很可能便是明天的敵人。邊城是我國北方門戶,位置重要,又險可守,一旦生變,就要考驗城主的能力了。”
    難道大王是在暗示自己,以后,風國還是可能會和貝薩生戰事?盧奢聰明至極,一點即透,他垂小心應道:“大王顧慮的是!”
    唐寅仰面大笑,同時拍了拍盧奢的肩膀。
    這時候,外面有人敲門,侍從來報,公主已醒。
    唐寅站起身形,邊向外走邊說道:“公主傷勢未愈,我們需在邊城多逗留幾日。現在邊城擴建,事務繁雜,盧奢,你也和嚴大人多走動走動,看有沒有能幫得上忙的地方。”
    盧奢明白大王并不是真的要自己去忙嚴奪的忙,而是通過多接觸,看看嚴奪的能力和為人如何。他急忙站起身,躬身施禮,說道:“微臣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