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5

  第四十五章
    唐寅把該交代的事情都交底完,離開房間,去探望蘇醒過來的肖娜。【】[]
    見到唐寅來了,肖娜又想從床上坐起,唐寅快步上前,把她按住,柔聲說道:“你的傷勢不輕,不要起來。”
    知道他在晚上守了自己整整一夜,再看到唐寅,肖娜對他的感覺已完全不一樣了,也不再覺得他對自己是故作關切的應付。從唐寅的臉上看不到任何一夜未睡的疲憊,但她還是皺著眉頭問道:“聽說你在議事,怎么不先去休息?”
    唐寅一愣,沒明白對自己冷冰冰的肖娜怎么突然關心起自己了。頓了一下,他含笑說道:“有些要緊的事情得先處理。”
    肖娜想對唐寅道謝,畢竟是他在關鍵時刻救了自己,又一直守護在自己身邊,可她又不知該如何啟齒,憋了好一會,她只好改變話題,問道:“他們說你把迪安娜處死了?可是她根本不是主謀,真正的主謀是……”
    她的話還沒說完,唐寅擺下手,說道:“我已經知道主謀是誰,正因為我知道,所以,我才殺掉迪安娜。”
    見肖娜面露茫然和不解之色,唐寅先是輕嘆一聲,而后又微微一笑,安撫道:“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自會有人去處理。”說著話,他輕輕捋了捋肖娜有些凌亂的金,瞇縫起眼睛,目光深邃地幽幽道:“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那些不懷好意的人,最終一定會被送去和迪安娜做伴。”
    肖娜激靈靈打個冷戰,要知道迪安娜的背后主使者可是桑切斯,貝薩的第一公爵,難道唐寅想殺掉桑切斯不成?
    她忍不住流露出擔憂之色,唐寅笑道:“好了,此事不用擔心,也不必再過問,最多一兩個月,就會有結果。”算來算去,風國出兵亞也就是一兩個月之后的事情,那時候,不管時機成不成熟,克尼斯也只能對桑切斯動手了。
    王廷內部之爭向來都是最黑暗最殘酷的,肖娜確實也不愿再去過問了。她沉默片刻,又悲由心生,喃喃說道:“阿格尼絲為了救我,被迪安娜殺害了……”
    “哦!”唐寅輕輕應了一聲,臉上閃過一抹黯然之色,只是這抹黯然一閃即逝,誰都沒有現。
    肖娜是那場戰斗中唯一的幸存者,如果她不說,唐寅甚至還以為阿格尼絲和迪安娜是同黨,合謀挾持的肖娜呢!既然阿格尼絲不是迪安娜的同黨,那也就說明肖娜并非是被挾持出城,而是主動離開,主動逃婚。直到現在,她還在想方設法的逃避這場聯姻,也許現在她心中正想著那個杜基王子呢!
    唉!唐寅心中生出一股力感,但并沒有表露出現,他緩緩點頭,說道:“如此來說,我要重葬阿格尼絲才對。”
    “不要!不要把她葬在風國,得把阿格尼絲的遺體送回貝薩。”肖娜眼中含淚地懇求。
    唐寅說道:“路途遙遠,只怕尸體會在路上腐爛。”
    肖娜想了想,說道:“那就把她的骨灰送回貝薩。”
    聽她如此堅持,唐寅也不勉強,說道:“好,我會派人送回她的骨灰。”
    肖娜聞言,心頭一熱,看著唐寅,久久未語,她突然想起了迪安娜的一句話。迪安娜或許是個瘋子,但她有句話說的沒錯,唐寅身份高貴,又年輕英俊,而且細細想來,唐寅對她還真的是依順。
    肖娜眼巴巴地看著自己也不說話,唐寅忍不住樂了,反問道:“怎么?我臉上長花了不成?”
    怔了一下肖娜才反應過來唐寅是在開自己的玩笑,她玉面羞澀的一紅,閉上眼睛的同時,腦袋也向被子底下縮了縮。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她用低的不能再低的聲音說道:“對不起。”
    唐寅被她的羞怯的模樣逗笑了,隨口問道:“為什么道歉?”
    肖娜腦袋縮的更深了,幾乎真個人都快縮進被子里,她不敢正視唐寅,聲音低弱地說道:“別問為什么了,反正……就是……對不起!”如果不是她受到迪安娜的蠱惑,也不可能生這次的事,她對唐寅心存愧疚,對阿格尼絲的愧意則更深。
    唐寅不知道她為何道歉,但體貼的也沒有多問,他拍了拍被子,起身說道:“你安心休息,我們過幾天再回鹽城。”說著,他準備離開。可是他的腳步還沒有邁出去,現被子下面伸出來的小手緊緊抓著他的后衣襟。
    撲哧一聲唐寅笑了,又坐回到床沿,問道:“還有事?”
    肖娜希望唐寅能留下來多陪陪自己,可又不好意思直接開口,想來想去,只好找別的話題。剛好這時她看到站在一旁的紀憐煙,她猛然想起自己的侍女們都被軟禁了,忙問道:“唐,我的侍女們都讓你關起來了嗎?”
    唐寅點頭道:“是的,軍中出了迪安娜這個奸細,我法確定侍女中會不會還有奸細的存在。”
    肖娜把被子向下扯了扯,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說道:“不會!她們當中肯定不會有再有奸細!”
    唐寅笑問道:“你這么肯定?”
    肖娜點頭,正色道:“她們當中有許多人都侍侯我十多年了,怎么可能會是奸細呢?”
    人心隔肚皮!哪怕是看著你長大的人,也法保證她一定不會被人收買。唐寅心里這么想的,但嘴上不會這么說,他柔聲說道:“安全起見,我會親自為你選一批侍女,至于現在這些侍女,我會把她們都送回貝薩。”
    肖娜瞥了一眼紀憐煙,撅起嘴嘟囔道:“可是她們不會說貝薩語,很不方便……”
    唐寅笑道:“那就選一批全會貝薩語的侍女,這很容易。”
    在到底使用哪些侍女的問題上,唐寅的態度倒是很堅持,肖娜不象因為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和唐寅爭吵,也就主動讓步,聽從了唐寅的意見。唐寅也只是說的好聽,把肖娜的侍女們都送回貝薩,實際上,他一個人本最快都沒送走,全部秘密處死了。
    而后,唐寅在肖娜的房內給克尼斯寫了一封信,把邊城這里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講述一遍,當然,信中沒有到肖娜是主動逃婚,改說成是受迪安娜的挾持,同時也說明指使迪安娜這么做的人正是桑切斯。
    唐寅把信寫完,還特意拿給肖娜看,讓她檢驗一下自己所寫的內容有不妥之處。
    當肖娜看到迪安娜挾持自己離開邊城這段時,臉色漲紅,小嘴張了張,想要糾正,把事情說清楚,但轉念一想,又忍了下去,既然唐寅認為自己是受迪安娜的挾持,那么就讓他這么認為好了,說清楚,反而會傷害兩人之間的感情。
    把信看完,肖娜點點頭,沖著唐寅故作輕松的一笑,低聲說道:“大致的過程就是這樣的。”
    唐寅深深看了她一眼,也未多說什么,把信疊好,讓人找來天眼探子,令其將信帶到貝薩城,并且他一再叮囑,必須得把信親手交給克尼斯,如果他人想強奪,那就先把信毀掉。
    天眼探子連聲應是,接過信,領命而去。
    把事情都處理完,唐寅起身又要走,可肖娜仍拉著他的衣襟不放手,小聲說道:“我希望你能留下來陪陪我。”
    你希望在你身邊陪你的那個人應該不是我吧?唐寅在心里默默補了一句,不過他還是坐了下來,沒有離開。
    肖娜對唐寅有愧疚之情,可唐寅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因為肖娜受傷的關系,唐寅一行人在邊城一住就是五天,這五天的時間里,最忙最累的就要屬邊城城主嚴奪了。
    邊城在擴建,事務本就繁雜,忙都忙不過來,現在又多了個大王和公主,他還得分心去照顧,更是讓嚴奪苦于分身乏術。
    好在他的艱熬僅僅維持了五天,五天之后,唐寅終于要起程,離開邊城,回往鹽城。
    表面上嚴奪是萬般不舍,實際上他可長出口氣。他倒不是討厭唐寅,而是邊城現在的環境太混亂,肖娜的事已讓他心有余悸,如果大王再在邊城出事,他的腦袋也快要搬家了,這種情況下,唐寅當然是越早離開他越高興了。
    從貝薩回國時,唐寅的隊伍可謂是陣營浩大,有數萬人之多,而離開時,人數縮減近一半。隊伍中的貝薩人幾乎全被他留在了邊城,包括那一萬之眾的貝薩重裝騎兵。肖娜有為此事詢問過唐寅,后者把盧奢的那一套說詞搬了出來,意思是留下重裝騎兵便于剿滅合謀害肖娜的那些馬匪。
    他這么講,肖娜也法多說別的,只好聽之任之。
    克尼斯老謀深算,送給肖娜一萬重裝騎兵,一是確實想保護肖娜的安全,不過,他還有另外一層更深遠的打算,希望通過這一萬騎兵,能在鹽城內形成一股貝薩的勢力,讓肖娜不至于在風國依靠,受人欺負,也可使貝薩的一把刀子埋在風國都城,以備不時之需,結果人算不如天算,這一萬重裝騎兵連風國的腹地都未進入,就被留在了邊境城池,而且唐寅還有留下他們的充分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