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6

  第四十六章
    路上話,唐寅和肖娜的隊伍順利返回風都鹽城。【】
    唐寅攜貝薩公主回都,鹽城姓夾道歡迎,風國和貝薩的聯姻預示著兩國未來的關系將更加緊密,也標志著風國北方長達上年之久的威脅徹底消除,姓們自然滿心歡喜,家家戶戶都如過年過節一般,張燈結彩,好不熱鬧。
    天子殷諄對風國和貝薩的聯姻則沒什么欣喜的感覺,反倒是認為唐寅的實力更進一步,在風國的地位更加穩固,同樣的,也更加把自己踩得死死的。他沒有出皇宮迎接的意思,但以治粟內史張鑫為的風國大臣們卻主動來到皇宮正殿,‘請’天子出城迎接。
    正殿之內,張鑫等人站于正中,看都不看左右的皇廷大臣,一各個昂挺胸,旁若人。
    按理說,他們只是公國的大臣,與皇廷大臣的身份比起來要差好大一截,更沒有資格直接面見天子,但這里是風國,皇廷衰弱,風廷強勢,別說皇廷的大臣們張鑫等人沒放在眼里,即便是天子,他們也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覺得天子只不過是他們風國桊養的傀儡罷了。
    聽完張鑫等人的來意,殷諄臉色難看,他現在之所以升朝,是等著唐寅帶貝薩公主肖娜來拜見他,他是堂堂的天子,一國的皇帝,而肖娜只是區區一番邦公主,既然嫁到風國,理應前來參拜天子,怎能反其道而行,讓天子出城迎接?這成何體統?天子的威嚴又何在?
    殷諄沉著臉說道:“風王是迎娶異國公主而歸,非出征凱旋而歸,朕豈有出城迎接的道理?”
    “哼!”張鑫哼笑出聲,拱手說道:“大王迎娶貝薩公主,可保我大風北方數十年內不會再生戰事,雖非出征,但意義更勝出征凱旋,天下姓不歡呼雀躍,陛下身為天子,難道不應做出表率嗎?”
    說話時,張鑫的拱手并不是沖著殷諄,而是沖著一旁,那明顯是在向唐寅施禮。
    看他的舉動,聽他的言詞,在場的一些皇廷大臣們都下意識地握緊拳頭,咬緊牙關。
    左相蒙洛怒聲說道:“張大人,陛下處事,自有決斷,豈是你能強加左右?只憑你剛才的話,便可治你大不敬之罪……”
    他話音還未落,張鑫轉過身來,看向蒙洛,陰陽怪氣地冷冷說道:“我正與陛下商議要事,你這區區武夫有何資格在旁插嘴?當初若非你等佞臣向陛下獻讒言,川貞二國又何至于興兵造反?”
    皇廷的左相被張鑫罵成區區武夫,可見后者氣焰之囂張已到了何種程度。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臉色同是一變,包括殷諄在內。張鑫表面上罵蒙洛是佞臣,實則是暗諷殷諄不辨忠奸,是昏君。
    不等蒙洛繼續說話,張鑫又對殷諄說道:“陛下聽信佞臣讒言,已失德于民,若是再聽信讒言,怕是要做亡國之君了!”
    這話太重了,也讓大殿里傳出一片吸氣聲,殷諄更是氣的直哆嗦,伸手指著下面的張鑫,半晌說不出一個。
    看著天子和父親在張鑫面前受辱,站于眾將中的郎中令蒙田跨步出列,震喝道:“張鑫,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在陛下面前出言不遜,今日還豈能容你?”說著話,他沖著大殿外吼道:“來人——”
    隨著他的話音,大殿外涌進來一群手持長戟的金甲武士。
    蒙田怒指張鑫,喝道:“立刻將此法天、大逆不道的賊子拿下!”
    不等皇廷侍衛上前,張鑫也大喝道:“我乃大風堂堂的治粟內史,誰敢對本官禮?”
    誰都沒有想到,張鑫的一句話竟然比專司負責皇宮警備的郎中令蒙田還管用。
    眾侍衛們面面相覷,然后紛紛垂而退,別說不敢靠近張鑫,就連大殿都不敢進了。皇宮在風國,皇宮的侍衛都是風人,對他們而言,風廷才是他們真正的主子,張鑫身為風國的治粟內史,正二品的高官,哪是他們能得罪得起的?
    見狀,蒙田又急又氣,眼珠子都紅了,他是皇宮侍衛的頂頭上司,可關鍵時刻,竟一人聽從他的指揮,全被張鑫嚇退了。此情此景,也讓天子殷諄驚出一身冷汗,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原來自己身邊都是風廷的人,原來自己這個天子的生死一直都掌握在人家風國的手里。
    殷諄坐在皇椅上,汗如雨下,身子陣陣抖。
    張鑫嘴角挑起,冷笑出聲,看都未看怒沖冠的蒙洛和蒙田父子,舉目前望,說道:“陛下若想做個明君圣主,就得聽天命、順民意,請陛下出城迎接風王和公主回都!”
    他話音剛落,與他同來的風國大臣們齊聲說道:“請陛下出城迎接大王、公主回都!”
    緊接著,以右相郭童為的一大群皇廷大臣們紛紛跪地,向前叩,不過說的話和張鑫等人一樣,也是讓殷諄親自帶領武官出城迎接唐寅和肖娜。
    風國的大臣們這么說,皇廷的大臣們也這么說,看著下面的眾人,此時殷諄感覺自己是四面楚歌,依靠,任人欺凌,甚至連他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若不去迎接唐寅回都或許真是錯誤的,只有出城迎接唐寅才是正確的。
    在張鑫等風國大臣的強硬態度下,郭童等皇廷大臣的趨炎附勢之下,殷諄最終奈的選擇妥協,他也只能選擇妥協,按照張鑫眾人的意思,親自出城迎接唐寅。
    看到天子竟被風國一個二品的官員欺負到這般田地,蒙洛、蒙田父子義憤填膺,御史中丞王易則是老淚縱橫,在大殿里長跪不起。
    張鑫為討好唐寅,自做主張的強行*宮,這讓殷諄更加認清楚自己目前寄人籬下的處境,也使風國朝廷和天子殷諄之間的矛盾全面激化。現在殷諄對唐寅已再當初的感恩之心,有的只是刻骨銘心的恥辱和仇恨。
    殷諄能親自帶領滿朝武出城迎接看}}~就來自己,還不明白內情的唐寅也甚感意外,當然也很高興,從馬車里走出來,快步行到殷諄近前,拱手說道:“臣何德何能,竟煩勞陛下親自出城相迎。”
    “呵呵!”殷諄笑了,只是笑聲聽起來十分怪異,刺耳得很,他搖搖晃晃地上前兩步,在唐寅面前站定,伸手扶著他的胳膊,說道:“唐愛卿即和番邦聯了姻、結了盟,又抱得美人歸,真是可喜可賀啊!”
    這話怎么聽怎么覺得別扭,不象是褒獎,更象是諷刺,唐寅暗皺眉頭,鼻子一嗅,酒氣撲鼻,再看殷諄的臉色,不自然的赤紅,想必是剛剛喝了不少酒。他微微一笑,說道:“陛下言重了,能順利迎娶貝薩公主,也是托陛下之福。”
    殷諄擺擺手,又拍拍唐寅的肩膀,說道:“唐愛卿在朕面前何時變的如此謙虛了?”不等唐寅接話,他又向唐寅身后望了望,疑道:“怎么未見貝薩公主?怎么朕來接她,她卻不來見朕?”
    唐寅凝視了殷諄片刻,淡然說道:“陛下不要誤會,臣等在路上遇到馬匪偷襲,公主受了些傷,現在法下車。”
    “哦?竟然有人敢偷襲唐愛卿,真是膽大包天!貝薩公主在哪?帶朕去看看她傷的怎樣!”說著話,殷諄搖晃著越過唐寅。
    肖娜有傷在身,衣衫不整,即便天子去探望也是很不合禮數的。唐寅不知道殷諄今天吃錯了什么藥,眉頭也皺得更深了。
    他剛要轉身攔阻,大臣中的張鑫等人已快步走過來,攔住殷諄,冷聲說道:“請陛下自重!”
    “自重?”殷諄仿佛聽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話,仰面哈哈大笑起來,抬手環指張鑫眾人,說道:“要朕來接的是你們,現在攔朕的又是你們,你們到底想讓朕怎樣?”借著三分醉意,殷諄也豁出去了,態度比剛才在皇宮里時強硬許多。
    唐寅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通過殷諄的這番話以及說話時的態度,也猜出是張鑫等人讓他出城迎接自己的,甚至還可能使用了*迫的手段。唐寅假裝糊涂,轉回身,對殷諄說道:“公主傷勢嚴重,現在確實法見駕,等公主傷勢痊愈一些,臣自當帶公主去向陛下請安。”
    殷諄是微醺,并非大醉,聽唐寅這么說,他也就見好就收,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朕也就不讓唐愛卿為難了。”說著話,他抬了抬手,有侍女碎步上前,同時還端過來一只托盤,上有酒壺和兩只酒盅。
    等侍女將酒盅倒滿酒后,殷諄拿起一只酒盅,并將另一只酒盅遞給唐寅,說道:“唐愛卿回都,朕敬你一杯,為你接風洗塵!”
    這時候,令在場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唐寅還未接酒,張鑫搶先一步把酒盅接了過去,說道:“陛下,風王遠行貝薩,千里迢迢,一路勞頓,不宜飲酒,這杯酒,就由微臣代風王喝了吧!”說著話,也不管殷諄和唐寅同意與否,他舉杯一仰頭,把杯中酒喝了個干凈。
    天子向王公敬酒,而身為臣子的張鑫卻把酒搶了過去,一飲而盡,這論是對殷諄還是對唐寅,都是很失禮的行為,深究起來,甚至可把他立刻處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