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7

  第四十七章
    唐寅并不明白張鑫為何要搶喝天子的敬酒,但心里也猜到他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張鑫并非唐寅的嫡系大臣,而是當初唐寅坐上風王寶座基本已成定局的情況下才被迫奈的選擇投靠唐寅。
    雖然張鑫的為人兩面三刀,又一向仗勢欺人,但對唐寅還算是忠心耿耿,加上其人的能力甚強,倒是深得唐寅的信任。
    這次他之所以搶先喝酒,其實是在賭,拿自己的性命賭殷諄不敢在酒中下毒。殷諄身為天子,被自己這些風國大臣*著出城迎接唐寅,心中自然對唐寅充滿怨恨,誰都法保證他此時給唐寅敬的酒到底是不是干凈的,張鑫以自己的性命做賭注,來換取唐寅更多的信任和重用。
    看著搶先把酒喝光的張鑫,殷諄恨的牙根癢癢,但又拿他毫辦法。
    酒水下肚,張鑫默默站立好一會,沒有感覺到異樣,心中這才長松口氣,沖著唐寅如釋重負的一笑,同時又摸摸自己的肚子,暗示唐寅酒水事。
    現在場上的氣氛很詭異,還沒有搞明白狀況的唐寅也不好多說什么,他對殷諄拱了拱手,含笑說道:“臣怎敢讓陛下敬酒?我們還是先進城吧!”
    自己的敬酒被張鑫奪了去,竟一人站出來斥責張鑫,殷諄的面子也掛不住了,感覺自己再留下來是自取其辱,他一句話都未再多說,轉身走進皇乘,令人拉車回往皇宮。
    望著皇乘漸漸遠去的背影,唐寅瞇縫著眼睛,臉上的表情依舊是似笑非笑,讓人看了法猜出他現在的心情到底是喜是怒。
    殷諄雖然走了,但皇廷的大臣和風國大臣們都還在,沒有天子在場,他們更可以肆忌憚的獻殷勤,圍攏在唐寅周圍,如眾星捧月一般,一各個滿臉對笑,問好寒暄,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在眾多大臣的圍捧中,唐寅一行人進入鹽城,他們每走過一條街,都會引起整條街的轟動,歡呼聲和掌聲雷動,仿佛整座都城都在沸騰。
    從進入鹽城到回到王府,唐寅差不多走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如此受歡迎的場面,讓肖娜都感到甚是意外,身處異鄉的不適應感一下子也減輕許多。
    回到王府之后,唐寅令侍女把肖娜送入后院,他自己則留在前院應付那些前來道賀的大臣們。
    大臣們是送走一波又來一波,應接不暇,忙的唐寅頭昏眼花,最后他委托上官元吉代自己做應酬,他則帶著邱真去往后院。
    離開鹽城長達兩個月之久,他也需要了解這段時間都生了哪些事。好在現在風國內外局勢都相對穩定,大事沒有,但瑣事不斷,邱真揀主要的說,哪個郡縣有災情,哪個郡縣鬧匪患,又哪個郡縣被暗箭查出貪贓枉法之官員等等。
    最后,邱真沒忘告張鑫一狀,把張鑫自做主張,帶著十多名大臣去往皇宮,強*天子出城迎接的事大致講述一遍。
    “現在我國局勢未穩,民心未定,與皇廷鬧翻,有害而一利,張鑫好大喜功,又愚蠢至極,只為幫大王爭臉面,竟公然以下犯上,*天子出城迎接大王,疑會讓天子誤會這是大王的意思,遷怒于大王。”
    邱真話音剛落,唐寅馬上把話頭接了過來,微微一笑,說道:“邱真,你誤會張鑫了。”
    “啊?”邱真一怔,茫然地看著唐寅。
    唐寅笑道:“讓張鑫這么做的確實是我的意思,現在,也該讓天子明白在風國誰為主、誰為次了!”他是睜眼說瞎話,張鑫的所做所為唐寅事先根本不清楚,他之所以這么說,是在袒護張鑫。
    張鑫的做法或許過激、沖動,但他的本意是好的,這點值得肯定,而且以前還生過蒙洛、王易這些皇廷大臣密謀要鏟除唐寅的事,當時因為有川貞兩國大軍壓境,他不好深究此事,但唐寅一直耿耿于懷,現在張鑫在朝堂之上給天子給皇廷一個下馬威也好,省得以后他們再給自己背后使壞,暗中添亂。
    出于這些考慮,唐寅干脆就把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不給邱真再劾張鑫的口實。
    邱真還真沒想到張鑫的做法是經過唐寅授意的,他愣了一會,搖頭說道:“大王,天子雖已名不副實,但在民眾中的聲威還在,如此羞辱天子,并非善舉啊!”
    唐寅打個哈哈,仰面一笑,拍拍邱真的肩膀,說道:“你醒得是,以后我會注意的。”
    只此一次,怕已讓天子心生仇隙了!邱真暗暗嘆口氣,但事情已經生,再懊惱也于事補,他只好話鋒一轉,又詢問這次貝薩之行的情況。
    唐寅邊走邊說,把貝薩目前的狀況詳細講給邱真。邱真聽后,哈哈大笑,說道:“如此來看,大事已成。現在大王可把三水軍西調至寧地邊境了。”
    邱真這話也就預示著戰爭已迫在眉睫,唐寅面露凝重。對杜基之戰,也是關系到風國未來命運的一戰,身為君主,唐寅又怎能不慎重?
    他正色問道:“邱真,你覺得這場戰爭要歷時多久?”
    掐著指頭算了算,邱真說道:“以三水軍的戰力,最多一月,便可解亞之危,將杜基軍逐回本土。”
    唐寅不確定地反問道:“能如此順利?”
    邱真點頭說道:“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此為我軍必勝之一;以精銳之師,伐苦戰年余的疲憊之軍,此為我軍必勝之二;我軍入亞為援軍,如在本土作戰,占有天時地利人和,此為我軍必勝之三。只此三點,我軍必能在短期內大敗杜基軍主力!”
    他的分析并非夸夸其談,每一條的分析都是實情。等邱真說完,唐寅的心里更有底了,他呵呵而笑,輕松地說道:“此戰,我方占有天時地利人和,這樣的仗想不打都不行了。”
    邱真忙拱手附和道:“大王所言極是!”
    唐寅又靜下心來手*機}看oo細細琢磨了片刻,說道:“今晚我便給潼門傳,調三水軍西進!”
    邱真面露喜色,道:“大王英明!”
    唐寅本就是好戰之人,而輔佐他的左膀右臂邱真更是極為好戰的鐵血丞相,這一君一臣掌管著風國大權,也使風國成為戰爭的旋渦中心。
    兩人邊走邊談,不知不覺間來到肖娜下榻的院落。
    現在這里熱鬧的很,里里外外都是人,侍女、侍衛們進進出出,把肖娜帶來的數車嫁妝搬進院中,而在房內,唐寅的三位夫人舞媚、范敏、袁千依也都到了,因為語言不通,還有數名侍女在旁做翻譯,你一言、我一語,整間房內鬧哄哄的。
    肖娜的傷勢早已痊愈得差不多了,通過侍女,她也了解到舞媚、范敏、袁千依三人的身份,原本在她想來,這三人肯定會合起伙來排擠自己這個異國的公主,沒想到三女對她都很客氣,尤其是舞媚,拉著她問東問西,打聽貝薩的風土人情,讓一向以熱情著稱的貝薩人肖娜都感覺很不適應。
    等唐寅和邱真到后,房內的嘈雜總算小了一些,難得一齊碰到三位夫人一位公主,邱真挨個作揖問好,腰都快直不起來了。唐寅對邱真早已不把他當外人來看,視他如知己也如兄弟。他令人準備酒菜,大家一起用餐。
    吃飯時,唐寅還特意起寧公主嚴映寒,想把她許配給邱真。當初寧國未亡時,想通過嚴映寒與風國聯姻,停止兵戈,現在寧國已亡,唐寅又沒有娶嚴映寒的心意,再把她留在王府里就很尷尬了。
    邱真第一眼見到嚴映寒時便已傾心,只是礙于她是大王的未婚妻,不敢有非分之想,現在唐寅又及此事,邱真是即緊張又激動,不過還是婉言拒絕了。但這一次唐寅可不再給他推托的機會,直接動用君主的權利,不管邱真同意于否,硬是把嚴映寒許配給他,并且還要立刻完婚。
    在飯局中,聽著舞媚、范敏、袁千依、肖娜眾女的嬉笑聲,邱真難得的老臉漲紅,對面前的山珍海味食不知味,也難得的喝的酩酊大醉,滿腦子都是嚴映寒的身影。
    雖然邱真沒有明確表示同意這門婚事,但也沒有再反對,算是事成定局,唐寅也總算把王府里的兩塊心病解決掉一個。另外一個心病便是莫國公主、邵方的親妹妹邵萱,不過邵萱年紀太小,加上風莫的關系又太重要,唐寅一時間還不能把她也推出去,只能繼續養在王府里。
    這頓飯其樂融融,眾人也相談甚歡,算是肖娜初步融入到這個新的環境之中。
    飯后,唐寅派王府侍衛護送喝醉的邱真回府,留下四女繼續聊天,他自己則去了房。臨進房前,他令侍衛去找張鑫。
    現在那些前來道喜道賀的大臣們都已離開,惟獨張鑫沒有走,他知道大王肯定會為今天的事找自己,他一直耐著性子留在王府里等候,果然如他所料,唐寅真的派人來找他了。
    在侍衛的指引下,張鑫進入唐寅的房。他快步走到唐寅近前,屈膝跪地,叩施禮:“微臣叩見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