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0

  第五十章
    三水軍營地,中軍帳。【】【絕對權力】
    上官元讓從外面大步流星走進中軍帳內,見梁啟面前的帥案上有茶水,問也沒問,拿起后一飲而盡。喝完他抹了抹嘴,說道:“剛剛收到鹽城的消息,杜基的使者又到鹽城,請求我國停戰。”
    “哦!”梁啟看著地圖,頭也沒抬,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你不好奇談判的結果如何?”上官元讓瞪著大環眼,好奇地問道。
    “死人的話,有何好聽?”梁啟喃喃嘟囔道。
    上官元讓一怔,疑道:“你怎知大王把杜基使者殺了?”
    梁啟終于抬起頭來,似笑非笑地看了上官元讓一眼,說道:“在現在這種局勢下,以大王的脾氣,肯定會殺掉使者,以明大王對此戰的決心!”
    上官元讓撇了撇嘴,在梁啟的對面坐下,一邊倒茶水,一邊說道:“你猜對了,大王確實殺了杜基使者,還責令我軍,戰決,并盡可能多的打擊杜基軍主力。”頓了一下,他又問道:“對眼前之戰,你有何打算?”
    梁啟沉吟未語。上官元讓又立刻接道:“你肯定不會做正面進攻。”
    “哈哈!”梁啟笑了,反問道:“為何這么說?”
    “你一向狡詐,打仗又喜偷機取巧,不是迫不得已,你是不會和敵人做正面交鋒的,何況眼前還是一場攻堅戰。”上官元讓邊喝茶水邊毫不留情面的分析。
    對于上官元讓的評介,梁啟含笑接受,幽幽說道:“如果能用最小的代價換取勝利,我可以所不用其極!”頓了一下,他又道:“元讓還記得當初川貞聯軍攻破霸關是使用的什么戰術嗎?”
    上官元讓先是一愣,接著又是一驚,駭然道:“你想用瘟疫破城?”
    梁啟聳聳肩,若其事地說道:“除非你有更好的辦法。”
    上官元讓皺著眉頭說道:“據報,鎮子里還有兩萬多亞姓。”
    梁啟垂下頭,看著地圖說道:“他們的死活與我軍何干?”
    上官元讓畢竟是游俠出身,身上還帶有一股游俠的豪爽和正氣,和梁啟這種冷血的正統將領是有區別的。他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說道:“我不贊成使用瘟疫這種戰術,太滅絕人性了,而且一旦控制不好,還會使我軍將士反受其害,最后有可能擴散到整個亞。”
    梁啟托著下巴,象是在認真思考上官元讓的話,沉默好一會,他才開口說道:“瓦爾鎮城防雖弱,但守軍卻有三萬之眾,而且皆為精銳,其統帥還是杜基軍元帥的兄弟,可見杜基軍對此地的重視程度,我軍若強攻,就算能最終打下瓦爾鎮,損失也必然極大,接下來,還如何和杜基軍主力交戰?”
    上官元讓沉默不語。瓦爾鎮是很小,但同樣的,鎮子小也更有利于防守,有三萬精銳死守這一座小鎮,確實不太好攻占。他為難地撓撓頭,疑問道:“梁啟,難道就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了?”
    梁啟微微一笑,說道:“辦法倒是也有,只是……”他故意話到一半沒有繼續說下去。
    上官元讓是急性子,最怕被人吊胃口,他急道:“有什么話你倒是一氣說完啊!”
    “是這樣的。”梁啟把手中的地圖攤到桌案上,一邊伸手指點一邊正色說道:“我軍還有一個戰術,就是繞開瓦爾鎮,直取亞城,但是圍攻亞城的杜基軍有十多萬人,只靠我軍自己的力量,很難能一擊便將其擊潰,可是若不能擊潰對方,我軍就要陷入失去補給的險境,甚至還會遭受杜基軍的前后夾擊。”
    “恩!”上官元讓邊聽分析邊點頭,認同上官元讓的說法,“所以呢?”
    “所以,我軍若想繞開瓦爾鎮,直取亞城,就必須得與亞城內的守軍取得聯系,我要準確地知道亞城內的亞軍還有多少兵力,戰力又如何,然后再估測有沒有里應外合一戰成功的可能性。/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恩!有道理。”上官元讓繼續點頭,等了一會,沒有聽到梁啟有下,他好奇地抬起頭,道:“你繼續說啊……”說話時,他正瞧到梁啟在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愣了那么片刻,上官元讓馬上明白了梁啟的意思,他疑道:“你是想讓我突破杜基軍的包圍圈,沖進亞城內,聯絡里面的守軍?”
    梁啟聞言,撫掌大笑,說道:“知我者,元讓也!”
    “滾他媽蛋吧,你又要害我!”上官元讓這時已感覺不到怒火,反倒是有想大笑的沖動。他就知道,梁啟當初向大王議要自己隨軍出征肯定沒什么好事,算計來算計去,最后還得算計到自己的頭上。
    “唉!”梁啟長嘆一聲,說道:“杜基軍圍困亞城接近兩年,城外早已扎好緊密的連營,毫縫隙可鉆,而且還有十多萬的大軍駐守,旁人想突破杜基軍的包圍圈勢如登天,普天之下,能做到這一點的也只有元讓你了。”
    頓了一下,他又深吸口氣,繼續道:“當然,如果元讓也覺得自己做不到,那么也不必勉強,我們再商議商議瘟疫戰術……”
    上官元讓沒好氣地白了梁啟一眼,挺身站起,同時拿起擺在桌案上的頭盔,戴到頭上,邊向外走邊說道:“你不用拿話激我,我不吃你這一套!明天,我去亞城,區區的連營算得了什么,十幾萬蠻兵又能奈我何?”
    看著上官元讓離去的背影,梁啟撲哧一聲笑了,然后垂下頭來,又神情貫注地看起地圖,手指在上面勾畫個不停,嘴里還念念有詞,也不知道他在嘟囔些什么。
    翌日,三水軍對瓦爾鎮展開佯攻,而上官元讓則準備動身去往亞城。
    梁啟本想派給上官元讓幾千人以及精通亞語的翻譯,但都被上官元讓拒絕了,突破十多萬人的包圍圈,只幾千人幫不上什么忙,反而還是累贅,至于語言更不是問題,以看就*來oo前亞和寧國關系那么交好,精通昊天帝國語言的亞人也肯定不在少數。
    在上官元讓臨行之前,梁啟特意交代他,成功進入亞城之后,務必要問清亞軍的情況,只要亞軍的戰力可以達到己方戰力的三成,己方便有繞過瓦爾鎮,與亞軍里應外合夾擊杜基軍主力的可行性。
    上官元讓仔細記下梁啟的叮囑,而后就他一人,只兵未帶,單槍匹馬的繞開瓦爾鎮,去往亞城。
    瓦爾鎮以西都屬杜基軍的控制范圍,上官元讓一路西行也不太平,不時遇到小股的杜基軍。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他擒殺一名杜基軍的小頭目,換上杜基軍的盔甲,這樣一來,確實給他帶來不少便利,再碰上杜基軍,只要不說話,便可順利蒙混過去。
    上官元讓一路西行,風餐露宿,日夜兼程,不日抵達亞城。
    沒看到亞城之前,先看到了城外的杜基軍連營。
    或許是杜基軍在亞城下作戰的時間真的太久了,連營經過長期不斷的修建和補建已扎的密密實實,連成一片,仿佛在亞城外建造起一圈外城墻,在連營之內,甚至還建起了數座高大莊嚴的圣廟,可杜基軍在休息之余做祈禱和求福,另外還有祭奠陣亡將士英靈的祭壇等建筑,偌大的連營簡直已成為數座相連的村鎮。
    上官元讓看罷,催馬緩緩前行,隨著越來越接近杜基軍的連營,里面的亞城輪廓也漸漸清晰起來。
    亞城是亞的國都,城墻又堅又高,外圍還有寬寬的護城河,向城內觀望,許多圓柱形的塔樓建筑其高度已過城墻許多,在城外便可看到,尤其是城池最中心的一座塔樓,上官元讓估計高度起碼得有十多丈,直沖云霄,高的嚇人,很難想象,如此高大的塔樓是如何建造出來的。
    他邊走邊觀望,不知不覺間已接近杜基軍的營地。
    他正繼續向前走去,這時,一支十人的騎兵小隊快飛奔過來,到了上官元讓近前,馬上騎兵紛紛勒住戰馬,開口質問道:“你是哪個兵團的?杜基語”
    上官元讓有聽沒有懂,環視十名騎兵一眼,什么話都未說,挺著胸膛繼續前行。
    “嘿!我們問你是哪個兵團的呢!你聾了嗎?杜基語”一名杜基騎兵催馬來到上官元讓近前,用手中的馬鞭敲了敲他的頭盔。
    因為杜基頭盔帶有護面的關系,杜基軍看不到上官元讓的長相,也沒有認出他非杜基人。
    上官元讓歪了歪腦袋,毫預兆,猛的一抬手,一把將對方的馬鞭奪了過來,甩手扔在地上。
    “呀!”想不到他如此囂張,竟敢把自己的馬鞭搶了去,那名杜基騎兵怪叫一聲,舉拳要打。
    可是他的拳頭還沒有打出去,上官元讓雙腳猛磕馬鐙子,連人帶馬從那名杜基騎兵的身邊掠過去,還未等對方回神,已沖過去的上官元讓突然一回手,將那名杜基騎兵的后脖根抓住,也沒見他怎樣用力,只輕輕一,就將其拎在手中,緊接著又向外一拋,耳輪中就聽咚的一聲悶響,騎兵飛出去的身子正撞在后面的一位同伴身上,兩人慘叫著雙雙摔下戰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