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2

  第五十二章
    上官元讓修為深厚,靈鎧也堅韌,即便隨著塔樓一同摔在地上,也傷不到他分毫。【】
    等塵土漸漸散去,周圍的杜基軍慢慢圍攏上前,定睛再看,只見上官元讓就站于散落一地的木板當中,拄刀而立,身上的靈鎧粘滿血跡和泥污,兩只眼睛射出駭人的精光,從那么高的塔樓上摔下來,仿佛未受到任何傷害。
    杜基軍看罷,忍不住心頭驚駭,暗暗嘀咕,眼前這名敵人到底還是不是人?怎么如此厲害?杜基軍停頓了那么幾秒鐘,不知是誰最先吶喊出聲,這也拉開了杜基軍再次圍攻的號角,人們紛紛涌上前去,目標只有一個,上官元讓。
    補充一些體力和靈氣的上官元讓抖擻精神,掄刀再戰,敵兵沖上來的快,可他殺人的度也不慢,各種大范圍攻擊的靈武技能被他象普通出刀一樣連續施放出來,周圍的敵軍不是一個一個的倒地,而是成群成片的翻倒,慘叫聲、哀號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
    在如此勇猛的上官元讓面前,就連作風一向兇狠的杜基軍都感覺膽戰心驚,許多士卒嚇的腿肚子轉筋,干吆喝卻不敢靠前。上官元讓心中清楚,其實自己也是三板斧,不可能長時間的連續施放靈武技能,想要突破敵營,就必須得戰決。
    交戰之中,他看準敵兵人群中一名騎馬的將領,毫預兆,他突然加力,向那名將領猛沖過去。在他的連續出刀之下,杜基士卒要么被砍倒,要么被嚇退,上官元讓一口氣沖到那名將領近前,手中的三尖兩刃刀由下而上的刺了出去。
    那將領距離上官元讓不算近,而且中間還隔著人山人海的士卒,想不到對方這么快就沖開一條血路,殺到了自己近前。杜基將領來不及出槍招架,本能的側身閃躲,他是把上官元讓的鋒芒避開了,但后者一招不中,立刻變招,把靈刀當棍使,又橫著一掃,就聽啪的一聲,三尖兩刃刀的刀面正拍在那名將領的肋下。{清風手打shouda8}后者怪叫一聲,身子幾乎是橫著飛下戰馬的,撲通一聲摔進杜基軍的人群里,砸倒一群士卒。
    上官元讓看也不看敵將的死活,順勢竄上他的戰馬,撥轉馬頭,又向亞城方向沖殺而去。
    在杜基軍的大營里,上官元讓足足沖殺半個多時辰,總算是殺到營寨靠內的邊緣。沖到這里,前方的敵軍就更多了,尤其是轅門處,完全被杜基軍所擁堵,舉目望去,看不到空地,目光所及之處都是敵兵敵將,而且大多數手持弓箭,估計硬沖過去,自己得先被對方射成篩子。
    上官元讓暗皺眉頭,當機立斷,放棄走轅門,改成硬沖敵營的寨墻。
    對于普通人來說,寨墻是一條死路,可對上官元讓而言,木制結構的寨墻擋不住他。他快馬加鞭,向轅門右側的寨墻沖去。未到寨墻前,上面的杜基軍已張弓射箭,在一陣嗖嗖聲中,數以計的飛矢當頭落下。
    上官元讓大喝著掄起靈刀,撥打箭支,他的出刀雖快,能擋下一支十支雕翎,但卻擋不下全部。透過刀幕的箭支所剩幾,釘在他身上破不了他的靈鎧,但他跨下的戰馬吃不消,很快,一支箭矢釘在馬身上,另一支箭矢在馬頸劃開一條大口子,戰馬吃痛,稀溜溜的怪叫,如同了瘋似的不受控制的前沖。
    這正合上官元讓心意,趁著戰馬飛奔馳,他運足靈氣,注入靈刀之內,靈刀的刀身隨之射出刺眼的光芒,整把刀仿佛變成光刀,亮著如同在地上又升起一顆太陽。靈刀的光芒越來越盛,很快,靈刀的形態生改變,刀身變扁變寬變長,原本的三尖兩刃刀瞬間變為一把巨形的砍刀。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上官元讓坐在馬上,雙手緊握巨刀,向外橫著一揮,耳輪中就聽嗡的一聲悶響,一道狹長的靈波橫掃出去,直奔寨墻上的杜基軍。
    許多杜基軍這輩子也沒見過兵之靈變,人們都已被上官元讓手中靈刀的變化驚呆嚇傻,等他們意識到不好的時候,長長的靈波已飛到近前。
    咔嚓——在一陣脆響和慘叫聲中,寨墻上的杜基軍至少有二十多人被靈波攔腰斬斷,下半截身子倒在寨墻上,上半截身子已然栽下寨墻。
    “啊?”人們紛紛驚叫出聲,再抬起弓箭,想繼續放箭,上官元讓已連人帶馬的沖到寨墻之下,他雙腳踩著馬鐙子,整個人幾乎在馬背上站立起來,與此同時,他雙手持刀,立劈華山的向下猛砍。
    喀嚓!
    這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直把周圍的杜基軍震的腦袋嗡了一聲,什么都聽不到了,人們手捂雙耳,驚恐地瞪大眼睛,只見上官元讓的靈刀竟硬生生把寨墻劈開一道大豁口,塵土漫天、木屑橫飛,真仿佛要天崩地裂一般。
    還沒等人們回過神來,上官元讓的第二刀又全力劈砍下來。喀嚓!又一聲巨響,同樣的寨墻上又多出一道豁口,兩道豁口相隔只有半米,隨著上官元讓一記橫掃,豁口之間的半米寨墻被他一刀砸倒,后者順勢催馬,順著砸開的豁口沖了出去。
    嘩——上官元讓這驚世駭俗的三刀,令寨墻上下的杜基軍一片嘩然,這已出他們所能理解的范疇,望著絕塵而去的上官元讓的背影,杜基軍甚至忘了要放箭,一各個呆呆地站在寨墻上,身子不斷地哆嗦著,從骨子里生出冰冷的寒意。
    寨墻上的杜基軍被上官元讓的神勇嚇傻,但轅門處的杜基軍可沒打算眼睜睜看著他逃脫,很快,杜基的騎兵便從轅門殺出,大聲呼嘯著向上官元讓追去,同時不停的張弓怒射。
    上官元讓邊跑邊回頭撥打箭矢,不知不覺間已進入到亞城的射程之內。
    亞城城頭的守衛早就看到杜基軍營里的混亂,也看到渾身是血的上官元讓從杜基軍營里硬沖出來,后面還有數以千計的杜基騎兵追殺,雖然未搞清楚他的身份,可也沒有草率放箭,亞士卒紛紛站在城頭,翹腳}}。向外張望。
    上官元讓又向前飛馳了一會,已快要接近亞城的護城河,這條護城河得有七、八米寬,水流算不上湍急,但卻有三米多深,而且河底都是淤泥,一旦陷進去,再難有浮上來的可能。眼看著護城河已到近前,上官元讓非但沒有勒馬減,反而用手中的靈刀重拍戰馬的馬臀,戰馬吃痛,跑的更快,奔到護城河邊緣時,上官元讓猛的一扯韁繩,戰馬凌空跳起,躍到護城河的上方。他人還在空中,突然甩掉馬鐙子,雙腳踩住馬背,用力一蹬,以空中的戰馬為跳板,再次向前跳躍出去。
    嘭!咚!
    這聲悶響幾乎同時響起,上官元讓摔滾到護城河的對岸,而他的戰馬則直直掉進護城河的中央,馬兒稀溜溜的嘶叫幾聲,便慢慢沉了下去。
    七八米寬的護城河,上官元讓一躍而后,但后面追殺而至的杜基騎兵們跳不過去,人們紛紛在岸邊勒住戰馬,領頭的將領瞪著通紅的雙眼,怒視對岸的上官元讓,嘶吼著喝令手下人放箭。
    千余名騎兵齊齊放箭,陣勢也不容小覷,上官元讓倒也干脆,直接甩出一記靈亂·風,將對方的箭陣擋一擋,隨后向亞城城下狂奔過去。
    這時候,亞城頭的亞軍不再干看著了,聞訊而來的指揮官馬上喝令部下,向護城河外的杜基軍放箭,至于一個人跳過來的上官元讓則放他到城下,問清楚之后再做處理。
    亞城城頭箭如雨下,杜基騎兵難以招架,在有十數人被亂箭射下戰馬的情況下,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回軍營。
    他們一撤,上官元讓也長松口氣,將釘在自己靈鎧上的幾根箭矢拔掉,然后緩步走到城門前,站定。
    “來者何人,報上名姓!”城頭上一名亞將領探出頭來,向城下的上官元讓大聲喊喝。
    聽不懂他說什么,上官元讓抬頭震聲喝道:“我是風國援軍,叫一個懂風語的人出來說話!”
    對方的話他聽不懂,他的話對方也聽不明白,雙方的對話如同雞同鴨講。
    見那名亞將領探著腦袋,皺著眉頭,滿臉茫然地看著自己,上官元讓也感覺到對方沒聽懂自己的話。他想了片刻,干脆散掉身上的靈鎧。
    他不把靈鎧散掉還好點,一把靈鎧散去,城頭上響起一片張弓之聲,只見一根根箭頭從城墻上齊齊探出來,目標直指他的身上。
    上官元讓先是一驚,而后馬上明白了,肯定是自己身上的杜基盔甲引起了亞軍的誤會。他快的把頭盔摘掉,仰著頭,回手指指自己的臉,大聲說道:“風,風!嗚嗚……的風……”他邊說邊用手比畫,描述風刮過的樣子。
    其實不用那么費勁,只看他的相貌,城頭上的亞軍立刻便判斷出他不是杜基人,而是昊天帝國的人,再聽他一個勁的說‘風”那名亞將領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一邊揮手示意周圍將士放下躬箭,一邊伸手指著城下的上官元讓,連聲叫道:“風?風、風——”
    看對方的樣子,顯然猜出自己的身份了,上官元讓把手中的三尖兩刃刀往地上一插,回手點著自己的鼻子,應道:“是的,我是來自風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