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3

  第五十三章
    亞將領別的沒聽懂,但風可聽明白了,心中一動,難道來人是風國援助亞的將領?想到這里,他立刻令人趕快去找一名會風語的人上來。
    風語和寧語屬同一種語言,只是個別的音腔調略有不同,亞與寧國交好余年,在亞會寧語的人太多了。時間不長,一名亞士卒跑上城頭,向指揮官說明自己懂風語。
    亞將領立刻讓他問明城外來人的身份和姓名。那名士卒答應一聲,用正腔圓的風語大聲喊道:“城外的將軍尊姓大名?來自何地?”
    終于來個會風語的亞人了!上官元讓精神一振,他昂挺胸,回道:“我乃風國上將軍上官元讓,次此前來是要與貴國商量破敵之計,你等開門,讓我進城!”
    呦!竟然是風國的上將軍!那名亞士卒倒吸口涼氣,沒敢耽擱,馬上把他的話翻譯給指揮官。
    亞將領聽后也是心中一驚,他推斷出上官元讓可能是風國人,但沒想到會是級別這么高的將領。風國的上將軍,拿到亞國就相當于一個集團軍的總指揮官。
    他愣了片刻,馬上讓士卒告訴上官元讓,在城外稍等片刻,而后,他又派出手下人去往王宮,向國王稟明情況。
    現在的亞城雖還不至于油盡燈枯,但也是強弩之末了,城中儲備的糧草已到消耗殆盡的邊緣,再不解決亞城之圍,不用杜基軍來打,餓也得把城中的軍民餓死。上官元讓的出現疑是給苦苦支持的亞城打下一針強心劑,報信的士卒下了城墻,一邊快馬加鞭的向王宮跑,一邊不停的大聲吆喝:“風國援軍到了!風國的援軍到了——”
    吆喝聲很快引起街道上姓們的駐足圍觀,人們走上街頭,三五成群,議論紛紛,由于事先并不了解王廷和風國的密談,也不知道亞已和風國簽署了隸屬條約,對于風國援軍的到來,人們更多的是表示驚訝。在亞姓的心目中,風國的形象和杜基是差不多的,他吞并了一直與亞交好的寧國,使亞失去了盟友的支持,甚至這次杜基入侵亞,風國也是主謀之一,人們實在想不明白,與杜基是盟友的風國怎么會忽然來援助己國。
    亞的王廷對風國援軍的到來則是又驚又喜,他們是與風國簽署過條約,但風國會不會真的參戰,派出援軍,誰都不敢保證,他們也是心里沒底,現在聽聞風國援軍到了,亞的朝廷立刻炸了鍋,亞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直接從王椅上站起,身子前探,雙眼瞪得溜圓,眨也不眨地看著下面前來報信的士卒。
    還有亞的總指揮官凱·德帕迪約十分冷靜,問報信的士卒道:“風國的援軍來了多少人?”
    士卒咽口吐沫,伸出一根手指,有些結巴地說道:“只……只來有一人!”
    “什么?只一人?”滿朝大臣聽聞此話,不大失所望,只來一人又有何用?哪里能解亞城之危?
    凱·德帕迪約的想法則和旁人不同,他皺著眉頭問道:“來人現在何處?”
    “就在城外?”
    “既然只有一人,他又是如何通過的敵軍連營?”
    “據說是……是強行突破敵營,硬沖過來的……”
    “啊?”這話又是引起亞朝廷一片嘩然,許多大臣都連連搖頭,表示不相信,只一個人怎么可能強行闖過杜基軍營,這太不可思議了,也出人們的想象。就連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都不確定地問道:“來者真的是風國人?不會是杜基的奸細?”
    “看相貌,肯定是風人對的,而且來人自稱是風國的上將軍,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在風國乃至整個昊天帝國已算是赫赫有名猛將,但在亞這里,還沒有幾個人聽說過他的名。旁人不了解上官元讓是何許人也,但凱·德帕迪約有所耳聞,他身為亞軍最高的指揮官,自然對周邊國家的軍情十分熟悉。
    吸氣的同時,他急忙對杰拉爾·哈代斯迪說道:“陛下,我知道上官元讓其人,他是風國的上將軍對的,而且在風國還素有第一猛將之稱,更被風王封為敵將軍,既然來者是上官元讓,單槍匹馬的闖過杜基連營也并非沒有可能。”
    “啊,原來是這樣!”杰拉爾·哈代斯迪呆呆地點下頭,他是典型的人國王,不懂得靈武,也沒學過靈武,而且亞這個國家也一向是重輕武。他沉吟了片刻,說道:“那……快請這位上官將軍入城……還是由我親自去接他吧!”說著話,他要動身向外走。
    凱·德帕迪約擺手把他攔住,說道:“陛下畢竟是一國之君,上官將軍在風國的地位再高,也只是人臣,陛下親自迎接不合禮數,還是由臣等去迎為好。”
    想想他的話也有道理,杰拉爾·哈代斯迪又坐回到王椅上,醒道:“切記要以上賓之禮待之!”
    亞眾大臣紛紛躬身施禮道:“臣等明白。”
    亞國王雖然未出宮迎接上官元讓,但亞滿朝的大臣都有出宮相迎。很快,亞城的城門打開,吊橋放下,上官元讓不懂那些煩瑣的禮節,見城門開了,便著三尖兩刃刀直接往里走。
    他剛走到城門洞里,就聽頭頂上方清脆的鐘聲響起,他舉目抬頭向上一望,原來城門洞的上方是空的,從下面可以直接看到最頂端的塔樓,在塔樓上懸掛的銅鐘正在左右擺動,出當當當的鐘聲。
    在亞,鐘聲即可以用于示警,也可以用于節慶,此時亞鳴鐘,是表示對上官元讓的尊敬以及對他到來的歡迎。
    上官元讓不清楚這些,皺著眉頭,語氣中透著不滿,嘟囔道:“開門就開門,還敲什么鐘嘛!”
    他剛走出城門洞,就見對面走過來一群身著華服的亞人,年歲都不小了,最年輕的也在三十開小說就來外。為的是員武將,盔甲的風格即不同于風國,也不同于貝薩和杜基,以輕便的鏈子鎧為主,只是在重要部位裝釘上板甲,看上去或許讓人感覺怪異,但卻極為有用。
    他在打量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在打量著他,看到上官元讓身著杜基軍盔甲,亞大臣們先是一愣,而后又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肯定是上官元讓事先裝扮成杜基軍的模樣才蒙混過杜基連營的,不然他只一個人,怎么能沖得過來呢?!
    還是凱·德帕迪約領先走上前來,效仿風國式的禮節,向上官元讓拱手施禮,說道:“久聞上官將軍威名!在下是凱·德帕迪約。”
    一旁的翻譯把他的話用風語講給上官元讓,不過在翻譯的時候,他特別把凱·德帕迪約的軍銜和伯爵爵位加了進去。
    聽聞對方是亞軍的總指揮官,上官元讓也是面色一正,忍不住又多打量他幾眼。令他略感失望的是,凱·德帕迪約的修為并不深厚,當然,全**隊的總指揮官也不一定非要是靈武高強之人才能擔任。
    接下來,翻譯又把其他大臣的身份、名、爵位一一向上官元讓做了介紹,對他而言,亞人的名本就又長又不好記,現在又一下子說了這么多,上官元讓聽的迷迷糊糊的,到最后,也僅僅記下了凱·德帕迪約這一人的名。
    沒興趣和對方做過多的寒暄,上官元讓直視凱·德帕迪約,直截了當地問道:“德帕迪約將軍,不知貴軍現在還剩有多少兵力?”
    “這……”沒想到剛見面上官元讓就問起這個,凱·德帕迪約有些哭笑不得,他客氣地說道:“國王陛下還在王宮內等候上官將軍,上官將軍是不是先見過陛下之后再議事呢?”
    “麻煩!”上官元讓撇嘴嘀咕一聲,揚頭說道:“你等前方帶路!”
    他的態度十分傲慢,一是上官元讓的本性如此,其二也是他性情梗直,不好做作,也不太懂禮術。
    亞大臣面面相覷,心中苦笑,看上官元讓這副派頭,顯然已把自己當成上國來使了,全然沒把自己這些人放在眼里。不過在亞和風國簽署的條約中,亞確實要以屬國自居了。正因為這樣,人們即便中心不滿,也不敢多說什么。
    隨亞大臣們進入城內,上官元讓邊走邊向四下觀望,臉上也不時流露出驚訝之色。亞建筑的宏偉是乎他想象的,一座座高聳如云的塔樓在城外觀望尚且覺得高大異常,現在近在咫尺,看上去更是宏偉壯觀,同樣的面積,在風國蓋出來的院落只能住幾十人,而換成亞的塔樓,則可以住數號人,這大大縮減了城池所需的空間,也可以使城池容納更多的人口。即便是上官元讓這種單純的武夫都覺得風國應該大規模的引進亞塔樓式建筑技術,即便只用于軍事上也是好的。
    又向城內走了一段,他的目光被遠處的一座碧綠蔥蔥的圓錐型建筑所吸引,觀望了一會,忍不住抬手一指,好奇地問道:“德帕迪約將軍,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