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5

  第五十五章
    檢驗一支軍隊的戰力如何,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對方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迫對方展現出最真實的那一面。/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上官元讓在進入營帳之前對陪行的凱·德帕迪約說道:“你不要進來,在外面等我片刻即可。”說完話,也不理會凱·德帕迪約反應,挑開營帳的帳簾,大步流星的沖了進去,與此同時還用杜基語高聲喊殺。
    他現在穿著的是杜基軍盔甲,頭盔的護面又遮住他的容貌,加上上官元讓身材本就高大粗壯,此時看去,和杜基軍士卒沒什么區別,而且他喊的還是杜基語,現在就是徹頭徹尾的杜基軍。
    營帳里有七八名亞士卒,有些躺在床上休息,有些在喝著熱茶聊天,人們毫準備,誰都沒有想到會有杜基軍突然闖入自己的營房里。
    在上官元讓近來的一剎那,營帳中的杜基軍皆是一愣,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上官元讓掄劍沖到中央的木桌前,對準一名坐在桌旁喝茶的亞士卒腦袋,惡狠狠一劍劈了下去。
    看上去他象是使出全力,其實還是有所保留,出劍的度連正常情況下的四成都不到。
    即便如此,他這一劍也夠快的,劍鋒劃過空氣,出刺耳的呼嘯聲。
    那名亞士卒反應也不慢,出于本能,下意識地向后仰身,只聽撲通一聲,他連人帶椅子仰面摔倒在地,與此同時,又是咔嚓一聲脆響,上官元讓的佩劍把木桌劈成兩半。
    “啊?是敵軍!敵軍殺進城內了!”一瞬間,營帳里象是炸了鍋似的,人仰馬翻,尖叫聲不斷。上官元讓正想對那名摔倒在地的亞士卒砍出第二劍,一名位于他側方的士卒猛然大吼一聲,連武器都沒來得及拿,直接飛身向他撲去。
    咚!
    那名亞士卒魁梧的身軀結結實實撞在上官元讓的身側,后者沒覺得怎樣,只是被撞的一陣搖晃,反而是撞他的士卒受反之力摔倒在地,他感覺自己不象是撞在一個人身上,更象是撞在一面墻壁上。
    “哼!”上官元讓哼笑一聲,放棄原來的目標,大手一抓,扣住撞他倒地的那名士卒的脖子,將其高高起,另只手里的佩劍作勢要刺向對方的小腹。
    不過經過此人的一耽擱,營帳中的其他亞士卒已全都反應過來,人們幾乎是想都未想,蜂擁而上,有兩人分別摟住上官元讓的雙腿,另有兩人則死死抓住他的雙臂,還有一人摟抱住他的腰身,這五人,把上官元讓牢牢纏住。
    趁著同伴纏住敵人的空擋,先前倒地的亞士卒從地上爬起,吼叫著沖回自己床前,從床下抓出佩劍,拔劍出鞘,然后轉回頭,大喊著向上官元讓沖去,同時手中的佩劍也直直刺向上官元讓的小腹。
    在不使用靈氣的情況下,上官元讓想掙脫開五名亞士卒的控制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眼看著對方的長劍已刺到自己近前,上官元讓幾乎是使出全身的力氣,猛然一震,他本以為能把抓著自己的五名亞士卒全部震開,結果只是把摟抱他腰身的那人震的一踉蹌,來不及再管其他人,他腰身用力向旁一擰,只聽沙的一聲,鋼劍是擦著他肋下的鋼甲掠過。
    亞軍的力氣還真不小!上官元讓此時也驚出一身的冷汗,不給對方再出第二劍的機會,他把全身的力氣集中到左臂,全力向外一揮,嗡的一聲,原本摟住他左臂的亞士卒象是離膛的炮,直挺挺的飛了出去,一頭撞在營帳的帳布上,隨著嘶啦一聲,營帳的帳布被他撞開一道大豁口,他的身軀順著豁口飛滾到帳外。
    這時候,持劍的亞士卒又向上官元讓刺出了第二劍,劍鋒依舊是向他小腹而來。左手已然獲得自由的上官元讓在劍尖馬上要近身的瞬間,把劍身狠狠抓住,他帶著護手的大手好象鐵鉗一般,論對方再怎么用力,就是刺不進去分毫。
    另一名亞士卒悄悄繞到上官元讓的背后,手中不知何時已抓起一根長矛,聲息的刺向上官元讓的后腰。
    上官元讓的雙腿和右臂受制,左手又死死抓著鋼劍,實在法再去格擋身后的偷襲。
    危機時刻,他也只能拿出真本事,意見之間,他的左手散出白霧,白霧快的凝結成靈鎧,將他的左手罩住,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是手腕晃動之間,掌心里傳出咔嚓的脆響聲,原本被他握住的鋼劍應聲而斷,緊接著,他握著斷劍向背后一撩,當啷一聲,刺來的長矛被斷劍開,出手偷襲的那名亞士卒心頭一驚,正要收矛再攻,眼前突然一花,隨后感覺脖頸處冷冰冰、陰森森的,原來對方手中的斷劍已抵住自己的喉嚨。
    沒人想到眼前的‘敵人’竟然是修靈者,而且還是厲害比、能一把把劍抓折的修靈者。
    營帳里的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時間也象是停止,上官元讓前后左右的亞士卒們不滿面驚駭地看著他,尤其是那名被他斷劍抵住喉嚨的士卒,豆大的汗珠子從額頭滾落下來,握著長矛的雙手不自覺地哆嗦著。
    上官元讓的周身散出靈霧,身上罩起靈鎧的瞬間也猛然一抖,把摟抱他雙腿、右臂的三名亞士卒全部震開,接著,又散掉靈鎧,用手中的斷劍在那名亞士卒的喉嚨上輕劃了兩下,含笑說道:“出手雖慢,勇猛可嘉,還算不錯!”
    說著話,他又加大音量,向帳外喝道:“德帕迪約將軍,請近來吧!”
    他話音剛落,凱·德帕迪約和隨行的翻譯、副將、隨從以及剛才從帳內摔出去的那名亞士卒紛紛走了近來。
    見到凱·德帕迪約,營帳中的亞士卒們同是一驚,幾乎異口同聲地喊道:“將軍,有敵人入城……”
    凱·德帕迪約仰面而笑,他這一笑,把士卒們都笑愣了,人們面面相覷,不明白怎么回事。
    上官元讓摘最}}好掉自己的頭盔,環視眾人,含笑說道:“我是風國上將軍上官元讓!”說完話,他扔掉斷劍,并拍了拍用長矛的那名士卒肩膀,而后走出營帳。
    “你……”亞士卒們沒聽懂他在說什么,還想追上去,凱·德帕迪約的副將們已上前把眾人攔住,向他們解釋上官元讓的身份。
    凱·德帕迪約隨上官元讓走出營帳,到了外面,他正色問道:“上官將軍覺得我軍兄弟的戰力如何?”
    上官元讓點點頭,輕描淡寫地說道:“還不錯。”
    其實何止是不錯,亞士卒的強悍令上官元讓也嚇了一跳。剛開始他確實沒有使出全力,但是到了后面,他被*的也不得不全力應對,在他感覺,亞士卒的單兵戰力并不次于風軍,另外,亞軍的反應度夠快,臨危不亂,配合也很嫻熟。
    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凱·德帕迪約顯得有些緊張,疑問道:“那……上官將軍覺得你我雙方有沒有里應外合的可能?”
    上官元讓笑了,說道:“貴軍兵力雖少,但戰力還不錯,我覺得里應外合,可破敵軍!”
    聽聞這話,凱·德帕迪約頓是為之一喜,撫掌說道:“如此甚好,我們這就回宮去見陛下。”
    上官元讓說道:“我雖認為可行,但我并非全軍統帥,此戰到底如何來打,還得等我回去之后再做定奪。”
    凱·德帕迪約應道:“我明白。”
    通過偷襲普通的亞士卒,上官元讓對亞軍的戰力大致有所了解,而后和凱·德帕迪約返回王宮,再見亞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
    這一次會面,上官元讓的態度認真了許多,雙方經過磋商,由他定下初步的方案。
    等上官元讓返回風軍營地,講明情況之后,如果梁啟認為此戰聯合亞軍的風險太高,那風軍則要穩扎穩打,將先攻瓦爾鎮,何時能抵達亞城還未可知,若是梁啟認為亞軍的戰力值得風軍冒險突進,那么風軍會在兩天之內趕到亞城,到時風軍將以戰鼓為號,鼓聲一起,則兩軍里應外合,先夾擊東城外的杜基軍。
    對于上官元讓的方案,亞方面沒有多話的余地,只能接受,不過凱·德帕迪約一再表示,亞軍的戰力很強,斗志也高昂,各個都是驍勇善戰的勇士,絕對能在戰場上給敵人造成最大限度的威脅,不會拖累風軍,此戰兩軍也一定能一戰成功,并請上官元讓回風營后務必把亞軍的情況如實反饋給三水軍統帥梁啟。
    他的話當然有言過其實的成分,如果亞軍真象他說的那么強悍,亞城也不至于被困成達兩年之久還未破敵,凱·德帕迪約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先把風軍主力引過來再說,贏了自然最好,若是輸了,他們大不了再繼續死守亞城,至于風軍,損失的越大,只會讓風國加大軍隊的投入,最終還是對亞有利。不管怎么說,風軍和杜基軍主力之間的決戰越早越好,這也是亞目前最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