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6

  第五十六章
    商議之后,上官元讓打算在亞城內休息半天,當晚就離城,突圍出去,返回】【絕對權力】
    亞方面當然希望他早些回去,只是略做挽留。
    吃過午飯,凱·德帕迪約特意來找上官元讓,帶著他去往太陽神廟,向太陽神乞福。
    對神鬼一說,上官元讓深受唐寅的影響,根本不相信神鬼的存在,連風國的神他都不相信,更何況是亞的神了?不過凱·德帕迪約的態度很堅持,一再要求他前往,并說得到太陽神的賜福,能讓他突圍的更順利。
    上官元讓雖然不信,但也想去看看亞城中的這座最高建筑,便點頭同意了。凱·德帕迪約并沒有把上官元讓領到神廟頂部,甚至連臺階都沒上,只是在神廟的最低層跪地乞福。其實別說是上官元讓,即便是凱·德帕迪約,在沒有得到大祭司的許可下也不敢貿然進入神廟。在亞人的心目中,神廟是比王宮更神圣的地方。
    由于上官元讓根本不相信有太陽神的存在,并未象凱·德帕迪約那么虔誠,也沒有跪地,揚著頭,四處張望,不時出嘖嘖的稱奇聲。
    很快,他的目光便被神廟頂端的一個白點吸引住了。神廟足有三十米高,距離太遠,上官元讓只能看出那是一個穿白衣的人,至于長什么樣子就看不清楚了。他下意識地疑問道:“那是誰?”
    凱·德帕迪約和旁邊的翻譯雙雙抬頭望去,只望了一眼,兩人又立刻把頭垂下,低聲說道:“那是祭司大人。”
    亞實行的是政教合一,政權和神權一齊統治著這個國家,人們相信國王是由神選出來的統治者,祭司則是神的代言人,而大祭司是神最親近的仆人。在亞,祭司的地位極高,尤其是大祭司,她的意見甚至能左右整個國家的國策,有意思的是,亞的祭司全部都是女人,可能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使亞的政權和神權相對穩固,之間不會生太激烈的矛盾和沖突,畢竟女人的權利**比男人要小很多。/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上官元讓望著站于神廟頂端的‘白點”哼笑著嘟囔道:“好個高高在上的祭司大人!”
    聽他語氣中透出輕慢之意,翻譯嚇的一縮脖,沒敢翻譯他這句話。
    當天深夜,借是夜幕的掩護,亞城悄悄放下吊橋,打開城門,放上官元讓出城。上官元讓依舊是一身杜基軍的打扮,事先做了相應的準備,纏住馬嘴,包裹住馬蹄,聲息的向杜基軍連營接近。
    白天他硬闖連營,杜基軍尚且攔不住他,晚上闖起來更是容易,前后還未用上半個時辰,上官元讓便在連營里殺出一條血路,強行穿過。順利突破連營之后,倒是杜基軍的追兵給他造成不小的麻煩,上官元讓邊打邊退,見甩不開敵人,果斷的棄走大道,進入道邊的密林中與杜基軍周旋。
    最后,他放棄戰馬,利用馬匹把敵人引開,這才得意脫身。
    好在杜基連營和瓦爾鎮內的杜基軍信來往頻繁,時常有騎馬的杜基信使在路上經過,上官元讓斬殺一名信使,奪下他的戰馬,快馬加鞭的回往風軍大營。
    上官元讓這趟亞城之行,去的快,回的也快,一去一回之間,僅僅用了不到三日。
    得知他回營,梁啟親自出營去接,把上官元讓迎回中軍帳,又是令人斷茶送水,又是令人準備吃的。
    上官元讓也不客氣,一邊大剌剌的吃喝,一邊向梁啟講述亞城的情況。
    他沒有多余的廢話,也不會講亞城內有哪些不可思議的奇觀,開門見山的說明他所見到的亞軍狀況。
    等梁啟聽到亞軍才兩萬來人的時候,皺起眉頭,幽幽說道:“只兩萬多人……”
    上官元讓正色道:“雖兩萬多人,但亞軍的單兵戰力不弱,甚至強于我軍,我有試過,在我偷襲并不使用靈武的情況下,七八名亞軍士卒便要*我使出全力了。”
    “哦?”梁啟笑了,搖頭說道:“那定是元讓你一開始太托大了。”
    這倒是事實,上官元讓也未反駁,反問道:“梁啟,那你覺得我軍能不能直接突進到亞城?”
    梁啟揉著下巴,喃喃說道:“單兵戰力強,但總體兵力少,直接突進,風險甚高啊!”梁啟并不缺乏冒險精神,但那要分情況,若是形勢所*,他會冒險一搏,但現在,他覺得沒有那個必要。
    上官元讓倒是和他想的不一樣,他說道:“此戰還是戰決為好。”
    “元讓為何這么說?”
    “大王已傳令我軍,要盡快擊潰敵軍主力,另外,將士們離都已久了,單單在潼門就駐扎了一個多月,現在離都兩月有余,若是與敵耗下去,怕將士們會生思鄉之情,影響我軍戰力,尤其是軍中的那些新兵。”
    梁啟邊聽邊點頭,不得不承認,上官元讓的話也是有道理的,他疑問道:“元讓,依你之見,我軍突進到亞城,與亞軍里應外合,有沒有破敵的可能?”
    “有!”上官元讓連想都未想,直截了當道:“成功的機會起碼有六成。”
    現在上官元讓已稱得上是久經沙場的‘老將”對于他的判斷,梁啟還是極為重視的,聽他這么說,梁啟若有所思,考慮許久,緩緩說道:“六成的勝率已可一戰,何況還有元讓在,勝率應該還能高兩成。”
    上官元讓傲然一笑,說道:“杜基軍也不過如此,杜基連營,我來去自如,取敵帥級,亦如探囊取物!”
    梁啟看著上官元讓樂了,說道:“好,就如元讓所愿,我軍突進亞城!”說著話,他又側頭對白勇說道:“白將軍!”
    “末將在!”
    “傳子纓將軍和張大人,請他二人調派五萬天鷹軍入亞,只需駐扎在瓦爾鎮外即可,須與敵交戰。”最~好}
    白勇吸氣,低聲說道:“將軍,大王可未調天鷹軍參戰啊!”
    梁啟挑起眉毛,說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次我軍突進亞城,風險甚大,有五萬天鷹軍牽制瓦爾鎮敵軍,即能保障我軍后勤補給,等戰后我軍還可以調轉回頭,與天鷹軍聯手全殲瓦爾鎮內的三萬敵軍,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可是……子纓將軍和張大人都未必會同意啊!”
    “子纓向來膽大,性情爽直,又一心為國,只要知道出兵對戰局有利,他一定會派兵增援。至于張鑫,小人而言,不足為慮,我軍不是從杜基軍那里繳獲許多戰利品嗎?挑出一些送他即是。”梁啟胸有成竹地說道。
    白勇想了想,輕嘆口氣,說道:“是!末將明白了。”
    梁啟不放心地叮囑道:“派一精明能干又能說會道之人回國。”
    “是!將軍!”白勇插手令命。
    上官元讓說道:“遠水解不了近渴,從良州到亞,即便是日行里,也得要數日才到。”
    梁啟垂下頭來,點了點桌上的草圖,輕聲嘆道:“要破杜基連營,還不知道要打多少天呢!”
    天眼和地的探子已繪制出杜基連營的大致草圖,通過草圖所示,可以看出杜基軍統帥雷米·阿扎寶絕非泛泛之輩,連營堅固,環環相扣,攻守兼備,想把這一大片環形的連營全部攻破,并非易事。
    上官元讓闖杜基連營是很容易,但前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而三水軍十萬人的進軍又哪能做到這一點?何況杜基軍本就兵力占優,又處于守勢,梁啟對此戰并不象上官元讓那么樂觀。不樂觀不代表他沒有取勝的信心,梁啟最終還是決定繞過瓦爾鎮,直擊杜基軍主力。
    三水軍避開瓦爾鎮,直取亞城的戰術也頗出杜基軍統帥雷米·阿扎寶的預料,在他看來,風軍的戰術太大膽了,不考慮后顧之憂,這完全是一副不成功則成仁的搏命戰術。聽聞風軍的動向后,杜基軍有不少將領向雷米·阿扎寶議,主動出擊,與瓦爾鎮的將士前后夾擊風軍。
    雷米·阿扎寶沒有接受麾下的議,在他看來,現在風軍士氣正盛,主動出擊是不智之舉,依仗堅固的營盤抵御風軍才是良策。他下令全軍按兵不動,死守營寨,同時他又對兵力部署做出一定的調動,把連營內的杜基軍分向東、西兩個方向云集。
    三日后,三水軍*近杜基軍大營。
    梁啟沒有立刻下令進攻,而是在杜基軍連營的東側扎下己方營寨,休息一天,等到翌日,三水軍主力出營,在杜基軍連營的兩里外列起戰陣,擺開進攻架勢。
    杜基軍倒是毫出戰的意思,轅門緊閉,全軍龜縮死守。
    按照原來的約定,三水軍敲起戰鼓,鼓聲雷動,轟鳴震耳,那是在給亞城放信號,告訴城內的亞軍,準備出城與己方夾擊杜基軍的東營地。
    在鼓聲響起的同時,三水軍全體向前推進,一塊塊的方陣鋪展開來,左右呼應、前后照應著前進。
    此時,杜基軍營寨的寨墻上已站滿杜基軍將士,看著營外鋪天蓋地而來的風軍,人們的臉色都不太好看,自入亞作戰以來,他們還是第一次碰上這么多的敵軍,亞地小人寡,全國的總兵力加到一起還沒有三水軍一個軍團的兵力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