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7

  第五十七章
    三水軍由杜基連營的東側展開進攻,十萬人的陣勢不容小覷,舉目望去,營外的風軍鋪天蓋地,邊沿。【】[官場-小說]雙方的激戰也隨之展開。
    兩軍還未接觸,箭陣已先落到對方的頭頂上,成群成片的士卒在箭雨的傾泄下紛紛倒地,前面的人剛倒,后面的人便立刻頂了上來。
    杜基連營不僅堅固,里面的防御也非常完備,滾木擂石不計其數,營中還擺放有許多投石機,不停的向外射石,這些都給風軍造成巨大的傷亡。
    上官元讓早早的頂到風軍的最前面,一馬當先的沖向杜基軍營寨。在杜基軍的箭射之下,上官元讓的戰馬只眨眼工夫就變成刺猬,轟然倒地,上官元讓步行沖鋒,連續釋放靈武技能阻擋前方箭雨,硬是沖到寨墻之下。
    見敵人已沖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杜基軍對他的攻擊更猛,箭矢、棍木、擂石連續不斷的從他頭上落下來。以上官元讓的修為也頂不住如此強猛的進攻,他又一次用出兵之靈變,將寨墻硬砍出一道豁口。
    這一次杜基軍倒是早有準備,并未慌亂,寨墻后面的杜基軍士卒第一時間搬運拒馬,先是把破損的寨墻封堵住,與此同時,后面的士卒已列起戰陣,齊齊放箭。上官元讓還未順著豁口沖進去,身上已先中數十箭之多。
    這種強度的勁射之下,上官元讓被亂箭撞的連連后退。他怒極大吼,釋放出靈亂·極。漫天的靈刃將迎面射來的亂箭絞個稀碎,連帶著,就連兩段拒馬也被一并切成碎塊,可是還未等他放第二輪靈武技能,對方的箭陣又至,上官元讓又被射退出數步,這時候,他身上的靈鎧已承受不住連續不斷的打擊,開始出現裂紋,不管他再怎么不甘心,也不能繼續沖鋒下去,被迫的只能暫時后退,散掉破損的靈鎧,罩起新的靈鎧。)
    他是把對方的寨墻打開缺口了,但對方的抵御太強猛,連上官元讓尚且攻不進去,其他人就更不行了。三水軍沖上去一波,被射倒一波,加上還有拒馬的阻擋,根本沖不進去,拼殺的時間不長,拒馬的尖刺上已掛滿了風軍士卒的尸體。
    見里面的敵人甚強,三水軍不再貿然沖鋒,人們在豁口外聚集起來,向里面放箭。雙方在不大的豁口這里你來我往的對射,頂在前面的士卒倒下一排又一排,很快,寨墻內外的尸體都已羅起好高,雙方的攻堅戰變成了你死我活的消耗戰。
    望著前方戰場的激戰,在后面壓陣的三水軍將領們額頭上都見了汗,白勇連連舉目眺望亞城,不解地嘟囔道:“元讓不是說已與亞方面商定好了嗎,擊鼓為號,怎么直到現在也未見亞軍出城夾擊敵人?”
    梁啟面表情地說道:“也許亞軍正在觀望,看我軍與杜基軍的交戰能不能占據上風!”
    “狡猾的亞人!”白勇握緊拳頭,咬牙說道。
    梁啟笑了,喃喃說道:“想必在亞人的心里,我們風人更加狡詐。”
    亞城。
    城內的亞軍此時已經做好出戰的準備,雖未傾巢而出,但也集結了一萬五千人,總指揮官凱·德帕迪約親自參戰。這一萬五千的亞軍,沒有傷病老弱,清一色的精壯之士,其中有過半為騎兵,可以說亞城已把最具戰斗力的將士都派出參戰了。
    凱·德帕迪約穿戴著鋼盔鋼甲,直接催馬沖上臺階,登上城墻,低頭向下望了望,手指城外,高聲吶喊道:“侵我家園、殺我子民的強盜就在城外,現在該是我們反擊的時候了!”說著話,他回手拔出佩劍,高舉到空中,又喊喝道:“亞的勇士們,拿起你們的武器,讓城外的敵人接受正義的審判!殺——”
    嘩——凱·德帕迪約揮劍之間,城內吶喊聲一片。
    隨著號角響起,亞城門吊橋落下,城門打開,騎兵率先沖出城門,步兵隨后跟上,一萬五千的亞軍如潮水一般涌出城池,直奔杜基軍的連營而去。
    為了抵御三水軍,亞軍的主力都已匯集到連營的東側,正對著亞城的西側這邊防御薄弱,兵力少得可憐,看到亞軍主力突然出城,快的殺來,杜基軍都慌了手腳,一邊派人向指揮官雷米·阿扎寶稟報,一邊把全部的兵力都頂上寨墻,做出拼死一搏的架勢。
    眼看著亞軍的騎兵已進入己方射程,杜基軍的將領下令放箭。
    數千名杜基軍在寨墻上齊齊射出箭矢,只是一輪箭射,亞騎兵的陣營就傳出一片慘叫聲,余騎被連人帶馬的射翻在地,不過亞騎兵的度并未因對方的箭陣而降低度,反而沖鋒的更快了,陣形也不再想剛開始時那么集中,快奔馳的騎兵擴散開來,分頭沖擊敵軍營寨。
    杜基軍的箭陣雖猛,但兵力畢竟太少,加上亞騎兵的沖刺度又太快,沒過多久,亞軍已沖到寨墻前。
    亞騎兵不擅騎射,但善投擲,沖到寨墻近前的亞騎兵紛紛把手中的長槍、長矛投擲出去。他們自身的力氣再借助戰馬沖鋒的慣性,投擲出去的武器力道大的驚人,只聽寨墻上的慘叫聲此起彼伏,數的杜基士卒被長槍、長矛貫穿身體,倒飛著摔下寨墻。
    投擲出武器的亞騎兵立刻又取出繩索,全力甩出,纏住杜基連營的轅門,然后數十騎一齊快馬加鞭的反跑,在繩索的拉扯之下,只聽轅門處咔嚓一聲脆響,兩扇寨門被數十騎兵硬生生的用繩索扯掉。
    打開了寨門,后面的騎兵一涌而入,騎士們抽出腰間佩劍,殺進營地之中,見人就砍,逢人便殺,這支亞騎兵,真好象戰場上的一把尖刀,一氣呵成的撕開杜基軍防線,突進軍營之內。
    三水軍由外向內的進攻,亞軍由內向外的反撲,兩邊談不上有什么配合,但卻把杜基軍夾擊的苦不堪言,整座東營內外皆亂。這時候杜基軍軍]。o*。心慌亂,尾難以顧全,但其主帥雷米·阿扎寶可未慌,對眼前的局勢他也早有心里準備。
    得知亞軍突破己方防線,已成功殺入軍營之內,雷米·阿扎寶只是冷笑一聲,不慌不忙的傳令下去,吹號角傳令西營。
    前已經交代,雷米·阿扎寶知道三水軍由東攻來,但他并沒把杜基軍的兵力全部集中在東營,有半數的兵力還留在西營,東營這邊號角一響,西營的杜基軍立刻出營,目標不是三水軍,而是亞城。
    五、六萬人的杜基軍對亞城展開猛攻,而防守亞城西側的守軍還不到兩千,人們萬萬沒有想到,在己方和風軍里應外合夾擊敵人的情況下,杜基軍竟會拿出這么多的兵力奇襲己方西城。不管亞城的城墻再怎樣堅固,城防再怎么完善,以兩千人抵擋五、六萬人都是不可能的。
    西城這邊的告急還未傳到王宮,杜基軍就已突破城防,殺入城內,得知消息的亞王廷一片慌亂,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馬上派人傳令出戰的凱·德帕迪約,令其立刻回城救援,接著,他把王宮的侍衛都派了出去,去抵御殺入城內的杜基軍。
    亞城東面的戰場,三水軍和亞軍里應外合,已占盡優勢,尤其是殺入杜基軍營的亞軍,把營中的杜基軍殺的節節潰敗,眼看著就要打到東側寨墻附近,可偏偏這個時候,亞城告急,國王令他立刻率軍回救。
    這個命令對于凱·德帕迪約來說疑如五雷轟頂,他也別選擇,只能退兵,不然就算這邊取勝了,甚至全殲了東營內的數萬杜基軍,亞城失守,也就意味著一切都完了。
    在形勢一片大好的局面下,亞軍被迫撤退,回城救援,沒有了后顧之憂的杜基軍終于可以集中精力,全力對付營外的三水軍,雙方的局勢由一邊倒又變成了剛開始的持平。
    看到亞軍突然撤退,觀戰的白勇氣的連連跺腳,手握劍柄,咆哮道:“亞軍怎么撤了?我軍馬上就可以攻破敵營,怎么在這個時候撤退?”
    梁啟皺著眉頭,沒有說話。他對亞軍的撤退也很驚訝,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如果此戰不是對于亞而言是生死存亡之戰,他可能要懷疑是不是亞聯合杜基軍故意來玩弄己方。
    正在他感覺茫然不解之時,天眼和地的探子雙雙來報,稱杜基軍突然在亞城西展開進攻,并攻破西城,已殺入亞城內。
    聽聞這話,三水軍眾人同是一驚,難怪亞軍會選擇撤退,原來是回城去救援了!白勇握緊拳頭,氣急敗壞地狠狠砸了下胸甲,轉身問梁啟道:“將軍,現在是指望不上亞軍了,我軍怎么辦?繼續強攻嗎?”
    梁啟苦笑,抬手輕輕敲了敲額頭,沉思片刻,幽幽說道:“鳴金,撤兵!”
    “將軍……”左右眾將都急了,齊聲叫道。
    梁啟擺擺手,說道:“敵軍統帥厲害,此戰我們得從長計議!”
    唉!眾將在心里同嘆一聲,互相看看,又都搖了搖頭,按照梁啟的命令,下令全軍撤回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