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8

  第五十八章
    一場大戰打下來,三水軍傷亡數千之眾,卻沒有取得任何的戰果,至于亞方面,凱·德帕迪率軍回城救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殺入城中的杜基軍頂出城池,其傷亡雖不大,但死傷的姓卻有數千之多。【】[]
    此戰論是對三水軍還是對亞,都算是夠窩火的。
    等上官元讓回到營地,連休息都未休息,直接拖著三尖兩刃刀沖進中軍帳,質問梁啟為何要撤兵?看他一副要吃人的模樣,白勇只能站出來在他和梁啟之間充當和事老,把上官元讓攔住,向他詳細解釋己方撤兵的原因。
    上官元讓聽完,氣的把手中刀狠狠挫到地上,一**坐下,邊喘著粗氣邊罵道:“**的,杜基軍又是怎么知道我們會和亞軍里應外合的?偏偏趕在亞軍出城的時候進攻亞城!”
    白勇默然,言以對。這時候,一直閉著雙目沒說話的梁啟把眼睛睜開,說道:“這應該是雷米·阿扎寶算計到的。我軍前來解圍,被困的亞軍趁勢出擊,這并不是多么讓人意想不到的戰術。”
    看了他一眼,上官元讓氣呼呼地哼了一聲,沒有接話,現在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生誰的氣,總之這仗打的太讓人憋氣。
    梁啟又幽幽說道:“剛才,我把杜基軍的戰術又仔細想了兩遍,不得不承認,他們的戰術是破解我軍和亞軍里應外合最好的辦法,而且我軍和亞根本沒有應對之策。”
    上官元讓挑起眉毛,疑問道:“難道那個杜基軍統帥什么雷阿寶比你還狡詐不成?”
    梁啟樂了,沒有回答上官元讓的問題,他低聲說道:“只怕此戰過后,亞軍再不敢輕易出城一戰,只能靠我們自己來和杜基軍**了。”
    這一點上官元讓也感覺出來了,現在他太佩服梁啟當初的明智了,進軍亞城之前先拉天鷹軍做后援。想到天鷹軍,他眼睛突的一亮,說道:“梁啟,杜基軍并不知道我們有天鷹軍的后援。”
    被他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說愣了,梁啟眨眨眼睛,疑惑地看著上官元讓。
    上官元讓說道:“照你所說,杜基軍統帥肯定是個很會用兵的人,想必他也能推斷出來我軍繞開瓦爾鎮,突進到亞城是極為冒險的行為,會失去后勤補給,我想他應該會聯合瓦爾鎮的杜基軍反過來夾擊我軍,可實際上,我軍還是有天鷹軍做后援,并不怕他的夾擊……”說著說著,上官元讓的思緒倒先亂了,他拍拍自己的腦袋,又撓撓頭,說道:“反正在用兵這方面你比我在行,我覺得這其中有戰機可尋,梁啟,你覺得呢?”
    梁啟斜眼睨著上官元讓,久久未語。見狀,上官元讓不耐煩地揮揮手,嘟囔道:“得、得、得!算我沒說!”
    “不!我覺得元讓所言有理。”梁啟依舊是兩眼直勾勾地睨著他,過了半晌,他忽然仰面大笑起來,贊道:“元讓對戰機的嗅覺可遠勝于我啊!”
    聞言,中軍帳內的眾將互相看看,都來了精神,不約而同的站起身,圍攏到帥案四周,包括上官元讓在內。
    “梁啟,你打什么啞謎?說說你想到什么了?”上官元讓問道。
    “這多虧元讓你醒了我。”梁啟正色道:“你說的對的,我軍請天鷹軍增援,這連大王都不知道,杜基軍更不可能知道,現在,五萬的天鷹軍援軍可算是一支奇兵。”頓了一下,他手指著地圖,說道:“我軍主動來攻,士氣正盛,杜基軍還不敢輕易出營一戰,可若是再拖上幾日,我軍久攻不下,士氣漸弱,糧草不濟,這時候,杜基軍必定主動求戰,全力來攻,那時我軍將很難抵擋得住,只要我軍一退,瓦爾鎮的杜基軍也必會出來阻截,到時,杜基軍就形成夾擊之勢,我軍必敗。可是有五萬的天鷹軍做后援,那戰局就不一樣了,我軍完全可以先殲滅瓦爾鎮敵軍,然后再調轉回頭,合力擊潰杜基軍主力!”
    眾將們邊聽邊點頭,上官元讓皺著眉頭說道:“你羅嗦了一大通,也沒說清楚我軍現在該怎么打,是戰是撤!”
    “自然是戰!”
    “好!那我就先去休息,明日一早出戰!”上官元讓胡亂抹了抹臉上的汗水,轉身就要向外走。
    梁啟急忙把他叫住,說道:“元讓聽我說完嘛!我說的戰,是我軍不退,在這里和杜基軍拖,不過要擺出隨時出戰的架勢。”
    看上官元讓挑起眉毛,又露出不滿之色,梁啟只好再耐著性子解釋道:“杜基軍現在最希望戰局能拖延下去,來消耗我軍糧草,那么我們就如他所愿,和他耗下去,等到時機成熟,我軍便后退,引敵來攻。”
    “如此來說,那明天……沒事干了?”
    梁啟笑的賊,說道:“雖是要耗,但卻不能讓杜基軍看出來,所以我軍不能閑著。”他環視周圍眾將,正色道:“傳令下去,明天,第一至第五兵團嚴守營盤,第六至第十兵團統統去采石、伐木,讓杜基軍認為我們在做大戰前的準備!”
    眾將先是一愣,接著又都笑了,紛紛插手施禮,齊聲道:“末將遵命!”
    上官元讓說道:“要迷惑敵人也不必要用五個兵團的兄弟出去干體力活吧?”
    梁啟正色道:“我要兄弟們去采石、伐木可不單單為迷惑對手,接下來的戰局,我軍將會大量消耗弩箭和石,多儲備一些總是有必要的。”頓了下,他又對眾將說道:“對了,現在我軍得操縱糧草的消耗,留守營盤的兄弟每日兩餐,每餐重量減三成,出營干活的兄弟三餐照舊,但不加量。”
    眾將面面相覷,等了一會,才齊聲應道:“是!將軍!”
    當天晚上,探子回報,天鷹軍援軍已離開良州,正在趕往亞的路上,由于天鷹軍未帶大批輜重,是輕裝上陣,行軍的度會更快一些,差不多在五日后能抵達瓦爾鎮。至于統帥援軍的將領,是天鷹軍的副統帥,關湯。
    一聽是關湯領軍,三水軍眾將怨聲載道,子纓派誰不好,怎么把這個倒霉蛋派過來了。并非眾人和關湯有多深的矛盾,而是因為關湯的倒霉是出了名的,當初唐寅把他從新軍統帥調到天鷹軍任副統帥時就說了,關湯能力沒有問題,就是運氣太差,不適合做一軍統帥。在風軍中,關湯還獲得個常敗將軍的外號。
    梁啟倒是能明白子纓的意圖,他派關湯前來,肯定是斷定到此戰己方能勝,讓關湯過來立些功勞,畢竟常敗將軍不是什么美譽,頂著這個外號擔任全軍副統帥,難以服眾不說,關湯自己也尷尬,子纓也是趁著這次機會助他一臂之力。
    能和子纓這樣的人同帳共事,真是一件幸事啊!梁啟心中感嘆。
    知道了援軍的行程,梁啟心中也更加有底,傳令后方,運送糧草,糧草的多少所謂,但陣容一定要大,引瓦爾鎮的杜基軍去打,只要見到杜基軍來了,須抵抗,棄糧逃走即可。
    翌日,按照梁啟的軍令,三水軍開始大張旗鼓的離營采石、伐木。亞國內遍布山峰、森林,采石、伐木皆非難事。三水軍如此大規模的舉動,自動瞞不住杜基軍的眼線,很快,消息便傳到杜基軍連營。
    今天風軍和亞軍都未來攻,但杜基軍營的氣氛依舊凝重,得知風軍開始大規模的采石、伐木,杜基眾將不緊張異常,齊聚營帳,推測風軍可能要采取大規模的強攻,而且還會動用許多大型的攻擊武器。
    雷米·阿扎寶不象眾人那么擔心,反而還哈哈大笑起來,問眾人道:“風軍現在采石、伐木,說明什么?”
    眾人不解,齊齊搖頭。
    “說明風軍過于輕敵,準備不足,等他們都做好準備了,起碼還得數天,那時候,風軍的糧草早就告急,不用他們來攻,我軍還要主動出擊呢!”雷米·阿扎寶信心十足地含笑說道。
    “可是……萬一風軍后方運送上來糧草怎么辦?”有將領憂心重重地說道。
    “若是如此,即便艾德是我的兄弟,我也會重罰于他!”雷米·阿扎寶收斂笑容,正色說道。現在瓦爾鎮就擋在風軍的補給線上,如果有糧草運送上來,那么駐守瓦爾鎮的艾德·阿扎寶自然難逃其咎。
    他這么講,眾將再話可說,這時候,又有人出趁現在的機會,猛攻亞城。象這樣的議,雷米·阿扎寶都懶著做出回答,只冷冷說了一句:“全軍按兵不動。”便不再多言。
    正如上官元讓說的那樣,雷米·阿扎寶對三水軍現在的情況非常了解,也深知三水軍的長處和短處,但他唯一漏算的就是三水軍背后的五萬援軍,這五萬的天鷹軍也成了左右雙方戰局的關鍵。
    嚴格來說,這并非是雷米·阿扎寶的失誤,而是杜基情報的失誤,杜基在風國的眼線忽略了寧地這一邊,一直在緊盯鹽城,鹽城這邊的風軍中央軍沒有調動,杜基便自以為三水軍背后援。
    情報的疏漏,往往直接決定著戰爭的成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