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6

  第六十六章
    呦!梁啟還真沒想到關湯能算計得這么深遠,連杜基軍主力戰敗后會向北退都想到了,這一點倒是和梁啟不謀而合。【】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梁啟也認為杜基軍一旦落敗,不可能再回亞城外的連營,只能向北撤退,不過現在他手下的兵力有限,力分兵去阻攔,而且在他看來,過去一兩萬人也沒什么用,未必能截得住杜基的敗兵。
    不過關湯既然已經去了,梁啟也不好再派人把他叫回來,也就由他了。
    三水軍和天鷹軍的援兵兵合一處,調轉回頭,迎擊后方追來的杜基軍主力。
    此時杜基軍的主力還不知道瓦爾鎮的三萬將士已全軍覆沒,雷米·阿扎寶自然也不清楚他的兄弟艾德·阿扎寶已被上官元讓斬殺,看到前方的風軍調轉回頭,雷米·阿扎寶誤以為風軍是看到撤退的道路被己方軍隊堵截住,路可走,所以才被迫回頭,和己方決戰。
    他心中冷笑,風軍若是硬沖艾德所率的三萬大軍,或許還有突圍的可能,回頭和自己決戰,簡直是自尋死路。他不慌不忙的下令,全軍列陣,準備迎敵,而后又令卡馬爾和佐伊二將率領萬余名騎兵在旁觀戰,等到兩軍拼殺到膠著之時,再全力沖殺風軍的陣營。
    三水軍主力匯合三萬的天鷹軍將士和杜基軍主力在瓦爾鎮附近拉開陣勢,大戰一觸即。風軍方面最先吹響進攻的號角,戰鼓擂動,轟隆震天,三水軍作為主力在前,天鷹軍作為策應在后,整體陣營一齊前壓,向對面推進。
    風軍領先動起進攻,杜基軍不落人后,雷米·阿扎寶隨之也下達了全軍進攻的命令。兩軍將士在推進的過程中,不停的射出箭陣,密壓壓的箭雨在空中來回穿梭,不停的落進對方的陣營當中。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兩軍還未接觸到一起,各自陣營中的慘叫聲就已此起彼伏,許多士卒都是在走動之時被流矢射中,仰面摔倒。
    雙方的箭射一直都未停止過,即便是兩軍的先頭部隊已觸碰到一起,展開了短兵交接的肉搏戰,后方的箭支還是在不斷的飛射進對方的陣營里。
    這是一場軍團與軍團之間的正面碰撞,沒有偷機取巧,正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現在就是兩軍整體戰力的較量。
    風軍和杜基軍的陣列差不多,頂在前面的是重盾手,后面的士卒使用的都是長武器,風軍相對占優的一點是武器更加精良,最主要的就是風軍士卒普遍使用的連弩,在這種近距離的交戰當中,連弩的威力能揮到最大,也給杜基軍造成極大的殺傷。
    雙方前面的將士拼殺的異常慘烈,風軍的盾手一手頂著盾,一手拿著長矛,不停的向敵軍陣營中刺去。矛頭撞擊盾牌,叮當作響,火星四濺,只要有一矛穿過盾牌之間的縫隙,后面必會傳來慘叫中。
    其實別看三水軍成立的晚,才短短數年的光景,但實戰經驗太豐富了,幾年里,大戰小戰經歷不下場,對軍團作戰早已習以為常。杜基軍則不然,雖有數年的歷史,但他們還真沒打過幾次大規模的軍團戰,即便是入侵亞,所遇到的抵抗也甚微,一直都在打攻堅戰。
    隨著兩軍交戰的加劇,進入到白熱化的程度,三水軍實戰經驗豐富的優勢漸漸顯露出來。
    三水軍的重盾手也有受傷和陣亡的,但須將領指揮調派,后面的風軍自動自覺的頂上前來,接過盾牌,穩住陣腳,而杜基軍則不然,前方的重盾手一死,后面的人全都慌了,有時候一個人都不往前頂,也沒有人去管盾牌,而有時候則涌上來一群,瘋搶盾牌,他們若碰上的是一般對手,或許還沒什么,但碰上的是經驗豐富的三水軍,人家哪還會給你彌補失誤的機會?
    只要看到敵軍暴露出一個疏漏,風軍馬上展開兇狠的攻擊。杜基軍的重盾手倒下,只要后面的士卒未能及時的接住盾牌,風軍的長戟、長矛、長槍和弩箭連刺帶射的一齊過來,缺口處的杜基軍成群成片的被刺倒射殺,連重新揀起盾牌的機會都沒有。
    最后只能用人們的血肉之軀硬堵缺口,頂住風軍的前壓,直至后面重新傳遞過來重盾,這才算把陣腳穩固住。
    戰場上時間過得飛快,轉瞬之間,兩軍已惡戰一個多時辰,交戰過程中,風軍頂著杜基軍足足向前推進了十多米遠。在軍團戰中,每進一小步往往都要付出成上千將士們的性命,風軍能向前推進十多米,那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同時也說明風軍占據著場上的主動。
    這時候,雷米·阿扎寶也感覺出己方的形勢不太樂觀,他有些想不明白,看風軍的戰力和斗志,實在不象是全軍糧草耗盡,被迫撤退的樣子,更象是一支生龍活虎的生力軍,其二,也是他最奇怪的一點,自己兄弟所統帥的那三萬大軍怎么還沒殺上來夾擊風軍?
    現在他沒有多余的時間細想,喝令自己周圍的數名侍衛,讓他們組成敢死隊,去沖擊風軍方陣,協助己方的前面軍隊,頂住風軍的推進,另一邊,他又派人去通知卡馬爾和佐伊二將,令兩人率騎兵從側翼進攻風軍方陣。
    他的侍衛們都是軍中最為強壯、兇狠的勇士,在戰場上能以一敵十,雖然只是數人,但其戰力不比數千人差。這些侍衛沖到雙方交戰的中心,躲在己方重盾兵的后面,尋找機會。
    風軍的推進仍然強力,長戟手們依舊在狠刺前方的敵人,可是這時候他們再刺中敵人,在杜基重盾手倒地的一瞬間,藏于后面的侍衛立刻大吼著撲上前去,以自己的身軀去強撞風軍的盾牌。
    風軍盾手準備不足,被忽然沖來的侍衛撞得一踉蹌,在持盾不穩的同時,侍衛手中的彎刀也深深刺入他的胸膛。不等后面的風軍接盾填補,侍衛立刻拔出刀來,身手敏捷的向風軍近前靠。
    盾手后面的風軍基本上是清一色的長戟手,長距電}腦~訪問離的交戰自然不在話下,可一旦敵人近身,長戟非但打不到敵人,反而還成了束手束腳的東西,只一名侍衛近了風軍的身,彎刀連刺帶砍,能殺傷風軍一大群人,風軍這一塊的陣營也會隨之一陣混亂。
    數名侍衛并非集中在一起,而是分散在杜基軍的各處,只要抓住機會就往風軍的陣營里沖。這一招還真把風軍殺了個措手不及,前方士卒的陣亡呈直線上升。
    風軍在前面督戰的將領反應也快,立刻調派樸刀手補充上來,穿插在長戟手之間,專門應付敵人的近身突破。這回風軍的陣營中即有近戰兵,又有遠戰兵,雖然向前的推進力減弱,但讓杜基侍衛的強行突破近身也變的收效甚微。
    雙方在戰場上不僅斗勇,也開始斗智,見招拆招,見式解式,各種千奇怪的戰術層出不窮。
    另一邊,卡馬爾和佐伊率領萬余名杜基騎兵悄悄繞到風軍的側翼,隨即展開沖鋒
    不管步兵的盾陣布的有多牢固,也擋不住騎兵的沖撞,一匹奔騰起來的戰馬撞擊力何止斤,不用直接撞到人身上,只是撞在盾牌上,便能連人帶盾的一同撞飛,一騎尚且如此,上萬騎聚到一起沖鋒,聲勢也就可想而知。如果真讓杜基騎兵沖到近前,風軍的整體陣型立刻就得被撕開一條口子,弄不好全軍都得大亂。
    風軍在側翼的探子現敵情后,第一時間向梁啟稟報,有敵騎兵向己方側翼沖殺過來。未等梁啟說話,一旁的上官元讓挺身而出,說道:“我率兩千騎兵迎敵!”
    梁啟沒有異議,由上官元讓出戰他也最為放心。他只囑咐一聲多加小心,便把上官元讓派了出去。
    卡馬爾和佐伊眼看著要沖到風軍陣營近前了,這時候,風軍的隊列忽然向左右一分,從人群里殺出一支騎兵,為的一位,他二人都認識,正是先前與他們有過交戰的上官元讓。
    看清楚風軍的主將,二人心頭同是一寒,碰上誰不好,怎么又碰上了這個煞星?!上次他們七名將領合力戰上官元讓一人也沒有把他怎樣,反而還被對方*退,順利殺出重圍,現在又碰上他,未等交戰,卡馬爾和佐伊在氣勢上已先矮了人家一頭。
    兩人不想戰,但又不得不戰,硬著頭皮,分從一左一右向上官元讓沖殺。
    兩把靈槍,分刺上官元讓的面門和胸口。
    后者立刀于當中,猛的向外一輪,當啷、當啷兩聲,兩支靈槍同時被開,三馬交錯,雙方擦肩而過,上官元讓以及二人還能再回頭繼續打,哪知這兩位,越過上官元讓后直接殺進風軍當中,兩把靈槍上下翻飛,連刺帶挑,殺死殺傷數十名風軍。
    上官元讓勃然大怒,正要撥轉馬頭,這時候,杜基騎兵已沖到他近前,上官元讓靈刀一揮,甩出一記靈亂·風,十數名沖在最前面的杜基騎兵紛紛中招落馬,趁此空擋,上官元讓扭回頭,拖刀直奔卡馬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