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8

  第六十八
    風軍和杜基軍在瓦爾鎮附近的決戰最終以杜基軍的大敗而告終。【】[]此戰,雙方投入的兵力都在十萬左右,不過由于風軍先一步殲滅三萬杜基軍,使風軍早早確立起兵力上的優勢,這也成為了風軍取勝的關鍵。
    瓦爾鎮之戰,是亞戰爭的轉折之戰,此戰過后,杜基軍主力折損大半,元氣大傷,不得以,只能被迫的選擇放棄圍攻亞城,全軍向北撤退,先前在亞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優勢也隨之蕩然存。
    另一邊,風軍則通過此戰在亞名聲大振,梁啟的運籌帷幄,上官元讓的驍勇善戰,也被亞人傳的神乎其神。直這個時候,亞人才開始相信,風軍是真心援助亞,并非是走走過場,做做樣子。
    而后,亞各地的抵抗勢力也紛紛主動來找風軍,表示情愿協助風軍,共抗杜基人,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且說雷米·阿扎寶,率領三萬左右的杜基軍殘部甩掉風軍的追殺,向北方撤退,同時又派人去往亞城外的連營傳令,讓駐守在那里的兩萬杜基軍一并向北撤。他撤退的目的地是亞的北方重鎮,日暮之城。
    不過正當雷米·阿扎寶一部向日暮之城撤退的時候,半路上正好碰上堵截的風軍,也就是關湯所率的那兩萬風軍。
    風軍人數雖少,但畢竟是以逸待勞的等在那里,保持著全盛的戰力,而杜基軍兵力雖眾,可都是些殘兵敗將,又剛剛經過一場大戰,將士們疲乏不堪,軍中傷者甚眾,在關湯想來,擊敗對方易如反掌。
    可交上手之后才現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現在杜基軍已不是為國、為王作戰,是為求生而戰,人們都很清楚自己再退路,只能拼死一搏,要么突圍出去,要么就得死在風軍的手里。在這種心態之下,杜基軍的殘兵敗將們爆出乎平常的戰斗力,即便是負傷的士卒也拼命的前沖作戰。本以為勝券在握可輕松取勝的風軍反倒被戰敗后還如此兇狠的杜基軍打了個措手不及,雙方交戰還不到一個時辰,風軍陣營便被沖散,大批的杜基軍透陣而過,突圍出去。
    這還多虧杜基軍以為風軍會從后面追殺上來,不敢戀戰,破陣之后倉皇而逃,不然還不知道結果會怎么樣呢!等敵軍全部突圍走,關湯趕快把己方的散兵游勇們收攏到一起,再清點人數,傷亡不下五千之多。
    唉!關湯心中感嘆,自己本是來阻殺敵軍的,現在倒好,反被敵軍殺死殺傷五千多兄弟。他心再去追殺敵人,垂頭喪氣的率軍撤退,結果還沒撤出多遠,又碰上一支杜基軍,這支杜基軍是從亞城外的連營撤退的那一波。
    兩軍碰面,沒有二話,又展開一場惡戰,士氣早已被打壓下去的風軍又一次戰敗,這回比剛才的那一戰還慘,傷亡了一萬人左右,關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率領殘部殺出一條血路,逃了出來。
    遠在風國的子纓都已算到己方在亞一定能取勝,派關湯來就是讓他來立功的,可關湯還真是未辱沒他的外號,不戰則已,戰之必敗,在風軍主力取得一場大勝的情況下,還是把兩萬的生力軍打剩下幾千人,鎩羽而歸。
    縱觀戰局,他沒有一處指揮失誤的地方,但結果還是如此,也許正如唐寅當初所說,關湯時運不濟,能力再強,也不適合擔任一軍主將。
    不管關湯敗的有多慘,但風軍在亞的整體戰局已占有了絕對優勢和主動,并順利解了亞城的被困之危。
    當三水軍抵達亞城的時候,亞國王杰拉爾·哈代斯迪親自率領亞的武大臣出城迎接,以國君之禮招待梁啟及三水軍眾將
    亞方面客氣有加,對風軍尊崇到極至,梁啟并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忘乎所以,他下令嚴**三水軍將士私自入城,全軍臨時駐扎在城外的杜基連營里。
    這里畢竟不是本國,梁啟也得考慮到幸免這方面的問題,而且把己方大軍駐扎在城外,也可以減少己方將士和亞人的接觸,幸免雙方產生不必要的摩擦和矛盾。
    被困快要兩年之久的亞城現在終于**困,城內的姓自然是一片歡騰,論男女老少,皆滿臉歡喜,如逢節慶,亞城也不再象上官元讓初來時那么死氣沉沉,又恢復到往日的生機勃勃,熱鬧非凡。
    梁啟責令三水軍不能入城,可他沒下令**止亞人進入軍營,很快,大批的亞姓成群結隊的從城內出來,帶著三分恐懼七分好奇的心理進入連營,四處參觀,不少有頭腦的亞人還帶來飾物、特產來向風軍販賣。
    對于這些,梁啟不再多管,現在他要考慮的是下一步如何作戰,怎樣能把杜基軍的殘余勢力徹底逐出亞。至于天鷹軍增援過來的援兵,梁啟沒有留下,讓他們全部返回風國,他請天鷹軍入亞作戰是未經過唐寅肯的,他也不敢留天鷹軍在亞的時間過長,不然朝廷真責備下來,他可吃不了兜著走。
    在天鷹軍臨回國前,梁啟很大方的把繳獲的戰利品分出三成,送給天鷹軍,此戰天鷹軍也有傷亡,這些戰利品算是彌補天鷹軍的損失。
    杜基軍潰逃的時候未帶任何家當,他們在杜基收刮的錢財、金銀珠寶以及全軍的輜重、軍備、糧餉基本都被風軍所繳獲,即便是三成也是個天數,關湯一再推辭,覺得東西太多了,他不敢收,但梁啟十分堅持,最后以上將軍的身份命令關湯必須收下。
    三水軍是奉命出征,有損失,朝廷可以彌補,而天鷹軍是接到他的求助才出的兵,有損失,朝廷是不會管的,只能靠天鷹軍內部消化,以子纓的個性,梁啟估量天鷹軍內部的財庫存不下多少錢,他只能通過這些繳獲的戰利品盡可能的彌補天鷹軍。
    他這也是為自己以后鋪路,用到人家了,千求萬請,不用人家了,一腳踢后,以后若是再有事求助天鷹軍,人家肯幫忙才怪呢!
    在梁啟的強行命令下,關湯只好把他送的戰利品全部收下,表面上勉為其難,心里早已樂開了花,把這些戰利品中的金銀珠寶全部換成錢,不僅能把此戰傷亡的兵力重新征招回來,還能有很多剩余呢!
    亞大勝的捷報第一時間也傳回鹽城。
    接到捷報的風國朝廷一片喜悅,唐寅亦是把捷報前前后后連看了兩遍,隨后把捷報往桌子上一拍,環視下面的臣武將,大贊道:“此戰梁啟和元讓打的美麗,我得重賞他二人以及三水軍將士!”
    “大王英明!”眾人皆看出唐寅處在興頭上,紛紛拱手附和。
    但風國朝廷從來不乏潑冷水的人,邱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跨步出列,看看其他眾人,最后目光落在唐寅身上,拱手說道:“大王,將士們可以賞,但梁啟不能賞。”
    唐寅挑起眉毛,不滿地看著邱真,問道:“為何只有不能賞梁啟?”
    邱真正色說道:“當初大王只指派三水軍出征,而梁啟卻在與杜基軍的交戰中私自調動天鷹軍,深究起來,這有欺君之嫌,大王不責也就罷了,豈還能賞他?”
    梁啟調動天鷹軍的事唐寅也知道,不過在他看來,這并不算什么。他含笑說道:“邱真,你太較真了。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戰局瞬息萬變,梁啟靈活調兵,又何嘗不可?何況,從戰局的進展來看,梁啟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正因為這樣,梁啟才算是將功補過,可以不罰,但也絕不能獎,不然,此例一開,以后大王的話出征的將領們是不是都可以不用聽了,那大王和朝廷的威信又何在?”邱真皺著眉頭,說話時目光也特意瞥了瞥身后的眾多將領們。
    未等唐寅說話,眾將身子同是一震,人們互相看看,為了避嫌,只好紛紛出列,插手施禮道:“邱相所言極是,還望大王明斷!”
    “恩……”唐寅沉吟一聲,有些心煩地揮揮手,說道:“好了,對三水軍將士,臨時不做獎賞,等歸國之后,再做賞罰。”
    “大王英明!”這回邱真帶頭大聲說道。
    唐寅站起身形,環視眾人,問道:“還有事要議嗎?沒事諸位就都回去吧!”
    “臣有事奏。”上官元吉開口說道。
    見說話的是上官元吉,唐寅耐著性子坐了回去,問道:“元吉有何事?”
    “微臣接到莫國來,稱莫王近期會造訪風國,但具體日期還未定下。”
    邵方要來?唐寅一愣,想了片刻,問道:“信中可有到邵方此行的目的?”
    上官元吉搖頭,說道:“信中并未起。”
    “好端端的,他來做什么?”唐寅莫名其妙地嘟囔道。
    “可能是為寧地之事!”邱真說道:“寧北八郡雖已太平,但南方仍有戰亂,長孫淵宏聚集二十萬大軍,在寧地南方霸占兩郡,莫軍數次去攻,皆斬獲,想來,莫王可能是邀我國一同出兵,剿滅長孫淵宏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