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69

  聽完邱真的話,唐寅冷笑出聲,說道:“區區一長孫淵宏,竟然讓偌大的莫國束手策,實在可笑。”頓了一下,他又問道:“若邵方真是為此事而來,我允是不允?”
    他話音剛落,盧奢跨步出列,大聲說道:“大王萬不可允?”
    “哦?”一向不善言詞的盧奢能站出來反對,必是有充足的理由。唐寅問道:“盧奢,你此話怎講?”
    盧奢正色說道:“環顧我國周邊,現在有實力能稱得上我大風勁敵的只有兩國,一是貝薩,二是莫國。大王已與貝薩公主成親,貝薩與我大風的聯盟關系業已十分穩固,莫國則不然,有長孫淵宏在,可最大限度的牽制莫國,大王非但不能助莫國,反而還應找機會暗中幫助長孫淵宏。”
    “盧大人此言差矣。”大臣中,大學士張含站出來反對,說道:“貝薩的公主嫁到風國,與我大風聯姻,而莫國的公主早就送到風國來了,只要大王肯點頭,我風莫兩國隨時都可以聯姻。大王與莫王私交甚厚,不僅一同出兵滅了寧國,而且在四國聯合伐風之時,莫國也站在我們這邊,甚至到最后,還公然出兵,與川貞二國徹底撕破臉,難道這些還不足以證明莫國是我大風最可靠的盟友嗎?我認為與莫國比起來,貝薩的威脅更大,畢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盧奢連連搖頭,說道:“貝薩雖非我族類,但貝薩人性情梗直,一旦認定對方是朋友,便不會再輕生敵意,而莫國不然,狡猾多變,反復常,即便我兩國聯姻,也難保莫國永不與我大風為敵!”
    張含不以為然,哼笑說道:“盧大人實在是危言聳聽,一心想破壞風莫聯盟,居心叵測!”
    “下官對大風、對大王絕二心,反倒是有些人,目光短淺,日后必生禍亂!”
    “你……”
    張含和盧奢你一言,我一語,討論也漸漸變成了人身攻擊。唐寅被二人吵得頭大,擺擺手,說道:“好了,不要再爭了!”
    聽唐寅話,張含狠狠瞪了盧奢一眼,退回班列,盧奢也垂下頭來,不再說話。
    他倆所爭論的并非是關緊要的問題,而是關系到風國日后的國策。唐寅看向上官元吉和邱真,問道:“兩位丞相,你二人的意思呢?”
    上官元吉和邱真互相看看,皆沒有馬上答話。到底是貝薩可靠還是莫國可靠,現在誰都不敢拍著胸脯做出保證,盧奢的話有道理,但張含的話也沒有錯,如何正確處理風國和這兩國的關系,也需要花很大的心思。
    沉默許久,上官元吉慢慢說道:“貝薩和莫國皆是我大風的盟友,當然,也都有可能是我國潛在的敵人,現在我國的正處于國力恢復階段,對此二國的關系,必須得小心翼翼,謹慎對待。盧大人說不助莫國,我是同意的,但反過來助長孫淵宏,我認為不妥,一旦事情暴露,豈不是把我大風陷入不仁不義之中,也會讓我風國身邊又多一勁敵,風險太高,與之相比,收益甚小,斷不可為。”
    邱真點點頭,拱手說道:“元吉所言極是!”
    “恩!”唐寅一邊琢磨著一邊站起身,幽幽說道:“是啊,國家和國家之間又怎么可能會有永遠的朋友呢?在本國利益當頭的時候,什么事情都可能會生。”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不變的利益,唐寅對這話是再理解不過了。
    散朝之后,有皇宮的侍女來到王府,是帶公主殷柔的口信,請唐寅入宮。
    難得殷柔主動來請,唐寅欣然前往。在殷柔的寢宮里,唐寅看到正坐在亭中乘涼的殷柔。
    殷柔穿著她最喜歡的白裙,和平時一樣,衣裙潔凈得一塵不染,身處亭內,微風吹過,裙帶飛揚,仿佛畫中仙子,甚至讓唐寅產生錯覺,若是不把她抓緊,她隨時都可能會飛走。
    唐寅走上前去,從殷柔的身后抓住她的柔荑,另只手順勢搭在她的腰間,笑問道:“在做什么?”
    殷柔先是一驚,本能的縮手,但聽聞是唐寅的聲音,立刻又放松下來,她轉回身,不滿地說道:“你走路怎么一點聲音都沒有。”
    唐寅辜地聳聳肩,說道:“是你想的太出神了。”
    殷柔嫣然一笑,拉著唐寅坐下,把石桌上的一盤小點心向唐寅面前推了推,說道:“你嘗嘗,感覺一下味道怎么樣?”
    唐寅拿起一塊點心,看了看,又嗅了嗅,問道:“這是什么?”
    “桂花糕。”
    她話音未落,唐寅已把點心扔進嘴里。他對吃的東西從來不挑剔,對零食更是沒興趣,有得吃就吃,沒有也所謂。他嚼了兩口咽肚,嘖嘖嘴,點頭說道:“味道還不錯。”
    殷柔面露喜色,說道:“是我做的。”
    “哦?”唐寅眼睛瞪大,象是不認識她似的從頭到腳地打量她,他還真沒想到,身處宮中嬌生慣養的殷柔竟然會做點心。見他吃驚的樣子,殷柔撲哧一聲笑了,反問道:“怎么?我做的桂花糕有那么讓你驚訝嗎?”
    “恩!”唐寅很誠實地點點頭,然后不客氣地又抓起一塊,放進嘴里,這回他可是細細品嘗,不象剛才囫圇吞棗的三兩口咽肚。殷柔的手藝談不上好,也說不上壞,中規中矩而已,但吃在唐寅口中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感覺天下再沒有什么能比這小小的桂花糕更美味的了。
    “好吃!”唐寅邊吃邊贊不絕口,把殷柔逗得這旁嬌笑連連。
    見他嘴角掛有糕點殘渣,殷柔取出手帕,細心的幫他擦掉,僅僅是這樣一個舉動,已讓唐寅感覺口中的糕點更加香甜,他臉上的笑容也愈加濃烈,仿佛吃到糖的孩子。
    習慣唐寅鐵血冷酷一面的上官兄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兩人不約而同地轉過身形,背對著涼亭而站。
    時間不長,石桌上整整一盤的手機看糕點被唐寅吃個精光,看著空空如也的盤子,他意猶未盡的擦擦嘴,嘆道:“真想把你抱回家,讓你天天做給我吃。”
    殷柔玉面一紅,羞澀地問道:“真的那么好吃嗎?”
    “當然!”
    “可是我給皇兄吃,皇兄只吃一塊就不再吃了。”
    唐寅面容一板,緩聲說道:“以后,你只做給我一人就好。”
    說話之間,有侍女送上桂花清酒。這是特皇宮的酒,和風酒比起來,和清水差不多,平時也多是女眷喝的。
    殷柔主動為唐寅倒酒,與他對飲。兩人邊喝邊聊,亭中不時傳出歡聲笑語。
    唐寅很享受和殷柔在一起的時光,沒有壓力,身心皆徹底放松下來,所感受到的除了幸福還是幸福
    可能因為喝酒的關系,殷柔面頰緋紅,美目迷離,高貴圣潔中又透出風情萬種的媚態,若非唐寅定力過人,這時候恐怕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呢。
    微醺的殷柔輕輕靠著唐寅的肩膀,低聲說道:“聽說,風軍在亞傳回捷報了。”
    消息傳得好快啊!宮里也都知道此事了。唐寅仰頭把杯中酒喝干,說道:“是啊,三水軍打的漂亮,挫敗了杜基軍主力,又解了亞城之圍,現在,我軍在亞已占據主動,亞人都把我們風人當救星呢!”
    “可是如此一來,也就得罪了杜基人。”殷柔皺著眉頭小聲說道。
    “區區杜基,邊荒小國,不足為慮。”唐寅蠻不在乎地說道,而后現殷柔的表情不自然,他問道:“你在擔心嗎?”
    柔擔憂地說道:“我在想,接下來,風國是不是要和杜基國直接開戰了。”
    如果貝薩不出兵的話,風國和杜基肯定會生國戰。唐寅也不隱瞞,說道:“很有可能。”
    “為什么……總要打仗呢?”殷柔抬起頭來,眼巴巴地看著仰視唐寅,疑問道:“難道就不能不打嗎?寅……你為什么總是那么好戰呢?”
    這還是殷柔第一次對唐寅好戰的個性流露出不滿之意。唐寅輕輕推開殷柔,站起身形,正色說道:“并非我好戰,而是我身不由己!”
    “你是大王,你若不肯出兵,沒人可以*你。”
    “不!時局*人!”唐寅雙手扶在殷柔的肩膀上,柔聲說道:“我要幫你打下一片廣闊的疆域,重新建立一個堅不可摧的帝國,不會再讓你背井離鄉,更不會再讓你任人欺凌。”
    可我想要的并不是這些,我只想和你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殷柔還未來得及說出心里話,上官元武快步走進涼亭,來到唐寅身邊,低聲說道:“大王,雷震將軍在院外求見!”
    哦?雷震怎么找到皇宮來了?唐寅皺了皺眉頭,揚頭說道:“讓他進來。”
    “是!”
    時間不長,雷震從外面急匆匆走了過來,進入涼亭,他目不敢斜視,低垂著頭,單膝跪地,插手施禮道:“末將參見大王、公主殿下!”
    唐寅擺52o小說!什么事?”
    “大王,有游俠來王府滋事,還打傷數名侍衛。”雷震小心翼翼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