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0

  “還不清楚。【】但滋事的游俠口口聲聲說要見大王。”雷震說道:“都衛營將士已把王府附近的街道全部封鎖,只要大王下令,前來鬧事的游俠一個都跑不掉。”
    唐寅想了想,擺擺手,說道:“先不要動手,我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說著話,他低頭對殷柔說道:“柔兒,我得先走一步了,你的桂花糕我下次再來品嘗。”
    不清楚對方是什么人,殷柔很擔心唐寅的安全,拉著他的衣袖,不放心地叮囑道:“小心一點啊!”
    “我知道,不必擔心。”唐寅拍拍她的手,隨后大步向外走去。
    殷柔仍不放心地又對雷震說道:“請雷將軍務必保護好大王的安全。”
    “是!公主殿下。末將告退!”直到這個時候,雷震才敢抬頭看殷柔一眼。以前他從未見過殷柔,看清楚她的模樣,心頭亦是一震,暗道一聲好美!不敢心存旁騖,雷震躬身而退,跟隨唐寅離開皇宮,返回王府。
    等唐寅回到王府的時候,門外好不熱鬧,大批的軍兵聚集在街道兩頭,里三層,外三層,把王府門前的街道堵了個水泄不通。見大王騎馬而來,人們規規矩矩的向左右退讓,閃開一條通道,唐寅催馬穿過人群,來到王府正門前。
    這里的軍兵更多,不僅程錦、樂天、艾嘉都在,就連吳廣、江凡這些大將也都到了。向人群中央看,有一群身穿便裝的姓,年歲有大有小,但最年輕的也有三十開外,不用仔細打量,只是感覺他們散出來的靈壓就可判斷出他們都是修靈者
    “你們是什么人?”走上前來的唐寅端坐在馬上,居高臨下地環視眾人。
    “你又是何人?”一名三十多歲的壯漢怒視唐寅,震聲喝問道。{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平日里,唐寅沒有穿王服的習慣,衣著打扮都很隨性,充其量就象是個家境不錯的富家公子。聽聞對方的質問,周圍眾將臉色皆是一變,唐寅倒是笑了,問道:“你們找的是誰?”
    “大王!”壯漢斬金截鐵地說道。
    “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唐寅含笑說道。
    “我們要見大王,你算個什……”他話到一半,猛然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面露驚訝,張大嘴巴,手指唐寅道:“你……你是大王?”
    唐寅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說道:“沒錯!”
    這十數名游俠相互看看,臉上皆是將信將疑之色,一時間也不知道唐寅說的是真是假。這時候,上官兄弟大喝道:“見到大王,還不施禮?”
    唐寅自己這么說,他們還可能不信,但風軍將領也這么說,可就由不得他們不信了。十數名游俠身子一震,不約而同的跪倒在地,齊齊叩,說道:“小人拜見大王!”
    聽口音,這些游俠都是風人,而且還能向自己施禮,看起來也不象是有惡意。唐寅暗嘆口氣,揚頭說道:“都起來吧!”
    “我等有冤,還望大王明示!”眾游俠都未起身,最中間的那名中年人腦袋依舊叩在地上,大聲說道。
    有冤?唐寅還從來沒碰過這種事,滿腦子的莫名其妙,有冤情,不找當地的城主、縣、郡,來找自己干什么?他皺著眉頭說道:“先起來再說。”說著,他翻身下馬,將韁繩交給身邊的侍從,邊向王府內走邊說道:“聽說你們剛剛打傷了人?
    中年人抬頭,看向唐寅的背影,說道:“我等要見大王伸冤,可他們不準!”那你們就可以把人打傷嗎?”唐寅頭也不回地說道:“誰打傷的人,去自領二十板子。yuntv你們中的頭領可以進王府,有冤說冤,有事說事,本王會細聽。”
    事情鬧得這么大,這十數名游俠早就豁出去了,以為他們這些人誰都活不成,沒想到大王真的肯接見他們,而且對他們的懲罰只是二十板子,這讓眾人即意外又驚喜。
    為的中年人急忙從地上爬起,正想往王府里進,阿三阿四雙雙上前把他攔住。二人向左右的侍衛努努嘴,立刻有數人上前,把中年人從頭到腳仔仔細細搜查一遍,在他身上連枚銅錢都未留,全部搜走,這才放行。
    中年人顯然對此極為不滿,但他咬牙忍住沒有作,在阿三阿四等一干侍衛的引領下,進入王府,在王府的大堂里見到唐寅。
    唐寅慵懶的居中而坐,身子偏向一旁,單手支著頭側,開口問道:“你是誰?又有什么冤情?”
    “回大王,小人名叫張通,是嶺東馬幫幫主。小人的冤,正是原自于大王!”中年人相貌粗曠,性子也直爽,象連珠炮似的一口氣說道:“朝廷和游俠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而現在,大王卻插手游俠之事,公開扶植逍遙門,意推逍遙門門主張棟為游俠盟主,號令四方,一旦有人不從,逍遙門和朝廷便聯手誅之,就在不久之前,嶺東的風品堂堂主周沖代表嶺東游俠站出來表示不滿,結果三日之后,周沖就慘死于家中,全家老小連同門下弟子五十余口一生還,大王這是不給我們游俠活路啊,我們的冤情不來找大王,又去找誰呢?”
    在中年人張通說話的時候,程錦象幽靈似的由外面聲息地飄了近來,站于大堂里最不起眼的角落,目光深邃,默默地注視著張通,不過他的手已按在腰間的刀柄上。
    唐寅一邊聽著張通的話,一邊舉目望向角落里的程錦,后者對上唐寅的目光后,立刻垂下頭,言下之意,張通說的都是實情,此事也確是暗箭所為。
    唉!他暗暗搖頭,他是讓暗箭助張棟一臂之力,但不是這么大張旗鼓地助他,要除掉誰,要拔掉哪些刺,也應該秘密去進行,現在倒好,把游俠的不滿和矛頭都引到自己身上了。這真是躺著也中槍啊!
    其實還真不是暗箭四處張揚,暗箭行事向來低調,這次自然也不例外,張揚此事的人是張棟。張棟很清楚自己的半斤八兩,他想更新oo號令群雄,根本沒幾個幫派會聽他的,他主動打出朝廷的旗號,是想*迫眾幫派能主動倒向他,結果形成了兩極化,一部分幫派懾于朝廷的插手,確實向張棟表示了臣服,而另一部分幫派則是十分不滿,也甚為看不起張棟,這部分也是目前風國游俠界的主流。
    等張通說完,唐寅若有所思地沉默片刻,說道:“對于風品堂的事,本王很難過,此事到底是何人所為,本王還得去詳細調查,不過,推舉張棟為盟主之事不會更改,非常時期,本王有十足的理由也必須得插手你們游俠內部的事。”
    說來說去,大王還是不想給游俠活路啊!張通急的眼睛都快紅了,咧開大嘴,急聲叫道:“大王……”
    唐寅擺擺手,打斷他下面的話,問道:“張幫主可曾聽說過逆風流嗎?”
    逆風流?張通滿臉茫然地搖搖頭,說道:“小人不知!”
    “那你總該知道寧幫吧?”
    “寧幫自然知道。”
    “就目前掌握的情報所知,逆風流是寧人游俠組成的神秘幫派,現在已全部滲透到風地,并大肆吞并和鏟除我風人的游俠幫派,其目的是為了形成一股能與朝廷相抗衡的勢力。不久前,我風國官員頻繁遭到暗殺的事,就是逆風流所為。現在,你應該能明白本王為何非要選出一位盟主了吧?!至于為什么是張棟,很簡單,本王可以信任他,因為他的逍遙門曾經就是逆風流所要吞并和鏟除的對象,而其他幫派,本王不知道它們是不是已被逆風流吞并或收買。另外,風品堂的慘案,未必就是朝廷或逍遙門所為,也有可能是逆風流有意嫁禍于人,我們風國內部越亂,游俠內部越亂,逆風流就越高興,越有機可乘,張幫主,你可不要輕易受敵人挑撥啊!”
    唐寅一席話,說的張通倒吸口涼氣,臉色大變,程錦放于刀柄上的手也落了下去。
    “大王此話當真?”
    “你若不信,可以回想一下,在張棟欲為盟主之前,我風地的游俠幫派是不是常有滅門慘案生,而且兇手殘忍至極,從未留下過一個活口。”唐寅目露精光,幽幽說道。
    細細回想,唐寅的話不假,那時候確實常有這樣的事生。只是游俠幫派之間經常會鬧矛盾,積怨深者數不勝數,互相撕殺、報復如家常便飯,當時誰都沒放在心上,不過現在想來,這些集中爆的滅門慘案都不簡單。
    張通一時間膛目結舌,久久說不出話來。
    唐寅長嘆一聲,說道:“風人游俠聯合起來對抗逆風流,是唯一的出路,不然,要么滅亡,要么便被寧人所吞,我想這是張幫主論如何也不想看到的事吧?”
    “是、是、是!”現在張通心頭的激憤和怒火已一掃而光,剩下的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他喃喃說道:“我風人幫派,豈能聽令于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