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74

  “修羅門兄弟的錢我幫付了!”臨桌的一名大漢站起身形,拿出兩枚銅板,狠狠拍在桌子上。【】[]
    老板娘是只認錢不認人,見有人肯幫白面青年付錢,臉上立刻又露出笑意,收起兩枚銅板,再不理會眾青年,轉過頭去招呼上官兄弟落座。
    上官元武掃視了眾青年一眼,沒多說什么,大步流星走出茶館,請外面的唐寅入內。
    原來他們是修羅門的人!唐寅對這些青年的身份也很驚訝,在風國游俠界中,實力有數一數二的修羅門,其門下弟子被普通人欺負甚至羞辱的時候還能如此克制,讓人感覺匪夷所思,難怪紀憐煙會說不要輕信張棟的一面之詞。
    唐寅翻身下馬,晃身向茶棚內走去。等他快要進去的時候,正好里面那群青年向外走,唐寅面帶微笑,沖著走在前面的那位白面青年微微點了下頭,那白面青年倒也知禮,同樣以點頭回應,而后,與唐寅擦肩而過。
    雙方誰都沒有說話,不過唐寅對白面青年的印象非常深刻。他們進入茶棚,立刻引來人們的側目,畢竟肯拿銀子來這種地方喝茶的冤大頭實在太少見了。唐寅對眾人好奇、狐疑甚至帶些鄙視的目光視而不見,走到空桌那里,緩緩落座。
    “哼!別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很了不起!”剛才替眾青年解圍的那名大漢用白眼睨著唐寅,冷言冷語地說道。
    唐寅假裝沒聽見,笑而不語,看也沒看他,不過他左右的江凡、程錦、上官兄弟、阿三阿四齊齊把目光集中在那大漢身上,六人誰都沒有動,但大漢面前的桌子卻為之一震,那是受瞬間襲來的靈壓所致。
    江凡等人都是靈氣深厚的修靈者,即便是他們自然而然散出來的靈壓凝聚到一起,其力道也不容小覷。
    那大漢也被嚇了一跳,臉色明顯的為之一變,他面露驚駭地看看江凡六人,在他們銳利目光的注視之下,大漢未敢再多說半個,默默地垂下頭去,硬裝出若其事的樣子繼續喝茶,不過他以及在場的眾人都在心里暗暗琢磨,猜測唐寅一行人的身份,又是來自于哪家幫派的。
    唐寅是來看戲的,不是來找麻煩的,他清清咳了一聲,揚頭對站于不遠處的老板娘說道:“老板娘,上茶!”
    老板娘第一眼看到唐寅就心生好感,她對身著錦衣的有錢人都有好感。聽聞唐寅的召喚,老板娘一溜小跑的上前,滿臉堆笑,一邊拋著媚眼一邊親切地問道:“客官想喝什么茶?”
    不用唐寅說話,上官元彪已財大氣粗地說道:“把你店里最好的茶上來就是。”
    “好好好!”老板娘最愛聽的就是這樣的話,不過她還是補了一句:“我店的好茶很貴啊……”
    上官元武又捏出一顆碎銀,向老板娘面前一遞,問道:“夠嗎?”
    老板娘眼睛一亮,一把把銀子接過來,樂的嘴巴合不攏,連連點頭道:“夠了、夠了!”
    等老板娘走后,阿三阿四從隨身攜帶的包裹里取出肉干、魚干和一些醬肉、干糧、點心放于桌上。
    現在茶館里的客人基本都是游俠,而游俠的生活確確實實是不富裕,基本沒什么收入,即便是做生意的游俠門派,真正有錢的也是掌門人及其骨干,而普通的門下弟子所能分到的錢少得可憐。剛才修羅門弟子翻遍全身也才找出那么幾枚銅板,其實并不算稀奇的事,當然,為了錢財打家劫舍的游俠也大有人在,這些人手頭是比較闊綽的。
    此時看到唐寅等人花錢如流水的那副派頭,人們都是驚訝不已,對他們的身份也就更加好奇了。唐寅不了解游俠,也不認為上官元武拿銀子買茶水有什么引人側目的地方,對周圍時不時飄來的詫異目光他也是很茫然。
    有錢能使鬼推磨。老板娘的動作出奇的快,只一會工夫,她就把沏好的茶水端了過來,臨走之前還一再表示若不夠喝,再隨時叫她。
    元武用銀子買的茶水也不見得比旁人的茶好到哪去,唐寅等人只當解渴來喝,很快,兩壺茶水便見了底,隨后上官元武又點了兩壺。
    這時,臨桌一名身穿灰袍的中年人晃身走了過來,在距離唐寅不遠的地方站定,拱手說道:“在下隋安,不知幾位小兄弟尊姓大名?”
    暗道一聲麻煩,上官元彪正想回頭把對方打走,唐寅倒是先站起身,拱手回禮,含笑說道:“在下唐初!”他又用起他經常用的化名。
    唐初?自稱隋安的中年人對這個名陌生得很,從未聽說過,他又好奇地問道:“不知唐兄弟來自哪門哪派?”
    唐寅想也沒想,脫口說道:“在下是興風堂堂主!”他自報興風堂,是有玩笑的成分在里面,暗喻他是來興風作浪的。
    隋安并不知道這些,禮貌性地再次拱手,說道:“原來是唐堂主,失敬、失敬!”嘴上這么說,他的腦海一直在搜尋興風堂這個幫派,可想來想去,還是未想起有這么一個門派。
    “相逢便是有緣,隋兄若不介意,就過來一塊坐吧!”唐寅主動邀請。他對游俠是一點不了解,江凡、程錦等人也都對游俠一知半解,現在他急需找人來打聽游俠各門派的動靜,既然隋安主動送上門來,唐寅也就順水推舟,擺出愿意與之結交的意思。
    對方是一堂之主,出手大方,又主動相邀,隋安哪會拒絕,他回身把自己剛才坐的椅子搬過來,放在唐寅身邊,落座。
    唐寅很大方的擺擺手,說道:“隋兄想吃什么盡管吃,不用客氣。”
    看著桌子上的肉干、醬肉、點心,隋安暗暗吞口水,只略微客氣幾句,便大口吃起來。
    唐寅與隋安邊吃邊聊,經過交談,他知道隋安門派,是個獨立獨往的游俠,據他自己說,他在游俠界中也是小有名氣。唐寅心中暗笑,能說出這種話的人,要么是威名遠揚之人,要么是默默聞之輩,這隋安十之**屬后者。
    交談了一會,大家也算是初步認識了,隋安的話也越來越多。“唐堂主,不知道你興風堂做的什么生意?”
    唐寅一笑,反問道:“你怎知我們做生意?”
    隋安笑道:“看唐堂主出手那么闊氣,肯定生意做得不小。”
    唐寅聳聳肩,輕描淡寫地說道:“只是混口飯吃。”說著,他話鋒一轉,問道:“隋兄,你認為這次游俠聚會,能選出誰為盟主?”、不用問,能在這里出現的游俠都是來參加聚會的。
    隋安說道:“匯堂堂主周寬最有可能。”
    “哦?”這樣的答案倒是頗出唐寅的預料。他眨眨眼睛,若其事地隨口問道:“逍遙門的張門主呢?”
    “張棟?”隋安滿臉的不以為然,說道:“張棟的名聲太差,我看他是沒什么希望了。”
    看唐寅皺起眉頭,隋安壓低聲音又道:“以前人們一直以為張棟是個正人君子,可是這次游俠聯盟,他竟然勾結朝廷,利用朝廷勢力排除異己,可惡至極,也被許多人所不恥,等到游俠大會的時候,估計也沒幾個人會推他為盟主。”
    “據說,這次選盟主是以比武的形勢。”
    “那張棟就更沒戲了。圣堂、修羅門、匯堂,哪個實力不在他逍遙門之上?”隋安語氣肯定地說道。
    唐寅心思轉了轉,又不解地問道:“既然圣堂、修羅門、匯堂的實力都差不多,那隋兄為什么偏偏說匯堂的希望最大呢?”
    隋安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說你到底是不是游俠啊?吃人家的嘴短,隋安還是耐著性子說道:“圣堂一向清高,鮮少去管圣堂之外的事,即便主動把盟主的位置讓給韋笑笑去坐,他也未必肯坐。而修羅門向來低調,門主侯歌更是飄忽不定,神龍見不見尾,唐堂主想想,哪有選出盟主了卻天天看不到盟主影子的事?所以說,有實力做盟主,又能做盟主的只有周寬,匯堂本來就是由雜七雜八門派合并到一起的,周堂主能把這么多的門派融合到一起,并管理的井井有條,還能揚光大,只這一點,由他做盟主就再適合不過了。”
    他的話立刻引來周圍眾多游俠的共鳴,許多聽聞到他話聲的游俠大點其頭,更有人附和道:“沒錯,若是由周堂主擔任盟主,我們都服氣!”
    當然,有擁護之人自然也少不了反對之人。很快,又有人冷冰冰地說道:“周寬的靈武充其量也就在三流,和韋堂主比起來,他算是個屁啊!”
    “好個大言不慚的豎子!”
    “怎么?你不服氣?”
    “不服氣又怎樣?”
    “不服我們就出去比畫比畫!”
    “我還怕你不成?”
    游俠就是這樣,一言不合便會衍變成武斗。這兩個即不屬于圣堂又不屬于匯堂的游俠只是因為意見不合,還真的雙雙走出茶棚,大大出手。棚內的游俠對此都習以為常,連看熱鬧的都沒有幾個。
    看得出來,支持周寬的人不在少數。周寬是眾多游俠心目中的理想盟主,可越是這樣,他在唐寅的心里就越是不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