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0

  唐寅點點頭,也喃喃道了一聲可惜。【】[官場-小說]
    把酒壺里的最后一滴酒倒盡碗里,唐寅一飲而盡,然后摸出一塊銀子,放到桌上,起身說道:“沈兄,你我后會有期,相信過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沈也站了起來,拱手說道:“唐兄,再會。”
    唐寅微微一笑,飄然走出酒館。到了外面,他仰天長吸口氣,身子周圍突然騰出黑霧,再看他,人業已消失不見。
    看到唐寅已走,沈轉回頭,又坐了回去,端著酒碗,一邊喝酒一邊琢磨著心事。
    回到客棧,唐寅沒有吵醒江凡等人,悄悄返回自己的房間,躺回上塌。他想今晚行刺閻西的刺客已死,不會再有命案生,結果他錯了,翌日清晨,東城墻上又被釘上三具尸體,和前兩天的情況一樣,相同的被釘穿心臟,并留下相同的樣。
    要說前兩天的命案是因為游俠準備不足還有情可原,但昨天晚上,幾乎全城的游俠都在尋找刺客的蹤影,但這種情況下還是有游俠被殺,而且死的人比第一、第二天還多,這就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恐慌了。
    別說游俠們人心惶惶,就連萊陽的官府也受不了了,連續三天生命案,兇手還堂而皇之的把尸體釘在城門上,這等于是公然打官府的臉面。萊陽城主緊急下令,全城追查兇手,而后又追加了宵禁令,入夜后任何人不得出門上街,一旦現,須審問,可當場誅殺。
    隨著官府的介入,萊陽城內的局勢更加緊張,等到了晚上,成群結隊的官兵在大街小巷中巡邏,可是,大批地方軍的巡查未能阻止殺戮,第四天,被釘上城門的尸體已多達四具,看得出來,兇手每過一天便多殺一人,是故意制造緊張的氣氛。
    官府介入,使游俠的行動大大受限,而官府又力阻止或揪出兇,如此一來,城內的游俠開始6續離開萊陽,到周邊的村鎮聚集,有些人干脆露宿在野外,日夜戒備,生怕受到刺客的偷襲。
    唐寅也因萊陽的宵禁以及游俠的大批離去而不愿意再繼續留在城內,他讓江凡等人收拾行裝,隨他出城。走在出城的路上,江凡疑問道:“公子,我們現在要去哪?”
    沒等唐寅說話,上官元彪搶先說道:“聽說很多游俠都去了城南的村莊,公子,我們是不是也去哪里?”
    唐寅琢磨片刻,說道:“距離游俠聚會已只剩下兩天的時間,我們先到萬冢谷瞧瞧去,看看那里的情況如何。”
    “好!”
    江凡等人沒有異議,隨唐寅離城之后,直奔萬冢谷而去。
    萬冢谷位于萊陽的西南,只有二十里的路程而已,騎馬用不上半個時辰。萬冢谷的位置很有特點,剛好在兩山之間,這里的山形向內凹陷,形成一座圓形的山谷,地勢開闊,面積很大,即便容納十多萬人都綽綽有余。
    因為游俠聚會的地點設在這里,萬冢谷內已早早搭好了臺子。正中間是高高又寬大結實的平臺,顯然那是為游俠比武設立的,在平臺的正北面有數座大小不一的坐席臺,每座坐席臺上都掛有門派的名,其中四座最大的坐席臺分別掛有逍遙門、圣堂、修羅門、匯堂的樣。
    看到這,唐寅忍不住笑了出來,對身邊眾人道:“這里一定是張棟派人建造的!”
    江凡等人一愣,疑問道:“大王怎知?”
    唐寅笑道:“逍遙門的實力和聲望遠不如圣堂、修羅門、匯堂,現在把逍遙門的坐席擺在和圣堂、修羅門、匯堂平起平坐的位置,當然也只有張棟才干得出來了。江凡等人也都不約而同地笑了,點頭應道:“大王英明。”
    他們正說著話,幾名身穿白衣白褲的青年從里面走了過來,他們一邊上下打量著唐寅眾人一邊冷聲說道:“此地為游俠聚會之所,日期未到,閑人禁入!”
    唐寅對上他們的目光,含笑問道:“那你們又是何人?”
    “逍遙門!”為的青年人盛氣凌人又理直氣壯地說道:“此地為我逍遙門所建,我逍遙門自然有權管理此地,你等離去,再敢羅嗦半句,休怪我等手下情。”
    呦!好大的口氣啊!唐寅還沒有說話,在他身邊的上官元彪已沉哼一聲,作勢要上前,唐寅搶先把他拉住,微微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惹麻煩。
    逍遙門儼然已把自己當成了這次聚會的主人,看得出來,張棟對盟主之位是勢在必得。希望,真能如他所愿吧!唐寅心里嘀咕一句,又向幾名逍遙門弟子微微一笑,什么話都未說,轉身而去。
    退出萬冢谷,上官元彪忿忿不平地說道:“逍遙門實在太囂張了,難怪那么多的游俠會猜測他們就是最近數起兇案的幕后黑手!”
    唐寅含笑搖了搖頭,說道:“正因為逍遙門太囂張,所以,他們肯定不是兇手,因為張棟根本不屑去那么做。”張棟以為有自己支持,盟主之位就一定是他的了,可是,最終結果會如何,還不得而知呢!
    現在唐寅對逍遙門能不能順利拿下盟主之位已然不抱信心,游俠界的情況比他想象中要復雜,而游俠界中的靈武高手也比他預計中的要多得多,不說圣堂、匯堂,單單是他見識過的修羅門,便已高手如云。
    “大王,我們現在去哪里?”上官元武問道。
    唐寅想了想,說道:“不是說很多游俠都去了城南的村子嗎?我們也過去吧!”
    “是!”
    眾人離開萬冢谷后,走出十多里,突然聽聞路邊的樹林中有喊殺之聲,他們同是一愣,紛紛勒住韁繩,停下馬匹,互相看看,唐寅率先下馬,招手說道:“去看看。”
    唐寅留下上官兄弟、阿三阿四看守馬匹,只帶江凡、程錦二人悄悄進了樹林,查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況。
    在樹林深處,正有雙伙游俠撕殺,因為雙方的衣服有明顯的區別,很容易就分辨出來是兩個幫派,其中的一方已占有絕對優勢,把對方剩下的幾人團團圍住,而地上還橫七豎八躺著十多具尸體。
    “神武門的,你們真要趕盡殺絕不成?”被圍困在當中的一名游俠聲撕力竭地大吼道。此時他身上的靈鎧滿是劃痕,許多地方汩汩流出血來,站在這里,人已經搖搖欲墜。
    “哼!不殺你們,恐怕明天死的就是我們。”占優勢的那一伙游俠中有人跨前一步,冷聲說道。
    “你什么意思?”
    “我看這幾天大肆暗殺游俠的事就是你蓮花幫干的,與其等著你們找到我神武門頭上,不如我先殺光你們蓮花幫!”
    “你休要血口噴人!老子和你拼了!”那強弩之末的游俠大吼一聲,舉著靈刀沖了過去。他沖過去的度還沒有回來的快,被人家一拳擊中胸口打飛回來的。隨著撲通一聲悶響,那名游俠重重摔在地上,再看他的胸口,靈鎧粉碎,里面白色的衣服已被鮮血染得通紅。
    “殺!一個不留!今日把蓮花幫的人給我統統殺光!”
    嘩——圍在周圍的眾人一擁而上,對困于當中是那幾名游俠展開瘋狂的攻擊。這是一場一邊倒的打斗,被困的那幾名游俠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人群里不時傳出凄厲的慘叫聲。
    唐寅沒有插手的意思,在暗中觀望了一會,便打算退出樹林,他心中嗤笑,引起游俠的自相殘殺,想必這正是幕后黑手最想看到的,而游俠中的上當者還真的大有人在,愚蠢至極,也可笑至極,諸如此類,死一個就少一個禍害。
    他正準備退走,猛然現位于他二十米外的樹上藏有一人,這人躲于樹木的枝葉當中,十分隱蔽,若非唐寅感覺敏銳,又目力過人,還真的很難現到她。
    唐寅心中一動,對身邊的江凡和程錦使個眼色,暗示兩人在此等他一會,然后,他施展暗影漂移,向那人藏身的老樹閃去。
    二十米的距離,唐寅連續兩個暗影漂移便到樹下,接著,身如靈猴一般,手腳并用,三兩下爬到樹上。他的動作太快,而且聲息,直至他快要接近對方背后的時候,那人才猛然警覺,她反應奇快,扭轉回身的同時,青鋼劍已然出鞘大半。
    在她回身的時候,唐寅也看清楚了她的模樣,他搶先一步按住她拔劍的手臂,低聲說道:“門主閣下不是又要對我拔劍相向嗎?”
    “啊?又是你?”藏于樹上的這位是個女人,而且不久之前還和唐寅碰過面,也交過手,正是修羅門的二門主閻西。
    此時此地,閻西碰到唐寅十分驚訝,下意識地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里?”
    唐寅笑道:“同樣的話我還想問門主閣下你呢!”
    閻西不愧為大幫派的門主,很快便從震驚中恢復正常。她幽幽說道:“我總得要查明白到底是何人要取我的性命吧?!”
    “恩!”唐寅表示理解地點點頭,輕聲說道:“我也想查明白,到底是何人企圖刺殺門主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