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1

  “呵!”對唐寅的話,閻西報以嗤笑,不過拔出一半的劍還是收了回去。【】[]她不認為唐寅是朋友,但至少可以肯定他不是敵人。她轉回頭來,看向林內的戰場,此時,場上的戰斗業已結束,勝利的一方正在清理戰場。
    人們在林內仔細地查看尸體,凡是現還有氣的,便毫不猶豫的補上一劍,將其刺死。唐寅蹲在樹枝上,瞇縫著默默看著林內,心中暗道一聲好狠!游俠的手段比戰場上殺紅了眼的將士也差不到哪去。
    很快,林內的游俠把戰場巡視個遍,確認再活口,為的頭領向手下招呼一聲,隨后眾人紛紛向樹林深處鉆去。只眨眼工夫,剛才還拼殺得激烈異常的戰場已變得鴉雀聲,場內只剩下二十多具血肉模糊的尸體。
    確認對方已經走遠,閻西身形一晃,從樹上跳了下來,緊接著感到身邊的空氣一陣波動,轉頭一瞧,只見唐寅背著手,若其事地站在她的身邊,好象他原本就在那里似的。哼!閻西心中暗哼,語氣不佳地說道:“你不是要查行刺我的人嗎?就這么把他們放走了?”
    唐寅聳聳肩,肯定地說道:“殺手不是他們。”
    “哦?”閻西好笑地看著他,反問道:“你怎么這么確定?”
    “如果兇手是這么一群笨蛋,也就搞不出今天這么大的動靜了。”唐寅淡然回道。
    他的話雖然難聽,但也有道理,閻西忍不住輕笑了一聲,沒有再多言,走進樹林里,邊翻看地上的尸體,邊問道:“你怎么看?”
    唐寅跟過去,沒太明白她的意思,道:“什么怎么看?”
    “這兩個幫派的撕殺?”
    “你若想讓我去解釋一群四肢達頭腦簡單的蠢貨的想法,那就太強人所難了。”唐寅笑瞇瞇地說道。
    閻西回頭怪異地看了他一眼,接著也笑了,問道:“那你認為誰是幕后的黑手?”
    唐寅說道:“逆風流。”
    閻西一怔,反問道:“為什么這么說?”現在由寧國游俠組成的逆風流已不再是秘密,經過馬幫的大肆宣揚,早鬧得滿城風雨,路人皆知。
    唐寅輕嘆口氣,道:“風人游俠之所以要聯盟要推選盟主,就是為了團結起來對付逆風流,逆風流當然是最不希望風人游俠聯合到一處的,他們若不想方設法的搞破壞,那才叫奇怪了。”
    閻西連想都未想,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有道理。”其實她的想法和唐寅一樣,也認為最近生的這些事都是逆風流搞出來的,但是她沒有確實的證據,現在唐寅也這么說,倒是和她的想法不謀而合。
    “那天刺客行刺我的情景你都有看到吧?”
    “當然。”
    閻西眨眨眼睛,正色說道:“他似乎并沒有要殺我的意思。”
    唐寅一笑,道:“準確來說,他是想先把你擊暈,接下來要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頓了一下,他又說道:“我想,他論是奸殺你還是把你挾持走,其效果都勝于直接殺掉你。”
    閻西雖是女人,但不是一般的小家碧玉,不會因為唐寅露骨的話而臉紅羞澀,身為修羅門的門主,她早就習慣了刀尖上的摸爬滾打和人心的陰險毒辣。她接著唐寅的話道:“因為這樣做,會把修羅門的矛頭直指另外兩個大門派,圣堂和匯堂!”
    “是啊!”唐寅點頭說道:“畢竟敢這么做又有能力做到的人并不多,人們順理成章的便會懷疑到圣堂和匯堂,若是修羅門和圣堂、匯堂打起來,風人游俠也會隨之分成兩大派,聯盟之事,也就疾而終了。”
    “很高明的手段,不是嗎?”閻西冷笑著對唐寅說道。
    唐寅環臂說道:“那門主閣下豈不是更高明?竟然能算到有人會對自己下手,事先做好了防范。”
    閻西暗暗吸氣,重新打量唐寅,感覺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唐初比自己想象中要精明得多,甚至是精明得可怕,好象沒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她直勾勾地盯著唐寅,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興風堂的唐初。”唐寅淡笑道:“我向門主說過了的。”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興風堂這個幫派。”閻西毫不客氣地說道。
    唐寅奈道:“只是區區數人的小幫而已,和修羅門比起來自然是天壤之別。”正說著話,他身后突然多出兩條人影,不用回頭,唐寅也知道背后出現的人是誰,可閻西已電一般的抽出青鋼劍,同時渾身上下彌漫出白色的靈霧,環繞著她凝而不散。
    突然出現的這兩位不是別人,正是江凡和程錦,兩人同是用暗影漂移閃過來的。二人的目光只是飛快地從閻西身上掃過,接著,雙雙沖著唐寅拱手說道:“公子。”
    “恩!”唐寅點下頭,對閻西笑道:“不用緊張,這兩位是我的屬下,也是我的兄弟。”
    閻西皺著眉頭看著他們三人,過了一會,收回佩劍,散掉周遭的靈霧,幽幽說道:“看來你的興風堂都是暗系修靈者。”閻西皺著眉頭看著他們三人,過了一會,收回佩劍,散掉周遭的靈霧,幽幽說道:“看來你的興風堂都是暗系修靈者。”
    江凡和程錦不認識閻西,兩人沉穩未語,唐寅則含笑說道:“也不盡然。”說著話,他向閻西拱了拱手,說道:“閻門主,就此別過,你我后會有期。”說完,他向江、程二人使個眼色,向林外走去。
    走出兩步,他仿佛又想起什么,說道:“對了,我不得不醒閻門主,現在世道不太平,你還是少單獨外出的好。”
    唐寅的話談不上有關心的成分,只是善意的醒,不過還是讓閻西心中一暖。她看著唐寅的背影,眼珠轉了轉,揚聲說道:“既然唐堂主這么說,我倒是有個不情之請了。”
    聞言,他收住腳步,回頭不解地凝視她,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閻西笑吟吟道:“唐堂主若是方便,就順便送我一程,我要去城南的村子。”她當然不是害怕自己單獨一人在回去路上可能會生意外,她既然敢單獨出來,就沒怕再遇到刺客,之所以要與唐寅同行,好奇的因素占很大部分,她想探探唐寅以及他的興風堂到底是什么人,又是個什么幫派。
    她的心思瞞不過精明又狡詐的唐寅,不過他也不怕她的打探。他只是略微想了想,便點頭應道:“能與閻門主同行,是在下的榮幸。只是希望別引起旁人的誤會。”后面那句話他是在嘴邊嘟囔的。
    閻西沒聽清楚,也沒往心里去,笑呵呵地跟著唐寅走出林子。
    林外,路邊,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早已等得不耐煩,見唐寅出來了,四人快迎上前去,剛要說話,看到唐寅身后還跟著一個陌生的女人,四人同是一皺眉,上官元彪心直口快地問道:“大……公子,這位夫人是……”
    就當時來說,二十七、八歲的女人早應該成親了,上官元彪叫閻西夫人也是很正常的,只是他忽略了成親和未成親女人在鬢上的區別。沒等唐寅說話,閻西已快步越過他,并從上官元彪身邊走過,冷冷飄了一句:“你可以叫我門主或者姑娘。”
    上官元彪扭回頭,茫然地看著閻西。
    閻西走到馬前,伸手指了指,問唐寅道:“這是你們的馬?”
    唐寅點頭。
    閻西拍了拍其中一匹戰馬的馬背,點頭道:“不錯,是良種的莫馬!”說著話,她已翻身跨坐上去。
    “那是我的馬!”上官元彪見狀急了,如果不是閻西和唐寅一同出來的,他簡直要懷疑自己碰上女土匪了。
    唐寅拉住臉色漲紅的上官元彪,說道:“元彪,你去騎阿三的馬,阿三和阿四同乘一騎就好。”以上官兄弟的體重,法和別人同乘。
    “公子,這女人是誰啊?”
    “修羅門的二門主,閻西。”唐寅輕描淡寫回了一句。
    “哼!可惡的女人!”上官元彪忿忿不平地嘟囔一聲。
    唐寅等人沒有再在此地多加逗留,眾人紛紛上馬,向萊陽方向奔馳而去。
    閻西本打算借著同行的機會探清楚唐寅和他的興風堂,結果毫收獲不說,反而令她覺得更加迷惑了。
    先唐寅這一行人很有錢,這一點從他們的坐騎就能看得出來,莫馬在風國的價格可不便宜,尤其是良種莫馬,世面上極少見,有錢都未必能買得到,一般只有在軍中能看到,而唐寅這幾人各個都騎著上好的莫馬,讓人感覺不可思議,也不是小幫派所能達到的。其次,要說其他人都是唐寅的屬下,閻西分的相信,因為他們對待唐寅的態度太必恭必敬,唯命是從,謙卑的態度簡直已經越了門主和下面弟子的界限,仿佛是奴仆對待主人一般,而這些人又各個都是深藏不露、修為深厚的修靈者,甚至有人的修為比唐寅也差不到哪去。
    閻西看不懂唐寅這些人,其實,要是把他們的身份對上君主和臣子,那么就很容易理解了,不過就算閻西再怎么聰明,也不會把唐寅往君主那上面猜。
    在她以及當時人的心目中,君主是高高在上的,就算出行,也會配有儀仗和軍隊,只帶幾個人便衣在外的君主,已然越了人們所能理解的范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