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3

  唐寅和侯歌二人在屋內聊了很久,誰都不知道他倆在里面談了些什么,等兩人出來的時候,唐寅還是老樣子,侯歌也依舊是玩世不恭的樣子,只是他對唐寅的態度改變了許多,不經意間會流露出恭敬之意。
    沒有再多逗留,唐寅向侯歌、閻西、沈等人告辭。他來的時候沒人迎接他,不過現在他離開了,侯歌卻是親自送出大門。看著唐寅已然遠去的背影,閻西先感覺到侯歌的反常,問道:“侯大哥,你和唐初談了些什么?”
    侯歌沉默片刻,搖頭的同時又輕輕嘆口氣,什么話都未多說,默默的走回房內。這一下修羅門眾人都愣住了,面面相覷,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中旬,風人游俠聚會終于如期舉行,這一天,一向空空蕩蕩難見人跡的萬冢谷突然變的人山人海,前來參加聚會的幫派以及幫派的游俠合到一起得過萬人,舉目望去,萬冢谷內人頭涌涌,黑壓壓的一片,分不清個數。
    當唐寅、江凡、程錦等人到時,目光所及之處沒看到別的,全是各路游俠。這時候他們再想擠到靠前的位置,已然不可能了,唐寅早有準備,他把一名不遠處正在維持秩序的逍遙門弟子叫過來,遞給他一封信,讓他交給逍遙門門主張棟,他在這里等回復。
    那名逍遙門弟子不認識唐寅,也從沒見過他,不過看他老神在在的樣子似乎和門主的關系非同尋常,那名弟子也沒敢怠慢,接過信后,立刻向谷內跑去。足足等了小半個時辰,那名弟子才返回,同時還帶來一群人,為的一位不是旁人,正是張棟。
    不知道是因為跑得太急還是心情太激動,張棟臉色漲紅,額頭上也布滿汗珠子,遠遠的見到唐寅,他跑得更急了,甩開身邊的眾人,搶步上前,作勢要失大禮。{清風手打shouda8}唐寅的度更快,先一步竄到張棟近前,把他正要跪地的身子拖住。不了解內情的人見此情景,還以為他倆是關系親密的老友相見,熱情的擁抱呢!
    唐寅面帶微笑,在張棟耳邊低聲說道:“張門主可不要暴露本王的身份啊!”
    張棟身子一震,這才現唐寅穿著便裝,周圍也沒有儀仗和衛隊,必是微服而來。他急忙倒退一步,稍微拉開自己和唐寅的距離,垂說道:“是,大……”
    “公子。”唐寅笑瞇瞇地醒道。
    “公子!”張棟是八哥學舌似的回了一聲。
    唐寅笑道:“我看你們逍遙門的看臺位置不錯,不介意讓我上去坐一坐吧!”
    張棟哪敢介意,又哪會介意,他歡迎還來不及呢!在他想來,既然大王親臨,那么盟主寶座也非自己莫屬了。他先是連連點頭,接著又連連搖頭,腦袋晃的象撥浪鼓似的,說道:“不介意,不介意,大……公子請上坐!”說著話,他急忙側身,坐出請的手勢。
    唐寅走過他身邊時,見張棟站在原地未動,顯然是要自己先行,他停下腳步,再次壓低聲音說道:“不要做的那么明顯,和我一起走,就象老朋友一樣。”
    “是、是、是!”張棟連聲答應,不過走在唐寅的身邊,大氣不敢喘,頭也不敢臺,和平日里翩翩君子形象相差甚遠。別說逍遙門的人對唐寅身份充滿好奇,就連附近的游俠們也都關注起他,一各個伸長脖子張望,心里暗暗猜測這個能和張棟并肩而行的年輕人是誰。
    逍遙門的看臺又高又突出,能看清擂臺的同時也受萬眾注目,唐寅怕自己被人認出來,特意向張棟要了一張面具。{清風手打shouda8}面具不大,是鐵制的,談不上精致,但遮住上半邊的臉沒有問題。上到看臺,張棟本想把正中間的主位讓給唐寅,而后者只挑了最角落的一處位置坐下。張棟也不好勉強唐寅,等后者落座后,他在一旁也坐了下去,把周圍的門徒全都打走,低聲問道:“大王要來怎不前向小人打聲招呼,讓小人好早做些準備。”
    唐寅擺手一笑,說道:“這次本王是微服出游,只來看個熱鬧,不想驚動任何人,也不想讓人知道本王有在關注這次聚會。”
    “是、是、是!大王所言極是。”
    說話的時候,唐寅的目光一直在掃視臺下,身在高處就是好,看著下面黑壓壓的人群,唐寅頗出一覽眾山小的感覺。他邊四處觀望,邊語氣平淡地隨口問道:“這次爭奪盟主之處,張門主有幾成把握?”
    張棟面色一正,一邊為唐寅倒茶,一邊說道:“如果圣堂的韋笑笑、修羅門的侯歌、匯堂的周寬不親自下場,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哦!”唐寅應了一聲,未再多說什么,拿起茶杯,更要喝茶,在他身后的上官元武搶先一步把茶杯接了過去,一飲而盡。
    張棟一驚,回頭茫然地看著上官元武,唐寅倒是習以為常,不以為然地笑了笑,等元武送回茶杯,唐寅則示意張棟繼續倒茶,并輕描淡寫地笑道:“我的兄弟口渴了。”
    張棟也是老江湖,很快反應過來,那是大王的侍衛在檢驗茶水中是否有毒。他暗暗噓了口氣,再拿起茶壺,繼續倒茶。
    “周寬雖厲害,但也不是沒有勝他的可能,最令人頭痛的是韋笑笑和侯歌這兩人,他倆都是一等一的修靈者,靈武精湛,修為也深厚,他二人若是下場,只怕……小人是難以招架啊!”張棟做出憂心忡忡的表情給唐寅看。
    唐寅邊慢飲茶水邊說道:“本王不是已派給你五名高手嗎?”
    張棟苦笑,那五名高手對付一般的修靈者還綽綽有余,但若是對陣韋笑笑和侯歌,則差得遠了,但這話又不好直接說出口,張棟支支吾吾沒有接話。
    唐寅瞥了他一眼,說道:“好了,你不要在我這坐得太久,引人注意。既然今天本王親自來了,那么結果就一定得是讓本王滿意的。”
    聽聞此話,張棟放下心來,自己可是大王看就拔和培養的,只有自己坐上盟主寶座大王才會滿意嘛!想到這里,他滿臉笑容地站起身,低聲說道:“那么……小人就先失陪了。”
    唐寅不再看他,揮52o小說!”
    谷內的游俠還是不斷的增多,等集會開始的時間已到,前來的游俠已接近兩萬之多。
    張棟自詡是本次集會的起人,集會自然也要由他來主持。在眾目睽睽之下,他邁在四方步,由一干門徒弟子簇擁著,緩緩走下看臺,上到擂臺之上。他先是環視一下在場的眾多游俠,對到場的人數十分滿意,臉上也露出微笑。
    他清了清喉嚨,隨后拱起手來,做個羅圈揖,接著振說道:“多謝諸位同道的朋友能抽空前來萬冢谷參加我風人的游俠集會,在此,張某先謝過諸位朋友了。”
    張棟一開口便引來許多游俠的反感,聽他里行間的意思,儼然把自己當成了地主,仿佛眾人前來都是在給他面子似的。
    有人反感,但也不乏捧臭腳之人,許多已被張棟收買的幫派帶頭鼓掌叫好。聽著臺下稀稀拉拉的掌聲,張棟又是一陣拱手作揖。
    “張門主,少擺這些場面了,快說正事吧!”
    游俠里終于有人出不滿的聲音。
    張棟面色一正,大聲說道:“想必各位朋友也都知道,寧人游俠為了反我大風,成立了叛黨逆風流,本來這和我們游俠也沒什么瓜葛,但逆風流卻拿我風人游俠下毒手,威*利誘,千方計的想收為己用,一旦不從,則是趕盡殺絕,手段卑劣,殘忍至極,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我等齊聚一堂,就是為了能聯合到一處,齊心協力的對抗逆風流。我們風人游俠聯盟不是為朝廷做事,只是為了自保,我們都不愿意做朝廷的鷹犬,但也絕不會背叛自己的國家,更不會被人欺負到我們頭頂上而忍氣吞聲,大家說對不對?”
    他這番話倒是引來大多數游俠的共鳴,人們紛紛點頭,表示張棟的話有道理,如果逆風流只和朝廷作對,不招惹他們也就罷了,但逆風流偏偏野心大到要吞并風人游俠幫派,這才是讓風人游俠義憤填膺的根本原因。
    “張門主說得對!我們不做朝廷鷹犬,但也不會叛國,幫著逆風流對抗朝廷!”
    “沒錯!朝廷是朝廷,游俠是游俠,向來井水不犯河水嘛!”
    “逆風流是拿我們風人游俠去打朝廷、去打頭陣,他們好坐收漁人之利!”
    “……”
    眾游俠說什么的都有,但大多都是附和的聲音。
    張棟面帶微笑,向臺下連連擺手,示意眾人禁聲。過了好一會,臺下才安靜下來。他繼續說道:“看來,大家對聯盟之事皆異議,那么,接下來的事就簡單了,我們只需選出一位德高望重的盟主即可。”
    他話音一落,臺下的議論聲又起,人們心里都清楚,現在選出的盟主就相當于所有風人游俠的頭領,能夠指揮命令所有的風人游俠和幫派,這得是多大的權利,這個位置又哪能不是人人都想爭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