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84

  游俠心里的盟主人選各不相同,眾說紛紜,爭來爭去,也沒爭出個結果,到最后,還得動用最簡單最原始也最直接有效的方式,比武。【】官場小說文字
    先登上擂臺的是自如門的門主陶,一上場他立刻表明立場,他是支持張棟做盟主的,如果有和他一樣的游俠就不要再上來比試了。
    陶話音剛落,臺下便有人大吼一聲:“我來戰你!”說著之人三步并兩步,擠出人群,到了擂臺前,原地跳起,先是單手抓住臺沿,接著臂膀用力,翻身蹦到臺上。
    挑戰的這位也算是頗有名氣的游俠,名叫徐林,門派的獨行丵游俠,他支持的是匯堂堂主周寬。張棟和周寬皆為最熱門的盟主人選之一,二人的支持者也是話不投機,報完名姓,再二話,各自亮出家伙,戰于一處。
    游俠的打斗和軍中的將軍不一樣,由于沒有人山人海的敵人,他們更精于算計,輕易不會使用耗費靈氣的大范圍攻擊技能,靈神·凝、血魂追、風裂分身術等這種適合單打獨斗的技能是他們所常用的。
    陶和徐林二人修為相差不多,靈武也在伯仲之間,打到一處,看似驚心動魄,但誰都傷不到誰。只眨眼工夫,兩人已你來我往戰了三十多個回合,未分勝負,這時,看臺上的唐寅已興趣缺缺地拿起茶杯,慢悠悠的喝茶。在他眼中,擂臺上拼死拼活的這兩位都屬于不入流,沒什么看頭。
    唐寅感覺趣,他身后的程錦、江凡等人也同樣打不起精神,上官元彪聊的找阿三阿四投注賭博,押誰輸誰贏。
    戰至到七八十個回合了,場上才有變化,徐林一招不慎,被陶抓住機會,胸口挨了對方一記重拳,由于有靈鎧護體,這一拳未能傷到他,但沖擊力卻把他頂下擂臺,按照規矩,這場算他敗北。)
    徐林雖不服氣,但也可奈何,從地上爬起后,收起武器,散掉靈鎧,滿面羞愧地邊搖著頭邊擠進人群里。
    一朝得勝,陶的氣勢立刻足了起來,臺下也響起陣陣的歡呼聲和掌聲。張棟更是滿面得意,暗暗點頭,俗話說的好,頭仗勝,仗仗勝,陶可為自己開了個好頭啊!
    他還沒有高興多久,臺下又站出來一人,這位名叫榮澤,乃關南郡馬幫幫主,他和剛剛落敗的徐林一樣,同是支持周寬。
    匯堂本身就是個大雜燴,由各類門派、幫會、堂口融合到一處,形成一個統一派幫,門內三教九流,龍蛇混雜,其中不乏出身于草莽的匪寇,而馬幫的前身就是馬匪,也是草莽,所以馬幫對匯堂有天生的親近感,而且周寬為人豪爽,重誠信、講義氣,草莽出身的游俠也愿意與他結交。風國各郡的馬幫與匯堂的關系都很緊密,可以說馬幫是支持匯堂的一股重要力量。
    身為一郡的馬幫幫主,榮澤的實力可遠在徐林之上,他和陶只戰了二十個回合,后者便已被他兇狠的打法的只有招架之攻,毫還手之力,任誰都能看得出來,陶的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榮澤拳腳上占優,嘴里也沒閑著,不時的出言嘲諷,“陶門主也不過如此嘛!難道支持張門主的都是汝等之流?真是可笑,要靠你們,張門主想做盟主就只能等到下輩子了……”
    他邊說邊打,陶則是越聽越氣,連帶著,出招也越來越亂,毫章法。又戰了十多個回合,榮澤抓住陶一個疏忽,抽身閃到他背后,把手中的靈劍當棍用,重重拍打在陶的后背上。
    他是用拍,而不是用砍,是以劍面來拍打,即便如此,也夠陶受的了。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這一劍面,拍得陶背后靈鎧俱碎,整個人向前飛撲出去。撲通!他足足飛出兩米多遠才重重摔在擂臺上,再看他的背后,靈鎧碎了,衣服上多出一條長長的血痕,那是被劍面硬抽出來的血淋子。哼!”榮澤沒有再上去追殺,站起原地,嗤笑出聲,收劍的同時傲然說道:“陶門主,承讓了……”
    他話音還未落,原本趴在地上的陶突然嗷的一聲怪叫,從地上竄了起來,而他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支只半尺長象鐵管一樣的東西,人們還未弄清楚怎么回事,陶已抬起鐵管,對準榮澤扣動板簧。
    只聽嘎巴一聲,鐵管內的機關啟動,一團細如牛毛的鋼針從管口飛射出來,直奔榮澤而去。別說榮澤這時毫防備,就算是有準備也未必能閃躲得開這種暗器的近距離攻擊。
    鐵管射出的鋼針幾乎一打空,全部釘在榮澤的身上,后者連叫都未叫出聲,迎面而倒,躺在地上只抽搐幾下,便沒了動靜。
    靜!整座萬冢谷一下子陷入詭異的安靜當中,人們瞪大眼睛,看著擂臺上生的一切,快要忘記了呼吸。
    嘩——不知過了多久,現場一片嘩然,做裁判的逍遙門弟子急忙跑到臺上,探了探榮澤的鼻息,再摸摸他的脖頸的脈搏,最后沖著看臺上的張棟搖了搖頭,意思是人已經救不活了。
    見此情景,臺下的游俠們可不干了,有人高聲喊喝道:“陶匹夫、小人,你暗箭傷人算什么本事?!”
    “陶,從今往后,天下馬幫與你勢不兩立!”
    一時間,整個山谷如同炸了鍋似的,討罵之聲不絕于耳。
    陶如果不是氣極、怒極,也不會使用這種歹毒的暗器,現在榮澤已死,他從震怒中清醒過來,也馬上后悔了,他先是急忙把暗器收起來,接著,沖著臺下大聲辯解道:“本次比武,沒有規定不可以使用暗器,榮澤大意,也怪不得陶某!”
    “放屁!陶,你這個卑鄙恥的小人——”
    陶的辯解沒有引起任何的共鳴,只引來更廣更大的罵聲。
    此時,唐寅等人卻都在皺著眉頭,沉默不語,他們倒不是覺得陶的手段有多不正當,而是對他剛才使用的那支暗器太眼熟了。唐寅先開口問道:“你們都看清楚了嗎?”
    江凡等人互相看看,還是程錦先開口說道:“回……公子,那……那象是鬼飄堂的獨門暗器,碎魂針!”
    沒錯!唐寅點點頭,他對碎魂針太熟悉了,當初他就差點死于這個暗器之下。他瞇縫著眼睛,一邊盯著擂臺上手足措的陶,一邊喃喃問道:“他怎么會有碎魂針呢?”說著話,他轉頭看向程錦。當初風軍進攻寧國的時候,曾繳獲一批三堂口的獨門暗器,有龍鱗落、鳳羽歸,當然還有便是碎魂針。因為這些暗器威力太大,不容易控制,暗箭人員使用不久后便被程錦收了回去,現在都封存于暗箭總部暗宅之內。
    如果說陶用的碎魂針是從暗箭人員手中流出的,程錦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畢竟暗箭每月也有庫存盤點,封存的三堂口暗器從未有過遺失,那么就只剩下一個解釋。“公子,這必是陶從寧人游俠手中得到的。”
    唐寅眼中閃出幽光,冷冷說道:“據說,三堂口余孽可都是逆風流的核心骨干。”
    程錦倒吸口涼氣,若是這么說,陶肯定和逆風流有過接觸,甚至很可能已被逆風流收買了,如果真是如此,事情可就復雜了,畢竟陶一直是支持張棟做盟主的。程錦沉思片刻,垂說道:“公子請放心,屬下會盡快查清此事!”
    “恩!”唐寅淡然地應了一聲,喝口茶水,說道:“不要打草驚蛇,也不要鬧出什么動靜,手腳干凈一些,查明白之后,你自行處理。”
    “是!公子。”程錦急忙點頭應道。
    且說擂臺那邊,馬幫要報仇,別的游俠也討罵陶暗箭傷人不仗義,罵聲越來越高,最后張棟也不得不站出來主持公證,判陶告負,并取消再參加比武的資格。
    對他這樣的處理,馬幫極為不滿,榮澤麾下的幫眾們紛紛站了出來,不讓陶下臺,非要與他一較高下,說白了就是要在擂臺上為冤死的幫主報仇雪恨。
    陶要下臺,馬幫的人不讓下,雙方爭執不下,擂臺也亂成了一鍋粥,這時候,西面看臺的匯堂那邊有人站起,快下了看臺,大步流星走到擂臺之上,震聲喝道:“大家靜一靜,都先靜一靜!”
    看清楚說話這位,馬幫的人紛紛禁聲。這人有四十多歲的樣子,典型的風人,身材高大,健壯如牛,面黑似鐵,滿臉的落腮胡須仿佛鋼針一般,他叫湯磊,是匯堂的外堂總堂主,也屬匯堂最核心的骨干之一。
    湯磊在游俠中威望頗高,可以說僅次于周寬。他和馬幫的關系非淺,向來以兄弟相稱,現在看到湯磊來了,馬幫幫眾如同見了親人似的,紛紛叫道:“湯堂主,我們幫主死的太冤太慘了,你可要為我們主持公道啊!”
    “諸位兄弟請稍安勿躁!”湯磊先是向眾人拱拱手,把他們都安撫住,然后走到張棟面前,拱手道:“張門主,陶門主雖然有些勝之不武,但畢竟還是勝了,你如此蠻橫地取消他的資格,實在不應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