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6

  湯磊的真身就在冉騰的背后,臺下眾人的驚呼不是為湯磊,而是為冉騰。【】[]當冉騰意識到不好的時候,想轉回身,位于他背后的湯磊已把重拳擊在他的后心上。
    啪!這一記重拳打的結結實實,湯磊身子向前飛撲出去,等他摔落在地時,周身的靈鎧全部化為靈霧,哇哇連續噴出兩大口鮮血,接著雙目向上一翻,當場暈死過去。
    嘩——湯磊連勝兩場,尤其是第二場,贏得異常精彩,臺下的人群里又響起一陣掌聲和歡呼聲。
    陶敗了,張棟還沒什么感覺,現在冉騰又敗,他可有些坐不住了。不等他話,旁邊的一名中年人站起身形,這人名叫陳君然,是逍遙門的總堂主管,也是張棟最重要的左右手之一。他向張棟招呼一聲,快步走下看臺,上擂臺迎戰湯磊。
    張君然的靈武可非同尋常,甚至要在張棟之上,湯磊對他是早有耳聞,只是以前從沒交過手。他兩人分是匯堂和逍遙門的核心骨干,二人的對決自然也異常引人關注。擂臺打到現在,完全成了匯堂和逍遙門的爭斗,另外兩個呼聲最高的幫派圣堂和修羅門始終沒有動靜。
    在擂臺上,湯磊和張君然沒有多余的廢話,拱手互相行過禮后,立刻戰到一處。這才是真正旗鼓相當的決斗,兩人都是一流的靈武高起來也異常激烈,舉目看去,擂臺上不見人影,只能聽到喊喝和持續不斷的兵器碰撞聲。
    那并非是兩人的過招已快到出人們的眼睛,而是一流高手對戰中產生的靈壓已扭曲空氣,使外面的人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團,具體什么情況根本看不清楚,不過擂臺上不時有靈波飛出,在人們的頭頂上呼嘯而過,擴散下來的靈壓得前面的游俠們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看不清楚兩人打了多少個回合,人們只能按時間去推算。一刻鐘過去,戰斗在繼續,半個時辰過去,戰斗還是未能結束,等快到一個時辰的時候,兩人仍沒分輸贏,不過這個時候,臺上的靈壓已經弱了很多,畢竟激烈拼殺這么久,修為再高的人也會感覺到疲憊。
    這時再看擂臺,兩人的身影已能浮現出來,湯磊和張君然各站在擂臺的一邊,兩眼燃燒著熊熊的火焰,死死盯著對方,若仔細觀察他倆的周身上下,立刻能現二人身上的靈鎧皆是破爛不堪,布面裂紋,就連兩人手中的靈劍也因為劇烈的碰撞使鋒刃變為鋸齒狀。
    “殺——”
    原本各站一邊的二人不約而同的喊喝出聲,兩個人,好象兩根離弦之箭,飛地向對方射去。
    嘭!
    二人的靈劍碰在一處,拳頭撞在一起,就連身子都是和對方撞個滿懷。兩人身上的靈鎧再承受不起這樣的碰撞,隨著嘩啦啦聲響,片片碎裂,從身上脫落下來,再看他倆的身子,各自向反方向出,雙雙摔落在地。
    “撲!”
    湯磊和張君然又同時吐口血箭,前者想用靈劍支撐自己站起來,可拿起靈劍一看,劍身已攔腰折斷,變成兩截,后者也沒好到哪去,靈劍斷成三段,法再用。兩人力戰至此已拼到兩敗俱傷的程度。
    現在任誰都看得出來,再打下去,他倆非得活活累死不可。周寬和張棟幾乎同時從看臺上站起,大聲喝道:“不要再打了!”說完話,兩人又向對方那邊望了望。周寬率先拱手說道:“張門主,這場算平局如何?”
    張棟正是這個意思,也拱起手來,說道:“周堂主所言極是!”
    湯磊和張君然拼了個油盡燈枯,不分上下,停戰之后,兩人連自己走下擂臺的力氣都沒有了,是被各自門派的幫眾攙扶下去的。
    表面上看,匯堂和逍遙門在這場爭斗中打了個平手,而實際則不然,在匯堂內,實力和湯磊相差不多甚至過湯磊的游俠不在少數,而張君然可是逍遙門的臺柱,他法參戰,逍遙門想再找個和他實力差不多的高手都難。
    隨著兩人退下擂臺,匯堂那邊立刻有人站起身,接替湯磊。下場的這位是匯堂分堂主,名叫金坤,他本是一幫之主,后來融入匯堂,做了匯堂的分堂主。
    金坤的實力雖不敢說在湯磊之上,至少不會比他差,也是風國游俠界中鼎鼎有名的一流修靈者。看到金坤下場,張棟心涼半截,自己手下的半斤八兩他最清楚,除了張君然外,恐怕人能敵得過金坤。
    他不知該派誰出場為好,遲遲未號司令,早已上到擂臺的金坤等得不耐煩了,沖著逍遙門這邊大聲喊道:“逍遙門的朋友,你們到底有沒有人敢出場,若是沒有,就算你們自動放棄競爭盟主之位了?!”
    他話音剛落,馬幫的幫眾也跟著起哄。“逍遙門,別做縮頭烏龜,就算明知是輸,也要派出個蝦兵蟹將壯壯場面嘛,哈哈——”
    聽著金坤的叫喊以及人們的哄笑,張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看看自己的右側,右側眾人紛紛垂頭,再看看左側,左側眾人也隨之低下頭去,顯然,逍遙門這么多的骨干,竟一人愿下場和金坤一戰。
    這時候,唐寅身后的上官元彪挺了挺身,低聲問道:“公子,我去戰他?”
    唐寅連頭都沒回,只淡然回了一句:“和你有什么關系?坐在這里看你的戲!”
    上官元彪被訓斥的老臉一紅,挺起來的身軀又縮了回去。
    “門主閣下,我去戰他!”說話的這位不在唐寅這邊,而是在張棟的身后。
    張棟身子一震,急忙回頭,這才看到是唐寅派給自己的那五名靈武高手中的一位在說話。
    這人是五人里兩名暗系修靈者中的一個,看年歲也就三十左右的樣子,臉色呈不健康的慘白,說話時臉上的皮肉一動不動,給人的感覺死氣沉沉,若是接近他會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感。
    若在平時,暗系修靈者是不會主動開口請戰的,但現在不一樣,大王在場,即便是暗系修靈者也不想錯過在大王面前好好表現一把的機會。
    想了片刻,張棟才把這位暗系修靈者的名記起來,他強打精神,臉上堆笑,低聲問道:“李大人可有把握?”
    這人名叫李通,暗箭出身,官居五品,領千夫長銜,別看唐寅把他派給了張棟,后者不敢有絲毫怠慢和不敬,對他也是以大人相稱。
    李通年紀是不大,但在暗箭內部的比試中,可是排在前三的高手。在暗箭能排進前三,那疑是最出類拔萃的暗系修靈者,即便是程錦,現在在暗箭里也未必能擠進前十。
    “若把握,我何必請戰?!”李通冷嗤一聲,站起身形,慢悠悠地向臺下走去。
    他沒有走附近的臺階,而是舍近求遠,特意從唐寅那邊的臺階下,當他路過唐寅這里時,特意停頓一下,躬身頷,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說道:“大王!將軍!”
    唐寅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含笑點了點頭,程錦則若其事地醒道:“雖未以真實身份出戰,但也不要給我們暗箭丟人。”
    李通的死人臉終于有了變化,他表情一正,必恭必敬的低聲說道:“是!將軍!屬下銘記教誨。”
    說完話,李通不再耽擱,下了臺階,然后邁著四方步,四平八穩地向擂臺走去。
    看他走得如此之慢,人群里很快有人出不滿的聲音:“怕了就別出來嘛,烏龜都比你爬得快!”
    “就是!真是丟人現眼!逍遙門難道就沒有象樣點的人物了?”
    原本慢悠悠走著的李通在人們的譏諷聲中突然身子一虛,憑空消失不見了,人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擂臺上金坤背后的陰影中突然多出一人,不是別人,正是李通。
    金坤可是一流的靈武高手,感覺到背后靈壓的波動,立刻意識到身后來人了,來不及細想,他急急向前竄出兩大步,轉回身的同時佩劍已在手上。
    李通根本就沒有在他背后出手偷襲的意思,現身后,蹲在臺上動都未動,等金坤竄出去了,他也緩緩地站起身,雙手往身后一背,仰面望天。
    這兩位,一個緊張如脫兔,一個穩定如泰山,相比之下,氣定神閑的李通疑是更勝一籌。
    金坤也很快冷靜下來,他雙目放射出怪異的光彩,在李通身上掃視片刻,心頭一震,暗道:是暗系修靈者!風國雖然已經開放暗系靈武,但畢竟是最近幾年的事,游俠界中的暗系修靈者還是非常少見的。
    “來者通名!”金坤沉聲喝道。
    李通的反應好象比正常人慢半拍似的,金坤說完話好一會了,他才把望向天際的目光落到金坤的臉上,然后語調沒什么起伏地說道:“李通。”
    “李通?沒聽說過。”金坤直言不諱地說道。
    “恩!”李通倒是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說道:“現在你聽說了。”
    “小子,你少裝神弄鬼,咱們靈武上見分曉!”說著話,他罩起靈鎧,同時把手中的佩劍靈化,三步并成兩步,沖到李通近前,二話沒說,抖手就連揮三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