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9

  在修羅門看臺上出戰的這位不是別人,正是修羅門的門主,侯歌。
    南庭對侯歌雖稱不上是老熟人,但也絕對不陌生,他沒想到下場來挑戰自己的人竟會是他!
    老頭子有些錯愕,疑問道:“侯門主也對這盟主之位感興趣?”
    侯歌苦笑,他對盟主之位是沒興趣,但有人感興趣,而這個人的地位又偏偏高到可以影響到他的程度,這個人就是唐寅。
    當初在萊陽城南的村子里,唐寅曾和侯歌單獨談過,并當場表明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唐寅向他出一個請求,也算是拜托侯歌,如果逍遙門法取得盟主之位,那么修羅門論如何也要把盟主奪下來。唐寅的理由很簡單,他最信任的幫派就是逍遙門,但后者的實力太弱,能不能順利拿下盟主之位還未可知,而通過這些天的接觸,他對修羅門產生一定的信任感,如果逍遙門不行,那就把修羅門頂上去,這也可以說是雙保險。
    侯歌對盟主之位一丁點的興趣都沒有,如果不是責任所在,他甚至連現在這個修羅門的門主都不想當,等唐寅說完,他當場就婉言回絕了,理由是自己沒有時間也沒有那個精力和能力去做盟主。
    他拒絕的理由正是唐寅選中侯歌的原因所在,唐寅向侯歌出,他只需去奪下盟主的位置,然后可以選定一位副盟主,代他管理,而這個副盟主的人選唐寅已想好了,正是他當初看中的張棟。
    唐寅表現出他精于算計的那一面,他把修羅門做幌子,而實際上盟主還是張棟。侯歌又不是傻瓜,自然能看出唐寅是在利用他和修羅門,不過這回未等他再回絕,唐寅搶先說出自己的顧慮。
    隨著逆風流進入風地,現在唐寅對哪些幫派和逆風流有瓜葛也拿捏不準,如果讓私通逆風流的幫派成了盟主,那這次游俠聯盟非但失去了原本的意義,反而還害了眾多游俠幫派,甚至還會危害到整個風國,安全起見,只能選擇可以信任的幫派做盟主,不管張棟的為人好與壞、能力強與弱,但至少他還是可以信賴的,就目前而言,這一點是最重要的,如果此人實在不行,日后也可以把他換掉。
    細細琢磨唐寅的話,侯歌認為不是沒有道理,而且唐寅是一國之君,能放下身段拜托于他,還向他解釋這么多,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了,這也多少讓侯歌覺得感動。
    經過一番思量,侯歌最終決定接受唐寅的請求,盡自己所能,拿下盟主之位。他之所以肯這么做,一是看在君主的面子上,其二,也是為了幫風國和風人游俠幫派。
    這就是向來低調與世爭的侯歌下場比武的原因。
    看著滿臉驚訝的南庭,侯歌暗嘆口氣,不想多做解釋,擺手說道:“南老爺子,請!”說著話,他倒退兩步,罩起靈鎧,并從肋下抽出一把短劍。這把短劍比匕略長,只有正常劍的一半,通體金黃,又窄又薄。
    侯歌是典型的風國大漢,膀大腰圓,身材魁梧,為人也豪邁,但他用的武器卻偏偏異常小巧,令人意外,看上去也十分有趣。別人看了或許會覺得好笑,但南庭可笑不出來,他知道侯歌的厲害,那可不是普通的靈武高手能比。
    若在平時,對手是侯歌,南庭可能就退讓了,不過現在不行,此戰關系到盟主的歸屬,也關系到匯堂的臉面。老頭子深吸口氣,同樣后撤兩步,說道:“侯門主,請賜教!”他話音剛落,靈劍霞光閃爍,血魂追釋放出來。
    南庭一點沒客氣,上來就施展靈武技能,侯歌不敢怠慢,同以血魂追迎擊。二人的靈刺在空中相撞,只聽喀嚓一聲脆響,兩根靈刺同時破碎,未分高下。靈武技能斗了個不分伯仲,南庭隨之箭步上前,靈劍揮舞,對著侯歌連出五劍。侯歌也不招架,身形搖晃,邊躲邊退,等南庭五劍攻完,他也整整退了三大步。讓了南庭五劍,侯歌不再客氣,手腕一番,倒握短劍,身形好象離弦之箭似的,掛著勁風從南庭的身邊掠過,同時他手中的短劍直取南庭的頸嗓咽喉。
    好快!經驗那么豐富的南庭都未看清楚侯歌的短劍,只看到一道寒光如流星一般射向自己,他下意識地抬起靈劍格擋。耳輪中就聽當的一聲脆響,聲音刺耳,攝人魂魄,受其沖力,老頭子身子搖晃,連連退出數步。
    他剛把身形穩住,侯歌又至,短劍在空中畫出三道寒光,分取南庭的喉嚨和左右胸膛。南庭大喝出聲,使出全身的力氣,連續出劍招架,當、當、當,南庭面前乍現出三團火星子,侯歌攻過來的三劍也總算是被他了出去。
    別看他擋住了侯歌的進攻,可手腕子也被震的一陣陣麻,南庭暗暗點頭,難怪傳言把侯歌說成神人一般,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看侯歌的搶攻已告一段落,南庭揮舞靈劍,開始連續施展殺招。
    老頭子的進攻也不容小覷,時而直接出劍,時而釋放靈武技能,互相攙雜到一起,令人防不勝防。侯歌倒是見招才招,見式解式,應付起來絲毫不見吃力。
    這兩人的打斗異常精彩,以快制快,猶如兩條游龍攪在一起,分不清楚誰是誰。臺下觀戰的游俠們一各個張大嘴巴,看得如癡如醉,即便唐寅也是兩眼放光,如此頂極靈武高手的對絕他也沒看到過幾次。
    說是遲,那是快,侯歌與南庭已在臺上打過了余個回合,未分勝負。不過有一點,侯歌年輕力壯,打高強度的持久戰沒問題,而南庭畢竟年歲已高,在如此激烈的對戰下,他想長久維持體力是不可能的。
    要想勝,就必須得戰決!老頭子心里比誰都明白這一點,他率先求變,喊喝一聲,手中的靈劍乍現出刺眼的光芒,仿佛擂臺上又升起一個太陽。見狀,有游俠忍不住驚呼道:“兵之靈變!南老爺子用出兵之靈變了——”
    人們的喊聲沒錯,南庭確實使出兵之靈變,隨著霞光閃爍,他手中的靈劍變為光劍,流光異彩在劍身上流動,使靈劍看上去象是成為活物。
    對方用出兵之靈變,侯歌也不敢用普通的靈兵去應對,他手腕抖動之間,短劍再次靈化,原本金黃色的靈劍變為徹體通紅,劍身的形態也變的更窄更厚,冷眼看去,好象一支紅色的長針。
    “侯門主,接老夫一招!”
    南庭輪起靈劍,遙遙向侯歌劈去。
    兩人之間的距離甚遠,按照他手中靈劍的長度,是砍不到侯歌的,可是在靈劍下落的過程中,前方突然化出一把過丈長的虛劍,這一把虛劍完全由光影組成,大得駭人,由空中落下,仿佛天降神兵一般。
    在虛劍下劈的同時,還產生出一股強大又形的拉力,將受其攻擊的對象死死纏住,使其即力招架,又法閃躲。這就是兵之靈變的威力!
    換成旁人,即便不被那把當頭落下的巨劍傻呆,也得被靈壓困死在劍下,而修為深厚的侯歌不受靈壓的影響,身子橫著竄了出去。
    在他閃開的一瞬間,就聽咔嚓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那巨大的虛劍砸在擂臺上,不僅把表面的木板劈開,就連堆積在下面的泥土和石頭也一并劈開一條過丈長的大裂口。擂臺上飛沙走石,天地變色,情形好不駭人。
    一招不中,南庭重新舉起靈劍,準備再施殺招,可是這時侯歌已不給他機會,后者身形先是一躬,接著象根簧似的直向南庭竄去,手中的短劍也直直刺向南庭的胸口。
    南庭放棄進攻,收回靈劍,立在胸前,以劍身硬擋對方的攻擊。
    侯歌的短劍眨眼工夫刺到近前,閃爍著紅光的短劍和閃爍白光的靈劍結結實實抵在一處,這是兵之靈變與兵之靈變的碰撞,耳輪中就聽當的一聲巨響,強大的靈壓如水暈一般擴散出去,靈壓行過地面,地上的木板象是被一只形的大手捏碎,破碎的木屑懸浮在空中,停滯不落,以他二人為中心,地面片片破碎,而因撞擊產生的靈壓去勢不減,推得擂臺附近的眾游俠們連連后退。
    好不容易等靈壓散去,擂臺二十米內的地方全成了空地,一人還能站于其中。
    刺完這一劍后,侯歌抽身而退,然后手臂甩了甩,散掉兵之靈變,收劍入匣。
    見狀,南庭傻眼了,臺下的游俠們也都驚呆了,剛才的打斗中,侯歌沒有贏,南庭也沒有輸,可他怎么突然收劍不打了呢?
    南庭放下靈劍,挺直身軀,跨前一步,疑問道:“侯門主,你這是什么意思?”
    侯歌沖著他微微一笑,拱手說道:“南老爺子,承認了。”
    “你認輸了不成……”南庭話音還未落,忽聽身下咔嚓一聲脆響,在他手中已完全兵之靈變的靈劍竟然從正中間浮現出裂紋,只眨眼工夫,劍身破碎成數十塊,如雪片一般散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