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92

  閻西千里迢迢跟蹤唐寅到鹽城,就是為了探清他的身份,現在唐寅讓她先走,擺明了是想擺脫她,但話已經說到這里了,閻西又不能不走,她深深看了唐寅一眼,催馬從唐寅身邊走過。【】[]/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與她同來的幾名手下見狀急忙跟了過去。閻西的應變能力極強,當她路過死馬的時候,腦中靈光一閃,52o小說道:“唐堂主,雖說是場誤會,但這匹馬可是因你而死,我們修羅門窮得很,不知唐堂主能否包賠我們的損失?”
    這有何難?唐寅含笑點點頭,向身旁的上官元武揚下頭,說道:“元武,拿一兩銀子送給閻門主。”
    “是!公子!”元武答應一聲,從包裹里取出兩塊五十兩的銀錠,遞到閻西面前。
    閻西想要的當然不是銀子,她故意面露難色,沖著唐寅搖了搖頭。
    唐寅一愣,問道:“閻門主為何不收下?”
    閻西厚了臉皮說道:“不夠。”
    “不夠?”唐寅不清楚風國目前的物價,也不太知道馬匹的價格,不過旁邊的江凡、程錦等人都不約而同地皺起眉頭,一兩銀子包賠一匹馬,綽綽有余,甚至連上等的馬匹都可以買下來,怎么可能不夠。閻西不是要己方包賠損失,而是故意來找麻煩的。
    唐寅問道:“不知閻門主認為包賠多少合適?”
    閻西清了清喉嚨,大言不慚地說道:“一千兩。”
    她可謂是獅子大開口,閻西算準了唐寅等人身上不可能帶這么多的銀子,只能回家去取,如此一來,她也就清楚唐寅的身份了。
    唐寅再不了解物價,也知道閻西是漫天要價,存心訛詐,什么樣的馬能值一千兩銀子?他忍不住搖頭而笑,說道:“看來,貴門是真的不富裕啊!”
    閻西能聽出他的一語雙關,也能聽出他在挖苦自己,不過她也不在意,反而還煞有其事地說道:“這匹馬雖不是良種名駒,但兄弟們養它這么多年早已生出感情,我只要一千兩銀子,兄弟們可能還覺得少呢!對吧,安堯?”
    名叫安堯的那名大漢老臉紅暈,低下頭,什么話都沒多言。畢竟并不是每個人都能有閻西那么厚的臉皮。
    唐寅瞧瞧閻西,再看看垂不語的安堯,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心中暗道:看你還能再耍出什么花招!他沖著上官元武說道:“閻門主所言有理,元武,拿一千兩銀子給閻門主!”
    上官元武心中不服,但大王話了,他不敢不從。后者打開包裹,從里面拿出一耷銀票,抽出兩張五兩的銀票,抬手遞給閻西。
    這一下,閻西和她身邊的四名手下都怔住了,但凡做派還算過得去的游俠都不是很有錢,讓他們拿出幾兩或者幾十兩銀子還可以,但讓他們拿出上千兩的銀子,即便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來。而唐寅倒好,不僅隨手就拿出一千兩的銀子,而且看上官元武包裹里的銀票,還不知道有多少呢,這在閻西等人看來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接過上官元武的銀票,閻西還特意仔細看了看,確實是真的沒錯,她對唐寅的身世也好奇到了極點。
    她把兩張銀票又還給上官元武,唐寅笑問道:“怎么?閻門主還覺得少嗎?”
    閻西略顯尷尬地搖搖手,笑道:“唐堂主,我只是和你開個玩笑,沒想到你還當真了。我們修羅門再窮困潦倒,區區一匹馬還是能損失得起的。”頓了一下,她又說道:“相逢就是有緣!我們遠道而來,在鹽城人生地不熟,不知能否到唐堂主的府上少歇片刻?”
    暗的既然不行,閻西干脆來明的了。
    唐寅輕笑一聲,反問道:“閻門主怎知在下的家在鹽城?難道在下不能是路過此地嗎?”
    哦?這一點閻西還真沒想到,在她愣神的瞬間,唐寅又道:“閻門主猜得沒錯,在下的家確實在鹽城,既然閻門主肯賞臉,在下當然歡迎至極。”閻西早晚會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早一天晚一天沒什么區別,自己也沒必要再遮遮掩掩。
    聽唐寅同意了,閻西非常高興,臉上可沒有任何流露,揚頭說道:“唐堂主請前面帶路!”
    唐寅笑呵呵地上馬,這時候,江凡等人面露憂色地輕聲說道:“公子?”
    “沒事!”唐寅沖著眾人微微搖了下頭。
    他們一行人轉出胡同,進入鹽城的主街道。鹽城的熱鬧程度遠非萊陽可比,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商隊絡繹不絕,在這里,哪國人都有,什么樣的人種都能看得到。
    閻西和唐寅走在前面,并肩而行,路上,她問道:“唐堂主,貴幫是做什么買賣的?”
    “這……”這個問題讓唐寅還真不太好回答,見他顯得有些猶豫,閻西猜測道:“是見不得光的生意?”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閻門主誤會了,我們做的可是正當生意。”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難以啟齒的?”閻西笑問道。
    唐寅正要說話,可猛然之間他感覺到在自己的右側方有殺氣傳來。
    這種感覺很微妙,他并未看到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但就是能感到兇險的存在。
    已來不及再去醒閻西,唐寅快地伸手抓住閻西的左肩,用力向下一拉,就聽撲通一聲,唐寅和閻西二人雙雙摔下馬匹,落到兩馬之間的地上。
    “你……”閻西沒搞懂怎么回事,先是驚叫一聲,然后怒視壓在自己身上的唐寅。還沒等她說出話來,就聽頭頂上方嗖嗖嗖一陣破風聲,十多支弩箭從馬背上呼嘯而過,如果唐寅和閻西沒有及時下馬,這十多支弩箭就得釘在他二人身上。
    他倆閃過去了,可從馬旁路過的行人卻遭到池魚之禍,有數人被流矢射中,慘叫著撲倒在血泊當中。
    唐寅雙手拄地,支起身體,接著,罩起靈鎧,并回頭大吼道:“有刺客!”
    不用唐寅喊話,江凡、程錦等人已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隨著箭支飛過,上官兄弟、阿三阿四搶步上前,第一時間分站于唐寅的前后左右四個方位,將他擋于其中,而江凡和程錦二人則以暗影漂移閃進路邊的酒樓里,弩箭正是從酒樓的二樓射下來的。
    同一時間,街道上已然大亂,只聽人喊馬嘶,尖叫聲四起,驚慌失措的人群四散奔逃,罩起靈鎧的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得使出渾身的力氣才能勉強站住,不被周圍亂成一團的人群擠開。
    這時,閻西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從唐寅身下爬出來,抽佩劍,罩靈鎧,一邊打量四周一邊疑聲問道:“唐初,你得罪了什么人?對方竟然都追殺到了都城?”
    這應該就是刺客的高明之處吧!唐寅心中冷笑,既然刺客能在此地設伏,說明對方早已認出自己的身份,而他們不在路上動手,偏偏選擇在繁華熱鬧的都城,其目的很簡單,就是在自己已認為絕對安全,精神放松的時候突下殺手,如此成功的機會也更大。這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之道,殺手出身的唐寅再了解不過這樣的戰術了。
    他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閻門主怎知刺客是沖著我來的?也許對方要殺的是你呢!別忘了,在萊陽的時候就已有過先例。”
    他這么說讓閻西法反駁,后者皺起眉頭,心中也忍不住暗暗嘀咕,難道刺客真是沖著自己來的?
    她正琢磨著,酒樓里已傳出激烈的打斗之聲,顯然江凡和程錦二人已與藏于其中的刺客交上手了。
    閻西對自己的四名手下甩頭說道:“進酒樓,助興風堂的兄弟一臂之力,務必把刺客統統拿下!”
    “是!”
    四名修羅門幫眾齊齊應了一聲,拎著靈兵,大步流星沖進酒樓里。
    現在街道上完全陷入混亂當中,上官兄弟和阿三阿四也被奔跑的人群撞得連連搖晃,上官元武說道:“大……公子,這里大亂了,我們先撤到路邊吧……啊……”他話還沒有說完,在他近前的人群里突然刺出一劍,上官元武毫防備,被這一劍正中小腹。
    好在對方的劍身不夠長,距離又較遠,不然以此劍的力道,得把上官元武的身軀刺穿。后者痛叫出聲,身子一陣搖晃,可他硬是咬著牙關沒有倒下,并回手沖著人群揮出一劍。
    在他面前的數名姓被他一劍斬成兩截,人們臉上還帶著驚訝,身子卻已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嘩——這一下人群更亂,而在慌亂的人群里,又有冷劍刺出,上官元武用自己的身軀死死護住唐寅,隨著撲撲兩聲悶響,他的大腿和肋下又各中一劍。
    說來慢,而實際上上官元武連中三劍只是眨眼工夫的事,那么剛猛的上官元武也受不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下。
    “元武!”唐寅急忙伸手把身負重傷的上官元武接住,還沒來得及查看他的傷勢,數的姓已擁擠過來。
    前面的姓已看到渾身是血的上官元武,不想往前擠,躲還來不及呢,可是后面強大的推力卻推著他們不由自主地撲過來。
    數名姓收力不住,直接壓到上官元武的身上,唐寅見狀,眼睛都紅了,抓著元武的雙肩,將他從人群底下硬拽出來。
    就在他拉扯元武的時候,人群中又有靈劍刺去,直取唐寅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