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4

  聽著程錦的話,顧沖汗如雨下,連連點頭應是,說道:“末將一定竭盡全力,追查刺客!”
    他身為堂堂的中尉,論品級在從二品至正二品之間,并不比程錦這個中將軍低,不過暗箭不是他能惹得起的,程錦在朝中的地位也一直比他的官階要高。【】
    經過軍醫的一番急救,上官元武仍未脫險,唐寅令眾醫官護送他回王府。
    軍兵們本要把被擒住的那三名刺客帶走,但被程錦攔住了,讓軍兵們把三人一并押送至暗宅,交由暗箭全權處理。他話了,連顧沖都得忌憚三分,何況是下面的小兵,人們不敢多言,紛紛插手應是。
    這時候,顧宸眉頭皺起,挺身而出,對程錦正色說道:“程將軍,大王讓我等追查刺客,可刺客的線索都在此三人身上,你不把他們交給中尉府,讓我等如何去追查刺客的下落?”
    程錦一愣,他還真沒想到這一點,或者說他壓根就沒指望中尉府的人能查出什么。他淡然一笑,說道:“刺客很可能和逆風流有干系,若把他們交給你中尉府,恐怕不是被其同黨救走,就會被其刺殺,還在關押在暗箭最為安全。如果你們要審,可以到暗箭來審,我們絕不會阻攔。”
    顧宸聞言,鼻子都差點氣歪了,中尉府辦案,還得到人家的地盤去審問,哪有這樣的道理?他跨前一步,針鋒相對的震聲說道:“中尉府乃大王所立,顧將軍中尉一職乃大王所封,程將軍這么說,不僅是懷疑中尉府的辦事能力,也是在質疑大王用人不當了?!”
    這個大帽子把程錦扣的啞口言。其實程錦不是個善于言詞的人,只是平時沒人敢和他起爭執,現在突然站出來一位不怕死的,敢當眾和他嗆聲,還真把程錦說沒詞了。
    最后,程錦只能看向唐寅,詢問他的意思。
    一直以來,唐寅最為看重的就是暗箭,但凡是重要的案子都會交由暗箭去處理,其它那些職權部門反而更象是個擺設,現在想想,他覺得自己這樣的做法也有不妥的地方。他上下打量顧宸,問道:“你叫什么名?”
    顧沖嚇的魂魄差點飛出體外,侄子一點不留情面,當眾和程錦起爭執,這不是嫌自己命長嗎?不等顧宸答話,顧沖急忙跨前兩步,拱手說道:“大王,末將的屬下年輕氣盛,不懂規矩,還望大王千萬不要見怪!”
    唐寅不耐煩地揮下手,說道:“我沒有問你。”說著話,他的目光落在顧宸的臉上。
    顧宸振作精神,插手說道:“末將顧宸!”
    “哦?”他也姓顧,姓顧的人可不多見啊!唐寅看看顧宸,又瞧瞧顧沖,問道:“你和顧將軍是什么關系?”
    “顧將軍是末將的叔父!”顧宸直言不諱地說道。
    顧沖在旁哀嘆一聲,暗道完了,大王最討厭的就是裙帶關系,現在到好,顧宸自己把這層關系挑明了。
    果然如顧沖所料,唐寅聽聞顧宸是顧沖的侄子,心里頓生輕視之意。他冷然一笑,說道:“程錦,把被俘的刺客交給他們。”
    “大王?”程錦想要說話,唐寅沖著他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多言,然后又對顧宸說道:“五天!本王只給你們五天的時間,五天之內,若是捉拿不到其他的刺客,本王便要你叔侄二人的腦袋!”
    “大王請放心!”顧宸毫懼色地說道:“只要刺客還在城內,將其捉拿歸案,三天足矣!”
    唐寅險些氣笑了,點點頭,一連說了三聲好,他伸出三根手指,說道:“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么本王就給你中尉府三天的時間好了。”“末將遵命!”顧宸插手,深施一禮。
    顧沖和顧宸走了,這叔侄二人的表情可謂是有天壤之別。顧宸信心十足,面露容光,準備要大干一場,好好表現一次,而顧沖則是印堂暗黑,愁眉苦臉,整個人象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等他二人離開,程錦面露憂色地問道:“大王,只三天的時間,中尉府能查出刺客嗎?”
    唐寅對此也沒抱多大希望,他聳肩說道:“這是顧宸自己夸下的海口,如果到時沒有完成任務,也就怪不得別人了。”
    程錦奈地搖搖頭,別看顧宸對他的態度一點不客氣,但程錦還挺喜歡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年輕人。
    直到這個時候,唐寅才現閻西正在一旁象看怪物似的盯著自己,他轉回身,問道:“閻門主,現在你自己我的身份了?”
    閻西猛然回神,好在她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女子,沒有在唐寅面前顯得太失態。她對上唐寅的目光,故作鎮定地說道:“你是大王。”
    見閻西并沒有因為知道自己的身份而顯得過于拘謹,唐寅在心里暗贊一聲不錯。他幽幽說道:“想取我性命的人有很多,所以我要出行,不得不喬裝改扮,但即便如此,那些心懷不軌的人還是能把我認出來。”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很抱歉,剛才也險些連累到你。”
    閻西不以為然地說道:“你……大王不必道歉,我早就習慣了。”
    現在弄清楚了唐寅的身份,一切都可以解釋得通了。
    難怪他們那么有錢,身為君主,整個國家都是他的,怎么可能會沒錢;也難怪在比武的時候,張棟對他的態度一直都是客氣有加,必恭必敬,奉為上賓;更難怪侯歌會一反常態,由與世爭變為主動去奪盟主之位。現在想想,這次推選盟主之事很大程度上是由唐寅在幕后*控,甚至連侯歌奪下盟主,都是唐寅在事先設計好的。
    想到這,閻西頓生一種受人利用卻又力改變的凄涼感。
    見她不自覺地流露出落寞之色,唐寅好奇地問道:“閻門主似乎對我的身份很失望。”
    閻西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深吸口氣,接著,沖唐寅微微一笑,說道:“沒有期望,又何談失望最好a最快~?!大王多心了。”
    唐寅喜歡閻西這種不卑不亢的態度,他若其事地問道:“現在,閻門主還想到我的府上少歇片刻嗎?”
    若是正常情況下,閻西肯定會躲唐寅遠遠的,最好不再扯上任何關系,但現在她還想弄清楚唐寅*控游俠聯盟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她沉吟了片刻,說道:“小女子只是一介游俠,怎能承受得起大王邀請?既然大王開口了,小女可不敢駁了大王的面子。”
    聽她的意思,好象是自己在主動邀請她似的。唐寅搖了搖頭,向周圍眾人甩頭道:“回府!”這時候,街道上聚集的軍兵更多了,不僅有中尉府的官兵,還有都衛營的人,甚至連王府的侍衛都到了不少。
    放眼望去,若長的一條主街道被密密麻麻的軍兵所站滿,里三層,外三層,人山人海。閻西和她的手下這輩子還沒見過這么大的陣仗,就算再能沉得住氣,臉上的表情也多少有些不太自然。
    這回路上沒有再生任何的意外,唐寅在眾多軍兵的護送下順利回到王府。他令人把閻西等人先領到房,而后他去換了一套衣服,去探望重傷的上官元武。
    此時上官元武的房中聚了不少人,有聞訊趕來的上官元吉,有上官元彪以及他自己的家人,還有數名大夫。房中人雖多,但卻鴉雀聲,安靜得可怕,人們都把心到了嗓子眼,眼睜睜地看著躺在床塌上臉色蒼白如紙的上官元武。
    在大夫中,唐寅現了蘇夜蕾的身影,隨即把她拉到房外,低聲問道:“元武的傷勢怎么樣?還……有沒有救?”唐寅本身也懂得一些醫術,只看上官元武受傷的位置,已然能判斷出來那危及到了性命。
    蘇夜蕾面色凝重地說道:“我也沒有把握。這么重的傷勢,三分看人,七分看天了!”
    唐寅的眉頭快要擰成個疙瘩,他最痛恨的也最恐懼的就是法靠人力所能控制的事。他喃喃說道:“論如何,都得想想辦法!”他早已習慣元武和元彪在自己的身邊,如果少了一位,他甚至覺得自己丟掉了一條胳膊。
    蘇夜蕾奈地說道:“畢竟他不是暗系修靈者,這樣的傷勢,我們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唐寅恍然想起什么,說道:“對了,據說天香豆蔻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正好我手上有兩顆,如果需要,就給元武服下。”他本不相信起死回生的這一套,但現在唐寅也是病急亂投醫,把天香豆蔻想起來了。
    蘇夜蕾很了解唐寅的為人,感覺他現在急的快要失去正常時的心志。她奈地反問道:“你認為那會有用嗎?”
    唐寅輕輕嘆口氣,說道:“至少可以試一試!”
    “如果我是你,現在就先離開這,等到晚上便會知道確切的消息了。”蘇夜蕾善意地醒他。
    唐寅深深看了她一眼,輕聲說道:“元武……就拜托你了。”
    “我會盡力的。”
    “恩!”唐寅點點頭,又望了一眼房內,轉身走了出去。
    見唐寅漸漸走遠,蘇夜蕾覺得自己也算幸運得很,身為醫官,可以看到唐寅的很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