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95

  王府,房。【】【官場小說網】
    唐寅進來時,閻西等人正在吃王府侍女送上來的茶點,見到唐寅,五人紛紛起身。唐寅揮下手,示意他們須多禮。
    閻西上下打量著他,此時唐寅已換上黑色的錦衣,上繡暗紅色的花紋,并不扎眼,看上去還很樸實,但精良的材質把唐寅修長挺拔的身材展現遺。
    “王府的食物吃起來還不錯吧?”唐寅隨口問了一聲,走到塌前,緩緩落座。
    “還算不壞。”閻西倒也不客氣。
    侍女上前,為唐寅倒好茶水,后者端起杯子,心不在焉地喝了兩口茶。
    閻西擦了擦嘴角,正色問道:“大王,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唐寅說道:“你說。”
    “侯大哥去爭盟主的位置是受大王的指使吧?”
    唐寅眨眨眼睛,反問道:“你覺得你的侯大哥是那種肯受控的人嗎?”
    當然不是!閻西在心里脫口而出,她沉吟了片刻,說道:“別人或許很難控侯大哥,但若是大王這么做,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唐寅輕嘆口氣,說道:“我想閻門主是誤會了。你今天也看到刺客猖獗,在風國簡直到了法天的地步,他們要對付的不僅是我,還有所有的游俠門派,侯門主肯出來爭盟主,也是為了把游俠門派更好的聯合到一處,攜手抗衡逆風流。”
    閻西疑問道:“僅此而已?”
    “不然呢?”
    “我以為大王是想控制游俠幫派。”閻西坦然說道。
    唐寅正色道:“我對游俠幫派一點興趣都沒有,只要不給我添麻煩,我也不會去插手你們游俠幫派內部的事。”
    閻西怔怔地看著唐寅一會,幽幽松了口氣,含笑說道:“大王這么說,我就放心了。”
    唐寅話鋒一轉,問道:“閻門主對逆風流了解多少?”
    閻西說道:“并不多。yuntv不過,我有見過逆風流的人。”
    “哦?”唐寅眼睛一亮。
    閻西說道:“那是一兩個月之前的事了,他們來修羅門本是為了見侯大哥,不過那時侯大哥已去了安國,是我接待的他們。他們并沒有說自己是哪個幫派的,只說是寧國游俠,希望能與修羅門聯盟。我修羅門向來不與其它幫派結盟,聽明他們的來意,我也沒有多問,當場就拒絕了。現在想來,那些寧人游俠應該是逆風流的人沒錯。”
    唐寅沉吟片刻,問道:“他們都叫什么名?”
    閻西想了想,說道:“為的那個人自稱李宛。”
    “李宛?”唐寅覺得這個名耳熟得很,仔細想想,恍然記起當初洪英有過此人的名。逆風流下設有四個幫派,分別是春風、夏雨、秋葉、冬霜,洪英是秋葉的副幫主,而李宛則是冬霜的幫主。
    唐寅悠悠一笑,說道:“我總算明白逆風流的人為什么要去偷襲你了。”頓了一下,他又道:“游俠和朝廷雖然一直都是河水不犯井水,但現在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所以理應多多配合才對。”
    閻西說道:“大王所言有理。不過,大王應多向我一些有關逆風流的情報,這樣也便于我們去調查。”
    唐寅點點頭,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他轉頭看向門口的阿三阿四,說道:“找程錦過來。”
    洪英可算是唐寅安插在逆風流內部的一個重要眼線,與洪英保持聯絡和接觸的一直都是暗箭,對逆風流的情況,程錦的信息比他要多得多。
    時間不長,阿三阿四把程錦找了過來。
    等程錦進入房,唐寅直截了當地說道:“把你所了解的有關逆風流的情報全部講給閻門主聽。”唐寅覺得,對付逆風流這樣的秘密組織還得靠游俠幫派,畢竟朝廷在明,逆風流在暗,朝廷的一舉一動可能都在逆風流的掌握之中,而游俠幫派就不一樣了,如果閻西肯組織修羅門全部的力量去查,肯定比朝廷有效率得多。
    程錦不確定地問道:“全部嗎?”
    唐寅想也沒想地說道:“當然。”
    程錦點點頭,說道:“是!大王!”說著話,他走到閻西近前,開始講述他所了解到的逆風流的情報。程錦收到的這些情報不全是來自于洪英,其中也有一些是暗箭人員秘密調查的結果。
    逆風流系統龐雜,講起來也煩瑣,唐寅聽了一會,覺得枯燥乏味,挺身站起,對程錦和閻西二人說道:“你們繼續談,我還有事,先走一步。”說完,也不等程錦和閻西做出反應,唐寅頭也不回地走出房。
    見狀,閻西挑起眉毛,面帶詢問地看向程錦。后者輕輕嘆了口氣,解釋道:“大王定是在為元武的傷勢而憂心。”
    閻西想了想,理解地點點頭,她好奇地問道:“大王和你們的感情似乎很深?”
    程錦說道:“大王視我等如兄弟。”
    這和傳聞倒是不太一樣。閻西所聽過的關于唐寅的傳言不外乎是冷血、寡情、好戰,把風國卷入窮盡的戰爭旋渦當中。當然,游俠本就對朝廷沒什么好印象,也不可能指望從他們嘴里能吞出什么好話來。
    閻西伸手入懷,取出一只小瓷瓶,說道:“我這有本門密制的金創藥,也許能幫上一些忙。”
    程錦急忙起身,接過的同時連聲道謝。修羅門身為風國數一數二的大幫派,其藥物也必屬上品。
    唐寅出了房,去往后院,到舞媚、范敏、袁千依、肖娜四位夫人的房中走了一圈。
    他只是在每位夫人的房中稍坐片刻,便已是天近傍晚,等到吃晚飯的時候,程錦找到唐寅,向他報告一個好消息,上官元武總算是搶救過來了,同時他還特意到閻西送給他的藥很有效果。
    到底是不是修羅門的藥物起了作用,程錦并不知道,總之上官元武順利的脫離了危險,這是最重要的。
    唐寅聽聞這個消息,精神為之大振,馬上放下碗筷,去看望上官元武。
    當他到時,上官元武正在昏睡,臉色蒼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但氣息已不象剛搶救時那么虛弱。親眼看到他脫離危險,唐寅的心總算放了下來,他問程錦道:“閻西呢?我得重重謝她!”
    程錦說道:“閻門主走了。”
    “走了?”
    “是的,不過閻門主暫時未離開都城,她說,她要去協助中尉府,揪出逆風流安插在都城的刺客。”
    唐寅笑了,說道:“想不到,她竟會幫我們。”
    程錦聳聳肩,道:“我也說過這樣的話,她說今天被大王所救,欠大王一個人情,查出逆風流的刺客,也算是把這份人情還了。”
    唐寅先是搖搖頭,又點了點頭,說道:“也好,有閻西幫忙,中尉府多少能好過一些。”
    程錦沉默了片刻,還是開口問道:“如果三天內,中尉府未能查出刺客,大王真要處斬顧氏叔侄?”
    唐寅怪異地看眼程錦,說道:“朝廷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怎能如此輕易的處死大臣?不過給他們適當的教訓還是有必要的,省得中尉府的氣焰太囂張。”
    程錦哦了一聲,拱手道:“大王英明!”
    唐寅認為中尉府不可能在三天內查出刺客,即便是有閻西協助,三天的時間也太短了。可事實上,中尉府根本沒用上三天,當天晚上就收到了刺客的消息。
    顧沖是風國的老牌貴族,能力雖平庸得很,為人倒是忠厚老實,也沒什么野心和,可能正因為這樣,在風國君主屢次更迭之時,他都未受到波及。
    唐寅上位之后,需要有個熟悉鹽城的人擔任中尉,中尉說白了就相當于都城保安司令,選來選去,唐寅選中了顧沖。做為顧沖的親侄子顧宸算是出身顯貴,家境富裕,他自小喜好靈武,也有極高的天賦,另外他還熱中于結交朋友,不管對方出身高低貴賤,只有脾氣相投,他都會真心接納,別看顧宸性情傲慢,但出手極為大方,揮金如土,一擲千金,所以交下的朋友也極多,在鹽城,上至權貴,下至三教九流,都有他的朋友存在。
    在調查刺客這件事上,顧宸把他多年來培養的人脈都用上了,幾乎調動了全都城的地痞和混混去追查刺客的下落,這就是一張52o小說絡。
    當天晚上,顧宸正準備睡覺,有個在鹽城勢力頗大的地痞頭目找上門來,稱他現一批會靈武的寧人十分可疑,這些人在他的地盤內租了一間小宅子,白天從不出門,只有等到傍晚的時候才會出來一兩個人買糧賣菜買日常用品等。
    可是就在今天,這些寧人出奇的一大早出門,等到下午的時候才回來,而他們回來的時間比唐寅遇刺的時間剛好晚不到一個時辰。
    聽完地痞頭目的講述,顧宸心中一動,聽起來這些寧人確實詭異,即便不是刺客,如此神神秘秘的十之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想罷,他隨手掏出兩塊銀錠塞給那個地痞頭目,并讓他隨自己去趟中尉府。
    地痞頭目就知道顧宸出手大方,給他辦事肯定不會虧待自己,他收下銀子,屁顛顛的跟著顧宸去了中尉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