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6

  等顧宸帶著地痞頭目到了中尉府時,顧沖還在,也可以說他壓根就沒有走,正坐在大堂里長噓短嘆的犯愁呢。【】[]
    顧宸看了叔叔一眼,什么話都沒說,讓人傳令,集結中尉府下屬軍兵,隨他去捉拿疑犯。
    顧沖聽愣了,疑犯?哪來的疑犯?他站起身,問道:“顧宸,什么疑犯?”
    顧宸皺著眉頭說道:“叔父,侄兒剛剛收到消息,有一批寧人很可能和刺殺大王的刺客有關系,我現在就去擒拿這些人!”
    顧沖吸氣,立刻追問道:“能確認嗎?”
    顧宸搖頭,說道:“究竟是不是,捉回來便知!”
    聽聞這話,顧沖又有些泄氣了。在他眼里,顧宸就是個家族的敗家子,整天和些不三不四、上不了臺面的粗人混在一起,當然,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硬把顧宸拉進中尉府,讓他做一名兵團長。逆風流的人連暗箭都查不出來,自己這個不中用的侄子又能查出什么?
    顧沖連連搖頭,嘟囔道:“這次我算是被你害慘了……三日后,咱爺倆的腦袋都保不住了……”
    顧宸越聽叔叔的喪氣話越來氣,干脆出了大堂,在外面等軍隊集結。
    軍隊還未到,倒是閻西先來了。閻西就住在中尉府對面的客棧,見剛才還風平浪靜的中尉府突然熱鬧起來,并有大批的軍隊6續在府外聚集,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特意過來。
    當門口的侍衛進來向顧宸稟報時,后者想也沒想,揮手說道:“不見!現在我誰都不見!”
    “她說她是大王派來的!”
    恩?顧宸一怔,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隨即向外走去。
    他沒聽過閻西的名,可和閻西見過面,記得大王遇刺的時候她就在大王的身邊,但閻西具體是什么身份他就不清楚了。在府門口見到閻西后,顧宸走上前去,客氣地拱手施禮,問道:“閻姑娘是大王派來的?”
    閻西對顧宸的印象很不錯,覺得這個青年即有沖勁又有膽識。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她微微一笑,說道:“我是來協助你們追查刺客的。”她剛才之所以向侍衛加一句是大王派她來的,主要是怕人家不見自己。
    顧宸勉強笑了笑,說道:“請閻姑娘回去轉告大王,末將已有線索,須他人協助。”
    這么快就有線索了?!閻西心中驚訝,對顧宸更是刮目相看。她疑問道:“顧將軍集結軍隊,就是為了去捉拿刺客?”
    “沒錯!”
    “刺客厲害,皆為靈武高手,我覺得顧將軍應該先通知程將軍,請暗箭出人,幫忙捉拿刺客。”閻西善意地醒他。
    顧宸面色微沉,冷笑道:“請暗箭?難道沒有暗箭,我中尉府就辦不了案子了嗎?”從內心來講,顧宸是看不起暗箭的,覺得那只不過是一群依仗著和大王關系親近就認為自己很了不起的人。
    聽他話中對暗箭頗有輕視之意,閻西不以為然,通過下午和程錦的交流,她看出程錦能力很強,才思敏捷,身為暗箭的頭頭絕非平庸之輩。她正色說道:“請暗箭幫忙,至少在擒拿刺客時更有把握……”
    她話還沒說完,顧辰已不耐煩地打算道:“沒有暗箭,我也有把握把刺客統統擒獲!”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如果閻姑娘是來為暗箭說話的,那大可不必。”說完,轉身向府內走去。
    閻西暗嘆口氣,這人的脾氣可真夠倔強的。她追上前去,說道:“你們要去擒拿刺客,我隨你們一同前往。”
    “你?”顧宸回頭看了她一眼,說道:“姑娘是大王身邊的人,萬一有個散失,我可擔待不起。”
    知道他是誤會了,閻西也不解釋,只微微一笑,說道:“顧將軍可不要看不起人啊,也許在關鍵時刻,我還能助你一臂之力呢!”
    只要別耽誤正事,給自己礙手礙腳就好!顧宸在心里嘟囔一聲,但這話沒敢說出口。他沒同意,也沒反對,算是默許了。
    很快,軍隊集結完畢,中尉府一萬軍兵悉數到場。顧宸再不耽擱,讓痞子頭目給自己帶路,他率領大軍直奔城東的宅子而去。顧沖不放心讓侄子一個人去胡鬧,也有跟隨前往。
    顧宸狂妄歸狂妄,能力一點也不差,等快到痞子頭目所說的那棟宅院時,他令下面的士卒把火把統統熄滅,任何人不得做聲,兵分兩路,分從街道的兩頭向宅子靠攏。
    在他的指揮下,軍兵行動快,時間不長,便悄然聲的把宅院團團包圍。
    顧宸騎在馬上,舉目望了望,見手下軍兵已把宅子圍得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這才命令人們把火把點燃,然后,他分開前面的軍兵,催馬走了出去,沖著宅內大聲喊道:“里面的人聽著,這里已被包圍,你們趕快出來投降,膽敢抵抗,殺赦!”
    等他喊完話,宅子里鴉雀聲,一點動靜都沒有。
    顧宸暗皺眉頭,看眼站于他馬旁的痞子頭目。后者急忙說道:“顧少爺,那些寧人就住在這里,千真萬確,而且要是他們出門了,我手下的兄弟肯定會來通知我,他們現在肯定就在里面!”
    “我暫且信你!”顧宸轉頭喝道:“派隊人進去,看看里面到底什么情況!”
    他一聲令下,立刻有一小隊軍兵翻過院墻,跳進院子里。
    同來的顧沖連連搖頭,說道:“胡鬧!簡直就是胡鬧!只憑這一個痞子的話,你就確信刺客在這間宅子里?萬一里面沒人呢?萬一里面住著的是普通姓呢?我們中尉府的臉都得丟盡了……”
    不等他說完,顧宸實在忍不住了,打斷道:“叔父,我們這么多人,這么大的陣勢,我又喊得這么大聲,就算是死人都得被驚醒了,可你看這宅子里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另外,院墻上下沒有雜草,門廊沒有蛛,這肯定是有人在住的宅子,難道不反常嗎?”
    顧沖眨眨眼睛,探頭攏目查看,還真象顧宸說的那樣,細細琢磨,他也感覺出不對勁了。另一邊的閻西則面露贊賞,暗道這個顧宸不簡單啊!
    一小隊的軍兵,十個人,翻墻進入宅子里,如同石沉大海,別說沒人出來,就是連點聲響都沒有,仿佛被這座一片漆黑死氣沉沉的宅子吞掉了似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人們不由得都開始緊張起來,面面相覷,禁不住打冷戰。
    現在顧宸已分確認這宅子有問題,他不再等了,側頭喝道:“把院門給我撞開,如遇抵抗,能擒則擒,否則殺赦,只要別把敵人給我放跑就行!”
    “是!將軍!”
    中尉府將士齊齊應了一聲,人們抬來粗粗的木樁,十多號人擎著,使出全力,撞擊院門。
    普通的院門哪能經受得住這樣的撞擊,只撞了三下,門叉斷裂,房門破碎,大批的軍兵蜂擁而入,與此同時,還有數的軍兵翻墻跳入。
    只頃刻之間,寧靜的宅院變成一片混亂,緊接著,打斗之聲連續傳出。
    果然有人潛伏于其中。顧宸揮手,把中尉府內那為數不多的修靈者全部派了進去。
    隨著進入的軍兵越來越多,里面的打斗聲也越來越激烈。
    顧宸坐在馬上,動也沒動,瞇眼盯著院門,顧沖則顯得有些緊張,把馬匹向顧宸那邊靠了靠,問道:“宸兒,難道刺客真是藏于這間宅院之內?”
    “雖未確定,但十之。”顧宸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
    “如果真是刺客,那這次……咱叔侄的臉可露大了……”顧沖邊擦冷汗邊顫巍巍地說道,聽他的語氣,也不知道他是高興還是在害怕。
    顧宸偷偷白了叔叔一眼,有時候他不得不懷疑大王的眼光,怎么讓叔父這么一個膽小又怕事的人坐到中尉這么重要的位置上了呢!
    閻西在旁看著這叔侄倆覺得甚有意思,輩分顧沖大,官階顧沖高,可中尉府的行動卻全聽顧宸的,倒真應了一代強過一代那句話。
    “叔父放心,有侄兒在,賊人一個都跑不掉……”
    顧宸正在安撫顧沖,猛然間門廊內傳出數聲慘叫,緊接著,一條黑影從里面竄了出來。
    這人身罩白色的靈鎧,但此時已被染成紅色,出來之后,直奔顧沖顧宸那邊而去。對方顯然也明白擒賊先擒王的道理,被這么多的官兵團團包圍,靈武再高強也未必能殺得出去,想要脫身,只有挾持住對方的領或許還有希望。
    見一個渾身是血的修靈者突然向自己跑來,顧沖嚇的魂飛魄散,驚叫出聲,本能的往后仰身,他手里還抓著馬匹的韁繩,往后一拉,戰馬吃通,稀溜溜怪叫,兩只前蹄也高高抬起,整匹馬快要站立起來。
    顧沖在馬上坐不住了,后仰著摔了下去。周圍的軍兵見狀,急忙一擁而上,把他攙扶起來,與此同時,另有一部分軍兵去阻攔殺出來的那個修靈者。
    軍兵還未靠到近前,那人已揮出一道靈波,數名士卒閃躲不及,被靈波斬了個正著,人們慘叫著撲倒在地。那人手持靈劍,沖進軍兵當中,如入人之境,擋于他面前的士卒成排成片的倒地,殘肢斷臂不時的從人群頭頂上飛起,慘叫之聲連成一片。
    好厲害的修靈者!閻西心中暗叫一聲,剛要抽劍迎戰,一人的身影卻先一步竄到對方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