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7

  先一步沖出去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顧宸。【】[]
    他度之快,真仿佛閃電一般,只眨眼工夫就到了對方近前,手中的靈槍順勢前刺,那名修靈者連做出反應的機會都沒有,被顧宸一槍刺中小腹。
    耳輪中就聽撲哧一聲,顧宸這勢大力沉又奇快比的一槍直接把對方的身體刺透。那名修靈者慘叫出聲,直到死,尸體還掛在顧宸的靈槍上。
    閻西是第一次看到顧宸的身手,當真可以用驚艷來形容,她初見顧宸的時候就感覺到這個青年修為深厚,流露出來的靈壓極強,而現在看到他的出手,閻西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他了。
    顧宸抖槍,把尸體甩下,同時冷冷哼了一聲,沖周圍的士卒們喝道:“拖下去!”
    聽聞他的命令人們才如夢方醒,紛紛上前,七手八腳的把對方的尸體扯到外面。
    顧宸回頭瞧瞧,見叔叔已在眾人的攙扶下重新坐回到馬上,正心有余悸地擦著冷汗。他暗暗搖頭,槍向宅子內走去。
    他剛進入院門,閻西手持靈劍追了上來,顧宸撇了她一眼,問道:“閻姑娘進來做甚?”
    閻西一笑,說道:“自然是幫你擒拿刺客!”
    “沒那個必要。”顧宸毫不領情,傲然地揮揮手,說道:“如果閻姑娘真想幫忙,就留在外面替我保護好叔父,至于擒拿區區幾名刺客,我和將士們足矣!”
    閻西還想說話,但顧宸已大步流星地走開了。
    熱臉貼了個冷屁股,閻西也頗感奈,雖然她和顧宸接觸不多,但也能感覺得出來此人即傲慢又自賦,自己若硬是去幫他,反而會讓他覺得自己看不起他。閻西未再向里走,快地退出宅門,站回到顧沖的身邊。
    顧宸進入宅子也就兩盞茶的工夫,差不多半個鐘頭左右,宅院里的戰斗便結束了。
    此戰規模雖然不大,但中尉府的軍兵死傷不少,有三四號人之多,但也殺死敵方修靈者五名,擒拿六人,其中被顧宸一人殺掉的修靈者就有三位,另有兩位是他出手活捉的。/\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等到戰斗結束,顧宸隨即下令清理現場,并親自帶人押送六名被俘的修靈者回中尉府審問。
    顧宸是靈武高手,可不是審問高手,他的審問方式簡單又粗暴,就是不斷的施用酷刑。
    六名修靈者嘴巴嚴的很,不管他怎么動刑,就是一口咬定來鹽城經商的。
    這樣的鬼話顧宸哪會相信,他們身上的錢是不少,但囤積的貨物卻一樣沒有,再者說,哪有十多人經商又同是修靈者的道理?
    見顧宸除了用刑還是用刑,再沒有其他的手段了,閻西暗暗搖頭,她向顧宸建議,再到這些修靈者住的宅子里仔細搜一搜,如果他們真是刺客的話,宅內必有線索。
    顧宸仔細想了想,覺得閻西所言有理,隨即派出手下精明機敏之人,又去了宅子,重新搜查。
    可是這些中尉府的人把宅子都快搜了個底朝天,一所獲,毫現,最后只好回來想顧宸復命。
    聽完手下人的回報,顧宸看向閻西,臉上的表情疑在說:怎么樣?搜是沒有用的,對付這些人,就得用強硬的手段。閻西不以為然,認為中尉府的人肯定有疏漏之處,她帶上自己的四名手下,親自去往宅子,查尋線索。
    閻西本身就是游俠,自然也最了解游俠的習性。
    她在宅子里挨間房走了一遍,東瞧瞧,西摸摸,確實沒現有什么問題。找了兩遍,她走到院子中央站定,設身處地的冥想,如果她是這些寧人,又真是刺客,那么她會把專門用來行刺的武器藏于哪里?
    很快,她的目光被院中的一棵老樹吸引,下意識地走上前去,先是舉目向樹叉上望了望,接著又敲敲樹干,沒有現異常,正在她皺著眉頭沉思的時候,突然現在腳下的草地有些不尋常。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其它地方的草叢都很整齊,惟獨樹前的這塊草地十分凌亂,顯然是經常有人在這走動。閻西緩緩蹲下身子,慢慢摸了摸,而后伸出雙手,抓住草叢,猛的向上一,嘩啦一聲,一塊兩尺多長的草皮竟被她拉離了地面。
    低頭再看,在草皮之下有塊四四方方的深坑,里面放置著一只木頭箱子。閻西眼睛一亮,扔掉草皮,小心翼翼地把箱子出來。這只箱子分量不輕,即便是閻西也得使出全力。等她出箱子后,手下人立刻上前,仔細查看一番,確認沒有機關,這才慢慢的把箱蓋子打開。
    人們想里面一瞧,好嘛,箱子里存放都是風**軍專用的弩機,逐一數數,有十多臺之多,而在弩機的下面,也就是箱子底部,鋪滿了密密麻麻的弩箭,這些弩箭都是特制的,純鋼打造,如果使用弩機的人是修靈者,那么完全可以將弩箭先靈化,使其射出的是靈箭。
    難怪箱子如此之重!閻西冷笑一聲,隨手拿起一根弩箭,仔細看了看,和白天行刺他們的刺客所射出的弩箭一模一樣。這下可是鐵證如山了,把這些東西放到那些寧人修靈者面前,也足可以擊潰他們的心理防線。
    閻西不虛此行,帶著木箱子返回中尉府。
    當顧宸看到木箱子里的東西時也是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閻西真能查出證據,也沒有想到這些自稱商人的寧人修靈者竟真的是刺殺大王的那批刺客。
    有了這些東西,顧宸可來了精神,再次神六名被俘的修靈者,這回他是把他們分開逐個審問。
    沒有證據,寧人修靈者還能嘴硬,現在罪證都已落到顧宸的手上,他們再從抵賴,只能用沉默的方式應對。
    見證據擺在眼前他們還不肯招,顧宸又準備動刑,可又被閻西攔住了,后者出讓她來審。
    其實事情進展到這,顧宸已可以向唐寅交差了,畢竟鐵證如山,就算他們不招,也足可以定他們本的罪。
    不過他不想浪費這次難得的機會,想做到盡善盡美,交給大王一份完整的詞,順便也挫挫暗箭的銳氣,長長中尉府的威風。
    他抱著試試看的心理讓閻西審問刺客。閻西的審問可比顧宸有技巧得多,一哄二騙三嚇唬,把虛虛實實的伎倆都用出來了。
    審問時,她先是擺明利害關系,交代出實情不僅可以免罪,甚至還可能得到朝廷的重用,而若是嘴硬不肯交代,不僅自己受難,就連身處于寧地的家人也會受其牽連,株連九族也是有可能的。接著她又用虛詐的手段,面愧色的講明別人都已交代,而惟獨你還沒有,到最后別人都可以免罪,升官財,而只有你要全家死于非命,怎么做值得嗎?
    閻西對每個寧人修靈者基本都是這套真真假假的說詞,不可能讓每個人都上當,但也不是每個人都免疫。當她審到第四個人的時候,那名寧人修靈者終于挺不住了,聲嘶力竭地吼叫道:“他們都認了?”
    “當然。”閻西老神在在地點點頭,并拿出幾張象是已簽畫押過的詞在那人眼前晃了晃,說道:“他們把知道的一切都說了,你還要隱瞞到什么時候?難道真想給自己和家人自掘墳墓嗎?”
    她的攻心戰術很成功,那名寧人修靈者咬牙罵了一句軟骨頭,而后,沖著閻西點點頭,說道:“沒錯!我們就是刺殺風賊賊唐寅的死士!今日老子落到你們的手上,要殺要剮隨便你們,但這事和我的家人沒關系……”
    聽他說到這里,閻西不再往下問了,下面的事情就都交給顧宸。
    這就是個連鎖反應,只要翹開了一個人的嘴巴,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通過這個人的招,顧宸再次審前面的幾人,什么話都不用多說,直接把剛才那人的詞擺在他們面前。
    親眼看到同伴招的詞,飽受酷刑的這些修靈者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六人中先后有五人招,承認自己有參與刺殺唐寅的行動。不過他們也僅僅是參與而已,并非決策者,這次刺殺行動的決策人是逆風流是左使子虛,在行動失敗之后,子虛就已悄然離開鹽城,留下他們繼續潛伏,尋機而動。
    刺客招的詞全部一至,基本可以認定是事實。顧宸再不耽擱,令人把刺客秘密轉移出大牢,安置在另一隱蔽之處,并派專人嚴加看管。而后,他帶著詞,與顧沖、閻西連夜去往王府,見唐寅,呈報情況。
    這時已是深夜,他們到王府的時候唐寅早已經睡下來,王府門外的侍衛把他們統統攔住。
    顧沖走上前去,賠笑著說道:“我們有急事要見大王!”
    王府的侍衛可不管你是什么官階,在這里即便天王老子來了也得看他們的臉色,侍衛們紛紛冷笑出聲,其中的隊長拱手說道:“顧將軍,對不起,大王已經休息,任何人都不見!”
    顧沖還有說話,顧宸箭步竄上前去,一把把侍衛隊長的領子抓住,向上一,喝道:“事情緊急,如果耽誤的時間,你有十個腦袋也保不住!”
    王府侍衛平日里也囂張慣了,哪受人欺負過?那侍衛隊長怪叫一聲,喝道:“放肆!”掄起拳頭,對準顧宸面門狠狠擊去。后者哪會讓他打中,抓著他脖領子的手一陡,那侍衛隊長高壯的身軀橫著飛了出去。
    這一下,其他的侍衛都紅了眼,人們一擁而上,把顧宸、顧沖連同閻西在內,團團圍住,正在這時,王府門內有人沉聲喝道:“住手!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