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100

  翌日傍晚,邵方一行人的隊伍到達宛城,在宛城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邵方進入鹽城。【】
    風莫兩國為盟國,對邵方的到來,風國上下非常歡迎,迎接的儀式很隆重,唐寅也有親自出城迎接。
    見面之后,邵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恭喜唐寅。唐寅被他的道喜說愣了,邵方笑道:“我還在莫國的時候就聽說風國在亞連敗杜基軍,捷報頻傳,按時間推算,風國現在應該已經拿下亞了吧?”
    他說話時臉上堆笑,但語氣卻是酸溜溜的。唐寅當然能理解邵方的眼紅和嫉妒,他微微一笑,說道:“邵兄誤會了,我軍是去援助亞,而非入侵吞并,即便打贏了杜基軍,亞還是亞,風國還是風國。”
    邵方聞言樂了,露出一副我了解的表情,并用力拍了拍唐寅的胳膊,說道:“唐王弟還用和我說這些虛假的客套話嗎?”
    唐寅不再解釋,他明白說得再多也沒用。他側了側身,擺手說道:“邵兄,城內請!”
    “請!”
    唐寅和邵方雙雙坐進事先準備好的馬車上,在大批風軍以及莫國侍衛的保護下,緩緩進入鹽城。
    進城之后,邵方忍不住心生感嘆,上次他到鹽城還未隔一年的時間,但現在來看,鹽城又比之上次來時又繁華了不少,而且城內還新起了許多高大的建筑,向路邊看,商鋪林立,一排排,一片片,好不熱鬧。
    天子腳下,展之快,真是令人驚嘆啊!邵方現在倒是有點后悔了,如果當初他把天子接到莫都,那么鎮江恐怕會比現在的鹽城還要繁華吧?!天下沒有后悔的藥,即便此時邵方看出接納天子的好處,但也來不及了。
    路上,邵方問道:“唐王弟,我們是先去拜見天子還是先到你的王宮?”按照規矩,王公入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必須得先拜見天子,這也是對天子的尊重,雖然鹽城并非上京,但天子畢竟在這里。
    唐寅樂了,反問道:“邵兄認為有拜見天子的必要嗎?”
    邵方仰面而笑,未在多問。通過唐寅這輕描淡寫的一句反問,他已能感覺得到天子在唐寅心目中的地位,可也難怪,寄人籬下,不受制于人又怎么可能呢?想到這里,邵方又是暗氣自己手下的那些大臣們目光短淺,缺乏遠見,什么叫接納天子就等于在自己的頭上壓了一座山,看看現在的唐寅,繼續好端端的坐在風王的寶座上,而同時又牢牢把持住天子,使自己擁有了絕對的話語權。
    唉!邵方暗嘆口氣,莫國人才濟濟,能臣輩出,怎么就偏偏在接不接納天子這件事上輸給了風國呢?
    等到了唐寅的王府,邵方舉目一瞧,驚訝道:“唐王弟還住在這里?”
    唐寅聳肩說道:“風國連年征戰,早已打的國弱民窮,哪里還有閑錢再蓋王宮?”他并不是故意裝窮,而是現在風國真的不富裕,并非以戰養戰的策略不合適,而是現在風國重建的城鎮太多,這極大消耗了風國的國庫。
    邵方眨眨眼睛,話鋒突然一轉,說道:“這里其實也不錯,如果住著舒適,倒也沒必要再蓋座王宮。”
    唐寅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話語轉變得這么快。
    他率先下了馬車,等邵方也下來后,兩人并肩走進王府。
    邵方先去探望自己的妹妹邵萱,這段時間來,邵萱一直住在唐寅的王府里,和唐寅見面的機會不多,但有專人精心侍侯著。這么長時間沒見,邵萱變化不少,至少比以前乖巧許多,見妹妹在唐寅這里過得挺舒適,邵方也是暗暗松了口氣。shouda8
    別過邵萱,唐寅和邵方來到房,分賓主落座。另外,風國的左右丞相邱真、上官元吉以及莫國方面隨行的大將連戈、太傅張榮都有在場。
    雙方經過簡單的客套,漸漸步入正題。
    先是唐寅開口,問道:“邵兄千里迢迢而來,不會是到風國游山玩水的吧?”
    邵方面色一正,說道:“我此次前來,主要想和唐王弟商議一件事!”果然,唐寅笑道:“邵兄有事請講。”
    邵方略微沉吟了片刻,說道:“我希望唐王弟能與我聯手出兵玉國。”
    唐寅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邵方不是為長孫淵宏而來,而是為打玉國而來,這可太出人意料了。他轉目看向邱真和上官元吉,這兩位顯然也沒料到邵方會出這樣的請求,顯得多少有些錯愕。唐寅笑問道:“邵兄要打玉國?”
    “那倒不是。”邵方賊笑著說道:“唐王弟可知道玉國的君主是何人?”
    這簡直就是白癡的問題。唐寅反問道:“不是靈霜嗎?”
    邵方點頭,又問道:“那唐王弟可曾見過靈霜?”
    唐寅深吸口氣,耐著性子說道:“這倒是沒有。”
    邵方笑了,不過是*笑,他說道:“我有見過。玉國君主靈霜的容貌那可謂是傾國傾城,美艷蓋世,仿如仙子!什么樣的女人我都寵幸過,惟獨還沒有碰過一國之君,所以,我想向玉國親。”
    唐寅莫名其妙地看著邵方。邵方好女色,這一點唐寅是知道的,一直以來邵方也沒有掩飾這一點,如果靈霜真如同他說的那樣漂亮,邵方為之心動也是正常的,可這和出兵玉國有什么關系?
    看出他的疑問,邵方輕輕嘆了口氣,說道:“我想迎娶靈霜,可惜人家未必肯嫁我,如果莫風兩國聯手出兵,不用進入玉國,只需囤兵于邊境,到那時,我再親,也就由不得靈霜不接受了。”
    呵!唐寅差點嗤笑出聲,兩國聯手出兵,鬧這么大的動靜,只為了*人家嫁給他,滿足他的私欲,這也太過兒戲了。唐寅感覺自己就夠瘋狂的了,可和邵方比起來,還是相差甚遠。
    他搖了搖頭,說道:“邵兄,你也看到我風國目前的o}。*情況,大軍在亞作戰,各郡各縣都有城鎮在修建,國庫空的比臉還干凈,現在讓我風國出兵,實在是太強人所難了。”
    兵馬未動,糧草前行,即便不打仗,大軍的長途跋涉也是極大的消耗,也需要有數額龐大的錢糧做支持。
    邵方對唐寅的拒絕并不意外,他笑呵呵地說道:“唐王弟請放心,我是不會讓風軍弟兄白白出力的。”頓了一下,他繼續道:“風軍兄弟出征的錢糧,由我莫國包下,若是事成,我會再從寧南八郡中讓給唐王弟一郡!”
    呦!邵方為了一個女人竟然如此大方,甚至肯拿出一個郡做交換,這太不可思議了。只是出出兵,嚇唬嚇唬玉國,便能得到一個郡,這可是天大的便宜啊!唐寅挑起眉毛,兩眼直勾勾地看著邵方。
    可以說唐寅這輩子就從沒相信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邵方肯付出這么大的代價,他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想到這里,他下意識地向邱真和上官元吉看去,前者皺著眉頭,垂不語,而后者則是向他連使眼色,一會撓頭,一會抓臉,坐立不安。
    上官元吉那么老成的人什么時候如此毛躁過?唐寅見狀,立刻明白他有話說。現在有邵方在場,他也不好開口直問,沉吟少許,唐寅對邵方笑道:“出兵是大事,動一則牽全部,此事我還得再仔細斟酌斟酌!”
    邵方臉上的笑容消失,疑問道:“難道,唐王弟對我的條件不滿意?一個郡不夠,那兩個郡總夠了吧?現在長孫淵宏霸占寧南八郡中的兩郡,只要唐王弟能打下來,那兩郡我都可以送給兄弟你!”
    他越是大方,唐寅就越多疑,后者仰面而笑,說道:“我先謝謝邵兄的好意,不過風國現在確實也有困難,能不能出兵,我明天再給邵兄準確的答復,只一天的時間,邵兄也不至于等不及吧?”
    邵方面露落寞之色,幽幽說道:“我以為以我兄弟二人之間的交情,只要我開口,即使沒有好處,唐王弟也會鼎立相助的。想當初,風國受難,我莫國又豈不是冒著滅國之危出力幫忙的?”
    他這么講,唐寅反而話可說了,確實,伐風聯盟來勢洶洶,如果莫國不是保持著中立,現在還有沒有風國也就不一定了。唐寅微微一笑,說道:“邵兄對風國的好處,我自然不會忘記,這件事上,我會盡力幫邵兄的。”
    “這么說唐王弟是答應了?”邵方變臉如翻,說變就變,剛才還滿臉的灰暗,聽完唐寅這話,臉上立刻露出光彩。
    唐寅笑道:“我雖想幫邵兄,但大臣們會不會同意還未可知,不過邵兄可以放心,即便大臣們反對,我也會盡力說服他們的。”他的話,還是沒給邵方一個準信,后者正要說話,唐寅打個哈哈,插開話題,又道:“我知邵兄一向喜歡歌舞,我已經把鹽城最大的酒樓包了下來,你我與其坐在這里枯燥的干聊,不如去酒樓邊吃酒邊聽歌賞舞。”
    暗道一聲唐寅狡猾,說來說去,還是沒有當場把此事敲定。不過邵方也不好一再強求,只能順著唐寅的話說道:“好啊!這一路也真是讓我倍感辛苦,去玩樂一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