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101

  第一零一章唐寅陪著邵方在鹽城最大的酒樓吃喝玩樂,當晚又大擺酒宴,為邵方接風洗塵。【絕對權力】yuntvnetbsp;席間,邵方有數次主動起聯手出兵玉國的事,可是唐寅都巧妙的推脫掉了,席后,唐寅派人送邵方去往行館休息,而他則找來邱真和上官元吉,詢問他二人邵方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上官元吉笑了笑,問道:“大王可曾聽說過有兩國的君主成婚之先例?”
    唐寅哪聽說過這個?他對歷史也不熟悉,緩緩搖了搖頭。
    上官元吉說道:“那是因為兩國的君主一旦成親,兩國就要合成一國。國二君,兩國的君主都成一家人了,豈還能再有兩國之分?微臣覺得,邵方貪圖靈霜美色是假,吞并玉國才是真!他只用寧地的一個郡來換整個玉國,這個買賣可是大賺啊!”
    聽完上官元吉的分析,唐寅才恍然大悟,難怪邵方這么大方,只要風國出兵,不打仗也送一個郡,原來他按的是這個心思。唐寅撲哧一聲笑了,連連搖頭,喃喃說道:“好個精于算計的邵方!”
    頓了一下,他又疑問道:“靈霜今年有多大?”
    上官元吉說道:“二十有五。”
    “還未成親?”
    “沒有。”上官元吉說道:“玉王中意之人出身卑微,群臣反對,而大臣們中意之人雖說身份高貴,但玉王又看不上,所以直到現在,玉王都未能成親。”
    若是這么說,邵方要娶靈霜倒也合情合理。他皺著眉頭問道:“元吉,那依你之見,這個忙我們還要不要幫?”
    “當然不能!”不能上官元吉說話,邱真已先站出來反對,他正色道:“大王,如果讓莫國順利吞并了玉國,那莫國的國力將大增,日后,必成我國心腹大患。”
    “恩!”唐寅點點頭,表示贊同。
    可上官元吉卻搖頭道:“臣倒覺得不然。”
    “哦?元吉此話怎講?”
    “莫國曾助過我國是事實,這次莫王親自前來請大王幫忙,大王若不答應,就顯得大王太情義,落人口實,此為其一;其二,莫國做大,暫時并不會成為我國的威脅,反而還會形成一道堅固的屏障,將川貞等國當于我國之外。現在我國最大的憂患是川貞兩大強國,至于莫國會不會成為隱患,那是以后要考慮的事。”上官元吉說出心中的想法。
    邱真并不贊同他的觀點。“人遠慮,必有近憂!幫著莫國吞并玉國,是養虎為患,日后我國必受其害!”
    別看上官元吉為人圓滑,但涉及到國之大事,他半步不讓。他正色道:“莫國會不會成為隱患,成為威脅,現在還言之尚早,我們也看不到那么遠,但是,川貞二國對我國的敵意和威脅是真真實實的存在,我們的要敵人是這兩國,而非莫國,現在若去得罪莫國,是不智之舉。”
    邱真連連搖頭,說道:“川貞二國雖是敵人,但距離我國本土太遠,即便交戰,我國周旋的余地還有很多,而莫國雖是盟友,但與我國接壤,助其做大,野心膨脹,后果不堪設想。”
    他二人意見相左,你一言我一語,對話極快,也聽得唐寅腦仁直疼。在他看來,邱真的顧慮有道理,但上官元吉的話也沒錯,到底幫是不幫,唐寅也有些舉棋不定了。
    若是平時,碰到這樣的難題唐寅還可以選擇逃避,讓邱真和上官元吉去爭個結果出來,但現在不行,他明天就要給邵方答復,今晚必須要得出個結論。
    聽著他二人的爭論,唐寅的腦筋飛運轉著,沉默許久,他突然開口說道:“我想的是,即便我國與莫國聯手出兵,萬一玉國還是不答應邵方的親怎么辦?這句話成功地讓邱真和上官元吉安靜下來。兩人想了想,異口同聲地說道:“應該不會。”
    “哦?”唐寅笑問道:“你二人這么肯定靈霜會接受?她不是有心儀的對象了嗎?”
    “風莫兩國聯手出兵,論換成哪國都難以抵御,以玉國的國力和軍力,真打起來,恐怕用不上半年,全國就得崩潰,身為君主,玉王不會不識大體,也肯定不會打這場仗,只能選擇妥協。”
    邱真點頭,這話他是同意的。寧國怎么樣?比玉國的國力強大數倍,但在風莫聯軍的夾擊之下,迅瓦解,最后落得個滅亡的下場。
    上官元吉搖頭而笑,苦笑,他幽幽道:“莫王實在聰明,他來找大王幫忙,一是想拉大王出兵,其二,也是要大王給他一個名正言順出兵的理由。”
    唐寅不解道:“我能給他什么出兵的理由?”
    “大王是不能,但大王有能力能!”上官元吉說道:“因為天子在大王的手上。如果是天子下旨,欽點這門婚事,玉王若不同意,那么風莫兩國便可以以玉王抗旨不遵為借口,名正言順的出兵了。”
    呦!原來還有這層關系。如果邵方真是這么打算的,那他算計的可夠周全的。唐寅說道:“看來,邵方這次風國之行是預謀許久的了。”
    “可以這么說。換句話,邵方對玉國是勢在必得!”
    “即便這樣,我還要幫他?”
    “臣覺得莫國做大,暫時對我國有利。”
    唐寅轉目又看向邱真。后者依然反對,說道:“莫國做大,從長遠考慮,弊大于利。”
    上官元吉輕嘆口氣,說道:“現在是我國最艱難的時期,國力羸弱,軍力未恢復鼎盛,寧北八郡還未徹底吸收,我國最需要的就是時間,最怕的就是外敵重整旗鼓,再次來攻。即便讓莫王娶了玉王,莫玉兩國的融合也需要很長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有莫玉兩國做屏障也足夠我國恢復的了,日后就算莫國有野心,我們也不會怕它。”
    聽聞這話,邱真沒有再馬上反駁,而是靜下心來仔細琢磨著上官元吉的分析。
    唐寅亦是連連點頭,說道:“我覺得元吉的話有道理,邱真,你認為呢?”
    邱真并未反對,可也沒認同,只是說道:“一切以大王定奪。”
    “那好。”唐寅深吸口氣,說道:“這次就按照元吉的意思辦,我們接受邵方的請求,出兵助他。”說完,他又問邱真道:“出多少兵馬為合適?一個軍團?”
    邱真笑了,說道:“既然大王決定幫莫王,那就不要太小氣,只留直屬軍守國,其它軍團盡可以派出,這也是練兵的機會,何況,出兵的錢糧有莫國支付,我國又沒什么損失。”
    唐寅贊道:“有道理!”
    商議出結果了,唐寅也算是松口氣,見時辰已不早,便對二人說道:“你倆也早些回去休息,養足精神,明天還得和邵方繼續周旋呢!”
    “是!大王!微臣告退!”邱真和上官元吉拱手施了一禮,雙雙退出房。
    即便到了外面,邱真還在耿耿于懷,拉著上官元吉的袖子,表示助莫國做大太危險,莫王邵方非等閑之輩,即有雄才偉略,又野心勃勃。
    上官元吉十分認同邱真的觀點,但在他看來,事情要分主次,目前對風國而言,莫國只是次在隱患,川貞才是最大的威脅。
    兩人邊走邊談,走了一會,上官元吉不走了,邱真一問才知道,他要順便去探望重傷的元武。
    邱真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自己還真是把元武忽視了,這么久都未來探望過他的傷情。邱真也不著急回家了,隨上官元吉一同去了元武所住的院子。
    翌日,一大清早邵方就來到王府,詢問唐寅對出兵玉國之事的決定。
    唐寅雖已決定助他,可并不想簡簡單單的答應,找了一堆這些和那些的借口做推脫。
    聽他的話,似乎沒有要助自己的意思,邵方可有些急了,又把莫國對風國有恩那一套說詞搬出來。
    這回唐寅可沒象昨天那么客氣,他含笑說道:“莫國有恩于風國,即便邵兄不,我也不會忘記,不過,莫國之所以助風國,其實又何嘗不是在幫自己呢?邵兄是聰明人,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這樣的話,邵兄以后就不要再了,免得傷了彼此之間的感情。”
    邵方臉色頓是一沉,還未說話,唐寅又笑瞇瞇的另有所指地說道:“就象我以前也曾幫過邵兄的忙,卻從不曾在邵兄面前起。”
    被唐寅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說愣了,邵方沉思了片刻才恍然明白唐寅在指什么,他說的是自己的王位。
    邵方老臉微紅,剛才已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話鋒一轉,含笑點點頭,說道:“唐王弟所言有理,是為兄失言了。”
    難得的邵方能主動服軟,唐寅仰面而笑,擺手說道:“邵兄不必這么說,邵兄一直以來可都是讓我深感’欽佩’之人啊!”